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與奶奶的主要矛盾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麽大事業,隻想真真實實地為自己活著。

本博客文章均為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
打印 (被閱讀 次)

 

早春三月春寒料峭,早晨剛下過一場大雨,漲了潮的河水混雜著泥土變得渾濁。早上九點多,河邊洗衣服的女人都洗好衣服回家吃過早飯下地幹活去了,安靜的河岸邊蹲著一個穿著水鞋,裹著頭巾的小個子女人在洗衣服。

“七妹,你怎麽不下水洗衣服哦?”從橋上走過的叔公覺得奇怪,昨天還看見七妹站在河裏洗衣服。

“叔公,我今早三點剛生下女兒。”叔公年紀大了眼花,七妹向叔公解釋。

“唉,阿素也是的,兒媳婦剛生完孩子也不幫忙洗衣服。”叔公歎著氣搖著頭走了。

七妹是覺得委屈和難過,但她已經習慣了。這是她坐的第六個月子,生前三個孩子的時候,王南方的奶奶還健在,是她照顧七妹坐月子,幫她洗衣服,燒祛風寒補氣血的草藥水給她洗澡用,給嬰兒洗澡。

生完第四個孩子的時候,七妹像生前幾個孩子一樣躺在床上享受坐月子,早上,老二推開七妹的房門哭著肚子餓要吃飯,七妹拖著虛弱的身體起床走進廚房,冷鍋死灶。阿素進菜園去了,七妹馬上明白家婆的意思,她馬上生火做早飯,孩子們都吃飽了,家婆也代替她去生產隊勞動去了,七妹挑起髒衣服去河邊洗。

此後坐的幾個月子都是七妹跟家婆互換位置,她月子裏帶孩子做家務活,家婆進菜園去生產隊勞動掙工分。

七妹月子裏的髒衣服,阿素一次也沒有幫忙洗過。周圍做家婆的都幫兒媳婦洗衣服,關係好的幫忙洗一個月,差一點的也能幫忙洗一個禮拜。七妹與家婆相處向來是任勞任怨,安分守己地做一個小媳婦,不爭權不邀功,因為家婆比她有能耐,裏裏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她也體諒家婆曾經受過的苦難。但坐月子家婆不幫忙卻寒了七妹的心,七妹曾暗暗地發誓:以後家婆老了,需要人端屎端尿伺候的時候,我也不會理她。

阿素是村裏的黨員婦女幹部,是一個比較講體麵的女人,但她對兒媳婦就是不冷不熱的,幫她洗月子裏的髒衣服,實在是心不甘情不願。

阿素五歲就到王家做童養媳,三十歲不到就守活寡,解放前丈夫因為抽鴉片逃難走了,她一個女人瘦弱的肩膀替丈夫支撐著上有老下有小的大家庭。解放後她丈夫回來了,可是他在外省已經有了另外的妻室,絕望的阿素選擇放手。

阿素生了4個孩子,其中一個女兒很小就賣出去給人做童養媳,結果還沒長大就死了。另外3個孩子是她的驕傲,是她所有辛勞付出的回報,七妹要分享她的勝利果實,她心裏不舒服,而且她心裏一直覺得七妹配不上她的兒子,她惦念兒子的童養媳,那是阿素從小帶大的好幫手,最貼心的女兒,可偏偏兒子不喜歡。

其實,七妹是比較活潑開朗多話的女人,剛嫁進南方家的時候天天跟南方的老奶奶嘰嘰喳喳地講過不停,跟南方也是有說有笑恩恩愛愛。

漸漸地,七妹感覺到了家婆對自己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晚上關起房門,七妹問南方怎麽辦?

南方理解他的母親所受的艱辛和痛苦,他安慰七妹說:“我們的相好會刺激到母親的傷痛,我們平時少說話,多體諒一下母親的感受。”

七妹也是個倔強不會討巧賣乖的女人,她隻知道埋頭苦幹讓婆婆安心,少說多做不讓婆婆挑刺兒。婆媳倆從來不吵架,但彼此的溝通交流也不多,阿素的孩子們就是在這樣安靜有序,但缺少活潑的家庭氣氛中成長的。

溫飽還是大問題的年月,有一天,阿素去城裏女兒家住了2天,回來發現滿滿的一桶米少了很多,隔壁的大娘路過問一聲,“阿素嬸回來了?”

“回來了。可惜走了2天也沒有把米省下來。”阿素說話喜歡含沙射影,她從來不直接說七妹的不是,但她對七妹過於慷慨大方的為人很是不放心。

裏屋的七妹聽懂了家婆的話外音,感覺一股寒意襲來,她的心緊縮了一下,家婆沒把她當主人,像防賊一樣防著她。她老老實實走到阿素麵前,“娘,昨天我哥來了,我裝了2升米給他。”

阿素也不好再說什麽,可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阿素也深為自己對兒媳婦的刻薄、計較而羞愧。七妹的吃苦耐勞省吃儉用她都看在眼裏,七妹的無私和大方,阿素也清楚。一次阿素娘家的侄媳婦來探親,阿素叫七妹拿些點心給侄媳婦帶回去吃,七妹竟然把全部點心都送給她了。阿素心疼得也不好說什麽,心裏歎息七妹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

阿素七十大壽過後才慢慢地把家政交給七妹,七妹之前從未插手,但因為受家婆耳濡目染幾十年的影響,上手挺快,阿素可以放心地當甩手掌櫃了。

當了家的七妹還是跟以前一樣尊重請示婆婆,阿素欣慰的同時也深感愧疚,因為七妹坐月子的時候她沒有盡到婆婆的責任。這是婆媳之間最大的芥蒂。

可是好強了一輩子的阿素不會向兒媳婦低頭認錯,甚至也不讓七妹有羞辱她的機會。她很少生病,八十二歲那年因為感冒躺在床上一個星期左右,七妹給家婆端茶遞水,做家婆喜歡吃的可口飯菜。

