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遊輪三日:神農溪神女峰瞿塘峽

打印 (被閱讀 次)

不管怎樣的不情願,西陵峽還是在我們的睡夢中過去了,是遊公司第二項難同但不得不接受的行程安排。

清晨起來,拉開陽台的推拉門後看見總統8號已經靠岸,停泊在巫峽東口巴官渡鎮。旁邊是河口源於江北岸神架並且名氣超高的神農溪於此匯入長江。按行程的安排,早餐後我們要下去換乘當地遊覽船參加第二個費用已含項目,船遊神農溪。

 

 

 

這次沒有當地導遊,全船四五百號遊客無論來自內地還是海外的全上了當地的遊覽船,雙層的遊覽船看來很能裝。上船後,太座和女兒她們在二層靠窗找到位子安頓好自己,我照例去了船頭。拍片方便是一個因素,但更主要的是船頭上視野是全方位的。

那天晴得很好,斜照的朝陽之下山青水碧,是賞景拍片的好天氣。溪邊峰巒起伏,山峰的高度和外麵長江兩岸差不多,但因為溪穀水麵窄,山峰看上去高多了,需仰視才得見峰頂。岸邊每出現一處景致,船上廣播都有講解,一遍中文一遍英語,但我忙於觀景拍照,常常漏掉了講解的大部份。

 

 

 

神農溪長約60公裏,從河口往上分成龍昌、鸚鵡神農峽三個峽穀。下遊的昌峽得名於峽穀中一個既高又深的溶洞,昌洞。龍昌洞像一個巨型的門洞,有十幾裏深,三峽大壩興建前是一個旱溶洞,現在一半在水中,所以可以蕩舟而入了。

沿岸的山體都是石灰岩構造,溪邊除了可以看到溶洞外,還有不少垂的乳石,有的像人的軀幹,有的則像奶牛的乳房。

 

 

 

 

昌洞過後安靜了一陣的船上播音器又出聲了,叫大家朝左邊的崖壁上看,一道從上到下的岩縫中間就是龍昌峽的另一個看點,三峽懸棺。因為船離岸邊有一段距離,剛開始啥也沒看見。後來眼睛聚焦,對著岩縫上下掃了一個來回後,才看見所說的懸棺。從遠處看,懸棺隻是岩縫間的一個小斑點,要不是船上播音員的提示,確實很難發現。

用相機拉了一個長焦後,從近鏡頭中看清,懸棺淩空擱放在兩條一前一後飛跨岩縫之間的橫木上麵。懸棺的結構和近代的木棺相似,上下左右四片由條木拚成,前麵是整木的棺頭,棺尾猜想也是一塊整木。即使從遠處看,棺木歲月侵蝕的痕跡也很明顯,但沒散架,還能起到防護作用。

懸棺大多在南方,主要分布在雲貴川,兩湖兩廣和江西福建這些有少數民族的地方。長江流域的懸棺,多在四川宜賓的金沙江畔,以及(2018-10-02 14:21:43)三峽兩岸重慶的奉節巫山湖北的巴東秭歸,古時巴人生息地區。據考證,懸棺最興盛的年代是春秋戰國,當時南方還是”蠻夷”之地,當地民眾保持著諸如懸棺一類的習俗。秦始皇統一中原,然後經過大一統的漢朝唐朝,中央朝廷所轄的疆域越來越寬,漢族的影響越來越廣。受漢族喪葬習俗的影響,少數民族逐漸放棄懸棺這類習俗,明朝後則徹底中止了。

懸棺雖然在南方很多地方都有,但每處數量都不多。因為在半山腰,不論是從下麵搭木架抬上去還是從山頂用粗繩吊下來都太難了,所以隻有少數財大氣粗的王公貴族死後才有這種待遇。懸棺那麽高,有的說是為了自己”高高在上”,後代出高官(高棺),有的說是離天堂更近。無論哪種想法,都是為了死人而折騰活人。

 

 

 

