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文君下午的時候便回到了家裏,他想躺在床上休息一下,可睜眼閉眼的都是韋曉晴的身影以及她的聲音。會議結束後,部裏的車依次把他們送回各自家裏,韋曉晴坐在文君的前排位上,一上車她就靠在座位上睡覺,不知睡著了沒有。車一進城裏,便有人陸續下車了,當韋曉晴到家時,車上已經沒有幾個人了。車停下的時候,文君下意識地扶了一把前麵的座位,韋曉晴這一舉動,嚇了文君一跳,他忙轉過身去察看身後的動靜,還好,處長老杜等人坐得離他們這裏都稍遠一些,他們正靠在座位上睡覺,文君這才鬆了一口氣。他透過車窗看見韋曉晴邁著長腿向一片樓群走去,文君想某棟樓裏,便是她的家了。

  雖說剛剛和韋曉晴分手,卻生出了許多想念,文君不知自己這是怎麽了。他坐了起來,有一種給韋曉晴打電話的欲望,他還沒有想好這個電話打還是不打,這時電話鈴已經響起來了,文君第一個反應就是韋曉晴,果然電話是她打過來的。她先在電話裏嬉笑一聲,然後說:你夫人不在吧?他說:還沒下班呢。

  她又說:想我了麽?他沒說什麽,隻是笑了一聲。

  她再說:累了吧,那就歇著吧,晚上還要麵對夫人呢。

  他仍沒說什麽,又是輕笑一聲。

  她在電話裏很響地吻了一下便放下了電話。

  這三天時間裏,他的確很累,但一直興奮著,一點也沒有睡意。他想起了韋曉晴最後那句話,又勾起了他的幾分衝動,他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麽了。他躺在床上,無意中看見了馬萍的照片,確切地說是他和馬萍的結婚照,馬萍的一雙目光正含著笑意望著他,讓他心裏滋生出許多愧疚。他不敢正視馬萍的目光,忙避開了。

  馬萍回來之前,他把屋裏收拾了一遍,又做好了晚飯,昨天他和馬萍通了電話,告訴她自己今天回來。

  馬萍說:這麽快就結束了。

  他說:就三天會。

  馬萍沒再說什麽,就放下了電話。他當時沒琢磨馬萍的話,現在他想起馬萍的話,似乎馬萍覺得他們的會快了一點。文君並沒有多想,便一心一意等著馬萍回來。

  馬萍終於回來了,他有些心虛地去望馬萍的目光,馬萍隻瞟了他一眼便避開了他的目光,他覺得馬萍的精神狀態比以前好了一些,臉上也多了些喜慶的色彩,他這才放下心來。

  晚上,倆人衝過澡躺在床上,文君就想無論如何要有所表示,否則太對不住馬萍了。他把手放在馬萍的身上,這是他們示愛的一種信號。接下來,他把頭湊過去,含住了她突出的部位,她對此像很陌生似的抖了一下。他並沒有察覺,因為他的腦海裏翻騰的都是和韋曉晴這幾天在一起的畫麵。不知不覺,他的身體熱了起來,在整個過程中,他的眼前仍是韋曉晴的身影,以及韋曉晴發出的各種聲音。於是他就很衝動,過程也很富有激情,在這期間,他還變換了幾種體位,馬萍也沒有反對。這次和以往相比都漫長了許多,馬萍似乎也有了一些回應。整個過程結束之後,他才睜開了眼睛。馬萍的眼睛仍然閉著,咻咻的樣子,她似乎仍在體味著那種感覺。他躺在馬萍的身邊,馬萍靜靜地似乎睡去了。他就想,不管和韋曉晴怎麽樣,一定不會和馬萍離婚,否則太對不起馬萍了。還有女兒,明天就是周末了,該接女兒回家了。想到這,很快他就沉沉地睡去了。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一路上他都在猜想和韋曉晴見麵之後該說點什麽,還沒有想好,他便來到辦公室。韋曉晴已經來了,見了他隻是抿嘴笑一笑,並沒有什麽特別的反應,他的心似乎平靜了一些。不知為什麽,一上午他的注意力也不能集中,總想抬起頭來看一眼韋曉晴,他每次抬頭的時候,都看見韋曉晴正望著他,眼神很豐富。然後他就慌慌地看周圍的同事,同事和以前一樣,該幹什麽還幹什麽,他的一顆心才放鬆下來。

