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的日本(12):淡淡名古屋

走遍千山萬水,隻為尋找初心。
打印 (被閱讀 次)

在光陰的故事裏,有歡暢,有憂傷;有朝思暮想,有轉身即忘。與北海道,就像與最適合的人,雖然隻是匆匆一麵,卻注定會一世相戀。忘不了北海道在藍天下鋪向海邊和天邊的遼闊;忘不了劄幌不喧囂的夜和溫馨的都市味道;忘不了北海道一片片浪漫的花海;忘不了函館如夢似幻的夜景;忘不了美味無比的薰衣草和南瓜口味的冰淇淋;忘不了此生難得的流浪經曆;忘不了善良、充滿暖意的日本人。我們對北海道,就像對某人,會把濃濃的相思,脈脈的情誼,深深的眷戀和淺淺的哀傷都浸入筆尖,繪在丹青。

離開函館念念不忘、永存心扉的夜景,我們也就離開了摯愛的北海道,一路向南,開始了酷熱之旅。也許對北海道太過依依不舍,雖然我們身在名古屋(Nagoya),可心卻還在北海道。麵對本來就沒有多少風景的名古屋,我們突然覺得心中空空如也,索然乏味,直到看到被指定為國寶第一號,與大阪城和熊本城合稱為"日本三大名城"的名古屋城(Nagoya Castle)。

名古屋城

名古屋城

就是因為這個著名的名古屋城,我們才把行程安排在這裏。作為日本戰國時代“三傑”之一織田信長的出生地,名古屋城一直吸引來來往往的日本人。在日本最重要的戰役,關原之戰後,江戶幕府的開門始祖,德川家康為了防備大阪的豐臣家勢力,開始興建德川家三代世襲的名古屋城。可惜,二戰中沒有梁思成的大筆一揮,名古屋城毀於空襲。要不然,日本或許又多了一個有400多年曆史的世界遺產。

剛剛走近名古屋城東南的角望樓,綠意盎然便撲麵而來。這個采用雙層屋頂和向外凸起窗戶設計的角望樓,看起來那麽精巧,那麽與眾不同。寬寬的護城河沒有水,綠色植被鋪滿城牆,與函館五棱郭護城河的碧水漣漣迥然不同,而天守閣,名古屋城內的標杆性建築從這裏望過去,也若隱若現。

名古屋城的護城河

名古屋城的護城河

名古屋城的角望樓

走在灰白碎石子路上,慢慢靠近具有軍事堡壘功能的天守閣。一層一層的綠色屋頂與白色城壁巧妙的色彩搭配,使其在藍天白雲之下顯得分外豔麗,也格外清爽。屋頂可以噴水滅火的守護神,用40多公斤黃金製成的虎頭魚身(golden dolphin)不僅讓名古屋城變得貴重,更為它豔麗的色彩錦上添花,一切材料都跟原始建築一樣的名古屋城從色彩上就讓我們賞心悅目。在櫻花盛開的時節,這裏2000多株的櫻花樹競相怒放,讓天守閣掩映於粉煙之中,更加別致動人。 

雖然曆經災難衝刷的天守閣外部已讓我們足夠驚喜,但當我們走進藩主生活辦公的本丸禦殿,我們更為日本人的品味豎起了大拇指。與京都二條城內的二之丸禦殿並稱為武家風書院造雙璧的本丸禦殿,被譽為近代城郭建築的最高傑作。整個禦殿的建築材料均采用天然檜木,因而禦殿內部彌漫著清淡的檜木香氣。光著腳走在這香氣裏,似乎暑氣已消散。禦殿內使用的金箔隔扇和豪華的裝飾金質,使禦殿看上去金光閃閃、燦爛奪目,而大量狩野派巔峰畫作和精雕細琢的壁畫更是用色明快、美輪美奐,是日本美術史上的一顆明星。這些都讓堅信前世不是日本人的我為自己的膚淺而汗顏。

名古屋城

名古屋城的禦殿外

禦殿等候藩主召見的玄關處,兩個房間內的四周都描繪著“竹林虎豹圖”。雖然以真金金箔貼製為背景,很炫目,但虎豹並不逼真,也不威猛,因為古代日本人沒見過真虎。他們對虎的印象來自中國或韓國的畫冊及描述,這像極了歐洲宮殿內對中國人的形象雕塑。在連接玄關與表書院的大廊下,是全殿最寬的檜木地板,每塊都跟一輛奔馳車的價值不相上下。

藩主正式接見來客與家臣之處稱作表書院。四個房間內分別繪製著在盛開的鮮花旁,悠閑享受盛夏的麝香貓和含有祈禱全家繁榮寓意的櫻花雉子圖及象征長壽不老的鬆樹。所有畫作的著色既不刺眼,也不張揚,明亮和諧,生機盎然,令人賞心悅目。

