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如何封死加拿大

發發牢騷,解解悶,消消愁
打印 (被閱讀 次)
中加關係之糟,據說中加商業界彼此都回避考慮貿易和投資【3】,已經投了的都在考慮撤離的可能。我對此類極端的政策一般都持有回憶態度,俗話說得饒人處且饒人,不把人逼到絕路,讓人有台階下,是待人處世的常識,常識,不僅僅對他人好,對自己也有好處,即使對自己沒有直接的、短期的好處,祖宗不是告誡我們要積德嗎?
 
我一直說華為是中國為數不多的核心利益之一,必須保,孟晚舟被拘捕,中國必須、應當有所表示,隻是夾在中間的是加拿大,算是美國的附屬國,雖然自豪,但政治上缺乏獨立的餘地,我在從“聯歐日以製華”到“美國節節勝利”的神話一文裏提到加拿大經濟對美國的依賴性,不論加拿大嚷得如何響,很難不當二等國。
 
不過孟晚舟對加拿大既是公事公辦,也是紅專的意向。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就是個好代表,他在國內(也許國外)被認為是個隻紅不專,眼高手低激進無能之輩,誇誇其談,寧願花大錢救濟難民,對內地人失業不聞不問,跟美國白人精英沒啥區別,不過他討人喜歡,女粉絲無數。美國的極端排外風氣讓很多技術人員挪到加拿大,尤其是多倫多,而溫哥華成了中國人把資產外移洗錢的場所,結果東西兩岸還挺火。加拿大對中國曆來高高在上,覺得自己價值觀和製度都高了一籌,更別說生活水平了,所以加拿大有機會就譴責中國幾句。加拿大人的社會環境自然不是中國能比的,這大家得承認,不過恰如西方其它國家一樣,加拿大一邊數落中國一邊借機賺錢,覺得兩不幹擾,所以中國人懷疑加拿大是巴不得站在美國一邊拘捕孟晚舟,也不無道理,而且加拿大還死跟美國,禁止華為參與5G,更令人憤怒。
 
 
中國的行徑也是不地道,美國沒轍,猛整加拿大,又逮人又禁運,一邊說跟孟晚舟無關,另一邊說加拿大必須放人。加拿大也許有曾有僥幸的心態,但加拿大跟中國不一樣,是個有法治的國家,不能越過法律,中國這麽一逼,不僅是掐著人家的喉嚨,還得罪了民眾。
 
無疑,美國是利用加拿大。不僅僅利用,而且整個把加拿大當成一名小卒子,《華郵》【1】說美國除了下命令就撒手不管了,連個謝字都不多,加拿大主要報紙《環球郵報Globe & Mail》也隻有怨言【2】:
The United States has been of little help.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is in heated trade talks with China and has reportedly rejected China’s request to link discussion of Huawei and Ms. Meng’s case. Meanwhile, Ms. Meng remains under luxurious house arrest in Vancouver as the extradition process advances, slowly. Canada is on its own
 
加拿大菜籽油是出口到中國的光彩商品,從無到有成為一個主要出口產品,如今成為被打擊對象,加拿大也不會忘記中國說變就變,靠不住【3】。
 
不過,中國的打擊正好跟加拿大的經濟(中國出口占加拿大菜籽油產量近一半【9,10】)和大選沾上邊【4】,而且加中貿易也是有分量,加拿大政府對中國的閉門感到壓力,據說加拿大好幾個部長都試圖跟中國通氣,中國根本不搭理【5】,禁運也就無望解決(至於這是否“公開開與美國唱反調”【6】就說不清了)。
 
對一個國家貨物禁運,一般是違反世貿規則的,像中國,用的招數不是關稅,不是閉關,而是“衛生檢查”,也許有安全問題,也許沒有,大家都知道是報複。最近,中國像是升了級,連豬肉都禁了【7】。
 
中國的威力,是在於其產業的結構,《外交關係協會》研究員Brad Setser在一篇博文裏【8】列舉了中國原材料的主要采購機製是幾個巨大的國企,包括中糧集團。因為具體采購是商業決定,無所謂違法,中國可以在采購地、價格中選擇,當最低成本不是一定要主要因素的時候,這些國企商業決定的動機很難看清。
 
話說回頭,小企業沒轍,一個跨國公司、國際財團或國家利用自己的采購力來牟取最大利益,不是怪事,也不稀罕,而且此類交易變成其他利益交換也不時可見,不過把這一關係變成國家機器的一部分,成了對現有開放、公平競爭、自貿為國際經濟機構的衝擊。
 
