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地亞人自古以來就想成為咱國的一部分

祖國在唱紅歌。祖國山河一片紅。 文革在延續,因為有文革的傳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們民族的文革。
打印 (被閱讀 次)

-----受咱國足球暴富領導小組X組長委托所得的政研成果

英明的X組長,在您的新時代通用指導思想的光輝照耀下,在您個人魅力關愛的暖人氣氛中,在您豐功偉績所積累的巨額資金資助後,這份暴富咱國足球事業的政研報告醒目的複興了。

首先聲明,這份報告與此刻克羅地亞(咱國一部分)地區隊在國際比賽上的成績無關,完全是您暴富咱國足球英明遠見的偉大前瞻的自然後果。

克羅地亞人想成為咱國一部分最不老證據是兩年舊的,那時,克羅地亞地區熱愛老國文化的許多人,熱情的參與了在克羅地亞地區舉辦的老國傳統賽事,龍舟劃:

取自《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16年06月13日 第 04 版” ---克羅地亞孔子學院舉辦龍舟賽。

克羅地亞地區居民對老國文化的回歸感躍然舟上。

克羅地亞人想成為咱國一部分的中期證據,是《人民日報》“1968年8月2日 第06版”所揭示的:----被壓迫人民隻有走武裝鬥爭道路才能獲得解放----外國海員暢談學習毛主席關於“槍杆子裏麵出政權”英明論斷的體會:

其中一段:

一天,中國同誌正在為南斯拉夫海員演出時,當場有一位海員突然激動地振臂高呼:“毛主席萬歲!”“毛主席萬萬歲!”頓時,全場響起了一片歡呼聲、口號聲,表達了南斯拉夫革命人民無限熱愛毛主席的感情。

演出結束後,有一位海員以無比憤怒的心情向中國同誌控訴了鐵托叛徒集團的滔天罪行。他說:“過去德國、意大利、美國侵略我們,現在這些侵略者卻成了南斯拉夫的朋友;過去我們用鮮血和生命換來了祖國的新生,現在人民卻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很多人被迫流浪到國外去尋找工作。”說到這裏,他萬分氣憤。接著,他談起學習毛主席“槍杆子裏麵出政權”的教導的體會。他說:“我們南斯拉夫人民知道,毛澤東是我們南斯拉夫革命人民真正的領袖和導師;隻有毛澤東思想才能拯救我們南斯拉夫。我感到非常幸福的是,這次我能到中國來,親眼看到你們幸福的生活,看到你們這樣好的軍隊和人民。我回去後要告訴南斯拉夫人民,鼓舞他們團結起來,走毛澤東的道路。”這時,他懇切地要求中國工作人員再送給他一些《毛主席語錄》和毛主席像章。他談到了南斯拉夫人民渴望得到毛主席的寶書的迫切心情。他說:“我要把毛主席的書帶到亞得裏亞海岸,把毛澤東思想傳播給南斯拉夫人民。”他還說:“我們南斯拉夫人民從內心熱愛毛主席,我衷心地祝願中國人民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毛澤東主席萬歲!萬萬歲!”

這個嗎,雖說“海員”是“南斯拉夫”人,未必一定是“南斯拉夫”中的“克羅地亞人”。但是……

《人民日報》發文自然不會以偏概全,如果成千上萬的“南斯拉夫海員”中隻有一或兩位向往太祖,用其說事兒是很不“新聞”的非“人民日報”行為。既然“南斯拉夫海員”普遍向往太祖與太祖的拯救,而“南斯拉夫”的沿海地區大部分是由克羅地亞所構成,可以結論50年前克羅地亞人想成為咱國的一部分。

克羅地亞人想成為咱國一部分比較原始的證據,很古董,有大約750年新。話說750年前,克羅地亞人“馬可波羅”,為了改善不咋地的生活,不遠好多裏來到北京拜見中華民族的當時領袖,忽必烈。關於“馬可波羅”是克羅地亞人的問題,咱國駐克羅地亞大使胡兆明先生曾協助論證(可查閱《人民日報》---2017年5月10日“搭上一帶一路發展快車”)。

既然有一個克羅地亞人馬可波羅向往成為咱國一部分,其餘克羅地亞曆史人也向往成為不在話下。

政研成果到此結束。

後注:正能量,偉大複興的現實處,如何促進想成為咱國人的克羅地亞地區人的轉型願望?經查,克羅地亞地區有居民四百一十五萬人。在推薦克羅地亞地區每人領取咱國護照時,可由X組長的豐功偉績所積累的巨額資金中抽出四百一十五億美金,給領取護照的每位克羅地亞人暴富一萬美金。這不是開支,不是浪費,不是撒幣。試想,天朝上國與足球翹楚的“強強組合”,對世界足球“一揮一串兒”的引領效果與投資收益?那結果,即是宇宙真理也是宇宙無敵!

 

文革傳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19428182' 的評論 : 是,而且,如此重要又複雜的操作,隻有請領袖同誌親任足協主席才能馬到功成,^_^。問好。
小酒蟲 發表評論於
無聊透頂的傻帽
19428182 發表評論於
Yes, a very good idea, China has enough money to buy the whole country of Croatia to help Chinese soccer and, then, the Chinese soccer dream could be reality.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