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故事 (十九) —— 考醫學院(下)

真實是生活的全部。本博作品均屬原創和紀實,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打印 (被閱讀 次)

等待是漫長的,他不甘寂寞,又去曾經做過短期實習的哈佛大學斯格本斯眼科研究所,在同一個實驗室繼續做實習。在此期間,在實驗室主管的指導下,與實驗室同事們一起,寫了一篇與該實驗室研究課題有關的綜述論文,他作為第二作者,發表在科學研究雜誌上。

在2016年5月,我每年出席的視覺與眼科研究協會年會(The 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in Vision and Ophthalmology,ARVO)在西雅圖(Seattle)召開,他正好在眼科實驗室實習,我就帶他去參加了這次會議。在會上他讀到一些展覽文章,聽了一些課題講座,終於知道了我的研究領域。在他小的時候,常聽我說:“視網膜節細胞”,這次算是弄懂了它的真正含義。

從西雅圖回來後,他申請的三個國際計劃獎學金有消息了:富布賴特美國學生計劃(The Fulbright U.S. Student Program)和法國教學助理計劃(Teaching Assistant Program in France, TAPIF)接受了他,而瓦薩學院的安.科尼森(Ann Cornelisen)基金獎學金研究生獎學金(Fund Fellowship for Post Graduate Fellowships)拒絕了他。

富布賴特美國學生計劃是由美國參議員威廉.富布賴特(William  Fulbright)於1946年創立,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受認可和最負盛名的獎學金之一。他獲得此項獎學金,是2016年8月至2017 年7月,在非洲西北部國家摩洛哥(Morocco) 的大學,教授英文文學一年。

法國教學助理計劃是法國政府設立的資助具有法語、法國曆史和文化的優秀美國學生,去法國(France)的大學任教。他獲得此項獎學金,也是2016年8月至2017 年7月,去法國的巴黎(Paris)大學,教授英文文學一年。

瓦薩學院的安.科尼森基金獎學金研究生獎學金是資助瓦薩學院的畢業生,去美國以外的任何國家學習當地的口語,這一年是去智利(Chile)的大學學習西班牙語。這項獎學金每年隻有六個名額,他落選了也屬正常。後來他了解到智利人說的西班牙語,帶有很重的當地口音,也許他學一腔智利西班牙語,在美國說西班牙語的人群中,也沒有人能聽懂。

富布賴特美國學生計劃和法國教學助理計劃兩項獎學金對他申請醫學院都有幫助。兒子隻能兩選一。它們各有優劣勢,前者相當著名而難以獲得,可這次是去非洲,那裏的人們說阿拉伯語,他不會;後者不像前者那麽有聲譽,可是去巴黎,那是他最喜歡的城市之一,他熟悉法國文化和曆史,他的法語僅次於他的英語,說得很流利。經反複考慮後,他決定去那個陌生的地方,挑戰自我。所以,他接受了前者,放棄了後者,準備啟程去摩洛哥。

在離開家之前,他申請了六所醫學院,包括哈佛、布朗(Brown)、哥倫比亞(Columbia)、康乃爾(Cornell)、紐約(New York)和斯坦福(Stanford )大學的醫學院。這六所醫學院都是頂級的,競爭很激烈,得到麵試的希望不大。因為2016年8月至2017 年7月他不在美國本土,如有一次麵試機會,回來一趟還行;如有多次麵試機會,就不太可能了。所以他申請這六所醫學院,隻是想探路子,練習一下,從中獲得經驗,等到2017年7月底從摩洛哥回來後,再正式申請醫學院。到時候他計劃申請十三所,與大學申請一樣多,也選擇藤校或排名在前十、二十、三十名等的醫學院。布朗大學沃倫.阿爾珀特(Warren Alpert)醫學院仍然是他最想去的,其次是在紐約的西奈.山伊坎(Mount Sinai)醫學院。有趣的是,這次試探申請的醫學院中沒有西奈.山伊坎醫學院。

