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悠悠: 我在美國的第一個感恩節

(2004-08-12 11:51:59) 下一個
我在美國的第一個感恩節 悠悠 剛來美國的那年,感恩節那天的一大早,我飛往Florida看我的朋友馬兒(她姓馬,所以我叫她馬兒),那天的機票最便宜。她是我研究生時認識的朋友,同一個宿舍,對我象個老大姐似的什麽都管,我心裏的秘密都和她講,要好得不得了! 馬兒是個厲害的東北姑娘,和她在一起,永遠不會被人欺負,記得當時在北京,我們倆打的,說好到哪兒哪兒,司機到了街口不肯再往小街裏拐:“你不是說xxx街嗎?到了啊!”馬兒幹脆利落地回答:“廢話,你家住馬路牙子呀?!”得了,司機乖乖地開進去了。把我佩服得五體投地!換了我,說不定早被司機的話“踹”下車了。 我剛到美國時所在的城市大而擁擠,還很昂貴。當時我住的,也就是一個小小的two-bedroom apartment,還得和別人share,沒有roommate,基本上我就不能survive了。到了她那兒,眼前一亮,她自己一個人, 住著一個好寬敞、好亮堂的一房一廳,打開窗,幾乎就可以跳到室外的遊泳池去,房租卻隻是我那個的零頭,當時就氣扁了。 到了的當晚,沒有火雞吃,馬兒為我蒸了一鍋包子,比火雞好吃多了。然後我們倆就躺在床上開始不停地聊著,直到淩晨4點,她還是很興奮(她說她那兒,平時連個活人都不太容易見到,更別提知心的朋友了),而我由於旅途的勞累,開始抗不住了:“嗯!她人很好,而且---也沒有尾巴!”“沒有尾巴?”馬兒奇怪地大叫一聲。咳!我們當時在談論另一個mutual friend,我八成是困糊塗了,開始說胡話了。她這麽一叫,倒讓我一個激靈從半夢半醒中清醒過來了,笑得喘不上氣兒。我求饒:“馬兒,我困死了,讓我睡會兒明天再聊好嗎?”“已經是明天了!”背靠背好歹睡了幾個小時。 女人嘛!在一起最熱衷的就是shopping了,第二天爬起來我們就去逛mall, 我買了我的第一條美國牛仔褲。和馬兒在mall裏瞎逛,有個女孩走過來向我們offer一個free package,裏麵都是各種各樣的sample size的禮品(hand cream, deordorant, chapstick, soap, shampoo…),還有coupon,很豐富的一個禮包,哪有不要的理由!一人拿一份!然後,就去采購吃的,那個小地方根本沒有中國城,中國店都沒有,但是,中國餐館是有的(人們說看一個地方是不是城市,就看看那裏有沒有中餐館)。盡管如此,馬兒還是很行,洋為中用,為我做了一頓很豐盛的晚餐。 後來的一天,她開了三個多小時的車帶我去了Disney,玩到半夜才往回趕,路上下的雨這個大呀!都說貴人出門招風雨,我們倆也不知誰是貴人。她的朋友,當時在追求她吧!為我們釣了好多的海魚,肉滾滾的,不知道中文名,我還是第一次吃那麽新鮮的海魚。這下,把馬兒的垂釣癮勾起來了,第二天非得帶我去釣螃蟹,提前將買好的雞腿放在車裏,讓太陽曬得臭臭的,據說螃蟹喜歡發臭的東西,可是,坐在她的車裏,差點沒被熏死!最後卻什麽也沒釣到,有點垂頭喪氣地回家了。不過,後來想想,坐在pier上,看著成群的海鷗飛來飛去,也很美! 在那裏的倒數第二天,是那次旅行的highlight,我們去了一個據說是美國最古老的小城,叫St. Augustine,那裏什麽都以the oldest著稱,the oldest castle, the oldest store, the oldest street,等等等等……但是,那個小城真的漂亮極了,正值holiday season,到處都是花,到處都是紅紅的ribbon bows和美麗的wreath,把整個小城打扮得喜氣洋洋。除了馬車遊外,我們走街串巷(小城很小的),見到了很可愛的鵝卵石路,給你一種很寧靜的感覺,喜歡!我都不舍得回去了。 馬兒當時的駕駛水平,也就是很一般的local driver,我去了,逼得她練就了一身的膽兒,高速來高速去,“哎!你可把我練出來了!坐我的車害怕嗎?”她的頭發長長的,直直的,披散在肩上。呀!覺得此刻手握方向盤的她特別瀟灑! “不怕!”我由衷地說,還很仰慕!我是什麽水平呀!當時連learning permit還沒有呐! “哼!”,馬兒不屑地從鼻子裏發出了那個聲音,“無知才無畏呢!” (等到我學車時,我深切地體會到,她的這句話,是永恒的真理啊!)我現在還是個不會開車的“老司機”,駕照都快過期了,還不敢開上路;要是坐上哪個二把刀開的車,心裏這個七上八下!馬兒說的太有道理了:“無知才無畏呢!”我已經不無知了,因為我已經能夠感到害怕了。 附:我的感恩------感謝給我友情的朋友,感謝給我親情的家人,感謝讓我快樂和憂傷的一切,因為那讓我覺得,我的生活,是如此的真實! Happy Thanksgiving, to al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