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尼古拉斯節

打印 (被閱讀 次)

聖尼古拉斯節

 

 

聖尼古拉斯節已經過去了,一身主教打扮,騎白馬,披紅袍,頭戴紅色鑲金高帽,手持權杖,頜下一大把白胡子的聖尼古拉斯和他的彼得回西班牙去了,留下幾日的安靜,再待開啟聖誕和新年的歡慶。

 

傳說,聖尼古拉斯從西班牙來,帶著一個大個的筆記本,裏麵記錄了所有的小孩這一年裏的言行舉止。好孩子會得到禮物,這些禮物由他的隨從彼得經煙囪送到小朋友的家,放在他們的鞋子裏。彼得因為從煙囪裏下來的,所以傳統的彼得臉色漆黑,表示蹭了一臉的煙灰的。在節日來臨之際,很多超市會送小禮物給孩子們,超市特為此在入口處擺放許多架子,讓孩子們把他們的鞋子放在那裏等待禮物。

 

早在1665年,荷蘭畫家 Jan Steen 就畫過聖尼古拉斯節的畫作。畫麵中是一家三代人:祖父母、父母親和六個孩子在慶祝節日,父親抱著嬰兒和一個小男孩站在壁爐的煙囪下麵向上張望,他在指給孩子們看聖尼古拉斯和他的黑彼得是怎樣把禮物送來的。全家人都喜氣洋洋,畫麵中間的小姑娘抱著她的到的禮物很開心。唯有站在左側的黑衣男孩一個人抹眼淚,因為他沒有收到禮物。

 

從這幅畫來看,聖尼古拉斯節在荷蘭至少已經有三百五十多年的曆史了。然而,這幾年聯合國的反種族歧視人士忽然發起提案,抗議黑彼得,說是黑彼得的樣子很像過去的黑奴,是令人發指的種族歧視。所以,這兩年彼得的臉就成了五花八門的雜拌兒了。

 

聖尼古拉斯節本來是一個孩子們的節日,他們歡天喜地湧上市鎮、街頭、或者運河的岸邊,迎接由許多彼得簇擁著的聖尼古拉斯,他或乘船,或騎馬,高高在上好不威武。彼得們都背著好大的口袋,裏麵裝滿糖果和小餅幹,一路不停地向孩子們撒過去。盡管家裏的糖果比彼得他們撒過來的要好很多,可是孩子們還是興奮地一陣又一陣尖叫,一個個的小嘴巴都鼓鼓囊囊的,這一天大人們不會掃孩子的興,任由他們吃許多的糖果和不計其數的小餅幹。

 

而今,美中不足的是,堅持傳統非要黑彼得不可的人群,與反對抗議黑彼得的每年都要在這個節日裏發生爭執,結果害的首相每年都要出麵呼籲雙方克製,給孩子們一個愉快的童年記憶。

 

荷蘭人善良而寬容,隻是不知道他們的風俗傳統會不會漸漸地、在他們漫無邊際的善良和寬容裏消耗殆盡。

 

聖尼古拉斯節不僅僅是孩子們的節日,更是家庭團聚的傳統節日。這一天,親朋好友匯聚在一起,彼此贈送禮物和打油詩。比如:張三長著大眼睛,大的好像兩盞燈。還有一方好大嘴,睜開眼睛就喝水。昨天吃了三張餅,今天他要拿大頂。。。。。。總而言之,他們的打油詩和我們的打油詩一樣有水平。

 

大人們彼此贈送的禮物一般都不會很貴重,比如:用對方名字字母做成的巧克力、自己編織的手套、圍巾,或者你所喜好的小玩意兒等等。可是孩子如今得到的禮物就不一樣了,花色多樣不說,有些實在很貴重,而且不是一兩件禮物,十件八件也是有的。一個家裏如果有兩三個孩子,他們在這一天得到的禮物簡直就可以開一個小小的禮品店。孩子們早已被各種禮物寵壞了,看見什麽也不在意,隻是慌亂地扯開精美的包裝紙,然後把裏麵的禮物丟在一邊,接著去撕開下一個包裝。送禮物的大人此時是很失望的,因為他們發現自己精心挑選的這樣那樣,根本沒有引起孩子們的注意。

 

很多父母親趁著孩子們不注意,趕忙把他們覺得可以再送人的禮物收好,留待親戚、朋友家的小孩過生日的時候作為禮物送去。

 

這讓我想起猶太人的一個笑話:

 

有一位猶太商人,他送了一箱子沙丁魚罐頭給他的一個生意夥伴,結果他的夥伴跟他抱怨那些罐頭都已經腐爛變質了。結果那位猶太商人說:怎麽,你打開吃了?那是用來送人的!

 

在日本,像 Daimaru 一類的精品店裏,都有包裝極其精美的蜜瓜出售,買這種蜜瓜的人大都是為了送禮而不是自己吃,一隻蜜瓜的價格可以高到成百上千,甚至上萬美元。很多時候,一隻蜜瓜也會從很多人的手中經過,收到的人隻不過用羨慕的眼神看了看,然後在腦子裏排隊出此時最需要向他表達敬意的人,這個蜜瓜就轉到了那個人的手裏。以此類推,基本上直到蜜瓜化成水。

 

和所有的節日一樣,聖尼古拉斯節也有特別應景的食物,這次的主角是蘋果餡餅。深秋季節,新鮮采摘的蘋果切成月牙形,伴以肉桂粉、葡萄幹、核桃仁、蜜糖等其他輔料,麵坯放在特製的烤盤裏,一層層碼好材料,放進烤箱烘烤。不一會兒,香甜濃鬱的蘋果餅香味就會把家裏的大人和孩子都吸引到餐桌旁邊。

 

我也喜歡烤蘋果餡餅,隻是因為過敏而不能吃。但是烤餡餅的過程足以讓我愉悅,更何況還能聞到蘋果餅的香味,所以並沒有望餅興歎的遺憾。好在患過敏症的大有人在,所以家家戶戶都預備了其他的甜食,鬆仁餅、純黑巧克力和檸檬慕斯都是我的最愛。當今世界,過敏是一種流行,大有你不過敏,你就out了的趨勢。不想當老土的,趕緊給自己找個過敏源吧!

 

聖尼古拉斯回西班牙老家去了,聖誕老人即將到來,熏兔子很快要粉墨登場了。

第一次吃熏兔子是在哈爾濱上大學的時候,放寒假回家之前,在道裏市場上買了熏兔子。那時的食品安全還沒有混亂,市場上的東西是可以買的,而且往往比商店裏更豐富,價格也更高一些。

 

世界真小,經不住時間飛跑。那個在哈爾濱道裏市場買熏兔子的女孩,現在正坐在家裏想著荷蘭聖誕節的熏兔子,一樣欣喜,一樣充滿期待,隻不過三十幾年匆匆過去了。

 

 

董蘭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祝福王妃和王子(AL)聖誕、新年快樂!祝福你們新的一年健康平安,吉祥如意!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謝謝蘭丫把荷蘭的聖誕快樂帶給我們,祝節日愉快!
董蘭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燕麥禾兒' 的評論 :

禾兒好!大列巴麵和紅腸都買了,現在想起來還饞呢。

謝謝禾兒一直以來的關注和鼓勵!祝福你和你的全家聖誕快樂,新年快樂,健康如意,平安幸福!
燕麥禾兒 發表評論於
在哈爾濱道裏市場,丫丫光買了熏兔子,沒有買俄羅斯的紅腸和大麵包?:-)

好久不見,問候丫丫。祝丫丫聖誕節快樂,新年幸福安康萬事如意!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