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的證明

良辰靜夜心無塵,對花傾情恨有身。已知飛紅無悔意,手把枝頭數青春。聽風已見羽展翅,荊柯搖曳相握雲。明朝踏馬隨君去,來生相逢笑顏芬。
打印 (被閱讀 次)

覺得自己好像有了心髒病,但也許是心絞痛的一種。左邊胸腔內部有一條正在擰水的手帕,幹擰,並沒有水。一陣緊縮的輕微疼痛,並不要命的,但是很明顯地,有一個問題在裏麵成立。

不知道什麽時候會離開這個活的世界,因為生命不可知。沒有來,隻有去。就像一個近視的人,什麽時候模糊了視線,要眯起雙眼,對麵的任何物體都虛胖成一個純粹的光暈,可移動的,不可移動的,都虛幻著像另一個世界。戴上眼鏡看清了,可是那種清晰的快樂並不長久,鼻梁上總是夾著一個小物體,或者那些戴了隱形鏡片的,在眼裏的酸澀,都是一個負擔。活著是一個負擔,死亡實際很清楚就在每個人的前方,就像戴眼鏡之後看見的。

人如果沒有負擔就好了,因為負擔有些是沉重的,有些是甜蜜的。從甜蜜到沉重或者傷心也許隻有一瞬,幸福就沒有了。就像你生養了孩子,他們小時候依賴著你,胖胖的,一身奶氣,哭的霸道,笑的飛揚,但他們喜歡,愛著你。等到青春期,恨不得拿你當世界上最痛殺的敵人,說不是,不說也不是,關心不是,不關心更不是。每個孩子當初的愛到哪裏去了呢,累積的性格上的不滿,終究因為血緣的牽連,扯的更痛,那隻手帕一定沒有了水,幹擰著。

年輕時總覺得一定要有家庭,很害怕自己孤單下去。那時候住在單位分的小宿舍,一個人下班回去,先把小電視打開,讓它發出聲響,表示人間的喧噪在身邊,然後到屋外自己的小廚房去下麵條,有了人間的煙火氣。對未來沒有清晰的規劃,走一步算一步。結果命運的手伸過來,不好不壞給了一個活著的頭銜。看每個男人女人都是如此,進城的,沒有進城的,進城又出來的,城壞 了又重建的,最後一個人守城的,最後都走出人間的城的,都來個嗬嗬吧。

都說人的性格決定命運,但是命運哪裏那麽好讓一個方麵決定呢,這麽強大的東西,看不見摸不著,上帝什麽時候能讓人看見自己的臉?做夢嗎?

一家較貧的遠親生了兩個女兒。大女兒上了個中專,出來打工,能說會道,長相普通,非常明白人情世故。結婚前好愛打扮,睥睨著人世間的一切。後來找了個汽修工,胖壯無比,身上滿滿的刺青,看去像黑社會的。兩個人到西北去打工,懷孕了,生下的女兒有先天性心髒病,說是在西北高原懷孕時就喘不上氣來。花了很多錢給孩子做手術,回到之前打工的平原城市,因為夫家隻她老公一個兒子,婆婆必要她再生,於是冒險又生了個兒子。再見時,邋裏邋遢地一個家庭婦女模樣。

遠親的二女兒也是中專畢業,零碎地在家鄉各地打工,之前和她姐姐一樣也是長相普通,細眯眼,塌鼻梁,寬下頜,但身材不錯很會穿著。開始是有些自卑的,後來去稍稍整容,割雙眼皮,抬高鼻梁,下頜也圓潤了弧度,當然就奇跡一樣變漂亮了。於是也睥睨了人世間,非正式單位的男人不嫁,男家父母必須是有退休金有房子的城裏人,男人必須要英俊,個頭要高,溫柔可親。介紹很多都因條件不合她意沒成,已經到了三十歲,眾人都說她太挑,忘記自己原始條件。今年突然傳來她結婚的消息,說是婚前已經懷孕。以為肯定是她條件合適了的男人,卻是一個飯店打工的,父母都在鄉鎮務農的,看照片錄像非常一般的新郎。親戚告知,二女兒一直愛慕著一個外省英俊的男同學,男同學說自己家做著醫療器械的生意,很有錢。一開始男同學並不怎麽搭理她,但兩年前同學會見麵後看她漂亮就曖昧了她,一直聯係不斷,做生意還讓她投資。她沒有多少錢,就借遍親戚朋友,連她父母養老錢套了密碼取了銀行的折子,陸續給了那男人一百六十萬。今年得知那男人是個騙子,已經被公安局立案逮捕了。說是一開口就給錢,一天能打過去十萬。而這個男的已經結婚,找了個女孩小他十歲,生了兒子。那邊女的離婚帶走房子和幾十萬,也許是她給人家的那些錢。男的進了監獄她還同情,說不知在裏麵受苦不受。

現在她快速結婚,難免讓人覺得她找的是接盤俠。新郎家不知她身負重債,很擔心哪天就成了暴雷。

想用這兩個女兒的例子說明什麽呢?不知道。腦子裏亂糟糟沒個章法,就算一則生活記錄吧。

也好像和前麵的感慨不搭界,有時候真煩惱啊,人的命運到底是什麽呢?

明顯的,秋天又來了,冬天也不遠。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你還沒有寫完呢,冬天的後麵就是春天和夏天了!~~
wumiao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注冊很麻煩' 的評論 : 金錢社會,人類無情。
wumiao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少林商僧' 的評論 : 你的拚音肯定是體育老師教的。你覺得五毛會真的把自己的名字拚成wumao? 你覺得僧侶會用少林功夫一棍子打死老百姓?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人生不易,金錢社會各顯神通
少林商僧 發表評論於
太令人感動了!沒想到五毛們也能寫出人情冷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