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玲玲隨筆: 珍惜生命

(2004-10-01 15:41:56) 下一個
珍惜生命 玲玲隨筆 《加拿大移民生活》紀錄片采訪隨感 二月十八日,星期天早晨九點多鍾,我們攝製組帶著鮮花和水果去downtown探望一位癌症病人。那是一位麵對死亡依然有著堅強意誌活下去的知識女性。我們稱她為肖老師。 肖老師於九一年從大陸江西作為勞務輸出來到多倫多,簽證期限兩年。她原是一所中學出色的的數學老師。來這裏後給一家香港人做家庭工,整天給人家煮飯、看孩子、打掃衛生,二十四小時在別人的眼皮底下討生活,感到與國內的反差太大,想幹滿了兩個月,賺到了飛機票錢就回去。因為,她來時身上隻有100多美元,所以想回國也沒有辦法。 然而,當她真正幹滿了兩個月後,又覺得還是等兩年賺了錢再回去,可兩年後又聽說可以辦移民,而且她的丈夫也很想出國,但按規定她得再等兩年方可申請移民,待她拿到移民紙,己是九六年底。在這五年多2000個日日夜夜裏,一個異鄉的女子,沒有親人、沒有朋友,孤獨地寄宿在陌生人的家裏,封閉著自己全部的內心世界,幹著又髒、又累、又苦的活。這需要一種毅力,也需要一種信念,她就憑著這份韌性終於挺了過來。 當她還未來得及細細地品嚐這份幸福,九七年便突然發現自己得了直腸癌,在醫院開完刀以後,她便回國去冶療了半年,花掉了她所有的積蓄二十幾萬人民幣。九八年回來後,隨後她丈夫也移民來到了加拿大,可她丈夫來到這裏找不到相應的專業工作,年紀已五十幾歲,情緒不好,夫妻間時有爭吵,相處不到幾個月他們便分居了。兩年後,直到第二次手術再開刀住院他們也不普碰過麵。 由於尾子骨癌細胞的擴散,在2000年她又進行了第二次手術,她的下半身膀胱、子宮、卵巢全部切除,以及大腸、小腸都隻剩下了一半,她的大、小便排泄物,都是靠著肚子上的兩根管子輸出,右邊的是大便管,左邊的是小便管。她非常地愛幹淨,所以她每天都要花很多的時間去清洗。盡管如此,她還是很樂觀地活下去,她說活一天就要有一天的質量,她縱容地麵對著生死。從她家裏的擺設就可以看得出,她的家裏收拾得一塵不染,陽光從透明的玻璃穿了進來,和著那一套完整的白色家具,使整個房子顯得即亮堂又整潔又溫馨。我想,即使她的生命處在這樣尷尬的狀況下,她還是如此地熱愛生活。 她沒有親人,父母己逝,她又無兒無女,雖與丈夫有著婚姻關係,可同在一座城市,卻杳無音訊。然而,她卻並不孤獨,每天 都有朋友來看望她,打電話問候她,特別是懷恩堂的執事長期以來給予她始終如一的照顧,還有教會裏的兄弟姐妹以及周圍的朋友盡一切所能幫助她。這次打電話要求我們去采訪她的是一對從大陸隨女兒移民來多倫多的老夫婦,他們的生活也不容易靠打工維持,可他們卻依舊那樣熱心的幫助他人。我發現無論是老一輩的大陸人,還是香港人,他們比之年輕的一代更懂得關心他人。所以肖老師總是說,她沒有親人勝似親人,她深切地感到了人間的一份真誠和溫暖。 朋友如此,加拿大政府更是解決了她的一切後顧之憂。政府為她提供了一套一室一廳的福利房,每月還給她們500多元的生活費,在醫院所有的費用、手術費、住院費、藥費都由政府包下了。醫院每個星期還兩次派護士上門為她檢查身體,並每天安排了家居護士為她打掃衛生,清理家務。所以,她說,隻有這個時候她才發現加拿大確實是個很好的國家。 因此,她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自己有能力,為這個社會和有困難的人做點什麽! 同時,她想通過我們的采訪告訴大陸移民,要大家珍惜生命,珍惜自己的身體。雖然,賺錢是很重要,可有比賺錢更重要的那就是自己的身體。 采訪結束時,她推著輪椅送我們出門,我突然想到加拿大女性的平均壽命是八十一歲,可她卻還不到四十八歲啊!我問自己:人,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嗎?我答不出來,但我的眼淚已經出來了。 我走出大樓,陽光耀眼地照在雪地上。飛翔的鴿子在雪地上歡快地撲騰著、嬉戲著, 一切有生命的東西都顯得那麽美妙,和諧。我們攝製組的人都深有同感地說:“我們要學會好好地珍惜生命。” 文/玲玲 2001年2月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