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生命過早凋零的女孩的回憶

打印 (被閱讀 次)

也許是前兩天關注了中國失獨老人的養老問題,今天忽然想到一位生命過早凋零的女孩。

最先認識的是她媽媽。在一場同學的結婚喜宴上,她跟我們一群女同學同一桌。那時我們年輕,而她則是唯一的中年。她主動來給我們敬酒,跟每一個人熱情的寒暄,禮貌地一一過問我們的名字和單位,以長輩的口吻聊做女人的不易,並主動介紹說她也有一個女兒,將來也要經曆這些不易,她也常常覺得不忍,但這就是人生,不舍得也要舍得。我們初出社會,不擅應酬,被她主動熱情、長袖善舞、應付自如的魅力所吸引。旁邊知情的同學告訴我,她是某某部門的大領導。

回去告訴媽媽,今天遇到這麽一位特別的人,外向、主動、熱情、能言,總之極有交際能力的一位女人,據說是某某單位的領導。媽媽笑著說,哦,那是我同學的妻子,她確實非常能幹。

過了大約半年,秋風初起,暮色漸沉,我和媽媽飯後去散步,正巧遇到她。她熱情地跟媽媽打招呼,當然,已經不記得我了,但也沒忘記寒暄。然後很自然地聊起各自的子女,她介紹說,獨生女兒剛上初一,得了紅斑性狼瘡,但在家悶不住,每次出來跟同學玩就特高興,她不放心,跟過來看看。隨後向我們介紹不遠處與一大群女孩圍在一起的女兒,一會,這群女孩興高采烈地從我們身邊騎著自行車掠過。她一邊用熱情而充滿愛意的語氣告訴我們那個穿粉色衣服的就是女兒,一邊在身後大聲叮囑女兒要小心,別隨便脫衣服。並跟我們解釋說,她現在抵抗力弱,就怕她感冒。她女兒一張橢圓而紅撲撲的臉,確實非常可愛。

我沒想到這麽能幹的一個女強人,居然遇到這種艱難的事,也沒想到她遇到如此的困難,跟朋友介紹起來居然還這麽自然坦然,再次對她產生佩服和讚賞。

又過了一年,有一天,媽媽對我說,她這位同學夫婦帶女兒去上海治病,仍痛失愛女,女兒遺體火化後,剛從上海回來,他們幾個同學要一起去探望他們。震驚難過。

回來忙問情況,媽媽說,同學夫婦都很悲傷,不過同學妻子仍非常主動地介紹了治病的詳細經過,還描述了走的前兩天,他們買了盒裝牛奶給女兒喝,女兒一口吸了三分之一盒牛奶,並興奮地說:”媽媽,你看,我又有力氣了,我快好了!”現在想來當是回光返照。她還介紹,女兒死後,遺體化了妝,所有的人都想過來看看,都忍不住誇讚女兒漂亮。

我再次佩服這位堅強的媽媽,能如此坦然而富於愛心地麵對女兒的生病和死亡。

幾年後,我已離鄉,探親時母親提起老同學,我忽然想起了這對夫婦,趕緊詢問近況。媽媽說,他們一直想再生一個,但沒有成功。很難過。最後想辦法領養了一個女孩。

消息還不錯,為他們稍稍鬆了口氣。

那個騎著自行車從我們身邊掠過的粉色身影,一直沒有忘記。

一晃二三十年了,今天忽然又想起這個女孩。人生無常,生命脆弱。大家都當早為生死大事作打算。輪回路險,娑婆無可戀,故當時時不忘解脫道。

很久很久不寫什麽了,因為覺得有了佛陀這樣的覺者的智慧,凡人寫東西簡直是浪費自他的時間。然而,今天還是寫了。也許,影塵夢幻中,還是有些我們在關注的東西,比如無常,比如這一期生命的可貴與脆弱與無可挽留……

20191021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