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四川到美國,我用10年拚搏,成為美國首位華裔法官ZT

歡迎來此暢談宗教信仰,百無禁忌。
打印 (被閱讀 次)

在2018年11月競選美國紐約曼哈頓民事訴訟法官勝出的華裔法官李昌永(Wendy Li),將於當地時間1月15日舉行就職典禮。

 

  此前,做為第一代新移民的他在2018年的選舉中依靠矢誌不移的精神,挨家挨戶敲門拜訪選區民眾,贏得初選。

 

  日前,她接受專訪,陳述美漂路程。

 

 

  我的故事始於四川

 

  我小時候很調皮,是孩子王。

 

  我很喜歡大自然,經常帶一群小孩子到河邊玩,由於喜歡冒險,會做很多小朋友不敢做的事,帶著小朋友去走架在河上的鋼管,讓我爸媽很擔心。

 

  我成績很好,從小到大在班裏經常考第一名。

 

  高二分科,我媽媽比較務實,讓我讀理科,但我到了理科班後感到壓抑,沒人跟我玩,感到枯燥,於是趁我媽媽出差,就轉去了文科班。

 

  剛好碰到期中考,我考了第二名,我媽媽回來,看到我考得不錯,就默認了我轉到文科。

 

  本科我考到四川大學哲學係,我很喜歡哲學,覺得自己在萬山之巔遨遊,我覺得思考過程是一個美妙的過程。

 

  畢業後我分配到四川音樂學院,有一天剛好是愚人節,我和朋友去喝咖啡,聊天中我得知北大法律係本科專業在招生,已經念完本科的人也可以去報考,於是我去報考並且被錄取了。

 

  接著我花了兩年時間讀完北大法律本科學位,1995年畢業後從事法律工作一段時間。

 

  到牛津大學深造

 

  我當時在外企工作,中國是大陸法律,如果要跟國際接軌,最好到美國來深造。

 

  1998年,我拿到達拉斯的南方衛理公會學校的全額獎學金,到美國來念法律,取得法律碩士學位。畢業後,我到紐約的律師樓工作了很多年。

 

  2010到2011年,我在英國牛津大學讀法律與金融碩士學位。

 

  那個項目是第一年招生,我在工作過程中認識到,法律和金融是分不開的,我經常碰到客戶詢問金融問題,比如發行證券等。

 

  我接到牛津的錄取通知書,並沒決定馬上去,因為我要全職讀書,必須辭去律師樓的工作。

 

  後來我去讀書了,我發現這是我做過的最好決定之一。  

 

  牛津很漂亮,有深厚的曆史,那時候是金融風暴之後兩年,我們討論怎麽從法律方麵去避免金融風暴的發生,怎麽從法律方麵來監管。

 

  牛津不是教你現成的東西,而是啟發你去思考,培養決策者,去找解決方法,這是很好的訓練,從宏觀上能為社會做出更多貢獻。

 

  在那裏我還學了很多經濟模型,對我事業有很多幫助。

 

  

 

  從牛津回到美國,我開始做律師樓的合夥人。

 

  成為律師樓合夥人

 

  我在Patton Boqqs LLP律師事務所做合夥人,這是一家國際律師事務所,他們對我進行了幾個月的考核以及背景調查。

 

  這是華府一家很有名的律師事務所,在全國各地有辦公室。

 

  我去了很多次華府,進行各種考核,考核內容包括我的資曆、經驗、業務、個人能力,以及對法律的了解、思維方式、處理問題方式等等。

 

  我參與過很多大型的商業交易和訴訟,比如在曼哈頓設立銀行、大型證券上市等。

 

  在任何公司都有挑戰,我對每個人都很尊重,我很用心地做事,就事論事,與同事都相處得很好,與很多同事成為朋友。

 

  在律師樓工作通常都是團隊合作,大型交易一個人做不來,你必須有個團隊。

 

  每個律師都很強硬tough,但每個人在一起做事時都很有團隊精神。律師接受過嚴格的訓練,他們素質很高,我非常享受與律師共事。  

 

  我付出的努力,是我同事的三、四倍,還沒當合夥人之前,我通常是早上9時到辦公室,淩晨2時30分回家,周六和周日也上班,我家就在辦公室附近。

 

  當了合夥人之後,早上9時30分到10時上班,晚上12時下班或到淩晨兩三點,律師通常是每周7天都在工作。

 

  我現在每天能睡7個小時就很滿足,當天的工作不做完我就不睡覺,有時工作到早上5-6點。

 

  

 

  商業交易和商業訴訟都是有截止日期的,如果第二天必須做完,今晚就會做到很晚。

 

  喜歡滑雪擊劍繪畫

 

  我自己一個人在美國,有人問我你感到孤獨嗎?

