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網戀故事: 再見網友

(2004-09-17 15:05:07) 下一個
再見網友 小腳板 初見網友,我的感覺是非常不好的。隔著咖啡館的桌子,他用攪拌過咖啡的管子挑逗著我的雙手;並且用冬日積雪上灑過鹽後走過的靴子踢著我的雙腳。我恍惚間,不知今日何世,麵前何方 神聖。當然,最後的one-night-stand也成為無稽之談。 事情緣於當時我初涉網壇。一股別樣的文風掀起了別樣的漣漪。我的網友就是在當時結上的。不多,隻三四個,其它無特別之處,唯有上麵所說的這個,還有我即將提到的那個,成了跟我有過一段往來的網友。 兩年以後,我決定見我那個網友。這可是兩年以後。 自從兩年前在網上相識後,兩年來,我們一直斷斷續續地在網上聊天。我們的話題涉及到愛情,婚姻,家庭,育兒,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還有我們各自的專業,及特定的移民情結。我們發現我們在很多地方有共同的認識,並且我們交談的方式,總是心有靈犀,不光一點即通,而且極之舒適。這可能跟我們各自的教育背景和文化素養有關。 在我們之間,並沒有什麽曖昧的地方。我們都有各自的家庭,並且,大家都對各自的家庭有所了解。 但我們很願意交流,也很願意傾聽對方。我們都為我們對一個共同的問題在討論後達成共識,產生共鳴而高興。但兩年來我們從沒見麵。 住在同一個大多倫多,見麵難道有那麽難嗎,但我們還是沒有見麵。但當然,並不排除我們對這方麵的討論。 第一次出現這樣的討論,是在兩年前剛在網上認識的時候。我們是一種意外認識。我的網上行為應該說讓人欣賞的,但我也會犯錯誤。正因為我的錯誤,他給我指了出來,我發現,他可能是一個內秀的人,同時也是體貼的人,即一個溫厚的人。我很感激他。 我在網上的行為越走越遠,但這是在正途上行走。我在網上宣泄了我的激情。嘿嘿,我發揮了文學就是一種渲泄的功能。 當然,我們在網上繼續聊天。有次看完我的東西後,他說他現在真想見到我。如果我到他那兒去的話,他請我吃午餐;如果他來我這兒的話,我請他喝咖啡。那是他第一次說這樣的話。但對於成年人來說,說這樣的話,實際上隻是當時情況下的一種感染,不一定要付諸實施。 第二次提到,是在我跟他開玩笑的時候。好象我問他多高,他問我是不是要來他所在的地方,我說我可能公司有個培訓在那兒。我並不一定要見他,隻是想,如果知道他的高度,萬一真的要見他的話,我也要考慮我該穿什麽樣的鞋子。我還是個比較CARING他人的人,知道怎麽跟對方共處。但我最後還是沒去。倒是有一次從他所在的那個地方經過的時候,同車的人出去辦點事情,我走了出來,呼吸著當地的空氣,深深地想著他應該是在這個地方正在工作吧。 當然,我們之間剛開始時也有過稍露的表白。當我們在談論婚姻的時候,他給我講了一個故事。故事有點長,講了擇偶隻是選個差不多的,再有更好的也隻能當成風景欣賞的時候,他情不自禁地說了句,或者是順著故事說了句:你看,現在我就喜歡你。這句話讓我激動不已,不是因為虛榮,而是因為自從我跟先生結婚至今,他也沒送我幾句。或者是,婚後的女人,尤其是已婚多年的女人,得一個男士喜歡,還是覺得罕有並動心的。不管這位男士你是見過還是沒見過。嘿嘿。 瞧這些東西讓我激動甜蜜了那麽長時間。但也不是。二年來,過了極短暫的興奮期後,我們開始了對古今中外,天上人間諸多話題的探討。我們還向對方展示了各自美滿幸福的家庭生活。是的,我們都為對方祝福,希望大家的日子過得好。甚至我們有公司借我們公司場地銷售一些東西時,我還買了兩罐積木,我想說不定見到他時要送給他孩子的。你看我們多麽純潔。 我們的交談,我是非常欣賞並受益的。我時時感覺到一種認識上的啟迪和提高;並且我時時感覺到一種溫文爾雅的禮遇和情懷。