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五月: 彩票

(2004-08-02 11:35:25) 下一個
彩票 【作者:五月】 一 又是塞車!望著前前後後擁擠的車流,爾雅不禁後悔起來。自己居然挑了周五的傍晚趕去看Sara,實在有些欠考慮。雖然今天特意提前了差不多一個鍾頭下班,可285公路上還是堵得嚴嚴實實的,象什麽,象“汪洋裏的一條船”,沒法控製的那一條,唯一能做的,似乎隻有順流而行了…… 爾雅一邊想著一邊苦笑起來。往常的這個時候,爾雅必定已經換上休閑的棉布衫褲,泡上一杯“碧螺春”茶,坐在客廳裏那一大堆綠色植物之間享受黃昏了。記得有一次,James也在,爾雅挑了一張維瓦爾蒂的《四季》來放,優美的旋律在綠意盎然的晚風裏流淌,James象被什麽擊中了似地,突然忘情地把爾雅抱在懷裏,說:“周爾雅,嫁給我吧!”爾雅呆了一呆,她喜歡James連名帶姓叫她時的那種神情,象小學生之間的互相交流:“周爾雅,橡皮借我用用”,有一份童稚無猜的真誠。不過她隨即清醒起來,知道這多半還是維瓦爾蒂的功勞。過了這一刻,James可能再不會重提這話題,而爾雅也樂得裝作沒聽清他一時忘情所做出的提議。 婚姻是什麽?婚姻是個殼!每個人存於斯世,都需要一個殼,好比蝸牛,一世都活在殼裏頭。殼可以是各種各樣的,結婚,同居,單身,離婚,重婚……在爾雅看來全都不過是個殼而已。但是選哪一種殼來背,卻需智慧加運氣。爾雅選的殼比較特別,用Sara的說法,叫做“非正常同居”。“挺老外的”,記得當時一臉□慕的Sara還加了句這樣的評語。哈!同居還分正常、非正常嗎?這倒新鮮。不過對於目前自己跟James之間這種鬆散的男女關係 ─ 各有各的工作、房子、車子……和各自的空間,每周你來我往地一起共度幾晚 ─ 爾雅感覺相當滿意。而且,這正是自己三十一年人生經驗中最可圈可點的感悟,至少爾雅是這麽認為的。她常常聽Sara抱怨,第一錯的是結婚,第二錯的是生孩子。而為了糾正這兩個錯,Sara好象又犯了第三個錯,離婚!而最近這半年,自從在指甲店裏結識了Emily,Sara忽然發現了自己的同性戀傾向,倆人沒過多久就已經如膠似膝了,爾雅不知道這算不算第四個錯。相比之下,爾雅還是欣賞自己的這個殼,心安且舒適,正象James給她的感覺一樣。 不知什麽時候起,天上飄起了小雨。細細綿綿,若有若無。時值初夏。若在家鄉,此刻正是枇杷、楊梅上市的梅雨季節了。夏天喝綠豆粥,再佐以幾個簡單的江浙小菜。象涼拌萵苣什麽的,將萵苣切成絲,擱點蔥花、精鹽,再淋上些熬熱的香油……也許是接近晚飯時間了,爾雅不知不覺間向往起家鄉的風味小菜來。嗯,明天去超市買菜,得買些萵苣回來,James和自己一樣,也是沒什麽忌口的,天南地北的特色風味,都愛嚐上一嚐。這道涼拌萵苣,他一準會愛吃的,尤其還是爾雅親自下廚呢。 望著車窗上密密匯攏來的雨水,爾雅決定還是先給Sara打個電話,瞧這車堵的,看來一時半會兒,她還到不了約好見麵的那家湘菜館。 二 好不容易在“老華天”餐桌旁坐下來時,已經快七點半了。Sara早已點了份“酸豆角肉末”在等她。爾雅一看,來不及說話,先舀了兩勺酸豆角來吃。“還是你好,知道我喜歡什麽”,她一邊吃,一邊含含糊糊地跟Sara打著招呼。 “要是我約的不是這家‘老華天’,你大概不會答應得這麽爽快吧”,Sara見狀,“恨恨”地數落道。 “哪裏哪裏,人家不是專門給你送雜誌來了嗎?”爾雅繼續往自己盤裏舀著酸豆角,心裏覺得真是來對了。雖然一路塞車塞得她有些疲累,可是還真值。且不說這家“老華天”是附近方圓多少多少裏之內唯一一家說得過去的湘菜館,光是她和Sara兩個人單獨吃個飯,如今也是極為難得的事了。要不是這幾天Emily出差,Sara的兒子添添讓她前夫給接去過周末,爾雅又特意沒約James一起來,才不會有她們老朋友間這頓清靜晚餐呢。 “雜誌呢?”一點完菜,Sara迫不及待地問。 “拿去拿去,看你急的”。 “多少錢?” “算了吧”。 “不行,親兄弟明算帳,不然我看不踏實”。 “好吧,如果你一定要給的話,三塊半一本,兩本一共是七元”。 五元,六元……Sara掏出錢包,開始找錢。“你能找開$20嗎?”她抬頭問爾雅。“哦,不行,現金剛好用完了”,爾雅一般每周五中午總會記得去公司二樓的Fleet銀行取些現金放在身邊,但今天為了早點下班,拚命幹了一天活,忙得忘了這事兒了,“哎,你不是有六塊錢嗎,就六塊吧,少一元沒關係”,爾雅說。 “好吧,這是六元,再給你一張一元的Lottery彩票,剛好是七元”,知道爾雅從不相信搏彩,自稱“逢賭必輸”,Sara略有些欠疚地加了一句,“越不相信的人越容易贏,現在都89個Million了,萬一你一不小心贏了,可別忘記分點給我呀”。 “哼,看你這麽舍不得,要不你還是自己留著吧”,爾雅一邊收著那六元錢加一張彩票,一也調侃道。 等點的菜上齊的時候,Sara也差不多把那篇介紹同性戀的文章粗略地看過一遍了。那位記者曾采訪過Emily,所以Sara特意托爾雅幫她買兩本。爾雅家附近的小書店有這本雜誌賣,別的地方還找不著呢。“吃吧,吃吧,不就是登了一張Emily的側麵照片嗎,看把你興頭的”,看著嘴角噙笑的Sara,爾雅沒好氣地說。 爾雅自認觀念夠開放,對於Sara的同性戀事件,她也沒有象三姑六婆似地一驚一乍過。反倒是James,剛聽說時震驚得說話都有些結巴了:“誰…誰誰,你說誰,Saarrrraaaaa,這怎麽可能呢?”這怎麽就不可能呢,爾雅想。不過為什麽是又高又壯的Emily?Sara長得那麽嬌小可愛,完全看不出已有一個五歲的兒子,跟Emily簡直是一點都不般配。可是Sara卻一味地癡迷著Emily,讚她體貼能幹迷人,對她簡直崇拜得五體投地。 “爾雅,你說你是南方人,聽說你們那兒的菜都甜膩膩的,你怎麽又吃辣呢?” “不是告訴過你了嗎?我去湖南張家界旅行了一個月,回來後嗜辣如命。我猜我這人本來就有吃辣因子,隻是之前沒機會表現罷了……對了,誰告訴你我們那兒的菜都是甜膩膩的?我們那兒的菜是‘鮮’,不是‘甜’”,爾雅忍不住為家鄉菜辯護,“嗨,你知道嗎?剛來美國時,我看見這裏到處是中餐館,家家叫‘湖南’,簡直高興壞了,後來才明白,那是騙老美的外賣店,每個菜都一個味兒,又酸又甜的,騙死人不償命”。 “所以嘛,南方人的你可以喜歡吃辣,那我又為什麽不可以喜歡高高大大的Emily呢?”Sara一臉計謀成功的得意。說著話時,還不忘□了□眼。 “哦,原來你是這個意思”,爾雅明白過來,“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謝了謝了”,Sara連忙見好就收,話鋒一轉,說:“你跟James,明明處得不錯,又不結婚,又不要孩子。