如作者所言,中國如果對一個國家有脾氣,一個電話就把這個國家封死了,不需要法律過程,沒有申述的餘地,也許有理由,也許是任意獨斷,用的借口連世貿都沒轍。這是讓西方堅決反對中國國企的原因之一。
 
如果進口是自發的有機的機製,由成百上千中小企業組成,你可以想象一旦政府宣布由衛生為題,大家不僅僅大受打擊,時間長了還怨聲載道,那些可是國內企業,那是即使專製也壓不住的,現在隻有政府一個“行政部門”,不會有任何不同意見。這種因政治因素而調節的經濟,不能說是市場經濟。
 
年頭周穎剛、劉曄、張訓常在《金融時報》中文版撰文介紹“中國國企改革四十年:回顧與展望”:
第一個階段是1978年到1991年計劃體製下簡政放權、減稅讓利的改革,重點在於調整政府與國有企業之間的生產管理權限和利益分配關係,最終使企業脫離政府的直接行政性控製,成為獨立自主的商品生產經營者,從而釋放國有企業的生產活力
第二階段是1992年到2002年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過程中轉換經營機製和製度創新的改革
第三個階段是2003年到2013年市場經濟體製下以管企業為主的改革
第四個階段是從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開始實現國有資產管理體製由以管企業為主向以管資本為主轉變的改革
第四個階段是習近平的時代,作者解釋說這些階段是“從政企分開到政資分開”,然而,“經過這麽多年的改革,政企依然未能真正分開”,歸咎於“其主要的原因在於政資未能實現真正分離”。我是搞不清政企分開和政資分開有什麽區別,知道的,是習近平不想分,現在是政企一家,所以別怪大家有意見。
 
 
【資料】
【1】《華郵》Canada arrested Huawei’s Meng for the United States. As China retaliates, it’s on its own
【2】《環球郵報》What Canada must learn from China’s canola war
【3】《南華早報》Huawei case puts two-way strain on Canada-China business confidence
【4】《多維》從油菜籽到中加貿易停擺 孟晚舟案深度影響加拿大內政
【5】《環球郵報》China ignores overtures from Ottawa amid Huawei dispute
【6】《多維》公開開與美國唱反調 加拿大對貿易戰失去耐心示好中國
【7】《南華早報》China blocks imports from two Canadian pork producers in spat since December 2018 arrest of Huawei’s CFO Sabrina Meng
【8】《外交關係協會》China Never Stopped Managing its Trade
【9】China’s canola pinch
【10】加拿大菜籽油出口數據
 
bbbbtttt 發表評論於
明月前身,加拿大當年當然不是白白援助,當然是收錢的,但是,當時中國根本沒有那麽多錢,是加拿大政府做的貸款擔保,等於是人家先給了貨。這份恩情,不夠大嗎?
飿崆 發表評論於
2018年數據:
加拿大對華出口:26,781,114,145(加元)
加拿大自華進口:75,546,551,649(加元)
加對華貿易逆差:48,765,437,504(加元)約 375億美元
2018年美元/加元平均匯率:約1:1.3
-------------------------------------
加拿大一手好牌啊
明月前身 發表評論於
Lost man, 你確實lost了。好像加拿大賣糧食不收錢,白白援助中國似的。還“救命‘呢。你用中國人的語言文字,還把全中國人都詛咒上,你這種行為是什麽?精分嗎?
lostman 發表評論於
叼毛,加拿大尿你,餓死人的時候全靠加拿大出口糧食救了上億中國人的命,中國人絕對是見利忘義的小人
侃-侃 發表評論於
2018年數據:
加拿大對華出口:26,781,114,145(加元)
加拿大自華進口:75,546,551,649(加元)
加對華貿易逆差:48,765,437,504(加元)約 375億美元
2018年美元/加元平均匯率:約1:1.3

SCNC 發表評論於
你逼大加拿,正中老川下懷。把它也拖下水,孟公主事件就是要加拿大也下水。
絕對運動 發表評論於
到時要買小麥可別說加拿大臉色難看
通州河 發表評論於
不明白為什麽要封死加拿大?難道1978年前中國沒改革開放前像加拿大這樣和中國幾乎沒什麽貿易的國家就過得很差嗎?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膨脹了。家中貿易有限得很。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