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貿易戰為什麽種瓜得豆?

文化是什麽?文化就是文而化之,文化對人的塑造和影響就如春三月的好雨,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文化是一種教化的力量,是人的第二自然,更多的時候是人的一種本能習慣,是下意識潛意識的力量,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的一種狀態。美國人傳統上不喜歡哲學或者形而上學的
打印 (被閱讀 次)

盡管在幾天前,美國總統特朗普還強調他一貫愛說的,A Great Deal or No Deal At All。要麽就是一個對美國有好處的協議,一個完整的協議,要麽就是沒有協議。他不會考慮部分協議。但中美貿易談判終於在10月11號達成了初步的協議,可以又稱作Phase1,美國吃瓜群眾遊戲稱為特朗普的Face 1。中國俗話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中美貿易戰以來,特朗普種的瓜現在終於可能得到一些豆。總比啥都沒有,顆粒無收好多了吧。雖然中美貿易談判還可能一波三折,但這次總算又一次達成了初步協議,媒體見智見仁議論紛紛,但有一點大家都看到了,比起以前的特朗普,這次他總算學到了一些東西。

美國《紐約時報》上星期在貿易戰達成初步協議之前發表一篇專題文章,"特朗普的威脅破壞性的貿易政策至今得到了什麽?"文章分析了特朗普對中美貿易戰中所采取的五個重要的申訴主張和策略,並指出,這五個申訴和主張都沒有達到預期的目的,都是失敗的。這些就是特朗普應該學到的東西。《紐時》雖然是左翼的,經常批評中國的媒體,但在這篇文章中的分析和觀點,還都是比較客觀實在和實事求是的。

特朗普的第一個主張:
2018年3月2日,當福克斯商業網的"與瑪麗亞的早晨"節目中,問及中國是否會對金屬關稅進行報復時,特朗普的經濟顧問彼得·納瓦羅回答說:"我不相信世界上任何國家都會為這種簡單而報復。我們是世界上最賺錢、最大的市場和經濟體"。特朗普錯了:每個相關的國家都對我們進行了報復。美聯儲的經濟學家瑪麗·阿米蒂、普林斯頓大學的斯蒂芬·雷丁和哥倫比亞的大衛·溫斯坦最近進行的一項研究表明,我們的交易夥伴,"尤其是中國,以平均16%的關稅作為報復,約為1210億美元的美國出口"。

特朗普的第二個主張:
特朗普總統說,關稅是“讓公司回到美國的有力途徑"。特朗普至今都無法指出任何美國公司從中國重新搬遷回美國的事實。但更廣泛的趨勢卻說明瞭一個不同的事實,即大多數公司無法轉移其供應鏈,使用國產零部件或將其生產轉移到國內。數據顯示,當企業遷出中國時,它們會遷往東南亞其他國家。就連商務部也承認,企業在考慮搬回這裡時也麵臨著與關稅相關的挑戰。預計這一趨勢將繼續下去,因為美國大多數製造業的未來——包括汽車業——正在出口。美國不斷上漲的生產成本意味著為了保持競爭力,越來越多的企業將生產轉移到國外。
這造成的根本事實是,美國的製造業工作崗位更減少,而不是更多。所以,關稅並不是維持國內製造業復蘇的好方法。在2017年和2018年,由於放鬆管製和稅收改革,製造業開始降溫。最新的就業報告顯示,2019年製造業就業人數平均每月增加5000個。2018年,這一數位為22000人。供應管理協會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9月份製造業萎縮,資本投資增長也在放緩。即使是受到嚴格保護的鋼鐵和鋁業行業,今年也開始出現就業人數的下降。

特朗普的第三個主張:
在納瓦羅胡說八道的同一天,總統在推特上說,"貿易戰是好的,很容易取勝"。總統又說錯了,事實是正相反的。大家所看到的中美貿易戰是壞的,很難結束。我們到目前為止(指10月7日)還不能夠與中國達成任何貿易協定。事實上,除了與韓國達成的協議(無需國會批準)外,尚未有全麵和更好的貿易協定出臺,與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相比,大多數待決協定都低於標準。與此同時,貿易戰迫使我們的交易夥伴自己聯合起來簽署貿易協定——不是與我們,而是彼此。名單包括日本和歐洲、歐洲和南美洲的南方共同市場區,以及歐洲和墨西哥。正如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查德·博恩(Chad Bown)所記錄的那樣,2019年6月1日,中國對美國的關稅從2018年1月1日的8%上升到2019年的20.7%,但中國對所有國家的關稅從8%降至6.7%。同期百分比。

特朗普的第四個主張:
特朗普在5月的推特上說,"我們偉大的愛國者農民將成為對華貿易戰的最大受益者之一"。這被證明也錯了。在這次貿易戰中,農民在各方麵都遭受了損失。首先,由於特朗普最早征收的金屬關稅增加了農業設備的成本,他們的生產成本也有所上升。許多國家的報複也使農民深受打擊。例如,向中國出口的大豆很可能——或許是永久性的——是2018年的三分之一。對中國乳製品的出口也下降了50%以上。顯然,如果農民在特朗普的貿易戰中真正的得到了益處,特朗普就不需要向美國農民提供280億美元的援助。

特朗普的第五個主張: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說,他將消除貿易逆差。這不僅僅是一個根本無法實現的目標,並且以貿易戰的結果完全相反。正如《紐約時報》丹尼爾·格裏斯沃爾德(Daniel Griswold)所記載的,"在奧巴馬的第二個任期內,從2013年至2016年,商品和服務的月度平均貿易逆差為407億美元; 在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每月平均貿易逆差為501億美元。雙邊貿易逆差的減少是衡量成功的無意義的尺度,因為當一個逆差下降時,其他許多逆差就會上升。一個例子是:對華貿易逆差正在下降,但其它國家(包括越南和墨西哥)的雙邊赤字上升,足以抵消赤字。從中國的進口也下降了12%,但對中國的出口下降了19%。因此,即使按特朗普總統自己的重商主義標準,他也失敗了。

總而言之,特朗普總統威脅性破壞性的貿易政策,與他所要想取得的目標恰恰相反。他通過征收關稅在貿易方麵承諾的幾乎所有東西都沒有兌現。

(by Veronique de Rugy, a Sr. Research Fellow at George Mason University)

匡吉 發表評論於
美國隻是在已加的稅上不繼續加稅。而且這次增加了懲罰條款
少林商僧 發表評論於
川普一貫聲東擊西。
xiangpi 發表評論於
中國完全開放金融保險證券領域可是美國的巨大獲利哦。隻是雙方都沒有宣傳。農產品加倍買是雙方都有利,長期對中國農業打擊很大。
firefox2234 發表評論於
美國這次是輸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