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我的靈魂遊蕩在兩個男人之間

(2004-02-11 11:42:13) 下一個
我的靈魂遊蕩在兩個男人之間 愛情海的珍珠 一、  “叮冬,叮冬……”門鈴有規律地響起來。   我艱難地睜開了眼,才中午12點鍾,誰會在這時候來敲門呀?準是樓下的哪個女孩忘了帶鑰匙。 睡意蒙朧中,我隨手拿起一件真絲晨褸鬆鬆垮垮地披上,懶洋洋地走下樓去。 自從老公回國後,我就把時差調整到了中國時間,每天晚上上網聊聊天,看看小說,一直要到早晨八九點才開始上床睡覺。 因為我無需為生計奔波,老公在臨走之前已經為我安排好了一切。一幢帶前後兩個大花園的洋房,一個足以讓我吃穿不愁的銀行戶頭。甚至擔心我一個人住不安全和寂寞,他還找來了幾個女留學生做房客,把樓下的房間都租了出去。一切妥當後,他又馬不停蹄地回中國,繼續在他的IT行業中廝殺拚鬥去了。 中國容易賺錢,加拿大適合生活。這是老公一貫的主張。 確實這樣,短短的數年間,老公憑著自己精明的頭腦,很快在IT行業中占有一席之地。接著,他又迅速地替我辦理了移民手續,讓我在加拿大悠閑自在地等待拿身份。以他的理論來說,他負責掙足下半輩子的生活費,我負責在加拿大弄到身份,最重要的是,他認為今後,我們的孩子再也不用象他那樣在中國參與激烈的人才競爭了,而且還省了一大筆的留學費用,何樂而不為呢? 這個男人,從我認識他的那一天起,就注定要成為我生命的主宰。初次見麵,他就自信地對我說:“你不用再選擇了,眼前就有一位最優秀的丈夫人選。相信我,雖然我現在一無所有,給我五年,五年的時間我會為你創造一切。”就為他這一句話,我義無反顧地愛上了他。大概受了愛情小說的影響,我理想中的丈夫人選應該就是這樣充滿自信的、又有點霸道的男人。 時間證明了一切,他確實很快兌現了他的承諾,給了我一個非常comfortable的生活。最難得的是,他也真心實意地愛著我。雖然因為生意的關係,我們總是聚少離多,雖然他的身邊總有著形形色色的女性工作夥伴,但他從來沒有把注意力放在任何一個女人身上。他隻是拚命地掙錢,拚命地工作,他希望盡快地達到自己的奮鬥目標,然後優閑地和我過完下半輩子。 麵對這樣的男人,還有什麽苛求地呢?就象現在,雖然我極不願一個人孤獨地生活在異國他鄉,但看到老公眼中散發出的雄心勃勃,我還是硬生生地把挽留的話咽了回去。自己老公的自己心中有數,他什麽都好,就是太霸道了,決定的事是沒有人能更改的。 所以我還是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微笑著送走了老公。 轉眼間大半年過去了,思念已經變成了一種無可奈何。所以我隻能找著各種方式來打發時間。好在樓下的幾個女孩一有空就陪我逛逛街、聊聊天,大家都相處地象一家人,多多少少讓我減輕了些許homesick。 就象今天,準是哪個冒失鬼又忘了帶鑰匙。想著開門後她們一臉故作無奈的樣子,我就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 “以後不帶鑰匙就不能進來了,不準打擾我休息。”我邊開門,邊故作生氣地嚷嚷著。 “對不起,請問LISA女士在嗎?”門外傳來一聲磁性的男中音。 抬頭看去,門口站著一個好高大的男孩,古銅色的皮膚,筆挺的鼻梁上駕著一副淡藍色的墨鏡,非常的帥。 他也正用一種驚訝地眼神看著我。 “我就是,請問你是哪一位?”我下意識地拉緊了睡袍的衣領。 “你好,你是LISA……女士?天呀,我簡直不敢相信,對不起,我以為是一位老太太,沒想到你這麽年輕。允許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SUMIT KUMAR,JAMES先生的朋友,他說你能暫時租給我一個月房子。原諒我沒在來之前先給你打個電話,但我真的非常需要它,因為我們宿舍的房子在重新裝修,我已經無家可歸了,所以今天我可以忙上搬來嗎?” “Oh, my god!”