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母子情淡——雍正與生母的關係

  雍正的諸多傳說中,有一個關於逼母傳說。一種說法是:雍正皇帝將十四阿哥允禵召回京城之後,囚禁起來。太後想見允禵,不料雍正因此大怒,拒不接受這種要求。太後連見親生兒子都不得,悲憤之下,撞死在鐵柱上。

  另一種說法是:皇上命令九貝子允禟到西寧去見活佛。太後便說:“何苦如此用心!”皇上聽此言語,臉色頓時沉下來,一句話不說便拂袖而出。太後大怒,撞柱而死。允禟的母親也隨後自縊而亡。

  無論哪一種都可以看出雍正與親生母親烏雅氏關係不好。烏雅氏似乎更偏愛自己的小兒子允禵。同母兄弟為何待遇相差那麽多?

  雍正的母親是烏雅氏,本是護軍參領武威的女兒,是康熙貴妃佟佳氏的貼身侍女。佟佳氏與康熙是表兄妹,康熙十分喜歡她,經常去她所在的景仁宮。一來是因為血緣關係,二來是因為佟佳氏長得與康熙的生母頗為相似。但可能是由於近親的關係,佟佳氏一直未能給康熙生下個兒子,隻有一個女兒,也早早夭折。而烏雅氏卻在一次寵幸之後,肚子就鼓了起來。想念孩子,求子心切的佟佳氏把算盤打到了烏雅氏的肚子上,她提出要撫養烏雅氏的孩子,當時,還僅是一個宮女的烏雅氏又能說什麽呢?

  康熙十七年,烏雅氏生下了胤禛,三個月後,烏雅氏晉為德嬪,離開景仁宮,胤禛卻沒有離開,他留了下來,在佟佳氏的身邊。佟佳氏自從撫養胤禛,著實喜歡上這個養子,把胤禛看成自己的親生兒子一般。康熙年間,皇子們大都交由內務府撫養,隻有胤禛在宮中由佟佳氏親自撫養。胤禛在宮中不但學習文史知識,而且佟佳氏還慢慢地滲透給他一些宮廷故事。等到他年長之時,佟佳氏甚至還有意識地講述一些宮廷內幕,讓胤禛認識到:看似尊貴的王子們處於一個多麽危險的環境之中。這種教育對胤禛一生都十分重要。可以說,沒有佟佳氏就沒有胤禛,而且佟佳氏背後是號稱“佟半朝”的大家族,在宮廷中,在朝堂上的勢力都不可小看,而後來扶助胤禛當上皇帝的大功臣,正是佟佳氏的親哥哥隆科多。胤禛是個明白人,他自然會親近佟佳氏。

  佟佳氏與烏雅氏本情同姐妹,但由於烏雅氏被臨幸而生下了胤禛,升為德嬪,姐妹變成了情敵,生母和養母的矛盾十分大,烏雅氏不願放手胤禛,而佟佳氏越愛胤禛,越不願意讓他見到烏雅氏。她內心深處害怕烏雅氏奪取自己的母愛,當然,她不能做得太過分,在某些場合,烏雅氏還是可以和胤禛見麵說一些悄悄話,在這個時候,烏雅氏便忍不住發泄牢騷,甚至說佟佳氏的壞話,胤禛雖沒當麵否認,但想到佟佳氏對自己的恩情,便覺得生母有些言不符實,這讓烏雅氏很傷心,時間久了,烏雅氏便認為自己的兒子不向著自己,胳膊往外扭,心裏有了疙瘩,而胤禛自己也常常處於矛盾之中。宮中是個極講等級的地方,他因為有佟佳氏這個名位尊崇的養母而被人尊敬,又因為生母烏雅氏出身不好而受到其他皇子的冷眼,他對生母烏雅氏有著天然的親近之情,而佟佳氏的養育之恩和佟半朝的勢力讓他常常又將重心放在養母身上,生母和養母的矛盾,讓胤禛十分為難。

