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邢恬: << 等 >>

(2004-08-12 12:13:52) 下一個
散文詩 << 等 >> 邢恬 你走的那天, 春天來了. 那是一個晴朗的日子, 終於熬過了漫長的冬季. 今年的冬季感覺出奇的長,總伴有綿綿不斷的小雨, 夜晚也會特別的冷.記得和你一起走向回家的路上, 聽你說著話,並沒有什麽重要的事情,隻是在那裏聽聽你的聲音, 和你在一起並肩走著, 心裏就感覺甜蜜, 知道你在那裏, 那種 踏實的滋味就會在心底蕩漾開來,也漸漸明了那種心裏想你的感覺. 可是,你卻走了,在一個晴朗的日子, 在春天來臨的季節. 我甚至來不及開口喊你,因為我再怎麽回頭看你, 你已經走了. 還是在那條小路上, 一樣地下著毛毛小雨, 一如從前那樣綿綿不斷,那斜斜的雨絲在橙黃的燈光下密密麻麻, 還是有那麽些涼意. 一直好想問問你, 你現在好嗎?經過每一條熟悉的街道, 你的腳步也曾在這裏停留, 仿佛看得到你轉身向我揮揮手, 在細雨中模糊了你的身影,如今我仍然佇立在這裏,什麽都沒變, 唯一的改變就隻是你的遠去. 你什麽時候會回來呢? 我在心底輕輕的問. 是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嗎? 是趁我熟睡的時候嗎? 可否知道你也停留在我的夢鄉, 夢真的是那條絲, 穿梭在那不可能的相逢中嗎? 我開始了等待, 開始了那漫長的等待. 這個城市的美好是因為有了你的存在. 在擁擠和冷漠的人群中, 我遇到了你,就在這個城市. 如今我已習慣把你和這個城市連在一起,你的遠去也就開始了我的等待. 我靜靜地等你的消息﹐我悄悄地望著你的那片海。 也許你已經忘記﹐那年的冬天你曾在這裡﹐在開始飄雪的時候﹐你興奮地抱起我轉了一圈﹐那舞動的裙子飄起來﹐世界也開始在我麵前旋轉﹐我高聲喊著: “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 你笑著仰起臉﹐我於是看到了愛情的腳步。一樣地還是冬天﹐一樣的雪花飛舞﹐你卻告訴我你要去流浪﹐那古老的傳說不見了嗎? 那美麗的愛情故事再不相信了嗎? 你說你會回來﹐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就象我知道你一定要走﹐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女人也許就是這樣在等待中成長﹐又在等待中蛻變。 終於有一天收到了你的明信片﹐那真是不一樣的日子﹐隻因為有了你的消息﹐當我看到想了千百遍的名字時﹐一下子感到天空也藍了﹐海水也藍了﹐仿彿一扇窗子從這裡打開。等到終於明白過來,原來你還在流浪﹐在異國他鄉﹐在天涯海角。你還是說你會回來的﹐我一遍遍地看著這句話﹐仿彿美麗的愛情故事這時候變得更加美麗﹐我在心裡一次次問自己﹐花開的時候我一定就會快樂嗎? 幸福快樂到底是什麼? 是看著你的離去﹐是等候你的歸來﹐還是你早已在我的心裡? 突然好想再看到你﹐想你想得好辛苦﹐閉上眼睛想讓你離去﹐親愛的人啊﹐你到底在哪裡? 愛情永遠都是這樣﹐似乎總是要令生活變得沉重起來。仿彿我已不再是我自己﹐常常以為這樣等待的日子活到了儘頭。你還在繼續著漂泊﹐而我仍然堅守著等待﹐就象堅守著那個美麗的傳說。 窗外的樹葉又變紅了﹐片片樹葉落了滿地﹐我仍然站在這裡﹐望著那片熟悉的風景﹐人們在風景裡變換著季節﹐而女人卻在季節裡變換著等待。 變化究竟是在長久的等待之中呢﹐還是在那突如其來的瞬間﹐我終究無法解釋。 你的離去在我的等待中逐漸變得泛黃起來﹐就象珍藏久了的相片﹐你仍然在那裡笑著﹐而我卻終於能從相片中看到了浪漫的開始。 是的﹐等到你能離去的時候﹐春天來了。 新澤西 2003年12月18日夜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