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金鳳:  圓 夢

(2004-08-25 11:20:33) 下一個
圓 夢                 ·金 鳳·   童年時代的物質生活很貧乏。雖然不愁溫飽,但是雞鴨魚肉是十足的奢侈品,不到過節過年一般是吃不上的。那時幼小心靈對過年的企盼總是同吃穿聯係在一起:一件新衣、一雙新鞋,會讓我激動好長時間;過年除了有美味的魚肉,也意味著可以吃花生、瓜子這些憑票證供應的年貨,更可以品嚐那甜甜的雜拌糖。   稍稍長大一點兒,開始懂得追求精神生活。那時一本好書,一部電影會讓我輾轉反側,夜不能寐。鑽進小說、電影所營造的美妙世界裏,我留連忘返,如癡如醉。那時曾特別羨慕在電影院裏工作的人,覺得他們能天天免費看電影,真是得天獨厚。當然圖書館管理員的工作也是一樁美差。   對居住環境的追求和渴望,似乎來得最晚。中學時代,曾看過一部叫不上名字的外國電影。電影的故事情節早已淡忘,但電影中女主角所住的那座美輪美奐的房子卻讓我心馳神往,記憶猶新:那是一棟兩層的獨立房子。客廳很明亮很大,雕花的樓梯很寬,是那種旋轉形的。女主角,好象是一位妙齡公主,身穿一條寬肩緊腰的拖地長裙,常常雙手提著裙擺,一步步從樓梯上款款地走下來。我當時就覺得她從樓梯上款款走下的姿勢很美,象一首詩,象一幅畫。陽光透過高大的玻璃窗輕柔地灑在她的臉上,她的頭發上,她的整個身體都沐浴在燦爛的陽光中,她就這樣從旋轉的樓梯上一步步走到客廳,走到她的家人中間。   這個鏡頭在我的腦海中一遍遍地反複播放,雕花的樓梯在我的記憶中愈發寬廣,身著長裙的公主的身影忽兒清晰,忽兒模糊。她就在那樓梯上一次次地輕盈優雅地走下來,又一次次儀態萬方地走上去。不知不覺地,電影和現實交錯重迭,公主款款地走進了我的生活,而我不知怎麽就穿上了公主的漂亮長裙,開始在那充滿了詩情畫意的樓梯上跑上跑下,在陽光明媚的客廳裏翩翩起舞……在那一瞬間,時間停止了飛逝,宇宙停止了運行,天地間隻有我在那夢幻般的客廳裏轉呀轉,完完全全陶醉在無限的幸福之中。夢醒時分,看看房間裏簡陋的家具,狹窄的空間,我頓時悵然若失:我知道那夢中所見是我十幾年的生命中所見過的最美麗,最溫馨的房子!而現實嚴酷地告訴我,今生今世擁有那樣的房子對我來說將永遠永遠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說來奇怪,雖然夢想和現實的對比那麽殘酷無情,我的悵然和失意並沒有持續很久。仔細想來,可能是由於七、八十年代的中國大陸,大家的居住條件大都相差無幾,貧富差別沒有那麽大。沒有對比,當然也就沒有那麽大的失落感。十幾歲的女孩子,夢想來得快,消逝得也快。那個擁有房子的夢就這樣在我的生命中如流星般一閃而過,很快就讓我遺忘得無影無蹤了。   許多年後,來到了美國留學,一直住在公寓裏。那時,整天為學業、畢業出路而奔波,哪有金錢和精力考慮買房子的事。直到一九九三年,我們全家來到灣區以後,我們才逐漸有了買房子的想法。那時舊金山的房子很貴,我正好有個朋友住在東灣,她就邀我到東灣來看看。生平第一次看房,就被朋友領到了一處新近建成的小區。小區裏草坪如茵,三十多棟紅瓦白牆的地中海式風格的獨立洋房整齊地排列著。走進布置典雅溫馨的樣板房裏,客廳的牆上懸掛著一幅巨大的畫,那是法國印象派畫家莫奈的名作。房間裏的樓梯和白色的樓梯欄杆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我的目光,心中不知怎麽的忽然有了一種莫名的激動,少女時代的美麗的夢似乎一下子又清晰鮮活起來。可是那時我和我先生剛剛工作不久,銀行存款也不多。而這棟房子的價格則比我們的標準足足高出了五萬!雖然我們一家人都對房子一見鍾情,但是我們仍然要麵對現實。因此我們又在別的地方看房子,當然是看一些價格便宜的舊房子,小房子。不論怎麽看,我們都要同我們所心儀的房子做比較,不是客廳采光不好,就是房間太小,再就是廚房設施老舊,等等。第一次看到的那棟兩層的帶樓梯的房子已經深深地印在我的腦子裏,它漸漸地同我少女時代的夢重迭在一起,讓我魂牽夢索,欲罷不能。   我有時喜歡感情用事,好幾次就對我先生說:咱們就豁出去買下那個房子吧!其它我都看不順眼。我先生堅決不同意,他批評我是心血來潮、不顧後果。想想我們的經濟狀況,又有兩個年幼的孩子,我也隻好心不甘、情不願地放棄了。   我懷著十二分的不舍,又去看了一次那讓我心動的溫馨的房子,好像是向心中的夢想告別。   那天晚上,我忽然就第一次對我先生講起了我那個美麗的夢,那個曾經帶給我憧憬和歡樂的夢,那個雕花的樓梯,那個身穿漂亮長裙翩翩起舞的女孩子。我還告訴他,那棟帶樓梯的美麗房子就象我夢中的房子差不多。我先生先是默不作聲,後來忽然就表情嚴肅地說了一句讓我終身難忘的話:咱們明天就買去,就圓了你這個夢!我當時一定是高興得過了頭,傻傻地有些不知所措,因為我競然沒有說出一句感激的話。即使是十年以後的今天想起他的話,我心中還會產生一種刻骨銘心的感動,我覺得那裏包含了深切的理解和伶惜。   後來我們就真的住進了我們一見鍾情的房子,那是我們生命中的第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看著年幼的兒子和女兒在樓梯上跑來跑去地玩耍戲鬧,我常常會想起我那始於少女時代的夢想,想起這夢想帶給我的快樂和煩惱,想起這充滿了溫情的圓夢過程,我覺得有夢又能圓夢的人生真是美妙無窮! □ 寄自美國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