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

  馬萍一下子疏遠了文君,這種疏遠讓她自己都感到吃驚。究其原因,還是半年前她與常冶的相識。

  馬萍在文聯機關門診部當醫生,文聯嘛,大都是一些文人。在這之前,常冶的名字她是知道的,常冶是作家,寫小說也寫電視劇。常冶是這座城市的名人,和文學、藝術沾點親帶點故的人都知道常冶的名字。馬萍因為在文聯機關門診部工作,常冶這名字聽得自然比別人多了一些。

  那一陣子電視台正在播放一部二十集電視劇,編劇就是常冶。門診部裏的醫生護士一上班就議論那部電視劇和常冶。議論來議論去,常冶這個人在馬萍的心裏就親切起來。因為她也很喜歡常冶寫的那部電視劇,在這之前,她還讀過不少常冶寫的小說,在她的印象裏,常冶是個很細心的人,描寫的男女情感也是那麽感人。

  常冶不經常來機關上班,他是作家,工作就是在家裏寫作。常冶隻是偶爾來機關開一次會,或者別的什麽事才匆匆地來一趟,然後就走了。常冶似乎從來也沒到門診部來過,仿佛常冶從來不生病。

  那一天,她聽同事說常冶來了,就在二樓的會議室裏開會,不少沒見過常冶的人都去上樓看常冶,他們的門診部在一樓。她沒有去,不是不想見常冶,而是覺得那樣看人家有些不好,扒著門縫看人家像什麽話。其實她很想看常冶,她想象不出一個能把一部愛情故事寫得讓人肝腸寸斷的人,究竟長得什麽樣子。

  直到中午時分,會議結束了,常冶從樓上走下來,她隔著窗子在人們的指點下,認識了常冶。常冶四十多歲的樣子,臉孔很白,不像一般文人似的都戴著眼鏡。但在馬萍的眼裏常冶是最像作家的人了。如果,隻是這麽認識常冶也不會發生以後的事了。有一天,常冶突然來到了門診部。另外兩位醫生去領勞保去了,隻有她一個人坐在桌後,他別無選擇地來到她的麵前,不知為什麽,她竟有幾分緊張,睜著眼睛望著他。

  他坐在那裏,也很認真地望著她看了幾眼,然後聲音柔和地說:我叫常冶,就是文聯的,我來開點藥。

  為了讓她相信,還要去兜裏掏工作狂。這時她說話了:我知道,你是作家。

  常冶就笑了笑,笑得很靦腆。常冶就說了自己的病情,她又問了問有關情況,便給常冶開了幾種藥,常冶拿完藥,說了聲謝謝就走了。

  常冶走後,她坐在那發了半天呆,她突然想起來,有一味藥開錯了,應該是另一味藥才更適合常冶的病。如果換了別人,馬萍不會擔心也不會著急,反正不對症的藥也吃不死人,不管用,下次再來開就是了。而對常冶她就擔憂了起來。她認為常冶的工作很重要,病一時半會治不好,就會耽誤他寫作,在她的心裏,寫作是很重要,很神聖的事情。於是,她就急三火四地去了樓上的辦公室,查找常冶家的電話號碼,於是打通了電話,過了半天,常冶才接電話,她把情況在電話裏說了,希望常冶能來一趟,她給換一味藥,常冶就說:算了,又不是什麽大病,不吃藥過幾天也許就會好了。

  常冶越是這麽說,她越是感到對不住常冶。她回到門診部,就是忘不了這件事,心裏七上八下地老是想著那味藥。終於,她忍不住又上了一次樓,查到了常冶家的住址,不是文聯宿舍,文聯宿舍她熟悉。中午的時候,她帶上那味藥找到了常冶的家,常冶見到她很吃驚,她說明了來意,並把那味藥拿出來時,常冶就更吃驚了。接下來就是萬分的熱情,拿出水果讓她吃,她沒有吃,隻是打量了一下常冶的房間。這是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一間住人,一間是常冶的書房,書房的門開著,一台打開的電腦放在書桌上。她知道,常冶在工作,忙起身告辭了,常冶一直把她送到樓下,並要開車把她送回機關,在馬萍的一再堅持下,他才沒有送她。但他還是一再說:馬醫生,真是太謝謝你了。

  他叫她馬醫生讓她感到有些吃驚,在這之前他們並沒有見過麵,他怎麽會知道她的姓名呢,一路上她都在琢磨這個問題,直到回到門診部她才恍然明白,原來在常冶開藥的處方上寫著自己的名字。看來他真是個有心人,為了他記住了自己的名字,她竟感動了好幾天。