西奈.山伊坎醫學院有一個對醫學預科的文理科學生的計劃,鼓勵他們在大學本科時就提交申請,被選中的學生,在畢業時達到要求後,可直接進入該醫學院。兒子太著急了,在大學第一年時就申請了這個計劃,被婉言拒絕了。盡管如此,他仍然初心不改,希望以後能考進去。這次試探申請中,在兩所喜歡的醫學院中隻申請了布朗大學沃倫.阿爾珀特醫學院,把西奈.山伊坎醫學院留著下一年申請。

 

兒子如期到達摩洛哥後,被分配到菲斯(Fez)大學教授英文文學。菲斯是摩洛哥的第二大城市,由新舊兩城組成,新舊兩城之間隔著小窪地,兩城由一條公路連接。舊城保留著古老建築、商店、餐館等,街道很窄;新城是現代樓房,街道也寬大,還有林蔭道。菲斯大學在新城,兒子住在舊城,每周去兩天新城上課,其它時間都在舊城裏轉悠。這裏夏天很熱,白天呆在房子裏備課、查閱學生的作業或試卷;等太陽落坡後,氣溫稍有下降,就出去吃晚飯、看小商品、交朋友、學阿拉伯語等;大約在午夜前才回住所休息。冬天這裏也冷,白天夜裏都呆在房子裏,有課時才出門去上課。

在2016年11月,他申請的六所醫學院陸續有消息了。在接到幾個醫學院拒絕通知之後,一天突然收到布朗大學沃倫.阿爾珀特醫學院的麵試通知,這是一個意外的驚喜。通知上有兩個麵試時間,由於他本人不在美國,要專程回美國一趟參加麵試,所以他選擇了晚一點時間的一個:2017年2月9日,這樣可以安排好在菲斯大學的工作,也有時間為麵試做準備。

在麵試之前,所做的一切:大學本科成績和GPA 分數、醫學預科和MCAT成績、各科及各種實習見習經曆、研究論文、各種獎學金和獎勵等,在獲取科學知識逐漸成長成熟的同時,也是為了得到夢想的醫學院給予麵試機會。布朗大學永遠是兒子的最愛,他很重視這次麵試,希望給麵試官們留下好印象。

他重新思考從事醫學科學、選擇醫生職業這既簡單又複雜的問題。醫學稱之為聖殿,醫生是守護這座聖殿的使者。要成為使者,需要勇氣、毅力、甚至獻身精神。醫學既崇高又神秘,盡管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可人類持之以恒地與疾病作鬥爭,盡可能地使人類遠離病魔。醫生的職責是救死扶傷、治病救人,使人欽佩和敬重。兒子從小就有一副善良仁慈的菩薩心腸,總想著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他向往著用醫學知識去減輕病人的痛苦。

布朗大學沃倫.阿爾珀特醫學院,位於羅德島(Rhode Island)州的普羅維登斯(Providence)市,距離波士頓很近,從我家出發,向南開車一小時就到了。該醫學院成立於1811年,是當時全國第一所提供醫學教育的學校。該校從綜合課程開始,通過學術集中課程,在第一年學生就學習到有興趣的領域,學生可以選擇興趣小組,如急診醫學、醫學中國、醫療倡導、殘疾意識等。兒子驚奇地發現,他非常喜歡這所醫學院的教學方式。

兒子有幾位朋友是這所醫學院的學生,他聯係了他們,從與他們的交談中,了解到麵試的過程和麵試官可能問及的問題,為每一個可能的問題一一做了自己的答案。

他在網上訂製了一套西裝,準備在麵試那天穿。還在這所醫學院附近預訂了一個房間,計劃在麵試前一夜住那裏。

在2017年2月初,他起程回到了家。去理發店剪了頭發,顯得很精神。在取回西裝後試穿給我看,我覺得褲腿口小了一點,顯得不那麽正式。可他不以為然,認為這樣更顯現他的個性。我們意見不一致,有些不悅,不過,我妥協了,也許他說得對,個個穿一樣的西裝革履,那有什麽新奇的!

