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常靜: 我的黑人朋友沃恩

(2004-05-24 10:19:20) 下一個
我的黑人朋友沃恩                 ·常 靜·   沃恩,是我的同事。他今年二十九歲,皮膚黝黑發亮,個子高得出奇,二米零二。 每次和他講話,我都會覺得自己的脖子不夠長,腳尖翹得不夠高。他呢,到是很善解人意,瞧我那副費勁的樣子,就會很友善地俯下頭,笑眯眯地聽我講話。他個子雖高,卻有一張娃娃臉,胖乎乎的,一笑,還浮現出兩酒窩,很討人喜愛。   最初,因為年齡上的差異,我和他隻是工作上的泛泛之交。然而,一個偶然的機會 ,使我對他有了重新的認識。   我們公司雖說有二百來號人,但卻分散在四個不同的地點。三處在美國,一處在英 國。我們這個分公司,一共四十幾個人。中國人,算上我,也才隻有兩個。   一次,午飯時分,我正和另一個中國人用中文閑聊。突然從身後冒出了一句:“你 們在說什麽?”我們倆不約而同地回過頭,驚訝地發現,說話的竟是沃恩!他竟然會講中文?這著實嚇了我們一大跳!暗自慶幸,我們談的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家常話。   原來,沃恩從中學起就喜歡和中國人交朋友,第一個中國朋友是香港人。他們朝夕 相處,親如弟兄。沃恩不僅能說一口流利的中文,還與中國文化結下了不解之緣。以後,他上高中和大學,朋友中也不乏中國人。   打那以後,我和沃恩每次見了麵,都要有意無意地說上幾句中文。   一天,路過他的辦公室,他對我神秘地擠了擠眼,揮了揮頭,告訴我,他要給我看 一樣東西。我懷著強烈的好奇心,問他東西在哪?我一邊問一邊四下環顧,並沒有發現有什麽特別的東西。隻見他緩緩地撩起了左邊的衣袖……哇!我看得驚呆了。他的臂上紋著醒目的中文,“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字體遒勁有力。   看著我青年時代最欣賞的警句,竟赫然刻在一個美國黑人的臂上,這不能不使我為 之動容。我告訴他,這句話一直是我生活的動力。   “為什麽選了這句?”我問。   “不知為什麽,我就是對這句話情有獨鍾,覺得非常哲理。”他說。   接著,他又詭秘地一笑,擼起了右邊的衣袖,一個大大的繁體的“龍”字,跳入我 的眼簾。字體生靈活現,給人一種動態感,像是一個有生命有靈魂的尤物。   “我更喜歡這個字體。”我說。   “這個字是我的手跡。”他很驕傲地說。   我十分驚愕,簡直不敢相信。隨之,我立刻感到一種慚愧。   “你的字比我這個地道的中國人要好上十倍,讓我無地自容啦。”   “過獎,過獎。”他也竟象中國人似的謙虛。   他還告訴我,他有個中國的名字:李小龍。   看著他臂上高高隆起的方塊字,我不由地產生了想摸一摸的衝動。   “我可以摸一下嗎?”我小心地問。   “當然可以。”他答。   我的手輕輕地沿著那一條條隆起的紋路遊走,說不清楚,心裏有一種莊嚴,一種感 動。   “刻上去的時候疼不疼?”   “當時年輕氣盛,並沒有感到痛。”他說話時眼裏流露出自豪。   後來,我們又談起了老子、孟子和孔子,談得非常開心。很快,我們就成了朋友。   一天,他興奮地告訴我,他有了個中國的女朋友,並拿照片給我看。哇!一個苗條 清秀的大連女孩。好家夥,他真是好福氣。我為他高興,塞給了他一大堆的祝福話,讓他慢慢地去消化。   沃恩喜歡吃中餐。一天中午,公司裏的幾個人一起去中餐館。談話間,他不經意地 提起,他喜歡吃三鮮餡的水餃,我暗暗記在心裏。一個周末,我在廚房裏忙活了幾個小時,精心地包了很多的水餃。周一帶給他。他萬分感激地說,你真是個有心人。他吃得眉開眼笑,像個孩子似的連連用中文說,真香,真好吃。   沃恩屬兔。他的脾氣秉性也很象一隻乖巧的小兔子。去年回國,我特意去工藝美術 店,選了一個玉製的小兔子,送給他。沃恩樂得合不攏嘴,用他長長的手臂給了我一個大擁抱。隨後,一轉身,就衝出公司把小兔子掛到了他心愛的跑車裏。   我們公司有個不成文的規矩,無論誰過生日,公司都要出錢買生日蛋糕,並送一張 由全公司職員簽名的賀卡。我生日的那天,把一塊蛋糕忙乎進肚後,對賀卡並沒有太留意,隨手塞進了手袋。回家後,無意中翻開,一瞧,竟被一個中國簽名吸引住了,端端正正三個字:李小龍。嗬嗬,這個沃恩!我會意地一笑。   沃恩做過海軍,曾飄洋過海,在十幾個國家留下了足跡。一次,他提起九五年在日 本海軍基地發生的三個美國黑人士兵輪奸一個十二歲日本少女的事件。他說,他當時就在那個基地。他聽說後,又氣憤又難過。他每次走在街上,當地人都用鄙視和憎恨的目光看他,那一眼一眼,像一把把刀子剜他的心。   是啊,人類最大的悲哀莫過於被人的曲解。   沃恩天性善良,是個虔誠的基督徒。記得一次,我們公司的停車場,有一隻無家可 歸的小狗,好像還沒滿月。他發現後,二話沒說,就抱回了家。   因為有了沃恩這個朋友,使我以前存留的對黑人的種種偏見也逐漸消除了。我現在 可以完全站在一個黑人的角度和立場去分析和看待周圍的事物。我意識到,黑人,也和白人、黃人、紅人一樣,應該是平等的,沒有不同。如果有不同,隻不過是膚色不同而已,正像這個世界上的萬物是由赤橙黃綠青藍紫組成的是同一個道理。   有個會中文的黑人朋友感覺真好。這話我也對沃恩親口說過。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