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白雪:我的第二次愛情

(2004-01-15 18:37:04) 下一個
我的第二次愛情 友人 [述] 白雪 [錄] 愛情的火焰在吞噬著我,思念在折磨著我。沒有想到,人到中年,在先生離我而去一年之後,新的愛情是如此強烈的襲來。我不思茶飯,隻想立刻投入他的懷抱。 他的名字叫查理,是美國人,在教會認識的。雖然是中國教會,但許多美國人或是單身,或是有中國妻子的也來。討論的時候分中文組和英文組,我喜歡到英文組。第一次見到查理時感覺就很不一樣,他的眼神和談話好象讓我過了電。我們很自然地聊了起來,並且建立了友誼關係。兩個星期之後,他即將離開。他在南非工作,是回美國來探父母的。他熱愛在南非的工作,憑我的理解,他應該和一些老美喜歡到中國工作一樣。離別前,我們有些難解難分。 我是十幾年前隨先生來美國的。先生的肝髒一直不好,經過幾個月的重病臥床之後,終於去世。他走了,女兒又上了大學,我有說不出的淒涼和孤獨。朋友們勸我再找個男人,我才四十多歲,按說應該有個伴。可是我對誰都產生不了感情,似乎先生把我的心情全部帶走了。查理的出現,給我帶來了一片春天,原來陽光是那樣的明媚! 我和查理用電子郵件頻頻傳書。美國人的性格直率坦誠,他那毫不掩飾的、大膽的袒露和表白,使我的愛情之火熊熊地燃燒起來。 我決定去看查理。夏天,經過了幾天的飛機顛簸之後,我終於來到了他的身邊。他還是那麽英俊,個頭不高但很結實,耐看的笑容裏溢出魅力。我們擁抱在一起熱烈地長吻。 南非的夏天美麗無比。查理開車帶我到茂密的叢林裏去野餐,我們登上了人工搭的小閣樓。他站在我的背後,緊緊地擁抱著我,一起欣賞夕陽的美麗。我的心情蕩漾,仿佛到了人間仙境。 查理為我萬裏迢迢來看他感動不已,我在他眼裏更是加倍可愛。他喜歡聽我說,常常一句平常的話,便引得他開心大笑。他欣賞我的每一個舉動,先是一句讚美,再送來一個熱吻。 和查理在一起,有和我先生在一起時不同的感覺。 先生是比較傳統的中國人,心裏有愛並不掛在嘴邊上。和他生活了二十多年,很少開口說愛我。可是我和其她女性一樣,最喜歡聽“我愛你”三個字。老公不說,就想辦法讓他開口。我說,這樣吧,我先說,你再跟著我說。於是,早晨上班分手之前,我吻他一下,說:“I love you .(我愛你)”。老公說:“Me, too.(我也是)”。他就是不說那三個字。時間長了,我說:“I love you(我愛你)”,他便說:“I love you, too.(我也愛你)”。總是被動式的。後來,他病重臥床,我倍加照顧,他十分感動。我說“我愛你”,他說:“我愛你比你想像的要多得多”。我懂得,他是把愛深深地埋在心底。 查理是熱烈而細膩的。他把我稱作“My Sunshine(我的陽光)”,講話的時候一口一個“Darling(親愛的)”。 他的每一個動作,都讓我感到舒服;每一聲讚美,都讓我心曠神怡。和他在一起,我有了從未有過的體驗。我盡情地說,開懷地笑。他逗我說:“你活像個天真的小姑娘。” 我想到了問他的年齡,憑直感他應該和我的年齡差不多。但他的回答卻讓我凝滯了,原來他隻有三十多歲,比我整整小十二歲。我有點眩暈,這是一天大的玩笑。查理倒表現出毫不在乎,他說:“年齡有什麽關係?隻要我們彼此相愛!” 但無論如何,我像是被霜打了,直發蔫。年齡成為我心中不可抹去的障礙。站在查理的角度上想,覺得他不應該和我發展下去。憑他的條件,可以找一個年齡相當的女孩子,他還沒有結過婚呢。但是查理的態度很堅定。那天,我們一起去教堂,臨走時,在門口和大家一一握手的牧師與我們寒暄之後,說,我給你們講個故事。他講到,昨天他才為一對新婚夫婦主持了婚禮,那位新娘來自美國,和新郎相愛多年,為了愛,她來到了南非。我被牧師的話所震動,查理也句句記在心裏。離開教堂後,查理對我說:“你知道牧師為什麽要給我們講那個故事嗎?是因為他帶來了神的信息,是上帝讓我們走到一起的。”我為查理的的虔誠和愛所感動,兩個人又緊緊地抱在了一起。 兩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我回到了美國,和查理一天通好幾次電子郵件。我總免不了提起年齡問題,但他堅持說,隻愛我一個人,他對別的女人已經失去了興趣。