我感覺到一種幸福。一種思想交流上的幸福,一種精神上的補充,豐富和幸福。當然,他也有和我同樣的感受。 兩年來,作為一個男人,他也提出了要想看我長得怎麽樣。我也不懂,但作為一個女人,可能我是希有動物吧,我從來沒想過要知道他長得怎麽樣。從我跟有些網友的交流中,發現,他們好象一個個都想看對方的照片,唯有他算是非常之含蓄的。 一晃二年過去了。兩年來,大家從一個陌生人變成了相互了解的熟人,朋友,盡管沒見過麵。兩年後,我回中國度了2個月的假。回來後,我們又開始了交流。 可能長久沒在網上見了吧,那天他表現比較異樣。告訴了我他的公司電話和家裏電話。他問我要我的,我沒給。因為我還沒想過這個問題,並且,我好象還是很習慣網上聊天。我隻是告訴他,我們已經是老朋友了。我們不可能象一般的網友那樣“見光死”,因為我們之間沒有任何曖昧的地方。下午的時候,他突然主動地提出發給我他的照片,那是他前幾天參加朋友婚禮的照片。那張照片,他穿著西服,他告訴我,這是在加拿大不可一得的風景。因為,在這兒,真的很少有機會要穿西服。照片傳過來比較慢,當我打開時,我頭腦有點空白。因為我不能相信,我就要知到我在網上對打了兩年字的網友的長相了。照片打開了,照片上有3個人。他問我知道他是誰,因為我知道他有184公分,我說中間長得高大並且長得靚的人就是他。他很高興。但可能是萬事如意吧,他比較胖。我沒有告訴他,我不喜歡胖的男人。他的頭發由後向前曾三解型,這是我所見到的鄉下孩子的發型,跟他這樣大城市長大的孩子不同。但如果不是胖的話,他應該算是英俊瀟灑類的人。不過,還有,他的眼睛有點小,有點眯。我沒有告訴他我的全部感受,但我很委婉地告訴他,他在胖前一定很英俊。他說,當時人人跨他象誰誰誰,反正我不知道這個人。他說現在個個說他長得象周潤發,這個影星我很熟。但我看不出太象,好象還象吧,或者生活中真的象吧。 可能拋磚引玉,我上當了。我當時也有點糊塗了,我答應了他的要求。那時從中國回來,我順便將我以前我喜歡的一張大學畢業照帶了過來。我問他要不要看我很多年前的照片,他說很想。我用數碼相機做了個影片給他傳了過去,不是很專業,但足夠可以看到我的當年的風采。照片的我,極其眉清目秀,年輕可愛。這是一個受過很好教育,有相當文化底蘊的人。可能我自吹了點。他驚訝地告訴我:you are a pretty girl。那當然。沒想到我瘋了起來,隨之一發不可收拾。我給他又發了我研究生畢業後的照片及近照。畢業後照的是我坐在屋子的地上,地上鋪著一塊花布,披著長發,手裏拿著從花瓶裏拔出的假花。盡管如此,但人麵桃花可是相映紅啊。他叫了一聲“wow”,我很是得意。嗟,別以為你英俊,本小姐長得也不賴。我的近照比起以前確實變了樣了。他告訴我,他以前跟我以前的照片一樣都很瘦。隻是現在胖了。我其實比以前也胖了很多,老了很多,他隻是沒見過我而已。但我還是堅持跟他說:生活中的我比照片好看,我不上照。 那天是我們最興奮的一天。直到第二天下午,他還在說,下班之前,還有時間將照片翻出來看看。我聽了真是好笑。我沒告訴他,在這點上,我做得不太好。 前兩天,他正好要來我住的這邊的客戶那兒做點技術支持類的工作。他提出要約我吃飯。因為我中午可能沒時間。我聽後非常驚訝。因為我覺得自己走得太快有點刹不住車的感覺。我拒絕了。但到下午時,我又同意了。可能我真的想見一下我的網友,或者我們本來已經是未曾謀麵的朋友。或者我也不知道我內心打什麽鬼主意,有什麽小啾啾。 我們約定了見麵的時間的地點。那是一個西餐廳。我喜歡那裏的食物和環境。尤其是跟他見麵,我更喜歡選擇溫馨舒適的地方。正象我們給予彼此的感覺一樣。 下班後,我回去洗了個澡和頭發,淨了一下身。沒別的意思,隻是想讓自己顯得更整潔一些。洗澡的時候,當水灑灑在我的身上的時候,我一直不敢相信自己,我真的要去見他嗎,這可怎麽見啊。