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山碰到了蛇 (w English)

這裏一年四季溫暖如春,沒有酷暑沒有嚴寒......
打印 (被閱讀 次)
對蛇的恐懼可能是與生俱來的,不知道上帝為什麽會創造這樣一種無腳的,靠肚子挪動的動物,看一眼就讓人心生厭惡恐懼。小時候, 家住在山上。有一年夏天,一條白蛇,不知怎麽地鑽進我和弟弟睡覺的房間,躲在床板下的角落裏不肯出來。記得全院的人都來幫忙打蛇。蛇是被打死了,可是過了幾天,又一條白蛇出現在我家附近的鄰居門口,人們說那蛇說不定是蛇媽媽,來尋找那條被打死的。 這麽多年過去了,已經記不清很多細節了,然而, 那種對蛇的恐懼連同牆角的血跡卻從此深植在記憶裏。
 
上周六,想趁著春光大好,再去爬一次山,卻因在沿途碰見了蛇而中途折回。雖說爬過三年山,但那時仗著人多,大家有說有笑,加上三年也就碰到過兩次,每次我都繞道不看,並沒有太大的恐懼。 但這次不同,就我和某人兩個人。那日,我們沿著蜿蜒的山路向上走著,說笑著,突然在靠近花叢的右側,驚見一條蛇在爬行,長長的身子扭動著。我大聲驚叫了起來,而某人卻麵不改色地靠近它,掏出手機拍了起來,一邊拍,一邊說,"沒事,應該是無毒的"。在某人連哄帶勸的話語聲中,我又戰戰兢兢地跟著他,繼續向前。不料,沒走幾百米,又看見一條,這次是在路中央的淺草叢中,他走過時並沒有注意到。我原地站著尖叫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隻見他撿起路旁的一根細長枝條,把蛇撥了幾下, 然後向我招招手, 意思是說,警報已經解除了,事後還跟我說,這條蛇應該挺聰明的。 而我卻不願意再爬了,哪怕山頂有無限風光, 我已無心觀看。
 
他不願意半途而廢,我隻好望著他的身影,一個人折身下山。下山的途中,在幾乎同一處又碰見一條蛇,許是來時看到的同一條,隻是它從路的右側換到左側。我的恐懼心理達到了極點。 我開始小跑起來,隻想早一分鍾逃離這個危機四伏的地方。我雙眼隻盯著路中央腳即將要踏過之處,不再看兩旁的草叢。 在我跳躍的視線中, 路麵幹裂造成的裂痕都像是一條條蛇。 我憋足了的一口氣,加快速度衝下了山,一邊衝,一邊拚命剁著兩隻腳,故意發出巨大的聲響,希望這樣,如果前麵有蛇聽到了會自動溜走。
 
就這樣,在恐懼中我跑下了山, 到了平地處,坐下來等他。 漸漸地,心平靜了下來, 腦子卻不由得開始胡思亂想了起來。 老實說, 開始時,心裏掠過一絲不快, 抱怨他不陪我一起回來 (想來他一定不知道我會這麽害怕)。 所以當我看到他笑眯眯走下坡時, 我開玩笑說,"這山上美景如何? 是有美女等著,還是有美女蛇等著,連老婆都棄之不顧了?"  可其實,人的一生就像這爬坡,有人陪你同行自然好,沒人同行,有時還不是要一個人去麵對, 麵對期間的種種障礙和困難。 而當他興致勃勃地掏出手機,給我看山頂上拍的風光照和video時, 那一刻的我卻慶幸沒有因為自己的軟弱阻礙他的腳步,使他也喪失了欣賞的機會和權利。 從某種角度上說,我其實也是最終受益者, 因為通過他,我間接地看到了美, 那種或許唯有勇士才能接觸到的美。
 
 
 
 

This spring’s super bloom is unprecedented.  Every workday when I went to the company’s kitchen for water, I would spare a moment standing in front of the big window, looking at the mountains afar, to  relish at the rare spring color, its gradual changes, from green, to mixture of green and yellow when large swaths of mustard flowers erupting,  to its final suffusion of riotous yellow carpeting all over the tops.  But then the green color receded, signaling that the grass must be dying from the monthlong draught and sunlight.  With the sheer yellow color alone, I know the spring is coming to its end.