  不久,烏雅氏的第二個兒子胤怍出生,她將對胤禛的愛轉移到胤怍身上,對胤禛更加疏遠。不久,胤怍夭折,而三年後,胤禵出生,烏雅氏決心把他培養成文才武略都十分優秀的人才,來彌補親生兒子胤禛背叛自己的心理失衡。宮中的生活,鍛煉了胤禛,讓他明白後台的重要。他明白了佟佳氏不讓自己親近烏雅氏的苦心,為自己拉攏佟家人的深謀遠略,他對烏雅氏更加生分,形同陌路,而烏雅氏與大兒子的冷淡,直接影響了小兒子與大兒子的感情。在胤禵內心深處一直對胤禛有一種敵視的態度,從來都不站在一條線上,甚至在關鍵時候,兄弟反目為仇。

  在九王爭位的時候,烏雅氏毫不猶豫地偏向了胤禛。一次,胤禛的那拉氏從宮中回來對胤禛說:“聽人說皇上最近常和德妃(也就是胤禛的親媽)見麵,而聽和妃說,德妃經常為十四阿哥活動,而皇上也對他似乎很重視。”話沒說完,“啪”的一聲,胤禛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在房間裏來回地走,氣憤地說:“本王也是她的親骨肉,她好偏心!”然後,她突然停了下來,對那拉氏說:“你下午再到宮中去一趟。見見德妃,問問她,我是不是她的兒子!”那拉氏看了看胤禛,沒出聲。好一會兒,胤禛的腳步不再雜亂了,氣息也平穩了,他回過頭來對那拉氏說:“這樣吧,過幾天,你去向德妃請安,帶些貴重東西過去孝敬她。勸她多為我想想。我也是她親兒子呀!”

  雍正繼位後,烏雅氏更是來氣。就如同別人搶了她兒子的王位一般,因為在她心中隻有一個親骨肉,那就是十四阿哥。她嘔心瀝血的努力一下子由於胤禛的繼位而化為烏有,她是最難受的。於是,對於雍正,她采取了極端不合作的態度。首先,她提出要求殉葬,要跟隨康熙皇帝到九泉之下。兒子繼位,生母殉葬,這可是聞所未聞的事,這叫雍正以後怎麽做人呀。於是雍正連同皇後再三勸阻,烏雅氏方才改變了主意。接著,雍正當上了皇帝,烏雅氏晉升為皇太後,要給生母上徽號“仁壽皇太後”,烏雅氏要從原來的永和宮搬到皇太後的寧壽宮。烏雅氏又一次以自己還在喪中為由,拒不接受,讓雍正十分尷尬。

  在雍正登基典禮以前,按清朝慣例,皇太後要接受皇上行朝拜禮,這是不可或缺的環節,顯示皇上以孝治天下。可烏雅氏偏不合作。她說:“皇上你登基,接受百官朝拜,給不給我行禮有什麽關係,況且,我現在還在先帝的服孝期內,不適合身穿錦衣玉袍。請皇上下旨免了吧。”雍正氣得口鼻生煙,但為了大局,他隻好硬著頭皮親自出麵,再三請求,烏雅氏方才鬆了口,說:“大臣說這是祖上的規矩,我也不好違反,我知道了,今天晚上,我去先帝的靈前祭拜過,再來。”烏雅氏從一開始,就在拖延時間讓雍正難堪。她太想報複雍正了,以泄那積蓄在心頭40多年的怨恨,其中有對雍正的,也有對佟佳氏的,但這隻加劇了母子的不合與矛盾。在這場還沒有開始的戰爭中,烏雅氏就注定了失敗。因為她有一個致命傷——十四阿哥胤禵。胤禵回來不久,就被囚禁在景陵。烏雅氏立刻放下皇太後的身份去求雍正,雍正雖然滿口答應,但雍正心裏究竟如何想的,卻沒人知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最後的軍禮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