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夫人苦痛哭存孝(第二折)

  “題解”《鄧夫人苦痛哭存孝》是一部以曆史傳說為題材的悲劇。它寫武藝高強、多有戰功的李存孝,被整日吃喝、貪圖安逸的李存信和康君立陷害而死的故事。

  李存孝和李存信、康君立都是李克用的義兒家將。李克用派李存孝鎮守潞州上黨郡,派李存信、康君立鎮守邢州。李存信和康君立知道潞州地方富庶,到那裏可以“吃好酒好肉”,而邢州是朱溫的後門,不免要發生戰爭;而李存信和康君立隻會耍油嘴,不會打仗,因此他倆灌醉了李克用,花言巧語騙得李克用改派他倆鎮守潞州,讓李存孝去邢州。

  這裏選的第二折,寫李存信、康君立跑到邢州來,詐傳李克用的命令,叫李存孝出姓,改稱原來的名字安敬思。接著又到李克用麵前造謠,說李存孝懷有怨恨,改了姓名,還要領飛虎軍來殺李克用。對李存信、康君立的讒言,李克用的夫人劉夫人是不相信的,她親自到邢州去查問,明白了真相後和李存孝一同來見李克用,要當場戳穿李存信、康君立的謊話。狡獪的李存信、康君立被戳穿真象,又謊報劉夫人的親子亞子落馬受傷,騙開了劉夫人,乘李克用昏醉之際,借李克用的醉語,將李存孝車裂而死。

  這一悲劇鞭撻了奸人賊子,激起了人們對“治國以忠、教民以義”的英雄人物李存孝的同情。

  第二折(李存孝領番卒子上,雲:)鐵鎧輝光緊束身,虎皮妝就錦袍新;臨軍決勝聲名大,永鎮邢州保萬民①。某乃十三太保李存孝是也,官封為前部先鋒,破黃巢都總管,金吾上將軍。自到邢州為理②,操練軍卒有法,撫安百姓無私;殺王彥章,不敢正眼視之; 鎮朱全忠,不敢侵擾其境。

  今日無甚事,在此州衙閑坐,看有什麽人來。(李存信同康君立上。)(李存信雲:)自離上黨郡③,不覺到邢州。自家李存信,這個是康君立。可早來到也,這個衙門就是邢州。小校報複去④,道有李存信、康君立在於門首。(卒子雲:)理會的。(做報個⑤,雲:)報的將軍得知:有李存信、康君立來了也。(李存信雲:)兩個哥哥來了,必有阿媽的將令⑥。道有請。(卒子雲:)理會的。有請!(做見科。)(康君立雲:)李存孝,阿媽將令:為你多有功勞,怕失迷了你本性,著你出姓,還叫做安敬思。你若不依著阿媽言語,要殺壞了你哩!你快著的改姓,我就要回阿媽的話去也。(李存孝雲:)怎生著我改了名姓?阿媽將令不敢有違,小校安排酒肴,二位哥哥吃了筵席去。(康君立雲:)不必吃筵席,俺回阿媽話去也。詐傳著阿媽將令,著存孝更名改姓;調唆的父親生嗔,耍了頭也是幹淨。(同下。)(李存孝雲:)阿媽,你孩兒多虧了阿媽抬舉成人,封妻蔭子;今日怎生著我改了姓?阿媽,我也曾苦征惡戰,眠霜臥雪,多有功勳;今日不用著我了也!逐朝每日醉醺醺,信著讒言壞好人;我本是安邦定國李存孝,今日個太平不用舊將軍。(下。)(李克用同劉夫人上。)(李克用雲:)喜遇太平無事日,正好開筵列綺羅⑦。某乃李克用是也,奉聖人的命,著俺義兒家將各處鎮守。四海安寧,八方無事,正好飲酒著樂。看有什麽人來。(李存信同康君立上,雲:)阿媽,禍事也!(李克用雲:)你為甚麽大驚小怪的也?(康君立雲:)有李存孝到邢州,他怨恨父親不與他潞州⑧,他改了姓——安敬思,他領著飛虎軍要殺阿媽哩!怎生是好?(李存信雲:)殺了阿媽不打緊,我兩個怎生是好?我那阿媽也!(李克用雲:)頗奈存孝無禮⑨,你改了姓便罷,怎生領飛虎軍來殺我?更待幹休⑩!罷,則今日就點番兵,擒拿牧羊子走一遭去。(劉夫人雲:)住者!元帥,你怎生不尋思?李存孝孩兒他不是這等人。元帥,你且放心,我自往邢州去,若是存孝不曾改了姓嗬,我自有個主意;他若改了姓嗬,發兵擒拿,未為晚矣。也不用刀斧手揚威武躍(11),鴉腳槍齊擺軍校用機謀說轉心回,兩隻手交付與一個存孝。(下。)(李克用雲:)康君立、李存信,你阿者去了也(13);倘若存孝變了心腸,某親拿這牧羊子走一遭去。說與俺能爭好鬥的番官,舍生忘死的家將:一個個頂盔擐甲(14),一個個押箭彎弓,齊臻臻擺列劍戟(15),密匝匝搠立槍刀;三千鴉兵為先鋒——逢山開道,遇水疊橋,左哨三千番兵能征慣戰,右哨三千番兵猛烈雄驍,合後三千番兵推糧運草;更有俺五百義兒家將,都要的奮勇當先,相持對壘,坐下馬似北海的毒蛟,鞭上將如南山猛虎。某驅兵領將到邢州,親捉忘恩牧羊子。家將英雄武藝全,番官猛烈敢當先;拿住存孝親殺壞,血濺東南半壁天!(同下。)(李存孝同正旦(16)、卒子上。)(李存孝雲:)歡喜未盡,煩惱到來。夫人不知,如今阿媽的言語,著康君立、李存信傳說,但是五百義兒家將,著更改姓,休教我姓李,我不免改了安敬思。我想來阿媽信著這兩個的言語嗬,怎了也?(正旦雲:)將軍,你休要信這兩個人的賊說!則怕你中了他的計策,你也要尋思咱(17)。

