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好孩子: 女 人 的 鞋

(2004-03-02 18:46:20) 下一個
女 人 的 鞋 ·好孩子·     妻 子 是 個 鞋 迷 。 每 次 逛 店 , 看 見 妻 子 一 頭 紮 進 鞋 店 的 熱 情 , 總 覺 得 男 人 有 時 候 真 不 如 一 雙 鞋 。     不 過 , 請 別 誤 會 我 的 意 思 。 我 說 這 話 絕 無 抱 怨 的 成 分 。 如 果 說 眼 睛 是 心 靈 的 窗 戶 , 那 麽 鞋 便 是 女 人 靈 魂 的 門 。     如 今 , 這 門 就 在 我 眼 前 。 我 有 很 好 的 機 會 穿 過 這 道 門 , 走 進 另 一 世 界 。     我 曾 無 數 次 看 著 妻 子 將 壁 櫥 裏 的 那 些 新 鞋 舊 履 一 雙 雙 穿 上 , 然 後 在 狹 小 的 屋 子 裏 走 來 走 去 。 其 神 情 如 在 荒 野 大 漠 中 獨 步 遠 行 ; 如 弘 一 法 師 的 話 , “ 悲 欣 交 集 ” 。     鞋 在 壁 櫥 裏 一 天 天 多 起 來 。 它 們 來 自 各 個 地 方 。 先 時 最 多 的 是 從 中 國 來 , 那 些 國 產 的 各 式 皮 鞋 , 帶 著 共 和 國 的 商 標 和 劣 質 鞋 帶 搭 扣 , 很 快 被 蒙 上 厚 厚 的 塵 土 。 然 後 一 雙 雙 被 送 的 送 , 丟 的 丟 , 不 知 去 向 。 剩 下 的 和 新 買 的 來 自 美 國 、 英 國 、 西 班 牙 、 意 大 利 、 巴 西 , 擠 擠 挨 挨 在 一 起 等 待 有 一 天 跟 著 主 人 做 一 次 也 許 並 不 太 長 的 旅 行 。     妻 子 愛 鞋 , 但 不 愛 有 跟 的 鞋 , 更 不 愛 高 跟 的 。 理 由 很 簡 單 : 有 跟 的 穿 起 來 不 舒 服 。 但 隨 著 歲 數 增 長 , 也 曾 多 次 嚐 試 買 雙 有 跟 的 鞋 穿 穿 。 但 每 次 去 鞋 店 總 在 那 些 高 跟 鞋 前 來 回 徘 徊 , 躊 躇 而 不 能 決 定 , 如 托 終 身 。     一 次 , 在 一 家 城 外 兩 個 小 時 遠 的 意 大 利 鞋 專 買 店 , 她 一 眼 看 上 一 雙 白 色 小 羊 皮 涼 鞋 , 其 款 式 妻 子 已 在 我 麵 前 描 繪 過 多 次 。 看 著 她 拿 在 手 裏 , 左 右 翻 看 摩 挲 , 不 能 釋 手 。 然 後 穿 上 , 走 幾 步 , 但 最 後 終 於 被 放 回 鞋 架 , 原 因 還 是 因 為 不 是 平 底 。     以 後 發 現 , 象 大 多 數 的 女 人 一 樣 , 妻 子 雖 說 愛 鞋 如 命 , 但 不 喜 穿 鞋 , 在 家 如 有 人 則 穿 拖 鞋 , 無 人 而 地 板 幹 淨 則 更 愛 光 腳 著 地 。     妻 子 唯 有 一 雙 從 國 內 帶 來 的 拖 鞋 。 全 紅 色 的 鞋 底 鞋 幫 , 柔 綿 襯 裏 , 鞋 麵 上 繡 著 黃 身 翠 翅 的 鳳 凰 , 淩 淩 然 作 欲 飛 狀 。 拖 鞋 放 在 靠 門 的 走 道 邊 , 進 屋 就 能 換 上 。 這 鞋 跟 隨 妻 子 多 年 。 妻 子 愛 之 切 切 , 我 也 喜 歡 。 如 今 鞋 在 人 去 。 妻 子 已 振 翅 飛 遠 。     以 後 我 便 時 常 注 意 女 人 的 鞋 , 並 常 想 , 要 是 一 個 男 人 有 一 天 真 正 讀 懂 了 女 人 的 鞋 , 他 也 許 也 就 讀 懂 女 人 了 。 然 而 這 並 不 容 易 。     女 人 的 鞋 你 得 低 頭 才 能 看 見 。 而 在 從 前 即 使 你 低 頭 也 未 必 能 見 著 : 它 們 藏 在 拖 地 的 長 裙 的 黑 暗 裏 , 經 過 了 多 少 世 紀 才 從 黑 暗 中 出 來 , 象 一 艘 落 帆 靠 岸 的 船 , 一 輛 斷 軸 泊 路 的 車 , 一 隻 疲 憊 棲 枝 的 鳥 。     然 後 , 它 們 從 長 裙 中 出 來 , 又 走 進 了 逼 窄 的 壁 櫥 , 在 時 間 悠 悠 的 港 灣 裏 等 待 啟 錨 , 去 作 更 遠 的 航 行 ; 或 側 耳 傾 聽 遙 遠 的 舞 曲 穿 過 灰 暗 的 厚 厚 的 歲 月 之 門 。     然 後 , 走 出 黑 暗 , 跳 一 曲 布 魯 斯 舞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