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夫人慶賞五侯宴(第二折)

  “題解”《劉夫人慶賞五侯宴》是一部以曆史故事為題材的作品。它寫李嗣源領養了貧婦王嫂的兒子王阿三,改名李從珂,李從珂長大後,在出征班師途中遇見了王嫂,從言語中李從珂懷疑王嫂就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回去後,李從珂在五侯宴上,追問自己的身世,最後李嗣源的妻子劉夫人將實情告訴了李從珂,李從珂領了百十騎人馬去拜認母親,並殺死了欺壓他母親的趙脖揪,母子團圓。

  這裏選的第二折,寫王嫂因夫王屠去世,無錢殯埋,想賣了兒子王阿三得些錢物,頗有錢財的趙太公見了後,要王嫂典身他家,照看他的孩兒。誰知趙太公將典身文書改做賣身文契,並逼王嫂將親子王阿三丟到荒郊野外去,王嫂無奈,在風雪中將孩子抱到郊外丟舍,這時追趕白兔的李嗣源正好來到,見情便詢問王嫂,他聽後就收養了孩子。

  趙太公對王嫂的殘酷行為,反映了地主階級對貧苦人民的壓迫和剝削;李從珂為母報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民善良的願望。

  第二折(外扮李嗣源跚馬兒領卒子上,雲:)靴尖踢鐙快,袖窄拽弓疾;能騎乖劣馬,善著四時衣。某乃沙陀李克用之子李嗣源是也①。為因俺阿媽破黃巢有功②,聖人封俺阿媽太原府晉王之職,俺阿媽手下兒郎都封官賜賞。今奉俺阿媽將令,著俺數十員名將,各處收捕黃巢手下餘黨,某為節度使之職③。昨日三更時分,夜作一夢,夢見虎生雙翅,今日早間去問周總管,他言說道:有不測之喜,可收一員大將。某今日統領本部軍卒,荒郊野外打圍獵射走一遭去。眾將擺開圍場者④!(做見兔兒科,雲:)圍場中驚起一個雪練也似白兔兒來。我拽的這弓滿,放一箭去,正中白兔,那白兔倒一交,起身便走,俺這裏緊趕緊走,慢趕慢走。眾將與我慢慢的追襲將去來!(下。)(正旦抱俫兒上⑤,雲:)妾身抱著這個孩兒,下著這般大雪,向那荒郊野外,丟了這孩兒也。你也怨不的我也!(唱:)“南呂一枝花”恰才得性命逃,速速的離宅舍,我可便一心空哽咽,則我這兩隻腳可兀的走忙迭⑥。我把這衣袂來忙遮,俺孩兒渾身上綿繭兒無一葉。我與你往前行,無氣歇,眼見的無人把我來攔遮⑦,我可便將孩兒直送到荒郊曠野。

  “梁州”我如今官差可便棄舍⑧,哎,兒也!咱兩個須索今日離別⑨,這冤家必定是前生業⑩。這孩兒儀容兒清秀,模樣兒英傑,我熬煎了無限,受苦了偌些(11),我知他是吃了人多少唇舌,不由我感歎傷嗟!我、我、我,今日個母棄了兒,非是我心毒,是、是、是,更和這兒離了母如何的棄舍!哎,天也!俺可便眼睜睜子母每各自分別(12),直恁般運拙(13)。這冤家苦楚何時徹?誰能勾暫時歇?若是我無你個孩兒伶俐些(14),那其間方得寧貼(15)。