我低聲慘叫一聲。JAMES這家夥,搞什麽鬼,居然拉了個老外來,而且還是個男人,那多不方便! “不行,我得找他,讓他來解決這個難題。”我邊暗自思量著,邊迅速地對門外的男孩說:“對不起,請先在門外等一下,讓我換件衣服。” 接著我迅速跑回臥室,一邊忙著換衣服,一邊不停地撥著電話。 該死的JAMES,居然不接電話,電話那頭不停地重複著“你好,我是JAMES,我現在不能接聽你的電話,請給我留下你的電話,我會及時回電的,HAVE A GOOD DAY。” “HAVE A GOOD DAY 個頭。”我低聲詛咒著。 再次打開門。那個高大的家夥筆直地站在門口。 “請進吧,我想我們需要談談。可能我們有誤會了。”我用不太熟練地英語解釋著:“我想JAMES搞錯了,我從不把房子租給異性,因為我們這邊住的都是女孩子,我想你住進來不太方便。” “沒關係,我不會介意的,再說我不會給你帶來任何麻煩的。最重要的是,我目前確實非常需要它,一個月,隻一個月我就會搬走的。”男孩顯然沒有聽懂我在婉拒他。 我那些少得可憐的英語,與他越解釋越混。算了吧,就一個月的時間,看看他的樣子也不象壞人。再說了答應的事總不能就這樣出而反而吧,當初JAMES也幫了我那麽多忙,我總不能不給他點麵子吧。我心裏盤算了一下:“那好吧,你今天就可以搬進來了。” “Oh, thanks ,thanks a lot , you are really my angel.”男孩得意忘形地嚷著。深藍色的眼睛中折射出動人的光芒。竟是非常的誘人! 二、 再次見到SUMIT KUMAR的時候,已經接近黃昏了。JAMES也打來了無數個電話,再三地向我道歉。並簡單的向我介紹了他的情況。原來這個男孩已經有27歲了,是在多大讀計算機碩士,來自印度,是個混血兒,母親是印度人,父親是英國人。難怪他的皮膚要比平常的白人黑一點,但卻有一雙印度人沒有的藍眼睛。。 待他一切整理停頓,已是午夜時分。而我也進入了一天中最精神的時候,正暢遊在網絡的世界裏。 不知什麽時候,突然聞到廚房飄來的陣陣香味,在這夜深人靜時分分外的清晰。一時間我覺得自己饑火難忍,忍不住想去廚房找點東西。 廚房裏竟沒有開燈,而我的那位新房客正在燭光中盡情地享受著他的咖哩飯。 看見我,他帶著些許不安,抱歉地說:“對不起,我打擾你了嗎。” “沒關係,是廚房裏的香味把我吸引了,我來找點東西吃。”我坦白地解釋著。 突然,他笑了,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如陽光般的燦爛,“如果不介意的話,想不想嚐嚐我的咖哩飯?” “可以嗎?”我忍不住露出了饞貓的本性。 他微笑著站起來,替我挪動椅子,“為我年輕漂亮的女房東效勞,是我的榮幸。坐吧,來嚐嚐我的手藝。” 噴香的咖哩飯深深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開始毫不客氣地對付著麵前的美味。直到最後一粒米飯被我咽下去,我才發現對麵有一雙深藍的眼睛嬉笑地注視著我。我頓時為自己有些粗魯的吃相感到尷尬,臉刷地一下紅了起來,好在沒有開燈,在燭光的映襯下不至於特別的顯眼。 “對不起,你做的飯實在太好吃了……是不是我的吃相很難看,讓你見笑了。”一緊張,我的英語又變得結結巴巴。 “不,我隻是覺得你吃飯的樣子,就象個餓了好久的小女孩,好可愛。真的,LISA,你真的很可愛!”男孩極富磁性的聲音再次在耳邊響起,竟讓我的心怦然直跳。 我跳避似地站了起來,迅速地說:“謝謝你的誇獎以及你的美食,我想我該回房了。晚安!” 回到臥室,看著自己依舊泛紅的臉頰,我重重地摔了一下頭,天哪,我到底在做什麽?怎麽居然象一個初涉塵事的小女孩,沉浸在別人的甜言蜜語中不能自撥。 三、 SUMIT的入住,讓我們這棟原本清一色隻有女性的房子開始變得熱鬧起來。樓下的幾個女孩很快的被這位帥哥所吸引,到樓上來的比率明顯增加。她們時不時地找著各種借口,到上麵來做飯。 