  (李存孝雲:)他兩個親來傳說,教我改姓,非是我敢要改姓也。(正旦雲:)既然父親教你改姓,則要你治國以忠,教民以義。(唱:)“南呂一枝花”常言道“官清民自安,法正天心順”,他那裏家貧顯孝子,俺可便各自立功勳。無正事尊親(18),著俺把各自姓排頭兒問,則俺這叫爹娘的無氣忿(19)。今日個嫌俺辱末你家門,當初你將俺真心廝認(20)!(李存孝雲:)夫人,想當日破黃巢時,招安我做義兒家將;那其間不用我,可不好來!(正旦唱:)“梁州”又不曾相趁著狂朋怪友(21),又不曾關節做九眷十親(22);俺破黃巢血戰到三千陣,經了些十生九死,萬苦千辛。俺出身入仕,蔭子封妻,大人家達地知根(23)。前後軍捺璫袴摩裩(24),俺、俺、俺,投至得畫堂中列鼎重裀(25),是、是、是,投至向衙院裏束杖理民,呀、呀、呀,俺可經了些個殺場上惡哏哏捉將擒人(26)。常好是不依本分!俺這裏忠言不信,他則把讒言信;俺割股的倒做了生分(27),殺爹娘的無徒說他孝順(28):不辨清渾!(李存孝雲:)夫人,我在此悶坐。小校覷者(29),看有什麽人來。(孛老兒同小末尼上(30)。)(孛老兒雲:)老漢李大戶。當日個我無兒,認義了這個小的做兒來(31);如今治下田產物業、莊宅農具,我如今有了親兒了也,我不要你做兒,你出去!(小末尼雲:)父親,當日你無兒,我與你做兒來;你如今有了田產物業、莊宅農具,你就不要我了!明有清官在,我和你去告來。可早來到衙門首也。冤屈也! (李存孝雲:)是甚麽人在這門前大驚小怪的?小校與我拿將過來者!(卒子做拿科,雲:)理會的。已拿當麵(32)。(孛老兒同小末尼跪科。)(李存孝雲:)兀的小人(33),你告甚麽?(小末尼上(34),雲:)大人可憐見!當日我父親無兒,要小人與他做兒;他如今有了田業物產、莊宅農具,他如今有了親兒,不要我做兒子了,就要趕我出去,小人特來告。

  大人可憐見,與我做主也!(李存孝雲:)這小的和我則一般:當日用得著時便做兒,今日有了兒就不要他做兒。小校將那老子與我打著者!(正旦雲:)你且休打,住者!(唱:)“牧羊關”聽說罷心懷著悶,他可便無事哏,更打著這入衙來不問諱的喬民(35)。則他這爺共兒常是相爭,更和這子父每常時廝論(36)。(李存孝雲:)小校,與我打著者! (正旦唱:)詞未盡將他來罵,口未落便拳敦(37),常好背晦也蕭丞相(38)。(正旦雲:)赤瓦不剌海(39)!(唱:)你常好是莽撞也祗候人(40)。

