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小風:濃濃的咖啡香

(2004-02-12 15:56:46) 下一個
濃濃的咖啡香 小風 早上上班時總愛到星巴克停留一下,買一杯咖啡開始我一天的生活。好像清晨隻有聞到星巴克裏麵一股沁人心肺的咖啡香味後才會讓我這個夜貓子真正從夢中清醒。咖啡的香不似茶香,茶香得清淡,如小家碧玉般的含蓄;咖啡香得濃鬱,帶著楊貴妃似的豔麗和吉普賽女子的奔放。每次走進咖啡屋我都要先深深的吸一口氣,貪婪到想把店中彌漫的香氣全部吸入到我的身體裏麵。一直想如果有個口袋把裏麵的香味裝起來留著一天慢慢享受就好了。常有好心的人勸我少喝咖啡,說咖啡有損皮膚的健康。我愛美,隻是在熊掌與魚翅不可皆得之下我選擇了咖啡。因為我不單單迷戀咖啡的香濃,我更留戀我愛上咖啡的一段小小的經曆。 和咖啡結緣是與一家舊書店有關。初到美國生活拮據,閑來沒有足夠的經濟實力外出旅遊,節假日隻好在居住的城內四處逛逛。有一天開車在一條小巷口迷了路,正在尋思該往哪個方向作轉彎,看見路邊有個舊書店的廣告牌,箭頭就指著路邊的一座古老的小樓。在國內凡是路過新華書店都會進去轉一轉,覓幾本自己喜歡的書籍。到了美國,逛書店的興致不減,隻是美國的書價昂貴得嚇人,有時看中一本喜愛的書,上麵的價格貴到是我們一個月的夥食費用。曾聽朋友提及過舊書店,說在那裏偶爾能覓到一些價格便宜的好書,隻是我一直沒有去找過這樣的書店。這次迷路而巧遇一家舊書店自然不想放棄機會,索性停下了車。舊書店的外表很象是一處私人的住宅,一幢小小的兩層樓房,房子的兩側從下到上已經被爬山虎一類的綠色植物所蓋滿,門口除了那塊招牌之外沒有任何的裝飾,毫無商業的氣息。如果不是為了找路四處張望,相信平常我一定會忽視它的存在。 門邊玻璃窗上掛著正在營業的牌子,於是我推門而入。書店不大,裏麵的光線有些暗淡。裏外共有兩間,站在大門口可以一直看到裏屋和屋外的一個大院子。裏麵臨窗處擺著一張巨大的桌子,一個中年人正憑窗而讀。窗外的院中是一片綠得發亮的草坪和幾棵檸檬樹。跨進書店那一刻就有一陣濃濃的咖啡香撲鼻而來,好香啊,我驚歎。環顧書店四周,隻見兩麵靠牆的是一排排又高又大的書架,幾乎從地麵一直升到天花板,每一麵都有一把可以移動的大梯子,大概是用來給客人查閱書架上層的書籍。對著大門的那一麵放了一張咖啡桌,上麵擺著咖啡壺,紙杯子之類的用品,牆上貼著張紙條,上麵寫著“HELP YOURSELF”(請隨用)。窗邊看書的中年人見我進門,走出來和我打了個招呼,告訴我如果需要幫忙找他就是,隨後便又坐回窗邊看他的書了。我猜他是這家書店的服務員,與眾不同的是他在招呼客人的同時還能逍遙的坐著看書。我朝裏望了一眼,看見還有兩個人正席地而坐在那裏翻書閱讀。我拿了半杯咖啡便從外麵的書架開始瀏覽,書籍似乎都是與文學曆史音樂有關,雖說是舊書店,大部分的書籍都保存得很新。看看書本上的價格確實比一般的書店要便宜一半,但仍不是我當時能夠支付的。我慢慢的從外間轉到裏麵,翻閱了一圈也沒有找到合適價格的書本,看著手中的咖啡想想白喝了咖啡不買書籍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實在囊中羞澀。幸好那個服務員一直專心致誌的在看書,我匆匆的“逃”出了書店。 不知是何緣故,我對那舊書店有些念念不忘起來,總覺得那書店有一種特別的吸引力在招呼我,應該不是因為白喝了咖啡沒有買書的那份歉疚感吧。許多大的食品店都有提供免費品嚐各類食品飲料的服務,我也曾多次嚐過,從來都是心安理得,這是經營者吸引顧客的手段之一。隻是那陳舊的書屋,香濃的咖啡,和那個坐著看書的服務員總在我的眼前晃動。想起爸爸快過六十大壽了,還沒有選好禮物,不如再到那書屋轉轉。於是趁禮拜二打工休息的下午又一次來到書店。 進門看見上次那個服務員依舊坐在臨窗的大書桌前看書,店內除了飄逸著濃濃的咖啡香氣外又聽見從裏間傳出莫紮特悠揚的鋼琴協奏曲。自從來美後忙於生計很少有心情有時間去欣賞音樂,聽到自己喜愛的音樂在這裏傳出不禁對這書屋又多了一份好感。我象老主顧似的先倒了杯咖啡在手,那看書的服務員見我熟門熟路隻對我點點頭也就沒有過來打招呼。我仍從外間開始搜尋,在人物傳記的一欄中見到一本厚厚的“哈代傳”,抽出來翻了翻見除了封麵有一點斑跡,裏麵還很新也沒有任何的塗劃。爸爸一直在尋找一本關於哈代的傳記,正好買來送他作為生日禮物,看看價格有些超出我的預計,但對這個小店的好感也不容我變得太吝嗇。我拿了書走到那在看書的服務員前去付款,他接過,看看書名,問我是否很喜歡哈代。我說這是送我父親的生日禮物,父親喜歡哈代,我隻看過哈代的一兩篇小說。他對著那書凝視了一會,向我說這是再好不過的生日禮物了。他閱讀過這本書,裏麵記載著哈代十分詳細的生平紀事,我父親收到這書一定會很高興的。我謝過他,又和他聊了一會。他說他是這家店的主人,歡迎我以後常去他那裏。我說難怪你不怕被解雇而逍遙自在的坐著看書卻不去招呼客人。我告訴他我很喜歡他店中的氣氛 --香濃的咖啡和清新的莫紮特音樂讓這個小小的書屋充滿了獨特的溫馨。他對我笑笑,說書籍,音樂和咖啡是他一生的鍾愛。 以後我如有空閑便去那舊書店消磨時間,喝上一杯咖啡,也學會了象其它顧客那樣席地而坐翻看一會喜歡的書籍。慢慢的發現那書屋的顧客們也都是些常客,而且都與我一樣看的多買的少,書店的主人偶爾和大家聊上幾句,大部分時間他都是坐在那張臨窗的桌前看書。我曾經為他書店的生意擔心過,但每次去他那裏,見他埋頭於書本中的那份安寧,我笑我自己是多麽的愚蠢。畢竟現代社會不是什麽世外桃源,當一個人能天天置身在自己鍾愛的環境中而不用擔心經濟來源,想他一定有他的安排。 後來搬家換了好幾個城市,一直沒有找到一家可以同那小書屋媲美的書店。常去的那幾家連鎖書店裏麵裝修得既美觀又明亮,買上一杯咖啡也能讓我坐上半天,但總覺得沒有那舊書屋來的可愛。我慶幸在最辛苦的幾年中曾有那麽一個簡陋而安靜的小書屋給我提供咖啡和無盡的書籍使我隨時可以聊以輕鬆。心中一直有個願望,以後有機會回到那裏一定要再去看看那書店,謝謝店主人和他的免費咖啡。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