我已經很知道他了,我們還談什麽啊。我們會不會見了這一次麵就再也不聊天來往了啊。會不會出現通常意義上的“見光死”啊。我為自己的選擇非常困惑,但不管怎麽說,時間一點一滴地在向見麵的時間推進。 我在下班前就在盤算著穿什麽衣服。洗完澡後,搜遍了衣櫃,還是決定穿我我原想的衣服。一件非常高質量的棉質黑色吊帶背心,一條地道的加拿大純棉麻白色長褲,有點裙狀,但不顯人胖,反而秀雅,外麵披上剛從中國買來的一件質地相當好的麻料的紅色長衣服,顏色紅得非常正。腳下穿上我的難得一穿的黑色高跟鞋,誰叫他長得高的。再在脖子上圍上一條質地輕柔靚麗又非常飄逸的長絲巾。我不想噴香水,因為我說過,香水是對他人的騷擾。穿完後,我化了淡裝。我沒有打開屋子的燈,而是放下窗簾,打開走廊的燈,讓柔柔的光照進來來看自己。我覺得自己穿得非常得體,也非常舒適。我這個人的皮膚白裏透紅,很襯紅色。紅色映襯下,會顯得極其柔美秀麗,並且也會年輕好多。 我不知道他今天穿得怎麽樣,但肯定不是西裝。但男人無非就是那幾件。但做女人,一定要穿著得體。 確信一切就續後,我開車到了那個西餐廳。下車鎖門的瞬間,我的心開始狂跳。我也不知道出了什麽事了。我估計我的臉肯定會象發燒一樣紅。唉,我也是經過世麵的人,怎麽一點都沉不住氣的,我對自己很生氣。 在門口,我見到了他,他正微笑地站在門口等我。我一下子覺得不自然起來,腿不知道怎樣走路。天,我不是這樣吧。侍者出來,問了幾句,都是他回答的,侍者引導我們在一個兩人的桌子上坐了下來。椅子是又高又長的靠椅。桌子上方是散發著柔和光線的燈。每一個桌子自成一個小環境。坐下來,我這才想起來,我還沒說過一句話。他自從給了我電話後,一直想讓我給他打電話,但我從來沒有。他的聲音很好聽,很溫和舒服,正象他這個人一樣。噢,我怎麽看他看得那麽清楚啊。我突然想起來了。我一直是帶眼鏡的,但今天上班,我圖新鮮,將從中國帶回的隱形眼睛給帶上了。我一直沒注意。平常,我不怎麽好意思看男人。如果碰到尷尬的,我會放下我的眼鏡,看著對方,讓那層朦朧來遮蓋我的羞怯和緊張。但今天不行,我一覽無遺。我不知道該說什麽,他正在等著我說話。我那時臉一定很紅,一定很紅。我不好意思看他,太清楚了,不好意思。我最終還是說了:你比我來得早。我剛說完,他就笑了。我也笑了。氣氛立刻輕鬆了很多。在食物來的之前,我們喝了點酒,我們開始時將話題集中在你來我往怎麽找到這兒的話題上,直到這個話題實在談得過多時,我們開始談一些真正的有關工作和最近看到什麽好書的事情上。他一直很得體,很溫和地看著我,我這時已恢複了原樣,並且開始暴露出本性,即不時地機智靈活地將他一軍。每每這時,就象平常在網上一樣,他寬容溫厚地笑了。我發現,生活中的他,比照片,比網上還優雅,更讓人舒服。我們點了同樣的食物,在吃飯時,可能大家之間彼此之間覺得更親切,或者真成朋友了,我分了一些給他,因為這裏的量比較大,我吃不完。而他今天幹了很多活,並且還特地過來看我。 我們談了各自的家庭,還交換看了各自家人的照片。可能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我們家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滿足的笑容。 我們也有沉默的時候,不多,但偶爾出現。這個時候,我們都能用溫善地目光注視對方,或者打量對方。隨即又開始了新的話題。我們沒有談對對方的感受,我們可能覺得這樣談會過於失禮,但以後肯定會談到。但我們都可以感覺到,我們都能跨入現實中,認可對方,接受對方,願意成為現實中更好的朋友。還有什麽比這個更好的呢。我為我們能夠見麵而感到高興。談得差不多時,他建議我們出去走走。我非常願意。我喜歡自然的環境,喜歡微風撲麵的歡欣和快樂。 夏天的天暗得比較晚。當時,天已快要黑了。