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應以善意揣測其他(中國)人--也談談顏寧

人生境遇不可選擇,心態可以選擇
打印 (被閱讀 次)

 

1。學術之爭。

其實也沒什麽好爭的。 

(1) 顏寧在Nature等 Peer Review的雜誌上發文章。  如果有重要遺漏, 評審人都會讓她補上。 老閻發表在細胞雜誌上的文章是二十多年前的文章, 這麽多人不知道或者知道沒有把老閻的文章提上來,有可能有諸多原因: 評審科學家也沒看過, 評審科學家認為不重要, 閻文沒有影響力等等。總之, 閻文對顏的沒有或者少有貢獻。 老閻自己做的研究當然自己視若珍寶,但不代表別人就一定要看到而且重視。 

(2) 老閻的方法冷門, 也許是為什麽影響力不夠。  

(3)老閻自己都沒有去爭, 而且很替顏寧著想。 親自去檢驗在國內的環境是否可以檢索到自己的文章。 是以善意揣測其他中國人,很有老一代科學家風範,是我們的榜樣。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66/201905/8695.html

(4) 也許有人覺得顏寧比老閻出名不公平。 老閻發表文章時是第一作者,不是通訊作者, 而顏寧是通訊作者,是帶領團隊的老板。  而更重要的是顏寧做的貢獻可不止就那一篇文章, 看這裏:

https://molbio.princeton.edu/people/nieng-yan

節選的文獻就這麽多,而且不乏科學,自然以及細胞等頂級雜誌的文章。

2。關於是否炒作

(1)科學家是否應該上綜藝: 科學家是人,出名的有傑出貢獻的科學家上綜藝節目有什麽錯嗎? 為什麽科學家一定要關在象牙塔裏盯著細胞和離心機筆耕呢?  科學家出來跟大家見見麵,讓老百姓對科學有科學家有更有血有肉的認識對科學對社會不都是一件好事嗎? 

(2)她是否炒作自己的未婚:成為名人後,很多的事都不是自己能決定的。  這種未婚的信息不需要自己主動告訴別人就很容易暴露出來。  被問到婚否,難道還非得讓人家撒謊說,自己有個宅男老公?  成為原始,新聞都會報道她的家庭情況。  如果她這樣的人都搞不清婚姻狀況,那狗仔隊都解散了算了 。

至於她不結婚的自由,老妖下麵這篇文章寫得很好,在此就不添足了。

 咱不討論閻顏的學術糾葛,單說顏寧不結婚這事。 - 退隱老妖

3。我們要以善意來推測他人。

近一百年前,魯迅先生說:“我向來不憚以惡意推測中國人”。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很多中國人以惡意推測中國人的原因。 大家要清楚地看到, 魯迅先生說這句話的重點不在這半句,而是在後半句:“然而我還不料,也不信竟會下劣凶殘到這地步”。 我也不相信魯迅先生是鼓勵大家以惡意推測其他中國人。  以惡意推測別人,自己心中就多了份惡意,多了份憤恨。這個世界就多了份惡意,多了份憤恨。

我們多不是心理學家,多不會讀心術。 在看到別人的行為時,為什麽不可以give them the benefit of doubt, 多以善意推測他人, 讓自己心中也多一分善意,多一分愉悅,給世界也帶來一分善意,一分愉悅呢?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