  不久後的一個中午,常冶突然給她打來一個電話,說是為了上次的事情,中午要請她吃飯。還沒等她推辭,他就在電話裏說:馬醫生,你別推辭了,二十分鍾之後,我去接你,你在機關馬路對麵等我就行。

  在這二十分鍾的時間裏,馬萍的腦子亂成了一團,她做夢也沒想到常冶會請她吃飯,麵對那麽有名氣的一個作家,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她站在馬路對麵,還沒有想清楚,常冶開著車在她麵前停了下來。她坐上車,一直到下車,走進一家飯店,腦子仍然很亂。

  那頓飯,她吃了些什麽,她自己都記不清楚了,說了什麽也記不得了。隻記得常冶不住地說著感謝的話,並不停地計劃吃這嚐那的。直到常冶開著車又把她送回到機關門口,她才清醒過來說:謝謝你請我。

  常冶笑著說:是我謝你才是。

  接下來,她就是興奮。幾天之後,她突發奇想,應該回請一次常冶,禮尚往來嘛,人家請你了,怎麽著也得意思一下呀。這一想法一經產生,便不可遏止了。她偷偷跑出去,用公用電話給常冶打了個電話,有些語無倫次地把意思說了。

  常冶就在電話裏笑著說:你請我?這怎麽行,要不你來我家,咱們一起做飯吧。

  她說什麽常冶就是不同意讓她請客,沒辦法,她隻好妥協了,去他家做飯。這是第二次走進他的家門,她趕到的時候,他把什麽都準備好了。

  那頓飯,倆人吃得都很愉快,常冶不住地誇她做菜的手藝,並說自己許久沒有吃過這麽豐盛的菜了。直到這時,她才知道,常冶的夫人在國外已經學習工作幾年了,到現在也沒有回來的跡象。平時,常冶不是吃方便麵,就是速凍餃子。她就從醫生的角度說了許多營養的重要性,他表示讚同,但還是總結性地說:不是沒時間,一個人懶得做。

  她聽到這,心裏沉了一下,竟鬼使神差地說:要不,中午我來幫你做飯。

  他聽了她的話先是怔了一下,但馬上就表示了歡迎,還說了許多謝話。她說完這句話,自己都感到吃驚。平時,中午她不回家,一是家離機關較遠,二是機關有食堂,每頓飯隻要交一元錢,其餘的機關給補貼。文君也在機關食堂吃。

  第二天,她就如約前往了,從機關到常冶家不用換車,坐車四五站,十幾分鍾就到了,很方便。她來到時,他已經把所有東西都準備好了,飯做得也愉快,吃得也愉快。吃完飯,倆人就坐下來聊天,漸漸,她覺得常冶和平常人也沒什麽兩樣,說的都是普通人說的話。一下子,她覺得和常冶近了許多。她在他書櫃裏發現了許多常冶寫的書,他看見她在書櫃前留意,便打開書櫃隨便抽出了兩本說:願意看就送給你了。這是她第一次擁有了一個作家的兩本書。以前在上大學時,她也曾是一個文學愛好者,在大學的文學社參加了兩年活動,也寫了一些習作,可惜一篇也沒有發表。那時,她喜歡讀小說,把自己的青春幻想移情到小說中。畢業不久,先是戀愛、結婚,漸漸就沒時間讀小說了,是常冶又一次煥發了她讀書的熱情。那一陣子,她把業餘時間都用在了讀常冶小說上。文君就奇怪地問她:這是誰寫的書,讓你這麽上心。

  她就說這是她們文聯的一個作家寫的,還介紹了常冶的一些情況。文君沒往心裏去,隨便翻了翻就放下了。

  從那以後,每天中午她都準時地出現在常冶家中,剛開始,常冶每次都把菜準備好。後來她為了讓常冶安心創作,菜什麽的她來時買好帶上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倆人漸漸就有了許多理解,這種理解再往前走一步,就產生了感情。馬萍在和常冶產生感情時,不是沒想過後果,但她控製不住自己。她就像自由落體一樣,向常冶那片大地跌落而去。後來她覺得這種感情不能自拔了,她已經深深地愛上了作家常冶。如果說剛開始走近常冶時,是崇拜、好奇,但現在已經變成徹底的愛了。這是一個女人對男人的愛,是一個已婚女人的婚外情,馬萍和所有婚外情的女人一樣,麵對著痛苦的煎熬,在矛盾著,困惑著。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