 
過了神農溪第二峽鸚鵡峽後,峽穀更窄了。遊覽船靠上河中的浮動碼頭後,我們下到碼頭上了停靠在另一側的木頭扁舟,船遊剩下的神農峽。扁舟兩頭尖,形如豌豆莢,俗稱為豌豆角豌豆角能坐十幾人,船頭三個男子劃槳,一個女子喊號子或唱山歌,船尾一位清瘦的老者在掌舵整條遊輪幾百人陸續上了豌豆角 木船,同桌進餐的阿龍他們倆上了另一條船,船離碼頭後我們相互拍照,算是一個留念。

溪水很清,比預想的要深。時值六月初,三峽的水位因為泄洪以準備七八月可能的暴雨洪峰而降低,但遠比築壩前高,所以水流很平緩,不像山溪,更像平湖了。船工們劃得很輕鬆,船走得很快,追趕著前麵的扁舟,而後麵的豌豆角 也在追趕著我們。追上後,兩條船上的人相互抓拍,明知道沒機會傳給對方,仍忙得不亦樂乎。手機時代,我們花很多時間在記錄,卻少了時間去看去細究。

 

 

 

 

從神農溪回到船上後是午餐時間,入座後不久,遊輪就啟動了。我問旁邊服務的女孩,遊輪早不開晚不開,為啥偏偏在午餐時候就開航了呢,她回答說巫峽這一段沒啥看的。

她說的也是好些人的旅遊觀念,去一個地方,主要看是不是有名。一塊岩石,如果有一個仙女的名字,馬上覺得魅力無比。一段水麵編出一段故事,立時詩意昂然。而那些連綿的山巒,奔騰的江水,蔥綠的山林,江岸的人家,那些在眼前發生的生命交替,卻少有興趣去理會。

巫峽隻有四十多公裏長,我不想在午餐中完全錯過巫峽的風景,碗裏的東西幾口下肚後去了5層船頭的觀景台。船上的廣播響起了,要大家往右邊看,說坡上是百裏巫峽中僅有的一戶農家,其他人都搬走了,就剩他們一家靠著江邊坡上的農地維生。看著隨著船行逐漸接近然後又漸漸遠去的農家,我想起了沈從文的"邊城",感覺一個翠翠一樣天真無瑕的小姑娘正從坡上的巫峽人家走出來。站在坡上的她望著遠去的大船,或許在她的想像中外麵是一個精彩的世界,而船上的我知道那個世界也有著各種各樣的無奈。

 

 

 

 

巫峽最有名的景觀神女峰快到前幾分鍾,船上廣播就開始提醒,觀景台上的人也越來越多。神女峰越來越近,下午的陽光下,峰頂那一塊如女子亭亭而立的山岩已清晰可見,但還是覺得少了點什麽。巫山煙雨,從前的傳說,讀過的詩文,早已在腦袋中設定了巫峽十二峰經典的場景。沒有煙雨的神女峰,就像沒雲氣的張家界,沒雲濤的黃山,是一幅畫,但不是仙境。

 

 

 

 

 

 

巫峽過後就是瞿塘峽了,長江三峽中最有氣勢的江峽。遊輪好像也感覺到峽穀的逼人,速度慢下來,緩緩進入了兩阪江坡夾持的峽穀。峽內兩岸的崖壁幾近鉛垂,平直的水線下山岩露出葛黃的本色。六月是一年中又一個低水位,三峽大壩泄水,留出庫容為七八月的洪峰作準備,所以峽內的山勢比高水位時看起來偉岸多了。

我們的遊輪靠右岸上行,江麵左邊留給下行的船隻。崖壁上有不少碗口大的深洞,船上廣播介紹說是以前的古棧道留下的。快出峽口時,看見右邊崖壁上出現了新工程動工的跡象,船上廣播說在建新觀光棧道。三峽這樣的自然奇景最好少作改變,如果要變,希望工程興建者的腦袋多轉幾個來回,做出來的貼近自然。三峽已經改變得太多了,再變就認不出來了。

 

 

 

 

 

 

出了瞿塘峽,總統8號在白帝城外麵的江中下了錨,去白帝城是行程中第二個付費上岸遊覽項目。我們沒去,其實應該去,而不是之前的所謂”三峽人家”。白帝城是真正的古跡,而後者隻是人為打造的遊樂項目。