每到黃昏時分,整個屋子就會充滿了歡笑聲和菜香味,這棟原本悄然無聲的房子開始有了家的感覺,非常溫馨。 SUMIT似乎對做菜很有研究,每天都能做出非常美味的菜肴,有時是西餐,有時是印度菜,總是很誘人。惹得樓下的幾個女孩在樓上樓下穿梭著,不停地圍著他們心目中的帥哥問這問那,然後又為他的菜拍案叫絕。 而每到這個時候,我總會迅速地為自己煮上一碗泡麵,然後知趣的退出,悄悄地躲在房間,分享他們的快樂。 SUMIT也總會在我離開的刹那,有意無意地問上一句:“LISA,要上網嗎,為什麽不在這兒吃飯?” 而我總是含含糊糊地找著各種借口,迅速地離開。 因為我知道,小女孩所擁有的那種興奮和期待早已離我遠去。為人婦,所應該做的事是把一顆心牢牢地係在老公身上。 而老公卻越來越忙了。剛剛接手了兩家上市公司的係統更換,他每天在中國的十多個城市間飛來飛去,網上早已消失了他的蹤影。越洋電話打過去,也總是他的秘書非常抱歉地問我需不需要轉達什麽話。雖然每次老公總是盡可能地給我回電,但通話時間卻越來越短。 我不怪他,因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為了我們的未來。更何況嫁作商人婦,本身就意味著要忍受寂寞。 四、 既然網上沒有值得我等待的人,我開始對上網失去了興趣。但這麽些日子以來的日夜顛倒,已讓我無法在深夜入睡。 為了打發時間,我借來了大量的影碟,一本接一本,通宵觀看。 說實話,自從SUMIT來了以後,我覺得安全多了,再也不怕夜間在房子裏走動。後來索性就在客廳的沙發上放了個枕頭和一條毛毯。看得累了,有時會在沙發上沉沉睡去。 那天午夜,我正在看一本美國的言情片“A WALK TO REMEBER”,看到女主角最終被病魔奪去生命,一時竟悲從心起,唏噓不已。正想找些餐巾紙來拭淚,不經意抬頭一看,屏幕被一個高大的身影擋住了。SUMIT正拿著紙巾盒,用一種奇特的眼光注視著我。 “對不起,是我吵醒你了嗎?”我邊抽噎著,邊道歉著。 “是呀,你的哭聲快要驚動整個屋子裏的人了。小女人,這是電影,不是真實的,為什麽會哭得那麽傷心?”SUMIT邊說著邊移開了我的毯子,坐了下來。 “但電影是來自生活的,更何況,那個女孩死了,太可惜了。”我不服氣地辯論到。 SUMIT再次深深地注視著我,沉默了片刻,然後悄然地歎了口氣,“LISA,到底哪個是真實的你,白天的你很理性,甚至成熟的可怕;一旦到了晚上,你卻變成了一個單純、無助的小女孩,偷偷地出來找東西吃,偷偷地躲在角落哭泣。” “LISA,如果你有什麽心事或者煩惱,可以對我說嗎?我可以做為你的傾聽者,真的,我們可以用一種朋友對朋友的方式交談。” 淚眼蒙朧中,我再次抬起頭,遇到的是一對真誠的眼眸,在熒光屏的折射下,深邃無比。 於是,我們開始各自暢談起自己的家庭,事業,感情以及一切的一切……   那一夜,我們一直談到東方破曉。 五、 接下來的日子裏,我和SUMIT自然而然地成為了朋友。 因為熟悉了,他開始報怨我的飲食,自作主張地把我的方便麵全部扔了,然後又拉著我去超市采購了滿滿一冰箱的食物。 於是,在以後的很多個黃昏時分,我們常常聚在廚房裏,一邊幹著活,一邊聊著一天的所見所聞。昏黃的燈光下,我負責洗滌,他負責烹飪,然後一起坐在餐桌前享受美味。這是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新鮮感覺。SUMIT讓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廚房的可愛。想想以前,我和老公要麽在外麵吃飯,要麽叫外賣。即使自己做,也隻有我一個人在裏麵孤軍奮戰,老公總是在飯菜擺上桌的霎那,及時的出現,然後恭維地說:“老婆大人,辛苦了。”直到他風卷殘食後,他又及時地消失,留下我一個人繼續在裏麵收拾殘局。 不知不覺中,一個月已迅速過去。SUMIT竟在租金到期的最後一天,對我宣布,他決定要長期住下去。 我被他的自作主張搞得涕笑皆非。但經不住他的肯求,最後還是決定租給他,並且主動給他的房租下降一點(因為第一月是狠狠地敲了他一筆)。 