以後你怎麽辦,老了怎麽辦?” “我這不還沒完全老嗎?小姐!第一錯的是結婚,第二錯的是生孩子,從前這話是誰總掛在嘴邊來著的?難道你要我明知故犯嗎?再說,老了靠誰?還不是靠自己,難不成你將來要靠添添?”爾雅大力反駁著,“要是我和James搬到一起,結婚,生孩子,柴米油鹽起來,恐怕要不多久,就該互相煩上了,哪還會有現在這樣的感覺?這好比吃甜膩膩的菜,時間一長,你就要逃了;男女之間,倒不如象吃辣來得好些,好久不吃,總惦著,辣得嗆出眼淚來,還連呼過癮”。說著這番話時,爾雅發現,自己已經開始思念起James來了。 三 停好車子,爾雅飛快地取出粉盒,對著粉盒裏的鏡子往唇上補了些蜜色唇油,抿一下,嘴唇頓時鮮潤起來。她又從手提袋裏取出香水,往身上各外噴了幾下。這款Green Tea香型的香水,配她身上這襲淺湖綠的長連衣裙,令爾雅渾身上下顯得清爽怡人。James會喜歡看見這個樣子的她的,婉約大方,氣質脫俗。上個月James生日,她穿一套簡捷流暢的鵝黃春衫,配一方同色係略淡些的絲巾,James一見麵就驚喜地把她抱起來轉了三圈,嘴裏還直說著瘋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明眸皓齒兮,爾雅爾雅我愛兮…”,逗得爾雅直樂,“放我下來,007,快放我下來”。倆人鬧作一團。 跟James交往快三年了,爾雅每次見他前還是很注意地修飾打扮一番。這正是“非正常同居”的好處,你想,如果倆人天天在一起,還用得著這樣嗎?美是距離。靠得太近,看得太清楚,一點神密感都沒有,哪裏還保得住“情同初戀”?怕是很快就會變成“黃臉婆”了,這可是爾雅極不願意看到的。 不過今晚的James卻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就算倆人在床上纏綿時,他也有些應付了事。過後,爾雅忍不住問:“怎麽了你,有心事兒嗎?” “嗯,公司要裁人,這個月底裁一批,下個月底還有一波。這回終於裁到我們這些中層管理人員了”。 “裁人啊……”,爾雅沒了下文。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麽勸慰James。她自己所在的公司每半個月裁員一次,一茬一茬的,跟剃頭似的。爾雅不知道什麽時候就“剃”到她了。她現在的工作量是當初剛進公司時的五倍,忙慘了的時候,她直怨命,甚至恨不得跑去跟老板辭職算了。她的同事們個個熱衷於買彩票,“哪天要是讓我中了,哼,我連遞辭呈都免了,直接消失不見,去歐洲度假,永遠不回來了”,他們都跟Sara做著同樣的夢。在爾雅看來,這未免有些傻氣。 “我Order了一個野山椒牛肉絲來,我去廚房下碗麵條給你吃宵夜吧”,爾雅想了想,覺得還是用這種方式安慰他比較好。“Ok,不要太多”,James的回答明顯缺乏以往的熱情。 等James呲牙咧嘴地吃完野山椒牛肉香辣麵時,爾雅已決定了回自己家去住。本來她今夜是要留下來的,可是現在改變心意了。她不喜歡男人婆婆媽媽,可擔心被裁又純屬正常。她一邊矛盾著一邊惱著自己。 “怎麽啦?你沒不高興吧?”這下輪到James緊張了。 “沒有沒有。早上出門時忘了關客廳的窗,我怕雨要下大了”。 “那我陪你回去吧,這可都半夜了”。 “不用了,就20分鍾的路,晚上車少,一下子就到了。