 

  我說我工作太忙了,都沒時間去想自己是不是孤獨,當然有時候也會調節一下。

 

  很多年前,我帶一個團隊做一個案件,處於高度壓力狀態,有時法律文件需要我把關,我覺得這麽資深的律師還要我擔心這些事,那是個冬天,我想抽幾個小時放鬆,就跑去滑雪,回來時心情好多了,情緒平和了。

 

  我一年會購物一兩次,把一年裏需要的衣服全都買下,因為平時沒時間逛街購物。

 

  除了工作之外,我非常喜歡滑雪,滑雪道分粉色、綠色、藍色、黑色4個等級,我能滑藍道和黑道。

 

  十多年前我來到紐約,有一次新年,一群朋友去VERMON滑雪,那是我第一次滑雪,從那以後就再沒停過。

 

  我非常喜歡大自然,滑雪就在山上,你與大自然非常親密,你能看到藍天白雲森林,呼吸新鮮空氣,我喜歡在森林裏滑雪,因此摔倒斷過好幾根手指,但是跟大自然接觸讓我非常開心。

 

  我還喜歡畫油畫,四五歲開始學素描,初中時學水粉和水彩,大學我經常做海報。剛當律師時,我在社區學院選修油畫,學了一個學期油畫技巧。

 

  我在想,退休後我可能會畫畫,希望有機會辦一個畫展。滑雪、畫畫都是讓我開心、放鬆的活動。我在牛津學過擊劍,我也喜歡旅行。

 

  律師行業競爭激烈

 

  律師事務所競爭很激烈。從數據看,如果一個大型律師樓,第一年招聘100名律師,到了第3年,可能隻剩下30個,70人已經被淘汰。

 

  到了第五、六年,隻剩下10個,這時候你已經是資深律師,你希望做到合夥人,到第10年,可能隻剩下一兩人,也不一定能做成合夥人。

 

  

 

  被淘汰的人,有可能是大型律師事務所強度太大,他們想換比較輕鬆的環境,也有人因為律師樓某塊業務減少而被裁員。

 

  2013年我去了另一家律師樓Greenberg Traurig LLP當合夥人。之前那家律師樓與另一家律師事務所合並,我希望在合並之前找到一個更合適我的平台。

 

  2年之後,我來到現在這家事務所Zeichner Ellman & Krause LLP當合夥人,這家事務所相對小一些,每個合夥人都是一個團隊。  

 

  第一家當合夥人的事務所Patton Boqqs LLP有500到600人,大約有100個合夥人,你有機會來認識每個合夥人,合並後非常大,有3000到4000人。

 

  Greenberg Traurig LLP也很大。現在這家事務所比較小,有50個律師、20個合夥人,每個人都成為你的朋友。

 

  我這次競選民事法官,合夥人為我組織了籌款會。

 

  競選民事法官回饋社會

 

  我一直希望更多地回饋社會。我作為紐約亞裔律師協會成員,會到紐約中華總商會提供免費法律谘詢。

 

  以前在達拉斯讀書時,我是Dallas Association of Young Lawyers (達拉斯年輕律師協會)Lawyers Promoting and Diversity Committee (律師晉升和多元化委員會)以及Minority Involvement Committee (少數族裔參與委員會)的共同主席,為少數族裔爭取權益和機會。

 

  我認為法官能幫助更多人,影響力會更大,對整個社會的貢獻更大。

 

  今年年初我開始競選,紐約目前有兩位華裔女法官,我對她們都非常尊敬。淩德麗是第一個通過民選的方式當上法官,陳佩儀是12年前當上民事法官。

 

  我很喜歡這個民主的競選過程,和民眾接觸的過程中,你更加了解民眾的想法和生活狀況。

 

  我剛去拜訪過下東城的公寓樓居民,有幾個選民邀請我進他們家坐,聊他們關心的事情,我感觸很深。我還到地鐵站口,到老人中心拜訪,打電話給選民,我很喜歡跟大家交流。

 

  我覺得一個民選法官經過這個過程是非常有價值的,法官要確保公正公平,每個人在法律麵前是平等的,不管你是什麽背景、種族,以及講什麽語言,通過民選的過程,你對這句話的含義有了更深的理解。

 

  

 

  你走到每個人的生活中,民事法庭處理的就是跟人民生活息息相關的事務,民選的過程對民事訴訟法官公正無私地判案很有價值。

 

  我對自己的資曆沒有質疑,我是好律師,想當好法官,我不是政客,很多人擔心法官受政治影響,因為法官應該是非政治的一個職位。

 

  律師事務所的女性合夥人很少,代價是你需要付出時間。

 

  

 

  女性合夥人少有各種原因,不是女性比男性弱,可能很多女性因為要照顧家庭而無法在事業上付出更多時間。

 

  走上合夥人這條路是一個人生選擇,我一直想去做的事情,就一直做下來。

 

  我喜歡從事法律行業,喜歡幫助別人。我覺得,你想做的事,喜歡的事,隻要做下去,隻要有付出,就會有成功。

 

  對新移民來說,要努力工作,思想開放,接納這個國家的文化,接納多元化。

 

  我現在是美國公民,我認為美國的民主理念非常好,司法公正、無私、公平,我認為是最重要的價值。

 

  我會是一個公正、廉明、平等的法官。我希望當個好法官,更多地回饋社會。

滿池嬌 發表評論於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2019-01-10 13:49:24
善民 發表評論於 2019-01-10 10:25:52
期望能為華人社區服務,別過橋抽板,寧幫外族,不願家奴!
===============================
幾千年的醬缸國思維:-) 中國人幫中國人? 胳膊肘望裏歪? 如果美國所有的法官都象你說的去做,那麽美國不就是天朝醬缸國了?

俺靠 ! :-)

=================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善民 發表評論於 2019-01-10 10:25:52
期望能為華人社區服務,別過橋抽板,寧幫外族,不願家奴!
===============================
幾千年的醬缸國思維:-) 中國人幫中國人? 胳膊肘望裏歪? 如果美國所有的法官都象你說的去做,那麽美國不就是天朝醬缸國了?

俺靠 ! :-)
善民 發表評論於
期望能為華人社區服務,別過橋抽板,寧幫外族,不願家奴!
二胡一刀 發表評論於
美國早就有華裔法官了,怎麽她成第一位了?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佩服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