So last Saturday I urged someone to hike with me again, to a valley that was extravagant with mustard flowers in 2017. When we set our foot on the zigzag trails and climbed upward, the scene was just as spectacular as expected. The mustard flowers, flanking and dancing on both sides of trails, were taller than a man’s height. Their abundance made the once-wide and barren trails narrow and bushy. As we enjoyed the view along the way, a yellowish terrifying snake came to our sight. I shuddered in horror, shrieking uncontrollably as it wriggled its body among the bushes. While he, with his cell phone, approached closer for a picture, telling me in a calm voice that it was a non-poisonous California King or something.  The snake soon slithered away, but my terror lingered.  He took the lead, hiked in the front, to clear the path, assumingly.  Walking a few hundred yards farther, I spot something moving again. I stepped back and screamed out loud. He turned his back, and there a few steps away lurked another one in the middle of the trail that he just passed by. He picked up a long stick, poked at the snake, and beckoned me to come along as the snake was out of sight.  By then my fear mounted to such a tension that I decided to turn back, alone. None of the beautiful scenes would outweigh my psychological fear.

The descent turned out to be scarier. Every step was so intense and nervous, as I gathered all my courage and attention. Then about the same place that the first snake was spotted, I saw it again, at the other side of the road this time.  I was momentarily transfixed, not knowing what to do. Luckily three young people were hiking upward towards me. They saw me, heard me, approached the bush, and then said breezily that there was no snake.  They continued upward, talking at ease, while I was helpless on my own again. I took a deep breath, collecting myself, and started nervously running down. I purposely stamped my two feet heavily to give warning to any snake ahead, that “I am coming” :). I forced myself to only focus on the trail in the middle.  But in my fearful mind, the cracks on the dry road surface by the side of bushes all looked like black snakes.  When I finally made it to the open clearing at the foot of the hill, I was relieved it was over.

