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華政策變臉始末 | www.wenxuecity.com

美國對華政策變臉始末

我多麽期望有一天,我們的民族能夠把自由、民主和人權大寫在自己的旗幟上,從而以嶄新的麵貌,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
打印 (被閱讀 次)

原創: 二大爺2018 二大爺Courtyard 

7月31日,在佛羅裏達州坦帕,美帝大統領川建國在中期競選造勢活動中,在談及中美貿易戰的時候,直言不諱的說:"不,這不是貿易戰,是我們在打敗蘇聯之後遇到的又一個強大敵人。"

敵人。從我們熟悉的三十年來中美"戰略夥伴"關係,到180度逆轉,成為這個星球最強大的國家的敵人,我們似乎僅僅經曆了幾個月時間。

這樣的變臉,有沒有前因,又會有那些後果?

 

一、寂寞的大國關係

 

2012年2月,中美首腦在會晤時,中方提出了構建"新型大國關係"的概念。這個準備重新定義中美關係的說法是什麽意思?

 

中美關係的彼此認可的定義,經曆了1997年建設性戰略夥伴關係,到2011年中美合作夥伴關係,最終突變到單方麵的"新型大國關係"。這個概念按照我們的說法,它是以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合作夥伴關係為核心特征。實際上直白一點說,就是要平起平坐、平分秋色——這是一種挑戰性提法。

 

眾所周知,從鄧定下"韜光養晦、絕不出頭"的外交基調以來,中美之所以能夠屢經風浪卻又能合作向前,並不是基於相同價值觀的契合,而是戰略性利益的合作。最根本的,是基於中國不能也從來沒有展現出挑戰名美國領導地位的意願。美帝絕不可能允許第二個蘇聯的出現,這是帶著你玩的前提。

 

奧巴馬同誌雖然一貫喜歡政治正確,但卻也不傻,對此並不感冒,未予回應。此後中方又在多個國際場合重提此概念,但美方均未回應。

 

當時的國務卿克裏甚至公開揚言:"我多次聽到……提到新型大國關係。我認為,新型大國關係不能隻靠語言來界定,而是應該由行動來界定。"

 

美方對"新型大國關係"的極度冷淡,並未讓我們警醒。在此理論基礎下,進一步喊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世界提供中國方案",一帶一路、中國製造等相繼登場,這種欲用經濟實力改變國際政治版圖的做法,對於美帝不啻於擺上台麵的挑戰,美帝顯然不可能視而不見。

 

如果說玩玩概念上的挑戰,或者經濟上的搶蛋糕,甚至是地域爭端上的民族主義美帝隻是心存疑慮,尚可容忍的話,與美帝為敵則是斷難相容。

 

二、克裏米亞的蝴蝶

克裏米亞是個半島,曆史上曾經屬於俄羅斯。地理位置上控製著黑海的要衝,是前蘇聯黑海艦隊駐紮地。在1955年蘇聯行政區劃調整中,被劃給了作為加盟共和國的烏克蘭,烏克蘭獨立後,成為一個自治共和國。普京上台後,作為他的大帝夢的一部分,一直惦記著怎麽把克裏米亞搶回來。

 

2014年2月,烏克蘭出現親西方的顏色革命,親俄羅斯的總統亞努科維奇被廢黜。普京以此為借口,悍然出兵占領克裏米亞,強行將其並入俄羅斯。

 

普京的大帝夢雖然得到了俄國民族主義者的支持,但在西方看來,這是赤裸裸的侵略,跟薩達姆以曆史原因吞並科威特是一個路子,普京重走沙皇、蘇聯擴張路子的心思昭然若揭。是對現行國際法,尤其是國際秩序的嚴重挑釁,是可忍孰不可忍。以美國為首,整個西方遂聯合對俄國進行了嚴厲的經濟製裁。俄國不僅在海外的資產被凍結,其嚴重依賴能源出口的單一經濟更因為國際製裁斷崖暴跌,當年GDP從2.06萬億暴跌至1.36萬億,下跌33%!經濟形勢一瀉千裏,普京的統治岌岌可危。

 

但就在這個時候,作為曆史最資深的受害者,我們不僅沒有冷眼旁觀,反而主動送溫暖上門。

 

這就是注定要留名史冊的中俄石油協議。這個長達25年的協議,總金額高達2700億美元,涉及原油約3.65億噸,折合下來中國以107美元每桶的價格,為俄國提供了25年的肥約。中國一次性就支付了700億美元的預付款。

 

在俄國被西方製裁後,中方表示將繼續執行此協議,哪怕原油價格隨後暴跌至29美元每桶。

 

可以豪不誇張的說,沒有中國及時的近乎救命的輸血,普京根本挺不過這場製裁。他不僅挺過來了,還狠狠的宰了中國一筆,賺大發了。那700億美元預付款,相當於當年俄國GDP的5%!