我們相處的時間開始越來越長。 在SUMIT沒有課的時候,他常常會開著車子帶我隨處逛,讓我了解和認識加拿大的文化,於是,大街小巷到處留下了我們的足跡。 或者我們會在下雨天,各自拿著本書,倦縮在沙發裏靜靜地看上一整天。 晚上,我們又會常常不約而同地到客廳看GREAT MOVIE……   雖然我們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但我始終沒有把新房客的事對老公說起,或許是怕他擔心或瞎猜,或許是因為別的什麽原因吧,誰知道呢? 六、 接到了老公的來電。剛剛參加完優秀青年企業家頒獎大會的他,似乎意猶未盡,他在電話那頭熱烈地向我介紹著他的計劃,他的目標。一向是他忠心聽眾的我,突然有些心不在焉起來。   老公似乎覺察到了我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關切地問我:“雪柔,你有什麽心事嗎?怎麽不聽我講呀?”  “沒有,沒有什麽。我一切都好,你繼續說。”我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心虛,本來想對他說新房客的事,話到嘴邊又生生地咽了回去。  “那就好。不過我倒有件事跟你商量一下。我想八月份我不能過來了,因為最近的生意特別多,我實在抽不出時間。而且你也不用回來了,因為我也沒有時間陪你。我看你還是去參加一個旅行團,到溫哥華或加東幾個城市去遊玩遊玩吧。好嗎,雪柔?”老公用征詢的口氣問著我。  “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我還有什麽可說的呢?好吧,我一切都隨你。”我無可奈何的回答著。   “別這樣嗎,雪柔,想想我們的未來,我們暫時的犧牲算什麽。好了,再讓我奮鬥幾年,以後呀,我天天陪著你,一直到老,好嗎?”   哎,我無聲地歎了口氣。這個男人呀,他總是能把我的心抓得牢牢的。一切事都有他決定,卻又讓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接受。 掛完電話,我的心中卻失望地利害。這一來,我又得半年才能見到他的麵。 何時我們才能真正地呆在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呢? 不知不覺中,我深深地把自己蜷縮在沙發裏,而思緒也隨之漫無邊際地飄散開來。 回憶象泛濫的潮水,不斷地從我胸中湧出。我憶起了與老公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想起了還是窮學生的我們在冬日街頭喝羊湯,吃大排檔的情景;想起了剛工作時,還是男朋友的老公傾其所有,給我買定情戒指的情景;想起了我們在黃山腳下的情人穀中鎖同心鎖的情景,想起了我們在香港的富人區參觀時,老公立下的豪言壯語;想起了…… 我臉上的表情也隨著不同的回憶不停地變換著,時而歡笑,時而皺眉,時而淚眼迷蒙……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當我從不著邊際的胡思亂想中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卻遇到了那雙深藍色的眼睛。SUMIT正斜斜地倚在客廳的柱子上注視著我,一身米色係列的打扮,讓人覺得非常舒服。 “Oh,my god, SUMIT,你站在那兒有多久了,有事嗎?”我局促不安地打著招呼。 “不長也不短,但足以讓我欣賞到一個在夢境中神遊的小女人的種種神態。”SUMIT懶洋洋地走過來,在我的對麵坐下,把他修長的腿斜斜地擱在沙發扶手上,然後將一隻手撐著下巴。繼續玩味地注視著我。 “LISA,你很愛你丈夫嗎?他真的值得你那麽苦惱嗎?”SUMIT突然一本 本正經地問著我。 “那還用說,他是我的丈夫。你難道對他感興趣?”我頓時有一種被人偷窺心理的懊惱。 “不,確切地說,我對你感興趣。這些日子以來的相處,我始終覺得你就象一個不慎掉落到人間的天使,有著無數個不同的側麵,讓人捉摸不定。特別是你神遊的時候,那種無助的樣子讓每一個男人都想把你擁在懷裏,好好的安慰你。包括我。”SUMIT一字一句清晰地向我表達著他的感情。 我不由得抬頭看過去,那雙深藍的眼睛開始折射出異樣的光芒,那麽強烈,強烈地足以把我燃燒起來。 天哪,我的臉又一次不由自主地泛起紅潮,眼睛也變得朦朧起來。 我不等他說下去,重重地摔了一下頭,然後飛似地逃進了臥室,再也沒有出來過。 那一天,我呆呆地坐在梳妝台前,從日落到天明…… 七、 我和SUMIT的關係開始變得微妙起來。他越來越直率地表達他的感情。例如那天我在廚房裏洗菜,一轉身就看到這家夥倚在門框上,癡癡地注視著我,然後莫名其妙地對我說:“我真的非常羨慕你的丈夫,甚至有點嫉妒。?你柔順的頭發,你不加任何修飾的臉蛋,你纖細的背影,無一不是那麽的美妙。我真想擁有你。” 我的笑容再一次在臉上僵化,處了逃,我還能怎麽辦呢? 但是一到臥室,我又會忍不住地想他,滿腦子都是他的眼睛,深藍深藍的,揮之不去,散不開來。 這些日子以來,我其實一直在欺騙自己,什麽朋友,我發現自己其實已經不能自撥地愛上了這個來自印度的男孩。象個初戀少女那樣,他的一舉一動無不牽引著我的神經。 而每次當我把視線移到桌上老公的照片的時候,,內心的罪惡感就會越來越強烈,直到把我打入萬劫不赴的地獄。 兩種情感不斷地在我在體內交替著折磨我,讓我的精神亢奮到無法合眼。 我該怎麽辦,我該怎麽辦。我一次又一次地責問著自己。 為了消除心中的罪惡感,我開始不斷地給老公打電話。常常會在掛電話的霎那,不斷地對老公說:“我愛你,我想你,我要吻你。”然後又語無倫次地問著:“老公,你愛我嗎,你想我嗎,吻我吧。” 老公顯然沒有注意到我的異態,依然象哄小孩子似的哄我:“傻丫頭,我當然愛你了,不要胡思亂想,多出去走走,多買些衣服,不要替我省錢。再堅持一下,我們很快就能見麵了。” 每次聽到這些,我的淚水就會止不住地流淌下來。我不斷地詛咒著自己,我是個不可饒恕的小蕩婦。居然享受著老公所創造的一切,心裏卻愛著別人。 但是每次看到那雙深藍色的眼眸,我的心又悸動不已。 老天呀,難道一個女人不能同時愛上兩個男人嗎? 我的靈魂在兩個男人之間徘徊著,遊蕩著…… 八、 我和SUMIT已經有一個多星期沒有單獨接觸了。那天晚上,我聽見他進入了自己的臥室,便開始做賊式的出來尋找吃的東西。哪知剛走出臥室,那家夥也箭似衝了出來。他氣急敗壞地對我吼著:“蠢女人,躲避不是辦法,你瞧你把自己搞成什麽樣了,瘦得可怕。為什麽要折磨自己,難道愛一個人也有錯嗎?” “過來,我們需要談談。”不由分說地,我被他推進了他的臥室。 “SUMIT,不要這樣,不然的話,我要報警了。”我驚慌失措地說著。 “可以,隨你便。但一定要讓我說完這些話。” “LISA,我知道這是不對的,不論在你的國家還是我的國家,我不應該愛上一個有夫之婦。我也試著用友誼來掩飾它,但是沒有用,真的……”SUMIT緩和了一下口氣,懊惱地說到,“從見到你的第一麵起,我就不能自撥地愛上了你。我不知道該怎麽辦,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麽辦?”SUMIT突然轉過身,將頭重重地敲打著牆,一遍又一遍,象一把鐵錘,重重地錘打在我的心口,一遍又一遍。 我的淚水如泉水般地湧出,我不能自己地上前抱住了他的後背,語無倫次地說著,“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SUMIT突然轉過身,用他那堅定的雙手把我的臉輕輕地捧起。在我還有沒 意識到什麽的時候,他的雙唇如雨點般地落在我的臉頰上,眼睛上,他不停地吮吸著我的淚水,輕柔地說著:“that’s ok,that’s, baby,don’t cry, don’t cry……” 然後他的雙唇順著我的臉頰溫存地落在我的雙唇上,我不由自主地把雙臂圈住他的脖子,迎合著他。