  (李存孝雲:)小校,與我打將出去!(卒子雲:)理會的。出去!(孛老兒雲:)我幹著他打了我一頓,別處告訴去來。(同下。)(劉夫人上,雲:)老身沙陀李克用之妻劉夫人是也(41)。因為李存孝改了姓名,不數日到這邢州;問人來,果然改了姓,是安敬思。這裏是李存孝宅中,左右報複去,道有阿者來了也。(卒子雲:)理會的。報的將軍得知:有阿者來了也。(正旦雲:)你接阿者去,我換衣服去也。(做換服科。)(劉夫人做見科。)(李存孝雲:)早知阿者來到,隻合遠接;接待不著,勿令見罪! (做拜科。)(劉夫人怒科,雲:)李存孝,阿媽怎生虧負你來?你就改了姓名,你好生無禮也!(李存孝雲:)阿者且息怒。小校安排酒果來者!(卒子雲:)理會的。(李存孝遞酒科,雲:)阿者滿飲一杯!(劉夫人雲:)孩兒,我不用酒。(正旦雲:)我且不過去,我這裏望咱;阿者有些煩惱,可是為何也?(唱:)“紅芍藥”見阿者一頭下馬入宅門,慢慢的行過階痕(42);見存孝擎壺把盞兩三巡,他可也不曾沾唇。我則他迎頭裏嗔忿忿(43),全不肯息怒停嗔。

  我這裏傍邊側立索殷勤(44),怎敢道怠慢因循(45)!我這裏便施禮數罷平身(46),抄著手兒前進。您這歹孩兒動問,阿者,你便遠路風塵!(劉夫人雲:)休怪波(47),安敬思夫人!(正旦唱:)聽言罷著我去了三魂,可知道阿者便懷愁忿。這公事何須的問(48),何消的再寫本(49)!到岸方知水隔村,細說原因。

  (劉夫人雲:)孩兒,俺老兩口兒怎生虧負著你來?你改了名姓!若不是康君立、李存信說嗬,你阿媽不得知;如今你阿媽便要領大小番兵來擒拿你。我實不信,親自到來,你果然改了姓名,俺怎生虧負你來也?

  (正旦雲:)存孝,你不說待怎麽?(李存孝雲:)阿者,是康君立、李存信的言語,著俺五百義兒家將都著改了姓,著你孩兒姓安。想你孩兒多虧著阿媽阿者抬舉的成人(50),封妻蔭子,偌大的官職,怎敢忘了阿者阿媽的恩義!(做哭科,雲:)不由人嚎啕痛哭,題起來刀攪肺腑;抬舉的立身揚名,阿者,怎忘你養身父母!(劉夫人雲:)我道孩兒無這等勾當,你阿媽好生的怪著的你!(正旦唱:)“罵玉郎”當初你腰間掛了先鋒印,俺可也須當索受辛勤(51)。他將那英雄慷慨施逞盡,他財是開繡旗,聚戰馬,衝軍陣。

  “感皇恩”阿者,他與你建立功勳,扶立乾坤;他與你破了黃巢,敵了歸霸,敗了朱溫。那其間便招賢納士,今日個俺可便偃武修文(52)。到如今無了征戰,絕了士馬,罷了邊塵。