 

這個事件,很多中國人的眼光也許僅僅停留在中國每桶原油吃虧了多少。其實就算拿2700億全部虧掉,都是小虧。真正的大虧,是公然為美帝的敵人輸血撐腰的舉動。

 

之後,又為伊朗站台、為朝鮮站台、為委內瑞拉站台……隻要是美帝製裁的對象,沒有不沾來自東方大國的溫暖的。

 

今天美國對華政策的大變臉,可以說從克裏米亞的蝴蝶煽動翅膀的的那天,就開始了。一點不突然。根本不是美帝要把你當敵人,而是你一直衝在最前,不遺餘力要當美帝的敵人。

 

三、所謂的美國期望

 

2000年,在和中國的入世談判的最後關頭,克林頓在霍普金斯大學的演講中這樣談美帝的態度:"通過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中國不僅僅是同意進口更多的產品,而是同意進口MZ最珍視的價值之一,即經濟自由。""當個人擁有不隻是夢想的力量,而是實現他們的夢想時,他們會要求更大的發言權。"

 

裏根政府國家情報委員會主席亨利·羅文(Henry Rowen)甚至曾經極其樂觀的預測,中國將在2015年"加入MZ國家俱樂部",當時他預計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將達到7000美元。事實證明,中國比他預測的要早兩年達到這個數額,但卻並根本沒有加入那個俱樂部的願望。

 

十幾年過去,中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但很顯然無論是克林頓,還是羅文都錯得一塌糊塗。

 

美國前資深外交官坎貝爾(Kurt M.Campbell)和拉特納(Ely Ratner)曾經合署了一篇名為《清算中國:北京是怎樣讓美國期望落空的?》的文章。很典型的說明了美帝對中國心態的轉變。

這兩個作者都很有來頭。坎貝爾在奧巴馬時期擔任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與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拉特納是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中國事務部的資深研究員。

 

這篇文章其實並沒有罵中國。而是很客觀的分析了美帝自身對華政策的誤判。文章著重檢討了美國過去數十年來,尤其是克林頓支持中國加入WTO以來,對中國抱有的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那就是隻要中國堅持改革開放,融入世界經濟,那麽其融入西方的主流價值觀就是一個無可改變的趨勢。然而,現在的現實是,中國在完全保留其政治體製既有特性的同時,又充分利用了全球化帶來的經濟機遇,並借此強化自身經濟實力,進而在全球秩序中,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

 

文章中特別提到,2016年南海爭端中,中方蠻橫無視國際法,藐視國際仲裁,並未受到國際社會的懲罰,這是個極其危險的信號。

 

文章最終的結論稱,基於當前美國期望與中國現實之間差距越來越大的事實,此刻美國正麵臨著現代史上最強大的對手。美國若想勝出,就必須放棄長期形成的對中國的態度。

 

從這些美國和美帝政策息息相關的人物的言論就可以看出,川建國今日的政策,絕不是一時一地一人的突發奇想,而是整個美國政壇在痛定思痛形成的共識。川建國,隻是把它變成現實回擊的那一個人。

 

四、美帝的全麵反擊

 

2017年底,川建國在上台後的第一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全麵推翻了奧巴馬時期中美"戰略夥伴"的說法。直言要"重新辨明我們的敵人"。把中國和俄國並列,正式列入"戰略競爭對手",直白的說法,這就是敵人。這份報告赤裸裸的宣言:"過去幾十年裏,美國對華政策都是基於一種理念,即支持中國崛起和納入戰後國際秩序,將使中國實現自由化。但與美國的願望相反,中國以犧牲別國主權為代價來擴張自己的實力。中國在世界上傳播以腐敗和內部監控為特征的zz體係,並且正在建設僅次於美國的強大軍隊"。

 

以2018年1月十九屆二中全會為節點,最後一絲幻想破滅的美帝展開了全麵的反擊。

 

在中美最敏感的台灣問題上,2018年3月美帝參議院以100:0的罕見比例,全票通過了《台灣旅行法》,徹底推翻了1979年以來對台灣的法律定位,事實上賦予了台灣主權實體地位。不僅如此,第七艦隊重返台海,美海軍陸戰隊進駐。美助理國務卿訪台肯定了對台灣的"六項保證"。7月,美帝參議院又以85:10的壓倒性表決,通過《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進一步明確加強與台灣的防務關係,並幫助提升台灣的自衛能力。即使那些最活躍的鷹派,恐怕都不敢再提"武統"的夢話。

