個人資料
正文

慧明: 麥克是誰

(2004-10-27 21:01:49) 下一個

麥克是誰                                 

 

 慧明

 

 

如果不是批改兒子的中文作文,我也不知道麥克是誰。

 

話要從離開中國時說起了。兒子離開時,他爺爺將自己新編的唐詩宋詞實用詞典像傳家寶一樣塞進了兒子的背包,長輩的苦口婆心和諄諄教導此時隻化成了一句話:別到美國拿中文丟了。爺爺曾經對孫子的背功讚不絕口,說他一晚上就將木蘭辭背了出來等等,我想爺爺也許希望自己的孫子在美國還能把唐詩宋詞背得溜順呢。這不,電話裏還聽孫子背宋詞呢。

 

伯伯嬸嬸們也送來了“中華經典誦讀本”,要侄子有空時讀點國粹。讀倒也是讀了,特別是讀了“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兒子手舞足蹈,問我們什麽時候有朋友來呀?但讀了幾次,便與之“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了。畢竟同學裏沒有講中文的,偶爾遇到中國同胞也隻是掃一眼,說兩句英文寒暄一下而已。

 

要兒子到當地的中文學校去接受再教育,兒子不願意去,說我的中文都可以教他們(那些隻在中國讀了幾年小學或者在這兒生的中國孩子)了----這倒有點我們當年插隊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情景。兒子是讀完初一以後來美國的,可以寫讀中文了,盡管字寫得難看,比如把“好”拆寫成“女子”等等,但好歹也算是雞窩裏的鳳凰了,所以自視甚高,不願與小雞們為伍。

 

因此,宏揚中華文化的重任義不容辭地落在了老爸的肩上。從來家庭教育就不是學校和社會教育的對手,我也不可能力挽狂瀾。況且,我也不可能像國內的老師那樣手把手地教,但布置點作文作業還是可以做到的。

 

說句心裏話,美國青少年的生活並不是很豐富的,可以供寫文章的素材不多。無非就是滑板、籃球明星什麽的,不值得大書特書。這裏的天氣又太單一,一年有300多天是萬裏無雲的日子,總不見得天天寫那炙熱的太陽吧。而且英語的語言環境隻能造就英語的寫作能力,所以,要兒子寫什麽中文的驚世之作,似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在寫完了天氣和數落盡了老爸的不是(也算寫文章了)後,兒子總算寫了篇有關21世紀城市的文章。

 

文章寫得不錯,說一個叫麥克的機器人從美國回到中國,發現中國變化巨大,描述細膩,感慨良多。我也唏噓不已,兒子在美國讀書多年,沒忘記中國,還把中國形容成了夢中的天堂,真是不容易。媽媽一下班,我邊表揚邊給媽媽看,來個先入為主,讓老媽也來點美國的鼓勵教育。

深得中國嚴教熏陶的媽媽可不是隨便可以糊弄的。這不,火眼金睛一瞪,那個麥克就現原形了。不過。媽媽還算沉得住氣:

 

“那個機器人真不錯,他叫什麽名字來著-----

兒子像被點中了穴位,吱吱唔唔:

-----我怎麽知道他叫什麽?”

“什麽!自己寫的文章,連主人公的名字也忘了?!那座高樓是多少層的?”老媽緊追不舍。

“大概20層吧?”兒子還想蒙混過關。

 

手裏拿著清清爽爽的打印底稿的我這時也弄明白了,原來這文章是從網上下載的!怪不得連麥克是誰都不知道呢!

 

兒童生理心理專家說,小孩開始說謊是智力發展的階段、開始萌發保護自己的念頭。更有人說騙人的孩子是聰明的孩子。孩子被別人誇聰明,任何父母都會在心裏得意。可我卻得意不起來。作文沒練成,倒練就了騙老子的本事。沒揍他一頓已經是他生活在美國的造化了(補充一句,在美國是絕對不敢動孩子或學生一個手指的,即便你是家長,孩子或者鄰居同事一個電話就可以把你送進監獄)。

 

可是不教育又不行。這裏流傳過多種版本的棍棒下出孝子的故事,說爸媽合計好騙那個欠揍的孩子爬山旅遊,待爬到沒人煙的地步,老媽站崗望風,老爸猙獰畢露,狠狠地教訓了逆子一頓。有點城府和經濟基礎的老爸則想法設法地騙兒子回國,一進中國機場候機室便咬牙切齒:你小子總算回來了,於是老帳舊帳、新仇舊恨一起算。講究證據地還從兜裏抽出變天帳,說這一巴掌是某天某天幹什麽事,那一拳又是如何如何,鼻涕一把淚一把地控訴和懲罰,弄得候機室裏大人小孩一起鬼哭狼嚎。

 

盡管我非常不主張體罰孩子,但我又非常同情和體諒那些家長。不過,曆史上以怨消怨、以牙還牙完全能夠奏效的例子並不多見,還是要攻心為上才是。

 

美國社會輿論很注重人的誠信。隻要你保證自己說的是真的,任何人都會相信你的承諾。隻要你被這個製度和輿論認定是失信的人,你便無法在這個社會生存下去。所以美國學校教育非常重視這方麵的道德觀教育。曾經有一個十年級(美國初中兩年,為七、八年級;高中四年,為九、十、十一、十二年級)的學生為了完成一篇社會學知識的作業,從網上下載了部分東西作為自己的文章。結果東窗事發,學生不但受到學校警告,而且被傳媒廣泛報道,以至許多企業來函,要求得到該學生的姓名,以防這樣不誠實的人進入本公司。

 

這個例子實在太貼近我們的生活了,所以當刊登這個消息的報紙不經意地出現在兒子寫字台上,然後又隨意成為家庭話題後,兒子緘默不語了。我相信這比罰抄和重寫給他的教育要更好。

我倒真正十分感激那麥克機器人文章真正的作者,若是沒有這位麥克,我們怎麽能發現麥克追星族兒子的演技呢?

 

過了許久,見兒子忙著從網上下載數據,充實他的作業。我說不會是從網上抄東西吧?兒子一下急得臉紅脖子粗:誰會幹這樣的事呀!

這次輪到我噤聲了。也許這輩子兒子忘不了麥克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