  “采茶歌”你怎生便將人不偢問?怎生來太平不用俺舊將軍?半紙功名百戰身,轉頭高塚臥麒麟(53)。

  (劉夫人雲:)媳婦兒,你在家中,我和孩兒兩個見你阿媽,白那兩個醜生的謊去來(54)!(正旦雲:)阿者休著存孝去;到那裏有康君立、李存信,枉送了存孝的性命也!(劉夫人雲:)孩兒,你放心!這句話到頭來要個歸著,要個下落處。孩兒,你在家中,我領存孝去,則有個主意也。(李存孝雲:)我這一去別辨個虛實,鄧夫人放心也!(正旦唱:)“尾聲”到那裏著俺這劉夫人撲散了心頭悶;不恁的嗬,著俺這李父親怎消磨了腹內嗔!別辨個假共真,全憑著這福神,並除了那禍根。你把那康君立、李存信,用著你那打大蟲的拳頭著一頓(55)!想著那廝坑人來陷人,直打的那廝心肯意肯(56),可與你那爭潞州冤讎正了本(57)。(下。)(劉夫人雲:)孩兒收拾行裝,你跟著我見你父親去來。萬丈水深須見底,止有人心難忖量。(同下。)(李克用同李存信、康君立上。)(李克用雲:)李存信、康君立,自從你阿者去之後,不知虛實,將酒來我吃(58)。則怕存孝無有此事麽?(李存信雲:)阿媽,他改了姓也,我怎敢說謊?(康君立雲:)我兩個若是說謊了嗬,大風裏敢吹了我帽兒!(李克用雲:)此是實,將酒來,與我吃幾杯。(康君立雲:)正好飲幾杯。(劉夫人同李存孝上。)(劉夫人雲:)孩兒來到也。小校報複去,道有阿者來了也。(李克用雲:)阿者來了,請過來飲幾杯。(卒子雲:)理會的。有請!(李存孝雲:)阿者先過去,替你孩兒說一聲咱。(劉夫人雲:)孩兒,你放心,我知道。(劉夫人見科,雲:)李克用,你又醉了也!不是我去嗬,險些兒送了孩兒也!(李存信報科,雲:)阿者,亞子哥哥打圍去(59),圍場中落馬也!(劉夫人謊科,雲:)似這般如之奈何?我索看我孩兒去。(存孝扯科,雲:)阿者,替你孩兒說一說!(劉夫人雲:)亞子孩兒打圍去,在圍場中落馬,我去看了孩兒便來也。(李存孝雲:)阿者去了,阿媽帶酒也,信著這兩個的言語,送了您孩兒的性命也!(劉夫人雲:)存孝無分曉,親兒落馬撞殺了,親娘如何不疼?可不道“腸裏出來腸裏熱”,我也顧不得的,我看孩兒去也。(打推科,下。)(李存孝哭科,雲:)阿者,亞子落馬痛關情,子母牽腸割肚疼;忽然二事在心上,義兒親子假和真。亞子終是親骨肉,我是四海與他人;“腸裏出來腸裏熱”,阿者,親的原來則是親!(李存信把盞科,雲:)阿媽滿飲一杯。(李克用醉個,雲:)我醉了也。(康君立雲:)阿媽,有存孝在於門首,他背義忘恩。(李克用雲:)我五裂篾迭(60)!(下。)(李存信雲:)哥哥,阿媽道:五裂篾迭,醉了也,怎生是了?阿媽明日酒醒嗬,則說道:“你著我五裂了來(61)。”(康君立雲:)兄弟說的是,若不殺了存孝,明日阿媽酒醒,阿者說了,咱兩個也是個死。小校與我拿將存孝來者!(李雲存雲:)康君立、李存信,將俺那裏去?(李存信雲:)阿媽的言語:為你背義忘恩,五車爭了你哩(62)!(李存孝雲:)阿媽,你好哏也!我有甚麽罪過?將我五裂了!我死不爭(63),鄧夫人在家中豈知我死也?兩個兄弟來,安休休、薛阿灘,將我虎皮袍、虎磕腦(64)、鐵燕撾與鄧夫人(65),就是見我一般也。(李存孝哭科,雲:)鄧夫人也,今朝我命一身亡,眼見的去赴雲陽(66);嬌妻暗想身無主,夫婦恩情也斷腸!我死後淡煙衰草相為伴,枯木荒墳作故鄉;夫妻再要重相見,夫人也,除是南柯夢一場(67)!(李存信雲:)兀那廝,你聽者:用機謀仔細裁排(68),牧羊子死限催來;李存孝真實改姓,就邢州斬訖報來。(李存孝雲:)皇天可表,於家為國多有功勞!我也曾活拿了孟截海,怒挾了鄧天王,殺敗了張歸霸,力取了太原,複奪了並州(69),立誅了五將;華嚴川大戰,殺敗了葛從周;十八騎誤入長安,攻破黃巢,扶持唐社稷:此乃是我功勞也。今日不用我,就將我五裂了!(哭科,雲:)罷、罷、罷!誌氣淩雲射鬥牛(70),蒼天教我作公侯。舍死忘身扶社稷,苦征惡戰統戈矛。

  旌旗日影龍蛇動,野草閑花滿地愁;英雄屈死黃泉下,忠心孝義下場頭!鄧夫人也,兀的不苦痛殺我也!(下。)(李存信雲:)今日將孝存五裂了也,明日阿媽問俺,自有話說,咱去來。金風未動蟬先覺,暗送無常死不知。(同下。)(周德威上,雲:)事有足濯(71),物有故然。某乃周德威是也。此事態了?誰想李克用帶酒殺了存孝!竟信著康君立、李存信謊言,直將飛虎將軍五裂身死。昨日帶酒不知,今日小官直至帥府,問其詳細走一遭去。二賊子用計鋪謀(72),將存孝五裂身卒;眾番官親臨帳下,我看那李克用怎的支吾(73)!(下。)“注釋”①邢州:地名。唐代轄境相當於今河北巨鹿與廣宗以西、泜河以南、沙河以北地區。