The next day, the muscle on both my legs was sore, as a result of nervousness I believe. To be strong at any circumstance is not easy, especially when you have to confront your psychological fear alone.  Nobody can actually help me but myself.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菲兒仔細,還來讀我的英文,這個主要寫給自己看的,知道讀英文的人特別少,因此也不顧字體了,菲兒提出過一次字體太小,而我通常是copy過來後,就懶得edit,發現用手機模式看好像大一點。謝謝菲兒閱讀,下次如果還吃力,就跳過啦:)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來讀英文,寫得真精彩,就是字體大小了,不容易讀。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彩煙遊士' 的評論 : 遊士好!養蛇的人一定不怕蛇,說不定還同床共枕呢。你的同事還養在辦公室,還好我不跟他共事,否則沒法活了:)遊士周末快樂!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夕陽影裏一歸舟' 的評論 : 歸舟妹妹來了,謝謝。南加州的春天基本已經尾聲,北加估計現在正春意盎然。能讓你看到,也是共享了。祝周末快樂!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y56' 的評論 : 謝謝聞香來訪,我要是你,也嚇死了,仙鳥也不要看了:)聞香周末快樂!
彩煙遊士 發表評論於
我原來養的草蛇吃蚯蚓,有些蛇吃青蛙。我原來同一辦公室的老美,桌子上放一個玻璃缸,裏麵養一條叫做Boa的蛇。他每個月喂它一隻冰凍老鼠:)
夕陽影裏一歸舟 發表評論於
暖冬看到蛇,我看到漫坡的花,感謝你的分享,加州的春天我也有了份:-)我們這裏春天才冒芽
yy56 發表評論於
我最怕蛇了,有一次開了好幾個小時的車去看鳥,剛一上島,就看見兩條青蛇吐著舌頭,嚇得掉頭就跑,鳥沒看成。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邊走邊看66' 的評論 : 邊邊好!要是我,早嚇到死翹翹了,我連死的都怕,看不得的。你還是比我好,想想其實蛇也隻是萬物中的一種動物,也要生存的,像你看到的這條凍死了,也可憐的。謝謝邊邊臨博,祝周五周末好!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我也怕啊,前兩天我家車庫裏還進了一條小青蛇,又過了幾日我收拾葉子發現草地上有一條白蛇,一動不動的,估計是被凍死了。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魏薇' 的評論 : 謝謝魏薇的到來,你也怕,很多人都怕的 所以我連照片也不放了。謝謝你的誇讚,受之有愧的。祝周末好!
魏薇 發表評論於
昨天下午看到你的新文了,一見“X”這個字,就被嚇得沒敢點進,一定是篇描寫春天的美文。冬日的文字嫻靜,溫暖,又不失浪漫,我已熟悉,並感覺很親切了。此篇繞路了:-)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蓮盆籽' 的評論 : 蓮子妹妹好,我這是被逼的,沒辦法,沒人陪,隻好自己一個人下山。。問候蓮子周末好!
蓮盆籽 發表評論於
獨自下山,暖冬勇敢,讚!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謝謝一凡叮嚀,是的是的,我已經沒有心賞美景了:)周末愉快!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彩煙遊士' 的評論 : 遊士你還養過蛇啊,厲害厲害,我聽了毛骨悚然。蛇愛吃蚯蚓,這第一次知道,還有什麽?蛇聰明嗎?遊士周末快樂!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風光雖美,還是要安全第一!
彩煙遊士 發表評論於
我以前在美國養過蛇的,但經常要找蚯蚓給它吃,就放了。蛇一般不先進攻人的,所以遇蛇要冷靜。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oft-heart' 的評論 : 這位心軟朋友好!謝謝你分享你的經曆和經驗,蛇真是怕人的,如果人不威脅到它的生存,它不會主動進攻的。我呢,倒不是怕它咬(當然也怕),我更多的是看到它的樣子就害怕,就像恐高症,其實都是人的心理造成的。以前小時候老家蛇也多,還有水蛇之類的,我都怕的。再次感謝你的臨博留言,祝好!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點點好!是的,有不少人是談蛇色變的,這種恐懼心理很難克服。問候點點周末好!
soft-heart 發表評論於
走山路碰到蛇是家常便飯,關鍵是自己武裝好。過去在國內送醫送藥到安徽常去黃山采草藥,開始也是好害怕,那裏五步蛇多,走路緩慢還得用樹枝“打草驚蛇”。後來學了老藥農的辦法,穿上寬大的鞋子並把褲腳末端在鞋子外麵紮緊,即使在半人高的草叢中也行走如飛從來也沒有碰到蛇因為他們逃得快。在這裏常到老太婆的農場也用同樣辦法,甚麽響尾蛇,銅頭蛇都不在話下了。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聽著就渾身起雞皮疙瘩!!! 我最怕蛇了!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GraceX' 的評論 : Grace好!我倒是不怕黃鱔和蚯蚓。或許每個人都有一些心理上害怕的東西,我女兒怕蜘蛛,我想跟美國文化有關。你經常爬山,一定會碰到,不過如果走光禿禿的大路會好一些,還是要小心的。 蛇基本上不會主動攻擊人,響尾蛇比較aggressive,其他的蛇大多膽小怕人。我最近不打算爬了,心理上還沒有過關,準備做點其他靜心的運動。謝謝Grace的分享,周末愉快!
GraceX 發表評論於
暖冬好!完全能夠想象你的害怕心理,我也是怕蛇的,我曾經還怕黃鱔,蚯蚓甚至毛毛蟲,不過現在好很多了。但對蛇的害怕最主要還是擔心它有毒。我有次hiking也好幾次遇上了好幾條蛇,甚至有一條懷疑是響尾蛇,如今大概是蛇的出沒季節,過了這個日子,基本就很少看到蛇了。所以不要太擔心了:)要不,會影響你以後的hiking心情的。祝周末快樂!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山韭菜' 的評論 : 山韭菜好!這是你我第二次提到蛇了,最近花草太茂盛,天氣又熱,要小心的。同問候!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ooibosTea' 的評論 : 茶兒妹妹好!有棍子我也怕,我是不能細看蛇的樣子,人多好些,像看熱鬧,遠遠的,人少時,不行。我想最近不會去爬了,心理的陰影還沒消除:)謝茶妹臨博,周末好!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豆豆好! 豆豆勇敢,不怕蛇,不怕毛毛蟲。人確也是動物世界最可怕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人以群分,我們如果隻跟同類人打交道,就會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紛爭和不愉快。謝謝你的誇讚,豆豆周末好!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nce-always' 的評論 : Oncemm好!周五了,還在外開會,希望能早點回去,過個好周末。你這麽仔細看照片啊,有些裂縫大的,跑動中真是有幾分像的,唉,我是真怕,那天從山腳走出park還有很長一段路,某人在前麵走,還故作又碰見蛇的驚嚇狀,我真是要崩潰了。mm也覺得他有嫌疑是吧:)這不,最近不準備再爬山了,天熱了,更可怕了。紐約的春天一定美吧,好好享受春天的到來,期待你的詩作!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花好月元' 的評論 : 月兒好!某人就是他,以前稱他為領導,後來他說文章裏不許提他,隻好稱之為某人了:)動物是有靈性,相信蛇也是如此,昨晚某人還上YouTube看蛇片,告訴我蛇也是有個性的,通常不會進攻人。但是,我天生見不得那蠕動的樣子,沒辦法:)謝謝月兒的光臨,祝好!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獅子羔羊' 的評論 : 獅子好!這就成思想家了,過獎過獎,最多算是感悟了,人的獨立性在任何時候都需要啊:) 謝謝你的留言,周末好!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康賽歐' 的評論 : 康康好!謝謝喜歡,周末好!
山韭菜 發表評論於
這是我最擔心的!問好!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不行,我也怕蛇。有草有灌木的地方一定得長褲長襪運動鞋,不然帶根棍子打草驚蛇。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隻要不是毒蛇,我其實更怕毛毛蟲”—— 我什麽蟲都不怕,我怕人。:))