麵試時間太不巧了,天氣預報說:近日我們居住的美國東北地區有暴風雪。在麵試的前一天,趁暴風雪還沒有來臨,我下班後,就把他送到預訂好的旅店住下。

那天夜裏就開始下雪了,清晨起床一看,地上己經有兩三英寸的積雪。他準備就緒後,步行去指定的麵試地點,一步一個雪坑,十幾分鍾後準時到達了那裏。麵試是從上午9點到下午3點,長達六小時,其中有兩個間隔的半小時是回答提問,其他時間有筆試、填表及測試等。

麵試結束後他打電話給我:“我覺得麵試還可以,不知道能不能被錄取。”

“盡力了又滿意就行,不想這事兒了,”我在電話上安撫他。

由於那天雪太大,足足下了十六英寸,而且大雪還沒有停止。為了安全起見,我們決定他在同一個旅店再住一夜,第二天大雪停止後再乘火車回家。

 

第二天雪終於不下了,車道也清理出來了,交通恢複了正常。我下班回到家,兒子已經回來了。我們擁抱在一起: 慶賀麵試結束啦。

“唉呀,我的右腿好疼啊!”他突然尖叫了一聲。

我把他的褲筒卷起,看見腫大的右膝關節時,嚇了一跳:“喲,你的右膝關節腫脹了,比你的左膝關節大一倍。”

我二話不說,馬上把他送到我家附近雷希(Lahey)醫院的急診室。醫生檢查後,拍了一張X 光片,骨頭沒事,診斷為“右膝關節筋膜拉傷”,給他上了一個護膝,配了一個標準腋下拐杖,醫生叮囑:回家靜養,製動加冷敷或熱敷。

回到家後,我把他扶上樓,在他的房間裏坐下後問他:“你什麽時候把右膝關節拉傷了?”

他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說:“可能是昨天早晨走路去麵試時,在雪地裏滑了一下,當時並沒有摔倒。”

“喔,那就對了,可是,都快兩天了,你才感覺到疼痛,”我小聲地說。

“在這之前我真的沒有感覺,”他說完還嘟嘟嘴,有點兒困惑。

“你之前太專注麵試了,不覺得疼很正常;麵試完放鬆了,所以感覺痛了。”我解釋道。

這事兒難辦了,過幾天他要回摩洛哥的菲斯去,機票都訂好了,他這一拐一瘸怎麽走啊?菲斯沒有國際機場,他從波士頓要先飛到卡薩布蘭卡(Casablanca),然後從卡薩布蘭卡坐火車再去菲斯。從波士頓飛到卡薩布蘭卡問題不大;可是,從卡薩布蘭卡坐火車去菲斯就麻煩了,他走不了,行李也拿不動。

他正發愁,我建議他與富布賴特美國學生計劃的負責人聯係,看看他們有沒有好辦法。他與在卡薩布蘭卡的一位負責人打電話,把他右膝關節拉傷的事匯報了一下。該負責人非常關心,很重視和體諒他的困難,很快就為他安排好了:讓他如期返回,等他到達卡薩布蘭卡後,派一輛專車接應他,並把他直接送到菲斯的住所。

兒子順利地回到了菲斯,休息幾天後就能上課了。大約一個月後,他的右膝關節完全康複,不用腋下拐杖也能行走了。

(修改於2018年11月5日從原創發表在: https://mp.weixin.qq.com/s/hOv_UmjKrf0VX0bJksAv6g)

xin_li_xin 發表評論於
孩子, 在摩洛哥 不容易
那裏 ,真是不發達的. 文化, 也很特殊. 很不適合中國人
孩子, 很堅強 喜歡!
Skating1 發表評論於
你兒子最寶貴的品質是充滿愛心,頑強拚搏,勤奮向上。這樣優秀的孩子一定會擁有一個燦爛的人生。
來也匆匆London 發表評論於
美國上大學好複雜,兒子真棒!
mymover 發表評論於
“兒子從小就有一副善良仁慈的菩薩心腸,總想著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他向往著用醫學知識去減輕病人的痛苦。”今天我和孩子還探討了關於當醫生,孩子說當醫生不僅要有好的記憶力,還要有一顆慈善的心,不然不會成為一名好醫生。相信你兒子一定能通過自己不懈地努力成為一名好醫生。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謝謝分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