按照遊輪的規矩,沒參加付費遊覽的不能下船,隻能呆在船上。這又是一項中國的特色,不出錢寸步難行。加勒比海輪上過幾次,無論船停靠在任何國家,巴哈馬維京群島還是牙買加墨西哥,船上的人都可以下去看,錢從沒成為上岸的障礙。

 

 

 

船停白帝城的三個小時中我去了五層的船尾,太座他們沒去。對於他們來說三峽隻是一道風景,看了拍照了就算到過了,而於我三峽是一個夢想,呆再久也不算長。

我靠著船欄而立,四周沒他人,這是我的世界。我望著下遊遠處的瞿塘峽,夕陽把峽口黃色的絕壁映成橘紅,暮靄從江麵渺渺飄起,那是進瞿塘峽最好的時光。如果能再去三峽,希望是一艘風帆船,進瞿塘峽披著夕陽,在巫峽遇上雲雨,西陵峽趕上風雷,來一把資格的三峽體驗。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olebear' 的評論 : 老鄉好,我是有點三峽情節,但這個節看來越來越沒希望解開了 :((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周8皮' 的評論 : 你的ID有意思。看來你是重慶人,在武漢或下江念過書。我在武漢呆過兩年,但就沒想起坐船過去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onsony' 的評論 : 就是呀,現在的三峽,不去遺憾,去了也遺憾
polebear 發表評論於
這一篇非常好,踹著一顆文人雅士的心,很有少時的情懷夢想
周8皮 發表評論於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2018-10-12 06:01:20
回複 'fonsony' 的評論 : 六月份低水位,山峰看起來雄偉些,缺點是水淺,船到不了重慶,在豐都就要上岸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比起蓄水前,已經深很多了,無論枯水豐水。應該是樓主的船太大,或者本來就隻是應對三峽段遊覽任務(三峽到奉節止。豐都好歹有個“陰都”的名號,再往上遊就沒什麽有賣點的地方了)。很多年沒坐過長江上的船了,具體情況不太清楚。
以前上大學時年年過三峽。更喜歡沒蓄水前的三峽,和奔騰不息的滔滔江水。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真的,,那就有遺憾了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onsony' 的評論 : 六月份低水位,山峰看起來雄偉些,缺點是水淺,船到不了重慶,在豐都就要上岸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樓主拍攝的神女峰那些很好、我的遊程就沒有如此發現、水麵降了數米對視覺也增添了多一份美好三峽現在僅是平湖多了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雲之嵐' 的評論 : 謝謝閱讀。坡上小屋讓人浮想連篇,是小說的題材
雲之嵐 發表評論於
巫峽坡上人家獨享美麗風景啊!就連那條曲曲彎彎的山坡小道都迷倒我了。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多謝凡兄光臨。老兄好詩,幾句詩把我想說但不會說的全說出來了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好景,可惜同李詩仙輕舟曾過萬重山時已經今非昔比了,正是:
上遊圍堰下築堤,舊江新水流難急,
船過兩岸無猿聲,隻留遊魂不敢啼。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邊走邊看66' 的評論 : 邊邊好。懸棺主人是古代巴人,即南人,和我們漢人不一樣,他們喜歡"飛得更高"。:))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菲兒過獎了,我對三峽特別感興趣,盡量多寫點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土豆兄好。導遊一般不說政治敏感的話題,純英文介紹時會抱怨一下政府的拆遷政策。據我觀察,庫區滑坡跡象少,另外開始注意環保,感覺三峽水庫的麻煩比之前的工程要少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仿佛跟著你又遊了一遍三峽,中國人不是講究入土為安嗎,為什麽要懸棺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我記得原來遊的時候經常聽導遊說這裏的人都搬走了什麽。。

五湖寫得好詳細,學到不少東西,我九幾年的時候也是到此一遊的玩法:)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地質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遊船過程中,有沒有講起過三峽大壩對地址環境的影響啊,比如地震之類的,想知道。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