 

針對中國經濟的軟肋,謀劃已久的川建國自3月底開戰貿易戰以來,從祭刀中興、華為開始,打出了一組堪稱經濟史上最重量級的組合拳,窮追猛打,節節勝利,在此就不贅述,結果大家都看到了。

 

外交上,川建國大棒加甜餅,先嚴後寬,以區別對待的靈活手腕,爭取了歐洲、亞洲的盟友,和歐盟、日本達成了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零關稅同盟,中國賴以發達的WTO體係麵臨被瓦解的燃眉之急,對被排斥在這個體係之外的國家來說,長期來說,邊緣化的危機觸手可及。

知識產權方麵,美帝也火力全開,除了先後對中國的科技、軍工行業展開精確製裁之外,中國留學生、科技工作者簽證全麵受限,敏感行業的並購既無可能,甚至過往屢試不爽的間諜之類盤外招也屢屢受挫,近期被送上審判席的相關人員恐怕已經不新鮮。

 

即便是在中國收縮戰線,撤資一帶一路的情況下,美帝也沒有放過,最近甚至不準一帶一路的相關國家利用世行貸款償還中國,中國撒出去的大筆美金麵臨有去無回的危險……

 

美帝驢象兩黨向來互相杯葛,但在中國問題上,卻是罕見的統一,不僅如此,美帝的智庫、民間在輿論上四十年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在對中國的政策上形成了廣泛的共識。僅有的一點的分歧,也許隻是出拳的輕重。

 

過去四個月以來,本來就長期在熊市裏掙紮的中國股市斷崖式的下跌了27%,金融連環爆雷,人民幣貶值接近10%……可謂血流成河。與此同時美國股市整體持續上揚,道瓊斯指數上揚2.45%,已經創造了美股曆史上最長的牛市,就業率也創造了近年來的新高……輸贏已經無需多言。

 

五、未來已來

 

自從美帝19世紀末超越英國,成為這個星球上最強大的國家已來,一百多年中,美帝無論是國家實力還是價值立場,把持著無可動搖的NO.1地位。有力又有道,無可匹敵。說它是人類的燈塔,絕不是溢美之詞,而是無可否認的事實。

曆數與美帝為敵的國家,無論是曾經不可一世的法西斯德國、日本,還是席卷半個地球、豢養了無數小弟的蘇俄帝國……更不要提什麽薩達姆卡紮菲查韋斯……無一例外的都輸得很慘。記住,是無一例外。他們不僅僅是輸在軍事上,經濟上,最根本的,是輸在會變的人心、輸在不變的道義。

鄧在79年訪美的時候,說過一句清醒的話:"這幾十年,和美國做朋友的都發達了。"拋開意識形態,追溯曆史,美國也是近代當之無愧的對中國幫助最大的國家。

毫不誇張的說,沒有美國的支持,中國這四十年來的發展和進步根本無從談起。挑戰美國、與美國為敵,未來怎樣清晰可見。

未曾想象的未來已在哀鴻遍野的路上。也許是結束,也許是開始。

 

 

2018/8/8

  
魯鈍 發表評論於
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
流浪北美的螞蟻 發表評論於
按這篇文章作者的說法, 美國竟然是“人類的燈塔”?!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真的是什麽話都敢說啊!不知你說的這座“燈塔”,可否照亮了伊拉克,利比亞,阿富汗,也門? 可否給中東的上千萬難民指明了方向?

可惜事實正跟這篇奇文相反。我們看到的是,從上個世紀中國的內戰,朝鮮戰爭,越南戰爭,以及後來的南美洲動亂,海灣戰爭,巴爾幹半島戰亂,中東動亂,無論美國的手伸到了哪裏,這座“燈塔”的“光”照到了哪裏,哪裏就烽煙四起,民不聊生,生靈塗炭。