  ②為理:治理。

  ③上黨郡:地名。治所在今山西長治。

  ④報複:通報。

  ⑤個:“個”字疑“介”字之誤,“介”同“科”。“報個”即“報科”。

  下同。

  ⑥阿媽:父親,女真語。

  ⑦綺羅:“綺”和“羅”都是絲織物,這裏代指美女。

  ⑧潞州:唐代治所在上黨(今山西長治)。

  ⑨頗奈:可恨。

  ⑩更待幹休:豈能罷休。

  (11)武躍:王本校改為“耀武”。

  (12)鴉腳搶:一種有尖刃和彎鉤的兵器。

  (13)阿者:母親。女真語。

  (14)擐(huàn 患):穿,套。

  (15)齊臻臻:整整齊齊。

  (16)正旦:在劇中扮演李存孝妻子鄧夫人。

  (17)咱:語尾助詞,多表示希望或請求。

  (18)無正事尊親:不做正經事的父親,指李克用。

  (19)氣忿:體麵。

  (20)廝認:相認。

  (21)相趁:相配。

  (22)關節:指暗中行賄、說人情以達到某種目的。

  (23)達地知根:根底清楚明白。

  (24)捺袴摩裩(kūn 坤):穿著軍服,借指服役於軍中。

  (25)投至得:未等到。下句的“投至”指“等到”。畫堂:漢代宮殿,後泛指華麗廳舍。列鼎重裀:美食華衣。鼎,古代炊具。裀,夾衣。

  (26)惡哏哏:惡狠狠。

  (27)割股:春秋時晉文公重耳斷糧,餓倒在地,介子推割股(大腿)肉給他吃,使重耳恢複了精力。古代以此作為愚忠的典範。生分:產生隔閡。

  (28)無徒:無賴。

  (29)覷:看。者:語尾助詞,無義。

  (30)孛老兒:雜劇中扮演老年男子的角色。小末尼:雜劇角色名,扮演青年男子。

  (31)認義:認親。

  (32)當麵:見官。

  (33)兀的:這個。

  (34)上:對上。

  (35)諱:名。喬民:刁民。

  (36)每:們。廝:相互。

  (37)拳敦:拳打。

  (38)背晦:昏憒胡塗。蕭丞相:漢初丞相蕭何,他曾製定法律。這裏以蕭丞相代指執法的李存孝。

  (39)赤瓦不剌海:打殺。女真語。

  (40)祗候:衙役仆從。這裏指小校。

  (41)沙陀:古部落名,其酋長唐代賜姓李,居今尼赤金山和新疆巴裏坤湖之間,境內有占爾班通古特沙漠,故號沙陀。李克用,唐沙陀部人,因率沙陀兵鎮壓黃巢,封為晉王。

  (42)階痕:台階。

  (43)嗔忿忿:麵帶怒氣。

  (44)索:須。

  (45)因循:猶疑。

  (46)平身:跪拜後立起。

  (47)波:語尾助詞,猶“吧”。

  (48)公事:一樁事情。

  (49)本:指事情的本末詳情。

  (50)抬舉:扶養。

  (51)須當索:必須。當:語助詞。

  (52)偃武修文:棄武習文。

  (53)麒麟:傳說中的一種動物,借喻傑出的人。這句借指冷落李存孝。

  (54)白:揭穿(謊言)。醜生:畜生。

  (55)大蟲:虎。

  (56)心肯意肯:口服心服。

  (57)冤讎:冤仇。正了本:夠本,不吃虧。

  (58)將:拿。

  (59)亞子:劉夫人的親生子。

  (60)五裂篾迭:不知,不管。蒙古語。

  (61)五裂:古時用五輛車馬(牛)分拽,把人裂死的酷刑。

  (62)爭:王本改為“裂”。

  (63)不爭:不要緊,沒關係。

  (64)虎磕腦:畫有老虎圖形的裹頭巾。

  (65)鐵燕撾:鐵杖一類兵器。

  (66)雲陽:戲曲中稱行刑之地為雲陽。

  (67)南柯夢:唐代李公佐作《南柯太守傳》,記述淳於棼在槐安國當南柯太守,享盡榮華富貴,醒後才知原是一夢。這裏指夢中。

  (68)裁排:安排,處置。

  (69)並州:唐代轄境相當於今山西曲陽以南、文水以北地區。

  (70)鬥牛:星宿名,鬥星和牛星。

  (71)濯(zhuó濁):洗滌。

  (72)鋪謀:謀算。

  (73)支吾:搪塞。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