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天花成就的皇帝

  順治十八年(1662)的正月,北京城籠罩在冰雪陰霾之中,紫禁城裏的養心殿上,已經瘦得不成人形的順治帝,正在秘密立著遺詔,他不要順從母親的意願,他堅決不立自己的兒子為未來儲君,他的兒子們太小,他要立他的弟弟們。在宮中耳目眾多的孝莊文皇太後聽說了這一消息,堅決反對。順治是孝莊文皇太後所生,但沒有親兄弟,而“兄終弟繼”的方式,會讓後宮權力易位,鐵腕的女政治家孝莊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種情況發生的,她要立嫡孫為帝。她不僅成功地阻止了親生兒子臨終要立弟的遺囑,而且還要讓他按自己的主意改變觀點。

  順治帝共有8個兒子,但長子,第四子,第六子和第八子都很早就夭折了,隻剩下4位皇子,是皇二子福全(9歲),皇三子玄燁(8歲),皇五子常寧(5歲),皇七子隆禧(2歲),這些皇子沒有一個是皇後所生,都是地位比較低的庶妃所養,皇五子和皇七子年幼,可以不在考慮之內,但福全和玄燁之間,立誰更適合?按古例,長幼有序,應該立皇次子福全,但玄燁的外祖父,是漢軍旗重臣佟圖賴,如果玄燁繼位,似乎更有利於鞏固滿漢關係,而且也讓皇位有了一個有力的支持,這是玄燁最大的優勢,也成了他最大的弱點,他的血統中有一半漢人的血液,滿洲貴族們是很難接受的。上三旗大臣和宗室親王們在亂如麻絲的皇子權衡中,慢慢傾向於皇次子福全,而孝莊皇太後心中則有自己的人選。

  玄燁未出生時孝莊對他就寄予了很高的希望。在他還未出生時,孝莊就在宮中做輿論攻勢,她說玄燁的母親衣服上仿佛有龍在圍繞,是大吉之象,而玄燁出生之後又派自己的隨身親侍蘇麻喇姑去教育玄燁,玄燁可以說是眾多皇孫中最受孝莊寵愛的一個。而玄燁也不負孝莊所望,從小就十分喜歡讀書,認真學習中國傳統文化的經史子集,同時,還刻苦鍛煉身體,騎射技術高超。而且少年玄燁就胸懷治國之誌,他六歲的時候,和他的哥哥福全一齊被召到順治麵前,順治想試一試他們的意向,於是就問八歲的福全:“你長大以後,準備幹什麽呀?”膽怯的福全低聲說:“我想當一個好王爺”。順治十分奇怪,便問道:“為什麽你想當個好王爺?”“因為弟弟玄燁比我有才,我想當個好王爺輔佐他。”當問到玄燁時,他豪氣地說:“我要像皇阿瑪你一樣,盡心地治理國家。”順治十分欣賞才六歲的玄燁的誌向,認為他比福全更有帝王氣度,孝莊十分了解小孫子玄燁的能力,也堅信他會成為一個好皇帝。但是她一直沒有正式提玄燁為繼承人,因為當時,順治正和她鬧脾氣,常故意賭氣,不按孝莊說的做,孝莊說東,他便說西,無論對錯,孝莊擔心過早提出會刺激順治反而失敗,她隻好靜靜地等待著機會。

  與孝莊和順治關係匪淺的湯若望,恰好成了這一關鍵時刻的關鍵人物。湯若望是德國傳教士,出身貴族,精通天文曆法之術,他與孝莊有著“義父”、“義女”的親切關係,而與順治更是有著長達數十年的深厚友誼,順治帝敬重他,愛戴他,更是尊稱他為“瑪法”(爺爺),湯若望得到了皇太後和順治最大的信任。也許是孝莊將立嗣之事和他說了,也許是湯若望聽到了滿城的立嗣風言風語。70多歲的湯若望進入養心殿,朝見順治帝,提出了立皇三子玄燁為帝,他說:“這位幼年的皇子,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出過天花了(玄燁因為出天花落下了一臉麻子),不會再受這種疾病的傷害,而其他的幾個皇子都沒有出過痘,時時刻刻都要小心這種疾病的侵害。”順治當時正患著天花,知道這種疾病的厲害,他也不想皇帝經常換,為了大清帝國的長治久安,皇權政治的長久穩定,立玄燁為帝更為合適。湯若望從醫學的角度入手,理由合情合理,得到許多大臣的讚同,加之本來就對玄燁印象不錯,順治點頭同意立玄燁為帝,一直沒說話的孝莊,終於舒展了緊鎖的眉頭,長長地籲了一口氣。

  玄燁八歲登基,在位六十一年,是我國曆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一位皇帝,一生雄才大略,擒鼇拜,樹皇威;平三藩,收台灣,鞏固西北,成就了我國曆史上最後一個封建盛世——康乾盛世,如果順治地下有知,他一定會欣慰地笑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最後的軍禮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