  (正旦雲:)我來到這荒郊野外,下著這般大雪,便怎下的丟了孩兒也!(唱:)“隔尾”我這裏牽腸割肚把你個孩兒舍,跌腳捶胸自歎嗟。望得無人,拾將這草料兒遮,將乳食來喂些,我與你且住者。兒也!就在這官道旁邊,敢將你來凍殺也(16)!(李嗣源領番卒子上,雲:)大小軍卒,趕著這白兔兒,我有心待不趕來,可惜了我那枝艾葉金鈚箭去了。如今趕到這潞州長子縣荒草坡前,不見了白兔,則見地下插著一枝箭。左右,與我拾將那枝箭來,插在我這撒袋中。(李嗣源做見正旦科,雲:)奇怪也!兀那道傍邊一個婦女人(17),抱著一個小孩兒,將那孩兒放在地上,哭一回去了,他行數十步可又回來,抱起那孩兒來又啼哭。那婦人數遭家恁的,其中必是暗昧(18)。左右!你去喚將那婦人來,我試問他。(卒子做喚科,雲:)兀那婆婆兒,俺阿媽喚你哩(19)。(正旦見科,雲:)官人萬福(20)。(李嗣源雲:)兀那婦人,你抱著這個小的,丟在地下去了,可又回來,數番不止,你必有暗昧。(正旦雲:)官人不嫌絮繁,聽妾身口說一遍:我是這本處王屠的渾家(21),當日所生了這個孩兒,未及滿月,不想王屠辭世,爭奈無錢埋殯(22),妾身與趙太公家典身三年(23),就看管他的孩兒。不想趙太公將我那典身的文書,他改做了賣身的文契。他當日趙太公喚我,我抱著兩個孩兒,太公見了,他說:“偏你那孩兒便好,怎生餓損了我這孩兒(24)?便將你那孩兒或是丟了或是漾了便罷(25),若不丟你那孩兒回來,我不道的饒了你(26)!”因此上來到這荒郊野外,丟我這孩兒來。(李嗣源雲:)嗨!好可憐人也。兀那婦人,比及你要丟在這荒郊野外嗬,與了人可不好?(正旦雲:)妾身怕不待要與人(27),誰肯要?(李嗣源雲:)兀那婦人,這小的肯與人嗬,與了我為子可不好?(正旦雲:)官人若不棄嫌,情願將的去。敢問官人姓甚名誰?(李嗣源雲:)我是沙陀李克用之子李嗣源是也。久以後抬舉的你這孩兒成人長大(28),我教他認你來,你將他那生時年月小名說與我者。(正旦雲:)官人,這孩兒是八月十五日半夜子時生(29),小名喚做王阿三。(李嗣源雲:)左右那裏,好生抱著孩兒;這圍場中那裏有那紙筆,翻過那襖子上襟,寫著孩兒的小名生時年月。你休煩惱,放心回去。(正旦唱:)“賀新郎”富豪家安穩把孩兒好抬迭(30),這孩兒脫命逃生,媳婦兒感承多謝!(李嗣源雲:)我和你做個親眷可不好?(正旦唱:)官人上怎敢為枝葉?教孩兒執帽擎鞭抱靴。(李嗣源雲:)你放心,這孩兒便是我親生嫡養的一般。(正旦唱:)聽說罷我心內歡悅,便是你享富貴合是遇英傑。

  哎!你個趙太公弄巧翻成拙。兒也!你今日棄了你這個窮奶奶(31),哎,兒也!誰承望你認了富爹爹!(李嗣源雲:)兀那婦人,你放心,等你孩兒成人長大,我著你子母每好歹有廝見的日子哩(32)。(正旦雲:)多謝了官人也,則被你痛殺我也!(唱:)“尾聲”怕孩兒有剛氣自己著疼熱,會武藝單單的執斧鉞(33),俺孩兒一命也把自家冤恨絕。我若是打聽的我孩兒在時節,若有些誌節(34),把他來便撞者,將我這屈苦的冤仇,兒也!那其間報了也。(下。)(李嗣源雲:)兀那眾軍卒聽者:他這小的如今與我為了兒,我姓李,就喚他做李從珂,到家中不許一個人泄漏了;若是有一個泄漏了的,我不道的饒了您哩!我驅兵領將數十年,因追玉兔驟征(35),忽見婦女嚎啕哭,我身一一問前緣。他願將赤子與我為恩養(36),我教他習文演武領兵權,一朝長立成人後,久以後我著他子母再團圓。(下。)“注釋”①沙陀:見《鄧夫人苦痛哭存孝》注(41)。

  ②阿媽:見《鄧夫人苦痛哭存孝》注⑥。

  ③節度使:唐代官名,管轄二三州至十餘州不等,後多擁兵自大,不奉朝政,世稱藩鎮。

  ④者:語尾助詞,無義。

  ⑤俫兒:小孩。

  ⑥兀的:這,這樣。忙迭:急急忙忙。

  ⑦攔遮:攔擋,阻擋。

  ⑧官差:這裏指被人催逼。

  ⑨須索:必須。

  ⑩前生業:指因果報應。

  (11)偌些:這麽多。

  (12)每:們。

  (13)運拙:命運不好。

  (14)伶俐:幹脆,爽快。

  (15)寧貼:安寧。

  (16)敢:大概。設想之詞。

  (17)兀:發語詞,無義。

  (18)暗昧:曖昧。這裏指難言的苦衷。

  (19)阿媽:父親,爺爺。這裏是差役對主子的尊稱。

  (20)萬福:古時婦女行禮的方式,雙手合拜,口稱“萬福”。

  (21)渾家:妻子。

  (22)爭奈:怎奈。

  (23)典身:有限期的臨時賣身。

  (24)餓損:餓壞。

  (25)漾:拋,拋開。

  (26)不道的:不會。

  (27)怕不待:難道不。

  (28)抬舉:扶養。

  (29)子時:十二時辰之一,半夜十一時至一時。

  (30)抬迭:照顧,體貼。

  (31)奶奶:對主婦的尊稱。這裏指母親。

  (32)廝見:相見。

  (33)斧鉞:古代軍法用以殺人的斧子。

  (34)誌節:誌氣,氣概。

  (35)驟:奔馳。征:戰馬。

  (36)赤子:初生嬰兒。恩養:撫養。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