正好旁邊有個學校,有個巨大的操場,操場上綠草如茵,操場的一側是高大成排的杉樹,另側再遠處就是獨立的HOUSE。環境非常安靜,悠閑。我們在操場上轉起了圈子。我很喜歡跑步這種鍛煉方式。今天,穿著這麽光鮮亮麗的衣服,穿著高跟鞋來操場轉圈還是第一次。我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又不是太遠的邊交流邊散步。到轉彎處,他還停下來讓我跟上。我也不知道我們在操場上轉了多少圈,但我們卻把這個天談得越來越黑,同時,把月亮也談得越來越亮。我們突然想起來了,喲,快到中國的中秋節了。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親情在我們之間滋生。我們共同看著月亮,靜靜地欣賞著月色,我們已忘記了向前走。我們知道,這次相逢是非常難得的,下次還不定是何時。我們也知道,能從網友,走入生活,互相理解,又互相欣賞,更互相尊重,這是多麽難得。我們很想把這一刻保留,因為它留下了人和人之間的一種友誼,一種純潔地,能對他人敞開胸懷的情誼。 不知道什麽時候,他跟我說:我能握一下你的手嗎?我轉眼看著他,月色下,他是多麽英俊。就象我少女時的我夢中的白馬王子一樣。清清的風兒吹拂著我的臉龐,散動著我的長發,我有點莫名的感動。 我張開了我的雙臂,不知為什麽,也不知怎麽樣,我已經靠在了他的胸懷裏。我們一動沒動。我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感受到他的溫暖。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麽,他也沒問我在想什麽。我想他可能跟我一樣正在隔著對方的肩頭,數星星,看月亮。 不知道什麽時候,我們放開了對方。我們羞澀地保持了一段距離。我們互相謝謝對方能夠在兩年來給予對方的自己的知識和見解,也感謝兩人能夠有機會見麵。我們並沒有談以後。因為今天晚上已足夠大家回憶和分享的了。 離別的時候總是有點傷感。在我陪著他走向他的車子時,我的心裏突然感到一種無邊的空洞,一種將我的元氣抽掉的空虛。我忽然感到無助,感到在這個宇宙的渺小與孤單,以及遠在異國的脆弱和悲苦。我第一次感覺到我好想有個朋友,形影不離的朋友,一起在人生的曆程中分享歡樂和悲傷,而不光是丈夫。我很想象一個小女孩一樣,拉著他的手,跟他說:你別走,留下來陪我玩吧。但我沒有。我非常鎮靜地走在他的身旁,任由我的絲巾和麻質的衣服在風中飄動。我想跟他說:我喜歡他,喜歡跟他在一起的感受。但我什麽都沒有說,沒有做。 他跟我在車邊說了一些話,是什麽,我已記不起來了。我隻知道,他坐進了車裏,我揮動著我的手,向他告別。我隻知道,車子緩緩前行的背影再次讓我傷感,讓我憂愁。 我想跑上前去,追那輛車子。挽留他再呆一會兒。但我隻是機械地走向我的車子。在我的車子發動之前,我想趴在方向盤上,哭一會兒,把我剛才的憂傷情結衝洗幹淨。 我不知道明天將怎麽樣去麵對網上的他。 但我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有個人在CARE你,在欣賞你。 我很幸運,我有一個極愛我的丈夫;我有一個能跟我一起談笑打鬧,逛街瞎瘋,互訴心事的最好的女性知已;也有這麽一個能互相欣賞,在思想文化品味上如此接近的男性知已。 我不應該哭,我應該感謝上帝,感謝他將他們帶給我,讓我在這個世界上感覺不孤單。 我是幸福的。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ivy 回複 悄悄話 I feel sorry for you!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