他急切地把舌頭伸入我的口中,與我的相纏在一起。我們的身體開始燃燒起來,我情不自禁地發出低低的呻吟。那聲音似乎感染了他。他的呼吸開始變得粗重起來,他的吻變得越來越狂熱,他的手悄然地滑入到我的胸口,輕輕地觸摸著我的敏感部位。一陣陣熱浪自小腹燃起,我的腰不停地扭動著。這一刻,我沒有過去,也不想未來,隻是盡情地享受著,享受著…… SUMIT再次被我的呻吟挑起了欲望。他不停地吻著我的耳垂,不停地呢喃著:“baby, come on, I want to make love with you, come on,baby……” 突然我的身體猛地震了一下,天哪,我在幹嗎,我在和老公以外的男人作愛嗎?一時間,我狠狠地推開了SUMIT,瘋狂地跑回自己的臥室。 欲火在悔恨的淚水中悄然消退。我抬起頭,看見鏡中滿臉春色的自己,狠狠地把手砸鏡麵。血順著鏡子不斷地滑落,淚順著臉頰刷刷地滾落“對不起,SUMIT,對不起,老公……”我一遍遍地懺悔著,直到精疲力竭,直到沉沉地睡去…… 九、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手上包紮著層層的白紗。SUMIT正站在窗前,呆呆地出神。他的背影顯得異常高大,異常蕭瑟。聽到響動,他飛快地走過來。雙膝跪的床前,焦急地對我說:“baby,一切都是我的錯,一切都是我的錯。求你不要傷害自己。我收回昨天所說的話,不再要求你什麽。隻要能看著你平安。答應我,快答應我,千萬不要傷害自己。” 淚水再一次地噴湧而出,我無助地哽咽著,“不是你的錯,SUMIT,錯就錯在我們相識在不對的時間和不對的地方……” “還君明珠妾有淚,恨不逢君未嫁時”我反反複複地念著這句古詩,一遍又一遍…… SUMIT似乎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他輕輕地握起我受傷的手,不停地輕吻著,然後兩行清淚從深藍色的眼眸中緩緩地流了出來,猶如一潭碧水,足以溺死我。 天哪,我不仍再看那雙誘人的藍眼睛,悄然地轉過頭去,無聲地抽噎著…… 半個月後,我的手已全愈。老公不清楚怎麽回事,隻知道我的手被玻璃嚴重割傷,因此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準備飛來看我。雖然我一再向他解釋沒什麽,不用來了,但他還是決定來一趟。 就在老公要回來的那天,SUMIT卻悄然無聲地走了。他在餐桌上留下了一封信,信中說:既然失去了我,這個城市對他也說已毫無意義。所以他早已辦好了轉學的手續,就在今天飛往新的學校。他還說既然我們在世間無法相愛,那麽就讓我們以後到天堂去相會吧。最後他請我將信看過以後就撕毀,讓我把他當作生命中的一個小插曲,不要讓他成為我婚姻的障礙。 SUMIT,我在心中無聲地呼喚著。 我知道,從此在我心中的某一個角落,一個來自印度的叫SUMIT的名字將在那兒生根發芽,直到我死去…… 熙熙攘攘地飛機場,老公乘坐AIR CANADA正平穩地降落在飛機跑道上。不久,那個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簾。 一時之間,許多的往事湧上心頭。淚水象斷了線地珍珠,不停地滾落下來。 靠在老公的臂彎裏,我依然不能自已地流著眼。 老公毫不知情地安慰著我:“傻丫頭,我來了,你怎麽還哭呀?” “是的,你總算來了。”我長長地舒了口氣,眼睛卻越過老公的肩頭,悄然無聲地注視著一駕駕起飛的飛機,不知道哪一駕上麵坐著SUMIT,他會不會透過機艙看到我,會為我送上真摯的祝福嗎?我胡思亂想著…… ***************************************** 本文係網上文摘.請作者通過E-mail聯係 bmnr@dreamschool.com . 謝謝! 北美女人創作群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