那天中午吃過七妹做的蔥花瘦肉粥,阿素對七妹說:“我想洗個熱水澡。”

七妹燒好熱水裝進桶裏提進衝涼房,想扶家婆去洗澡,阿素擺擺手,“我自己還行。”

阿素舒舒服服地洗完澡,在客廳坐了一會兒,跟來探望她的左鄰右舍說了些話,然後進房間躺下。不久,一聲長長的“咡……”從阿素的房間傳出來,七妹和坐在客廳裏的叔婆、大娘趕進房間的時候,阿素已經走了。

七妹傷心地嚎嚎大哭。其實,她早已放下了家婆對她的傷害。

~~~~~~~~~~~~~~~~~~~~~~~
後記: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婆媳兩個女人的相處總是有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問題。奶奶在大是大非麵前能做到大氣、包容和諒解,但在一些個人喜好和情感中她也會特別地情緒化。母親是一個真正善良的女人,因為她的忍讓,才有家和萬事興。奶奶過世後,她才真正翻身做了主人。

我們兄妹都是奶奶帶大的,對奶奶懷著一份特殊的情感。奶奶的格局和處事方式更加能給家人帶來安全感。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mlh' 的評論 :是的,在我們後代的眼裏,她們是了不起的。 謝謝你把“偉大”這一詞用她們身上,其實她們也是很平凡普通的女人,所以我也寫她們身上的一些毛病。
謝謝鼓勵!
xmlh 發表評論於
兩個了不起的女人(偉大的女人), 我上次回帖想說她們的偉大,被你誤解了。哈哈。寫得很好,文筆一直很流暢,行雲流水般。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新年好運' 的評論 : 城市裏的人開明一些。那個時代的農村如果男人幫老婆洗衣服,那不堪想象。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antno3' 的評論 : 將來你成為婆婆,肯定是通情達理的好婆婆!謝謝閱讀留言!
新年好運 發表評論於
那時的婦女真艱難,沒有洗衣機,老公還不幫忙。我媽坐月子沒老人幫,但起碼我爸洗所有尿布
wantno3 發表評論於
七妹太好了。婆婆有點糊塗,兒媳婦身體要是沒養好,這麽大一家人靠誰啊? 那時候婆婆隻怕要更辛苦。月子裏的媽媽是最辛苦,最無助,情緒不穩的時候,那時候親人不幫一把真會寒心的。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王府劍客' 的評論 : 首先歡迎王府派來的劍客!有時間也一定到王府湊熱鬧去。
每個家庭都有糟心事兒,有高、大、上的,也有陰暗的一麵,這才是真實的生活。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阿素是個有福之人,有七妹做兒媳,走得又那麽有尊嚴。 ” 她是吃飽了,幹幹淨淨地走,不打攪任何人。感覺她什麽都能把握控製,包括自己的死法。不得不讓人敬佩!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燕麥禾兒' 的評論 : “奶奶不幫兒媳婦做月子洗衣服,是不是想樹立當婆婆的威嚴?” 禾兒又一語點中了婆婆的心結要害。我真的沒往這方麵探討,還是禾兒厲害,幫我找到了婆婆不幫月子裏的媳婦洗衣服的症結所在。
非常感謝禾兒的閱讀和給力的點評!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七妹不容易,好在她心胸開闊,不會與婆婆計較。” 真是這樣的。如果婆媳倆針鋒對麥芒,那真是家無寧日,孩子遭罪。
謝謝點評!
王府劍客 發表評論於
傳統人家的婆媳沒有幾個沒矛盾的,用今天的眼光看,婆婆太不近人情,可是她也是多年的媳婦熬成婆。感謝我們沒生在那個時代...!生活寫的家史用心,感性,實在,特好看。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婆媳相處難,阿素和七妹,都不容易。
阿素是個有福之人,有七妹做兒媳,走得又那麽有尊嚴。
好看!
燕麥禾兒 發表評論於
阿素要強了一輩子,在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老天爺也給了她想要的尊嚴。

奶奶不幫兒媳婦做月子洗衣服,是不是想樹立當婆婆的威嚴?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七妹不容易,好在她心胸開闊,不會與婆婆計較。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杜鵑盛開' 的評論 : 還是現在的女人幸福!所以我知足感恩。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我家鄉也有這種習俗,但是我坐月子的時候,我媽來幫我。她受過的罪到她就結束了。
謝謝分享!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富春江南' 的評論 : 是的,退一步海闊天空。都說婆媳是天敵,有條件還是分開住比較人性化。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媳婦們太不容易了。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我生孩子我媽也不來看我,那時她已經退休了。她可能有心理障礙,從不給女兒做月子,不懂。不跟她計較
富春江南 發表評論於
婆媳相處需要包容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春閨是gay' 的評論 : 哪類作天作地,你看著不別扭呀?願聞其詳。
春閨是gay 發表評論於
這類“作天作地”,看著真別扭。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正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所以要一分為二地評價一個人,而且要考慮Ta 成長的環境和曆史的局限性。
謝謝你的閱讀!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正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哎呀,真不好意思。正可惜了一個評論,還不知道是誰發的,你又重發了。抱歉!謝謝曉青的點評和一路的支持鼓勵!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女人在家裏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有好女人才有幸福的家。
寫得真好,像追劇一樣喜歡看。
剛寫了評論發的時候博文刪除了:)太寸了吧。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