他堅信我們愛情是上帝的旨意。他寫道: My Darling Sunshine, God knows how much I want to be in your arms again. Life is empty without you here by my side. Please marry me. I can't wait to take good care of you and make you the happiest women in the world. Yours Forever. God Bless!! Your Dearest Darling!! 我親愛的陽光: 神知道我是何等地盼望再次投入你的懷抱。沒有你陪伴的日子是那樣的空虛,請你嫁給我。我急切地等待著和你在一起生活,好好地照顧你,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永遠屬於你的。 上帝保佑!! 你最最親愛的人!! 既然查理不在乎年齡,我又何必在乎呢?他那滾燙的話語早已把我心裏的結融化。我開始認真地考慮起和他的婚姻來。 大凡婚姻,都和愛情是兩碼事。愛情是浪漫的、令人心曠神怡的;婚姻是現實的、要麵對油鹽醬醋鍋碗瓢盆的。一想到要結婚,許多問題就來了。查理不願放棄在南非的工作和事業,我必須放棄在美國的一切,去他那裏。我舍得美國而去南非嗎?我的工作不要了嗎?我要遠離女兒嗎? 年輕的時候,我是愛情至上。我愛先生,愛他的帥勁,愛他的才華。可是他年紀輕輕就身體不好,家庭又是“黑五類”。和他談戀愛我父母以及全家人都反對。但是我寧願和家人斷絕關係,也要和他好。最後父母無奈也就同意了。 如今我已過不惑直奔半百,還那麽頭腦發熱嗎?為了對查理的愛情,放棄一切值得嗎?我一遍又一遍地問自己,我對查理的愛到底有多深?對南非那段時光的迷戀,到底是因為對查理的愛,還是那美麗的自然風光令我傾倒? 我向朋友們訴說我的迷茫,請她們幫著出主意。中國圈子裏的朋友大都說去南非不現實。放棄了美國,放棄了工作,放棄了女兒,放棄了退休金,等於放棄了自己的全部。而查理又太年輕,倘若幾年後他移情別戀,那我可就慘不忍睹了。所以,朋友們積極地為我介紹新的男朋友,想讓我把遠在天涯的查理忘掉。 魯克是個大個子美國人,虔誠的基督徒。他對中國文化和中國人有著特別的感情,每星期都到我們教會來。他對中國的曆史能講得頭頭是道,什麽抗日戰爭,蔣介石,毛澤東,中國文化大革命,沒有他不知道的。他不喜歡美國,說美國沒有文化根基。在查經討論的時候,魯克總喜歡和我坐在一起,話也特別多。和別人在一起的時候,他並不大說話。 朋友都看出魯克對我有意思,就慫恿他向我挑明。他真的來求愛了,邀請我去餐館吃飯,給我送玫瑰花。我一邊和他應酬,以便把他和查理作比較。魯克和我同歲,離過婚,比查理老實。他一切都依著我,讓他向東他不向西。他每天給我打電話,說是倘若不打就熬得受不了。按說身材魁梧、留著俊美大胡子的他應該有點兒魅力,,但我一看見他那挺起的肚子便興趣全無。我又觀察了他怎樣過日子,當了半輩子教授,居然連一分錢也沒有存下。最近,他決定辭去工作,去中國教書,機票還需要先賣掉計算機再去買。我雖然有先生留下的一大筆錢,但也不願意找個分文不剩的人過日子。 朋友又介紹了其他人,我全無心見麵。上班再公司也有人追求,卻無法打動我。我的心裏仍然隻有查理。當我減少了電子郵件,查理卻一封封的郵件更加頻繁。話語更加炙熱,烘的我不能自持。 我在計算機芯片製作實驗室工作,有兩位美國同事好友,她們聽了我的故事後,熱烈地發表起看法來。口快的埃米搶著說:“兩個相愛的人就應該走到一起,你有什麽好猶豫的?!整天穿著工作服窩在這裏,過著沒有愛情的日子,好沒意思呀。”有頭腦的森蒂說:“沒有什麽東西比愛情更美好了,找到一個自己愛又愛自己的人不容易。為了這份愛去嫁他,值得。倘若幾年以後你們不再相愛了,你就回美國來呀,到那時你正好享用國家退休金哪!” 一番話,說得我豁然開朗。是啊,愛情是偉大的,擁有它是幸福的,我有什麽理由要放棄它呢? 回到家裏,我打開計算機,給查理發了一封長長的郵件。我告訴他,我是那樣地愛他,我要準備好一切,去南非和他結婚。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