你明天不還得加班嗎?” 看出爾雅的堅持,James也就不堅持了,“路上小心,到了給我電話”,他去取了爾雅的包和外套過來。 四 雨果然下大了。 客廳的窗是沒關嚴實,不過料無大礙。“這個James,怎麽不使勁挽留我呢?”回去的路上,爾雅有些後悔自己的衝動。可是,這難道不正是自己所求的嗎?若即若離,給對方空間。James做到了,所以他們相處得很不錯。然而,此際一個人不疾不徐開在午夜的Highway上,開在這初夏的茫茫煙雨裏,為什麽心裏又有些悵然若失呢?“空翠人濕,紅紫成塵”。不知怎麽,前一天一位朋友Email裏寫的這兩句話驀然湧了上來。當時隻覺得好,現在再來細細咀嚼,爾雅竟品出了幾分寒意。 回到家,關好窗,給James打電話,電話那頭說:“你可到家了,我不敢打你手機,怕影響你開車,往你家打了三回,沒人接,你再不打過來,我準備開過去找你了”,James的語氣裏帶著幾分焦灼,“我真該留你的,你這個任性的丫頭”。 爾雅有些感動了,忙說:“下雨天我不敢開太快,這不好好的嗎,你快去休息吧,明天還要幹活。我也要睡覺了,晚安吧”。 掛了電話,爾雅衝了個澡,發覺自己竟然了無睡意。於是她坐到電腦前,上網溜達開了。咦,Big Game有人中了。許是因為包裏裝著Sara給的那張彩票,眼光掃過這一行時,爾雅略為停了數秒。 Mega Ball = 33,慢著,好象Sara給的那張上最末一位就是個33嘛,爾雅一下子來了興趣。說不定能中上幾塊錢,明天也好打電話“氣氣”Sara。 20,15,12,51,16,噢,我的老天!爾雅徹底呆住了。這張彩票,這張彩票竟然中了!這麽多錢!這麽多錢要怎麽化呀!分給Sara,分給James,分給親戚朋友,還要捐給“希望工程”,可以蓋好多所“希望小學”吧……對了,辭職!馬上去辭職,從此跟公司說再見,去歐洲度假,一去不歸了…… 等等!Sara會怎麽說?會不會要求拿$1來買回這張彩票?以前聽過這類故事的,結局總是告上法庭,對簿公堂,好朋友從此變仇人。 James呢?要不要先去同他結婚?電視上曾播過一個廣告,一位黑人女孩期期艾艾地向男友表白:我想跟你結婚,你能不能娶我?那男友一付不能置信的表情,回答說:尚未Ready。女孩又問:You Sure?男友堅決表示:Sure!下一個 鏡頭,男孩懊悔不迭:瞧瞧我錯過了什麽!她中了Lottery! 爾雅明白,不管同James結不結婚,這輩子恐怕再難和他,或和其他男人找到從前那種美妙感覺了。從今以後走近爾雅身邊的男性,爾雅先得用懷疑、戒備的放大鏡細細查審。 對了,公司下周有個重要出差,爾雅要去顧客那裏做個Demostration。如果下周一真去辭職,爾雅很難想象老板的臉+色會難看到何種程度。裁了那麽多人,留下的每個人都超工作量。“一個蘿卜一個坑”,爾雅做的這幾塊,別人可沒法在幾天內撿起來。那麽,她這個億萬富女該繼續兢兢業業地幹活、直到這階段的工作告一段落再提交辭職信嗎? 爾雅陷入了愁思。一團亂麻。她真不知該怎樣去理清這剪不斷、思還亂的紛雜思緒。 不知不覺間,天已放亮。此時,一夜無眠的爾雅終於有了些睡意。 要不要去超市買點萵苣筍來涼拌 -- 這是朦朧間爾雅想起的最後一個問題。然後,她頭挨著枕頭,沉沉睡去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