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義的反思與腐敗經濟學——滿心悲涼話悟空

打印 (被閱讀 次)

 

讀悟空的文章,我是第一個點讚的。隨後,又出現了四個動作模仿愛好者。這就是我們的時代。複製一切,連點讚也要山寨。我無話可說。而看到後麵的討論,顯然這裏有一種激情,所以這時我們需要的就是冷靜。反思和批判,應該是一個知識分子的基本的態度。但是,反思和批評並不隻是簡單的否定,不是唱反調,而是以一種分析的態度思考,保持結論的開放。我這裏就分析一下腐敗興邦的可能性。在《失去愛》中寫到過,但那隻是小說,一直想寫個隨筆討論一下。

 

理想主義的反思與腐敗經濟學
——滿心悲涼話悟空

我曾經很長一段時間裏一直痛恨腐敗。和幾乎所有的人都一樣認定腐敗亡國。直到40歲以後才考慮到這樣一個問題:如果腐敗真的像所有人說的有那麽大的危害,甚至亡黨亡國,為什麽改革開放後腐敗越來越嚴重,但經濟持續的以驚人的高速發展呢?因為這個事實顯然得不出腐敗會嚴重危害經濟發展的結論,頂多是腐敗有可能減緩經濟的發展,而更有可能的推論是,腐敗或許會促進經濟的發展。

我發現其實一旦放下成見想到這一點,稍作分析我們就可以找到很多理由支持腐敗促進經濟的結論。不說古代了,其實古代真正因為腐敗亡國的實例我也沒找到。就說當代的科技水平下,今天的經濟是以消費促進發展的。而腐敗能夠極大的促進消費,它帶來的浪費與重複的建設可以帶動產業鏈的運轉,有力的推動經濟發展。同時,腐敗還刺激官員追求發展的狂熱。因為,隻有不斷的發展而且經濟要不斷的升級才會有更多的腐敗機會,提高腐敗帶來的收益。這樣,腐敗形成了一個激勵發展的正循環。而在發展中,經濟不斷升級質量也得到提高。當然,腐敗一定也有其弊端,會帶來許多問題。但從最終結果來看,至少到目前為止,利遠大於弊。我並不認為我這個結論就一定是對的,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認為在研究經時,如果研究一下腐敗在今天對於經濟的促進作用,可能會是有益的,會得出一些不同的結論。

當然,腐敗的代價是犧牲社會公正和正義。這就又形成了一個悖論。因為,在中國當時的情況下,如果把腐敗的財富用來公平地提高每個社會成員的生活,首先這是否會像腐敗這樣可行易行很難說,更重要的是那樣的結果可能並沒有腐敗能更有效的促進經濟的發展。其結果就可能,至少是在中短期內,反而不能更好的改善個體的普遍的經濟狀況。而如果考慮到在全球範圍內,如果錯過了發展的機會,從長遠來看結果可能會更糟,導致了以實現社會的公平和正義為首要目的,但公平正義不一定能實現,而整個經濟反而陷入了發展的遲滯。當然,結果也可能相反。如果我們真的全力追求公平和正義,那今天會發展的會更快,盡管我相當懷疑這個結論。

不過,這個問題我不想進一步討論下去了。我想進一步討論的是:為什麽我當初會那麽痛恨腐敗,在沒有分析的情況下就認定了腐敗一定會亡黨亡國呢?這當然有我沒有思考和分析的習慣。但為什麽我會有那麽強烈而頑固的情緒呢?現在,我漸漸意識到人類所有的強烈的情緒,無論愛恨,往往都有著深層的生物性的焦慮。比如,如果我們知道了不腐敗我們的生活可能還會不錯,但如果容忍腐敗會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好,那麽我們會選擇什麽呢?理性的選擇應該是後者。但我們很可能會選擇前者。而實際上的情況會更複雜。我們很可能不會讓自己麵臨這樣的選擇,因為我們會無意識的拒絕承認後一種可能性的可能,而證明前一種可能性的肯定。這其實也就是一種古老的的“不患貧而患不均”的心理。我認為這種心理是源於人類追求財富的貪婪和在貪婪的追求財富中形成的一種根深蒂固的競爭的狂熱。於是,生活就不僅是貪婪的追求財富,還要競爭。幸福的生活就不僅僅是過得好,而是要和自己爭,於是要過得更好;和別人爭,於是要過得比別人好,至少不能比別人差。那麽,這時我們會發現對於腐敗的追求和對腐敗的仇恨本質上是一樣的。所以,會形成一種非常奇怪的現象,即那些腐敗者往往同其他人一樣的痛恨腐敗。想當年我在離開協和實驗室時曾經表達過,中國應該取消死刑,至少對經濟犯應該取消死刑。結果許多人都咬牙切齒的說,那些經濟犯才更應該槍斃呢。我當時的考慮是生命是無價的。(而貪汙和生活問題是最能激起群眾痛恨的。)

