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女性心理: 婚姻生活淡化了怎麽辦?

(2004-09-21 19:10:49) 下一個
嫁給這個男人五年了,我不知道我是否還愛他? (zt) 記得剛新婚的時候,早晨時必定會在他懷抱中醒來,我總是紅著臉不敢說一聲早,怕嘴裏的口氣弄皺了他的眉;漱口杯與牙刷堅持要和他用同款不同色,擺在一起看才有夫妻的感覺;我會幫他打點上班的衣物,什麽襯衫配什麽領帶,經過我的審美才準他穿上身。 起了床到餐桌上,為了他的健康,我每天變換不同花樣的早餐,晴朗的天可能是培根蛋加上烤土司;有些下雨的話,或許來點小米粥搭醬瓜鹹蛋;要是陰天,不如就吃些外頭的燒餅油條和豆漿……招式用到我變不出新把戲,可是我樂此不疲。 除了當一個賢慧的妻子,我亦毫不掩飾對他的熱情,「我愛你」是每天恭送他出門上班一定說的話,然後附加一個親密的吻,即使他大多時候隻是淺淺一笑,也足夠我高興個老半天。 但是,五年過去了。 我相信還不到癢的時候,可是,到底是什麽改變了我和他的互動? 早晨起床,他的位置往往已空蕩,隻能由皺褶的床單證實他確實存在過,即使他偶爾睡過了頭或者小賴一下床,也絕對是急急忙忙由床上跳起來,匆忙的梳洗著衣。 我已經快忘了被他擁抱迎接朝陽的感覺。 盥洗室裏的漱口杯,在幾年前被打破一隻後,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樣的,而另一隻因為掉到馬桶裏,所以也換了新的;五年內,牙刷已換了不知幾支,甚至有時我們睡迷糊了,還會用上同一支,什麽口氣的問題都不需要掩飾了。 是否一樣顏色,一樣款式,他說這些根本不重要。 因此,洗手台上hello kitty和小叮當圖樣的兩隻漱口杯左右對峙,小叮當的杯裏插著一支綠色牙刷,是我的;hello kitty則是空的,因為他前一陣子已改用電動牙刷,擺在架子上。 分屬兩個不同故事的漱口杯,以及位於兩個不同位置的牙刷,彷佛在嘲諷我們的夫妻關係,漸行漸遠。 因為他出門的時間早,打點他的衣著已經不再是我的事,他自己會搞定。 早餐?很久沒有一起吃了,我同樣不必費盡心思去想菜單、查食譜,反正沒人賞光。 更不用說「我愛你」這句話,還有熱情的早安吻,他無福消受,而且現在說起來也有些矯情了。 仔細想想,五年來,他沒有說過一次「我愛你」,一次也沒有。 我和他相聚的時間,嚴格上來說是從晚上七點開始,也就是他下班回來之後。如果他加班的話,那時間可能要延到十點、十一點。 剛結婚的時候,我為了他去學烹飪,「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我深信這個鐵律。 所以,一些餐館名菜常出現在我們餐桌上,宮保雞丁、五更腸旺、蔥油雞、東坡肉……。見他吃得高興,我也開懷,雖然不全是我愛吃的,但是,他愛吃就好。 飯後,我們會依偎在沙發上看電視,我陪他看新聞,聽他評論國政、批判社情;他陪我看八點檔,聽我調侃劇情、大哭大笑。所以我知道行政院長、立法院長是什麽人,他也知道當紅的李世民是誰演的。 我沒有料到的是,五年的時間可以改變這一切。 烹飪班我可以說是半途而廢,不知道從哪天起,他開始幹涉我做菜的方法,宮保雞丁他不喜歡太多辣椒,五更腸旺他開始抵製,蔥油雞叫我別淋油,連鹵東坡肉要放多少醬油,他都有話說。 我做的菜漸漸變得簡單,烹飪班也不想去了,有時候一盤炒青菜、貢丸湯和皮蛋豆腐就打發掉他,他反而沒什麽意見。 我想,我抓不住他的胃。 隨著他加班次數的增加,我們甚少在一起看電視了,除了現任總統是陳水扁,我對於國家大事可說一無所知;而他,問都不用問,台灣霹靂火的男主角是誰他絕對不可能知道。 夫妻之間開始言不及義,他對我說的話,大多都是「不用等我」、「早點睡」,我跟他說的話,也幾乎是「你回來了」、「菜在電飯鍋熱著」。 我們沒有相同的話題,沒有相同的興趣,除了「夫妻」名義上的聯係,我們的交流空泛的可憐,比普通朋友還不如。 多可笑的夫妻關係,不是嗎?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