暖冬從美女和美女蛇的那段引伸去的思考,我好喜歡!
Once-always 發表評論於
暖mm,讀了你這文,又看到這些圖,也有點怕怕。雖然圖很美,但看著那些幽徑,地上的裂縫,感覺一條條蛇就躲在哪個角落。主要是暖mm的文字太有震撼力了。:) 記憶中還真沒有親眼在外麵看見過蛇(動物園的不算)。佩服你家神侶啊,一個人爬到山頂看風景,絕對有去看美女的嫌疑哦。:)))又是周五了,我在外開會,祝暖mm周末愉快!
花好月元 發表評論於
為啥說是某人還是他?需要英雄救美的時侯到啦?!哈哈!
爬山遇見蛇是常事吧,動物也有靈性的,特別是活的年頭長的動物。我對蛇倒是有些恐懼感,但從來沒覺得會厭惡它們的。 :)
獅子羔羊 發表評論於
暖冬這爬山還爬出這麽多智慧來,真是一個思想家。學習了。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照片好漂亮!周末快樂!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閑閑客' 的評論 : 閑閑好!好久不見,問候閑閑!這次嚇到自己了,跑也是沒辦法,想減少恐慌心理的時間:) 謝謝留言。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lfemom' 的評論 : Rolfe媽媽好! 蛇跟蜥蜴一樣都是冷血動物,需要曬太陽來取暖恒溫。有一次我們一群人爬山就碰到一條蛇在水泥路上曬太陽,前麵的男士沒注意差點踩到,蛇猛然抬頭,嚇到男士倒退一大步才沒有踩上。雖然大多數蛇不會主動進攻人,但是蛇本身的樣子就瘮人。我最近是有點嚇到了,最近也不準備再爬了。謝謝你的留言, 問候Rolfe媽媽!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子喬好!是的,今年比2017年還要茂盛,這倒數第二張其實還不是在碰到蛇的地方拍的,我放在這裏自己記錄一下,穿越這麽窄的通道讓我想起傳說中的青紗帳:)子喬怕毛毛蟲啊,我更怕蛇,我已經連著三個周末看到蛇了,不準備再爬山了,至少天熱這段時間。謝謝子喬留言,晚安!
閑閑客 發表評論於
春天是蛇出沒的旺季吧,好在暖冬跑得快;)
Rolfemom 發表評論於
暖冬,那幾張照片真漂亮。 不過路上有蛇怪嚇人的。 以前爬山也碰到過蛇, 整天都腿軟。 天熱了, 蛇喜歡在路邊曬太陽。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你們那邊的山路兩邊花草這麽深啊?難怪會藏著蛇。隻要不是毒蛇,我其實更怕毛毛蟲:)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g' 的評論 : C學者好!嗯,蛇怕人,最怕廣東人:)我今年二月回去過年,親戚請我在飯店吃飯,就有一道炸的切成一段段的蛇肉,嚇得我直搖頭,還好事先說了,否則吃了都要吐出來的:)謝謝你的留言,祝周五周末好!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ufang' 的評論 : 歡迎新朋友chufang,看來你也怕蛇:) 冬天蛇肯定冬眠了,我們這裏今年雨水多,花草太茂盛,否則也不會這麽常見,而且鷹也多。剛剛掃了一下你的博客,你看這麽多電影,寫這麽多影評啊,厲害。可惜我電影看得少,看了也忘了:)謝謝你的留言。
cng 發表評論於
多移民些廣東農民進來,什麽毒蛇田鼠,幾年就給他吃得幹幹淨淨。
chufang 發表評論於
我們這裏每次下雪時候,我就想到,蛇不回來了。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曉青好,也有一陣不見你了,問候你!是嚇死了,已經說,最近不爬山了:)謝謝曉青留言。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嚇死我了!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土豆好!還不是怕它咬,看不得,看見蠕動的樣子就毛骨悚然,這種心理很估計是沒有辦法了:)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小C好! 有一陣不見,問候你。你也怕啊,我不是怕它咬(當然也怕),看都看不不得,尤其是它滑動時,會毛骨悚然。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王妃好!我們這裏有朋友家在山上,也會有蛇爬到院子裏,我那天還說,這樣的房子我肯定住不了的,我看到了,膽都嚇壞了。澳洲地大物博,自然風光好,這些動物一定更多。謝謝王妃留言。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以後穿上長筒靴,並帶一根木棍。
cxyz 發表評論於
對蛇的恐懼可能是與生俱來的
— 我也是啊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澳洲的蛇太多了,城郊人家的後院都會有。和大自然接近也是有危險的,無限風光在險峰哈!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