現在美國這座”燈塔“的”光“又要照向中國了,這不是”希望之光“,而是”邪惡之光“!
Wiserman 發表評論於
給 valore,
“千萬別開倒車,走回什麽國學。。。。”
=========
中國曆史悠久,正反好壞例子都有,明君清官、勤政愛民的很多,曆代都可說是外儒內法,當然講‘法’了,並且是情、理、法、德 兼顧的。建議你多讀中國曆史,建立文化自信。
Wiserman 發表評論於
給 oplog,
你說‘共產黨本質上,從理論到實踐,是反文明反人類的。。。’
==========
為什麽你如此說?需要理由。
大榮確 發表評論於
回複dq51
二次大戰是反法西斯聯盟的勝利。被你說成了美國一國的勝利。
*********************************************
反法西斯聯盟沒有美國必然失敗;其他的少了誰都沒關係。
oplog 發表評論於
共產黨本質上,從理論到實踐,是反文明反人類的。所以中共必然親近邪惡,懷疑敵視文明。鄧小平的裝孫子政策隻是偽裝,疑惑了文明世界,好在習二這二愣子撕下了偽裝,讓文明世界對中共不再報幻想。
yfz9465 發表評論於
否定中華文明是徒勞的。中國曆史上從來都是儒法並重,德治與法治共存。說中國曆史上沒有法治,曆史知識無知而已。中華文明的根本是儒釋道的心學。它強調修身是人立命的根本,特別對士大夫(公務員)。人隻有通過內省,才能知道自己是什麽,是善是惡,還是慈悲?這是認識世界,認識存在的先決條件;是人哲學視野與智慧的根本;也是文明的前提。否則,隻好接受“人性惡”的結論了,放棄德治,而依賴唯法治了。相信人性惡,必然導致人與人關係的自利性。不相信權力體係能有善的特性,迷信小政府。在全球化的複雜關係中,喪失調控能力而效率低下,從而失去競爭優勢。
valore 發表評論於
千萬別開倒車,走回什麽國學。中華文化有正麵的東西,仁義道德,但現實裏隻有非常少數人做到,多數隻能表裏不如一。為什麽?因為在政治製度上從來是集權,儒家文化也為集權提供了思想基礎。君臣父子,實在是很糟糕的東西。集權的問題在於太多的從上欺壓下,沒有真正的法治。於是人人為自保,隻得拚命爭高位,做官,因為權勢太重要。不平等的社會,人人沒有安全感,太多心理扭曲。古人往往將不幸歸與老天,確不去質疑為什麽我們不能建立一個盡量公平一些的製度。
Wiserman 發表評論於
給 tellmey,
["農耕道德文化"? 貴國一切都建立在物質層麵, 不是建立在道德上的。。。]
==========
建議你去讀一些中國的曆史書籍。
‘貴國’也是你的老國家吧!
中國是一個悠久的光耀名字,它代表一種文明、一群人、一塊土地、一個國家。。。
在尚書、禹貢篇 就出現過,四千年了!
Wiserman 發表評論於
"農耕道德文化" 是中國領導精英的傳統,像中國古代和國民政府的官員 一般都有這種觀念,他們相信:“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仁義道德”的道理,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當權派則少有這種思想,
最近大陸政府提倡國學,有複古的味道。
不言有罪 發表評論於
說實力美國第一,沒問題。說道義立場第一,錯了。
如果說,中國深陷叢林深處的泥潭而轉磨,那美國就是已經走出泥潭到了叢林的邊緣,但還沒走出叢林,還留戀著叢林法則。而北歐加拿大等國家則已經走出弱肉強食的叢林和專製的泥潭。所以,道義上,美國從來就沒第一過。
hkhawaii 發表評論於
說得挺嚇人的,可是我們沒有感覺到什麽變化。
tellmey 發表評論於
"農耕道德文化"? 貴國一切都建立在物質層麵, 不是建立在道德上的, 有什麽道德? 有什麽文化?
mzl9876 發表評論於
與俄國抱團取暖,不是不可以,但這個度沒有掌控好,與美國為敵,本也不是中國本意,但中國在死胡同裏糾纏不清,隻能是不明大理,民主與自由是人類的共同趨勢,不努力向光明的方向努力,並被極少數的利益集團綁架,束縛,那真的就隻有等死了,這也是千千萬萬個華人所不願看到的結局。
Wiserman 發表評論於
歡迎討論。
10187
Wiserman 發表評論於
中美關係的曆史和“三十年來中美"戰略夥伴"關係”
從來沒有落實過!
其根本的原因是:農耕道德文化與商業尋利文化的不同,對於事發原因及現象的認知各異,
在柯靈頓炸中國大使館之前,中國人普偏是親美的,
美國對中國所為都是有目的的,而中國的解釋常常是以友誼為出發的,如:美國被追回多餘的庚子賠款,後來這錢變為建立清華大學的經費,美國如此做的原意是為了培養中國人中的親美勢力,而中國人心中是感激美國建學的善意,。。。美國表麵與你建交,背後就支持你的反對黨,想控製你。。。
在中國輔助民運、支持台獨、藏獨,計垮大飛機發展計劃,限製科技交流,否決中國參加所有國際太空合作項目,扣留中國在美國的英才。。。中國守國際法、而美國要你守它的美國國內法、否則就是不守條約。。。
你說關係能好嗎???