名古屋城的禦殿內

名古屋城的禦殿內

名古屋城的禦殿內

名古屋城的禦殿內

如果表書院的裝飾和繪畫略顯藩主的威嚴,那家人居所則略顯婉約古典,房間內繪有怡情的山水花鳥圖和有趣的民俗活動。與婉約相對應的是藩主的專用之地,上洛殿。純金金箔的大範圍使用和廣闊的繪畫範圍,讓上洛殿金光璀璨、色彩斑瀾。既有鷺鳥、柳樹和積雪的蘆葦構成的隆冬景象,也有鬆樹聳立一旁,瀑布淙淙流過,鷺鳥在不遠處歇腳的夏季風景。據說,這裏的裝飾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較深。大公雞腳下踩的太鼓原型是中國衙門口用來鳴冤的大鼓,有的繪畫題材取自明代張居正編寫的《帝鑒圖說》。這部給10歲小皇帝編寫的中國曆史上明君與昏君故事的教科書,自流入日本後,就被狩野派大量采用,繪製在各種神寺廟宇中,上洛殿中選用的主題均為明君故事。

在各個細節都凝聚著古時日本頂級工匠、畫匠心血的禦殿內,連天井的裝飾都是那樣豐富多彩,還有各種各樣手工打造的金飾具,都隨著房間等級的不同而變化。雖然名古屋城為仿製,但仿製得那麽逼真,讓第一次近距離接觸日本繪畫和裝飾的我們驚訝萬分。雖然它跟我們之後參觀的原汁原味的世界遺產,京都的二條城和神戶的姬路城不在一個級別上,但畢竟是我們的第一次。這第一次,就像人生中的很多第一次,第一次付出情感,第一次黯然神傷,第一次刻苦銘心,第一次漸行漸遠 ...... 即使不那麽美好,仍然留在心間。

名古屋城的禦殿內

名古屋城的禦殿內

名古屋城的禦殿內

名古屋城的禦殿內

名古屋城的禦殿內

名古屋城的禦殿內

離開名古屋城的名古屋,蒼白地像白開水。雖然因位於東京與京都之間而被稱為“中京”,也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可為“創意都市”,但仍被日本人評為最無聊的日本城市。由江戶時代的商人們用於開設店鋪、倉庫而建造的四間道老街(Historic Townscapes of Shikemichi),靜悄悄地如死水一潭。幾個木製建築和白牆怎麽也不能稱作“交相輝映”,那白牆,還不如西班牙格拉納達阿拉伯的白牆經典呢。我很想把它跟北京的同鑼鼓巷相比,可它既沒有同鑼鼓巷古色古香,也沒有同鑼鼓巷熱鬧繁華。

我們猜想,作為日本五大國際貿易港之一的名古屋港應該給我們一點兒驚喜,可夜晚中的

名古屋港明顯沒有橫濱和函館的繁華。如果沒有那個兒童樂園給它“撐腰”,它真是“門前冷落鞍馬稀”,是燈火閃亮的兒童樂園給它帶來了一絲生氣。

四間道老街

四間道老街

名古屋港

名古屋港

如果四間道老街和名古屋港沒有生氣,那日本最古老,地位最高的神宮之一,以供奉日本神話中三神器之一,草薙劍聞名的熱田神宮(Atsuta Jingu)應該不一樣,畢竟近年日本天皇和皇後都曾到此參拜。雖然它跟東京的明治神宮一樣,也坐落在森林中,參天的樹木遮蔽了焱焱烈日,但因為不是我們的第一次,也沒有花園,所以並沒有帶給我們驚喜。不過,似乎這裏的祈禱很靈驗,連抽簽都比別的地方貴兩倍。
聽說這裏的珍寶館最吸引人,我們慕名前往。這個據說藏有2000多件古董、藝術品和古典文獻的珠寶館真是天大的笑話,跟讓我們想入非非的丹麥皇家珠寶館和讓我們驚得下巴要掉下來的梵蒂岡博物館內的珍寶館相比,熱田神宮的珍寶館就是塵埃。別說跟故宮博物院是雲跟泥的區別,就是跟台北故宮博物院相比,也是天上人間。沉悶和淡如水的名古屋讓我們隻想昏昏然入睡,而讓我們蘇醒過來的是無處不是風景的京都

熱田神宮

熱田神宮

熱田神宮

熱田神宮

lily0824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t' 的評論 : 謝謝評論。
ft 發表評論於
博主的標題很貼切,日本真是精致,方方麵麵。謝謝分享,把名古屋加到下次遊日本的名單上。
lily0824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高楓大葉' 的評論 : 是的,日本的很多城市,都適合安靜地生活。
高楓大葉 發表評論於
應該是一個十分安靜的生活之地
lily0824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irefox2234' 的評論 : 謝謝鼓勵。
firefox2234 發表評論於
感謝分享,文章很精彩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