  中午的時候,辦公室的人又雷打不動地去打撲克了,隻剩下了兩個人,韋曉晴就衝他擠擠眼睛,一上午,隻有到這時,他才敢大膽地望她。韋曉晴就說:晚上下班別急著走,我有話對你說。

  他點點頭。

  不知為什麽,倆人不像以前那麽天南地北地聊了,文君半躺在沙發上看報紙,韋曉晴坐在座位上忙著上午沒有幹完的工作。文君仍不能平靜下來,不時地去望韋曉晴,他此時隻看到她的側臉,頭發散落下來,被風扇吹得一飄一飄地在動,她此時的樣子嫵媚可愛,他幾次欲走過去,把她抱在懷裏,去吻她,摸她。現在畢竟是辦公室,同事隨時有可能回來,想到這他還是忍住了。

  整個下午他一直盼著下班,這種心情以前從來沒有過,忙忙碌碌的就到了下班時間,因為盼著下班,所以時間過得就很慢。終於熬到了五點整,人們就紛紛下樓去坐班車,班車是五點一刻出發,所以每天下班人們走得都很準時。文君很少坐班車,文君住的是部裏分的房子,也有一趟班車,那趟班車要跑好幾個班車點,繞來繞去的,並不方便,因此,文君很少坐那個班車,他每天上下班都騎自行車,這樣不受約束,早點晚點都可以。

  韋曉晴住在父母家裏,自然沒法坐班車。當人們準時去趕班車時,倆人都沒有動身。人們一走,倆人都停下了手裏的活,其實他們並沒有忙什麽,在那裏隻是做出一副忙碌的樣子。

  倆人抬起頭先是對望著,不知是誰先站了起來,接下來兩個人就抱在了一起,仿佛倆人已分別得太久了,終於又重逢了。

  門是關上的,兩個人還是心有餘悸地走到門前又檢查了一番,於是兩個人又回過身來擁抱在一起。

  後來,他們就在沙發上躺下了……倆人一直溫存了許久,天都快黑了,他們才一起走出辦公室。

  他推著自行車先把她送到了公共汽車站,在等車的過程中,她說:這兩天我會想你的。他心裏說:我也是。可他並沒有說出口,隻衝她笑了笑。現在倆人雖在機關附近,但都這時候了,不會碰到什麽熟人了,於是倆人就很近地站著。

  她又說:方便的話就給我打電話吧。

  他點了點頭。

  她知道周末了,他夫人一定在家,這時她是不方便給他打電活的。

  車終於來了,她很快地在他臉上吻了一下,便跳上車。他一直望著車駛離了自己的視線,才騎車往家走,一路上他的心裏洋溢著空前的幸福感。

  回到家的時候,馬萍已經把女兒接回來了,顯然飯已經吃過了,倆人正在看電視。他一進門,女兒便飛跑過來,抱住他一條腿仰著臉說:爸爸,你咋不來接我?文君麵對女兒隻好說:爸爸今天有事,下次一定去接你。

  他牽著女兒的手走進屋裏,馬萍沒有問他為什麽回來這麽晚,隻是淡淡地說:飯菜在鍋裏。

  他“嗯”了一聲。

  一晚上很平靜,他一直想把家庭氣氛搞得活躍一點,便拚命地找話題去說,隻有女兒應和他,馬萍一直在看著電視,似乎被電視裏情節吸引了,他看一眼電視,發現電視正在轉播一場網球賽,兩個外國人在場地上跑前忙後的。

  他就說:你啥時候對這感興趣了。

  她說:瞎看唄。

  夜裏一家人睡下了,女兒躺在倆人中間,這是他們一周的保留節目,每天睡前,他們把女兒夾在中間,三個人總要嘻嘻哈哈一陣子,直到女兒睡著,這是一家人最快樂的時候。女兒睡著之後,他突發奇想衝馬萍說:咱們明天去逛商場吧。

  馬萍說:幹什麽?他說:看有沒有合適的衣服給你買兩件。

  他知道,她最愛逛商場,哪怕什麽都不買,她也會感到很滿足。這次不知為什麽,她卻說:算了吧,那麽多人,還不夠鬧人的嗎。

  他就不再說什麽了,想了想說:那就去公園。

  這次她沒再說什麽,對馬萍微妙的變化他並沒有察覺。在睡覺之前,他就想,明天抽空給韋曉晴打個電話。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