現在中國人的思想變了,吃了很多虧,變得更商業化、權力化、錢導向了,這有助於與世界交流。
哈哈隨便說說啦。

plder 發表評論於
作者真敢寫啊:
“2014年2月,烏克蘭出現親西方的顏色革命,親俄羅斯的總統亞努科維奇被廢黜。普京以此為借口,悍然出兵占領克裏米亞,強行將其並入俄羅斯。”
plder 發表評論於

股聾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剛剛看到這篇,又佐證了俺們前麵樸素的觀察。

六月回國,牆內家人不是大拿,也注意到兩點:

1。 《台灣旅行法》,習大兩見三胖,幾乎攪局川金會。

2。 很明顯是在19大之後,川普開始打臉。

台灣動了中共底線,習大暗中作梗; 19大登基,川普明著打臉。

不論雞生蛋還是蛋生雞,兩邊都覺有理。兩根千鈞“稻草”,壓著兩邊走上了不歸路。


參見 “讓貿易戰打響,並來得更猛烈些吧 (2018-07-06 02:03:49)”
洞庭人家 發表評論於
其實道理很簡單;有人願意結交一個人品如同今日中國國品的人為友麽?
dq51 發表評論於
曆數與美帝為敵的國家,無論是曾經不可一世的法西斯德國、日本,
-------------------------------------------------------------------
二次大戰是反法西斯聯盟的勝利。被你說成了美國一國的勝利。
bbbbtttt 發表評論於
其實看看國內的官、貴、富們在做什麽就知道他們心裏想什麽了:有多少已經把金錢、大奶二奶n奶及子女等等都送到了他們口中的“邪惡國家”美國;出事的時候,首先想到美國(比如王立軍);司馬南這反美先鋒不也連同家屬跑到美國生活了麽。
zgy4441 發表評論於
唉,不想寫什麽,真的沒有頭腦,拿情懷講政治
二胡一刀 發表評論於
雖然希望中國人民走上富強之路,但是中共倒行逆施,也隻能靠美國人來教訓了,完全支持美國的行為。
qdknight 發表評論於
都是事實支持作者。
tuv 發表評論於
德,日,蘇挑戰美國都失敗是因為他們沒有戰無不勝的習近平思想.咱們黨章裏有習近平思想,定能戰勝美帝.
yfz9465 發表評論於
樓主洋洋灑灑,但是邏輯不嚴謹,視野沒出立場。首先,即使中國不幫助俄羅斯,美國能不把中國當作敵人嗎?結論顯然是否定的。所以文章的一半邏輯不通。文章的下一半說到了核心“即經濟自由”,西方的價值觀。但是“經濟自由”是個虛擬的文明價值觀,因為它是在講勢不講理的資本主義主導下。索羅斯在搞亞洲經濟風暴時,大多數國家都知道,不能讓經濟那麽自由。這是血的教訓。經濟自由的虛擬度已經堪比共產主義的空想性。其根本原因在於它不符合道德;著眼於整體謂之道,良性互動謂之德;不僅僅於此,經濟自由也不符合全球化的曆史潮流。因為在體係進入非線性後,哲學視野上。自由不再是必要條件,而整合協同才是關鍵。時代在變化,人們思維往往落後半步。而這半步之差,往往導致了多少人間悲劇。
lao-fei 發表評論於
一派胡言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謝謝加成兄轉好帖。美國朝野在奧巴馬時期已經基本形成共識--中國是美國對手,川普不過加速提升了反擊的力度。中共是剛性政黨,幾乎沒有服軟的可能,又正好是個二愣子掌權,中國的經濟前景暗淡。
記得中國剛剛跟俄羅斯簽署25年購買石油的協議時,油價仍然高企,但我的一個經濟師朋友當時就評論說,中國簽了一筆吃了大虧的賣國協議。果然。
阿留 發表評論於
問候加成兄!2017年4月塗鴉兩首:

其一 紅朝

"馬"姓如今改"趙""錢",夢中絲路可通連?

摩登禪讓尤堪慮,堯舜難求五代傳。


其二 美帝

首開民主濟洪荒,曾越險灘流更長。

霸業莫嗔離道義,倘無孟德幾稱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