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其實到了需要我們改變財富的觀念,淡化我們對於競爭的病態的喜好的時候了。未來人類如果真正能夠實現幸福的生活,可能就不吃肉了,而且對體育沒興趣,隻對運動有興趣了。

當然,我這個觀點,和我的許多觀點都沒有什麽人接受。我們即將從這篇文章的點擊率和孫悟空的文章的點擊率的對比得到肯定。所以,這讓我非常悲傷。猴哥的這篇文章裏聚集了理想主義、愛國、忠誠,犧牲和愛情的曲折、個人的磨難與悲劇的結局。這簡直聚集了所有能吸引知識分子,讓他們心潮澎湃的參與討論的要素了。猴哥變了。在市場經濟中不僅人性在改變,連取到真經的神仙也變了。他已經再也不是當年在取經的路上一見了女人就義無反顧的舉起金箍棒砸下去的的孫悟空了。而那些討論者討論的是一個已經不複存在的問題。因此,他們也就注定屬於一個正在逝去的時代的人了。

夜半起悲風
獨坐對孤屏
不吃肉不體育
沒人信沒人理
隻有淚千行

 


2018/12/5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立' 的評論 : 關於“腐敗有哪些不同含義”,寫了一大段後,決定繼續“使壞”,暫時保留在我的電腦文檔中,以後慢慢釋放,嗬嗬,抱歉,立兄,:)))

對語言/單詞的意味變化一直很感興趣,“腐敗”這詞,不同對象群體中,有時有嚴肅認真諷刺貶義的主動一麵,有時有一種調侃自嘲無奈被動的性質……嗬嗬,其實立兄的文裏已經有所顯示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秋影如畫' 的評論 :

謝謝如畫。又看了你的留言。我沒有說要鼓勵。隻是在客觀分析。我準備再寫一篇,把觀點說的更明白一些。謝謝留言。到時你再看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土豆兄能不能具體談談你覺得這裏的腐敗有那些不同含義。我準備年底再寫一篇。意識到正值改革開放40年,而且我覺得可能還從來沒有人認識到腐敗(廣義上吧)對於中國經濟的貢獻,而這真實他們對於中國預測的失誤。因此,還是值得一寫的。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土豆兄,你說的這個很有道理。這隻是一個小隨筆,不是研究論文。而且是壇子裏寫的。但我覺得這個觀點,就是腐敗啊,浪費啊,重複建設啊,官員淫亂啊,等等,在今天的市場下,和經濟體係中,和過去曆史上的情況非常不同。它們都有力的促進了經濟的發展。在我們談中國的崛起,和今天的經濟學時,我的這個觀點可能有嚴肅考慮的價值。因為,西方那麽多專業的經濟學者對於中國的預測和認知屢屢發錯,他們一定是用的理論有問題。

我這裏不談道德問題。

而且,我現在準備再認真寫寫江澤民和腐敗(粗放的概念,但是可以被我們理解的),同時,談談我們的改革。因為,這也是恰值改革40年。

而且,今天我在寫這個預期焦慮時,還意識到一個問題,我現在這種不做道德評判的態度,其實就像過去我們談人的意義,生命的意義,但現在又有了從基因的傳遞看人的本質,今天我意識到這其實不簡單的是一個主觀和客觀的問題。

總之,謝謝留言。很多問題今後慢慢談。

寫雜文其實很麻煩,尤其有新觀點的時候。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江時代,罵江的不少;
習時代,重新認識江/懷念江的不少。

立兄的很多觀點我都接受,隻是對於這篇,在黨國大體係中討論“腐敗”,總覺得文中每處出現的每個“腐敗”,其含義是不同的。
秋影如畫 發表評論於
一聽到發展經濟刺激消費,後背就發涼,就這麽大點地方又這麽多人競爭,資源最後從那裏來都是問題,所以我覺著經濟學是個顧頭不顧腳的學問。回到你的論題,經濟成果的好與壞在根本上不能成為鼓勵或打壓腐敗的標準,腐敗其實有著比經濟更多的政治和道德含義,沒有那個政黨會不食人間煙火的會公然唱反調。打壓腐敗從來也不是執政黨的根本目的,他們想的更是執政的資本和民意。我覺著比較合理的態度或許是,不打壓也不鼓勵,正視所有人性的這些動物性的缺陷,用相對合理的製度進行製衡。柏拉圖說國家應該讓哲學家來治理,可現實是搞哲學的人隻能靠教書養活自己。理論上可以探討,而現實會怎樣又是另外一回事,太多因素左右一個社會和經濟的進程,遠不是理論探討可以導致的結果。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