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地碾磨歲月《十九》選項

不再有太多的追求,活著就好。
打印 (被閱讀 次)

         靜靜地碾磨歲月《十九》選項

 

     人的成功在選項上,人的失敗也在選項上。古人形象地總結了一句話:男要幹對行,女要嫁對郎,意思是一生記住,不要忘記。我成功不敗就是會選項。文革混亂的時候,母親提醒我自學英語,後來意外考上大學。在美國小酒莊裏我開始了寫作,也試試英語寫作,不久發現洋洋一大篇,根本表達不了我根深蒂固的漢語思維,後來果斷放棄。 過去成功的選項暫時不吹,現在透露一些我最近的選項思考,意在引導青年一代走對自己的路。

 

     美東這裏一旦進入五月,會經常出現藍天白雲,心情不好煩躁是體會不出來的。到了明年這個時候我的小酒莊照牌要換掉了,一個好朋友提醒我千萬不要扔掉,搬回家,一旦在後院看到小酒莊照牌,不會鬱悶。有心人問過我,你的小酒莊照牌上的Pan’s字怎麽那個樣子,好不正規。我哈哈一笑解釋說:原來這個印度酒莊的名字叫Jason’s, 換一個新招牌要四百多美元,我實在不願意花這個無關緊要的錢,就讓願意爬高的工人把s o 撕掉,把 o 割去左半邊,再把J字掐頭去尾組成一個Pan 字,我付了美國工人五十美元,臨走他又揣走收款桌上的一罐零錢。

 

     賣店以後幹啥?仍需要選項。我初步思考是流動戶外,那麽實現流動戶外最好的方式是旅遊。根據我觀察到的,故地可以重遊,但故人不可再看,稍微沾上一點點是非,下來的幾個月不會有好心情。旅遊是遊美國遊中國還是遊歐洲,一位大姐建議我遊歐洲,我說我來美國這麽多年還沒有好好看看美國,即使像紐約一類地方去過,但當時的心情與現在絕對不會一樣,我立馬否定了去歐洲。我看到不少人在跑中國許多地方,因為紐約中國旅行社在打著中國免費遊旗號招攬客人,新馬泰,北上廣四川,真有那麽多的好事嗎?我不上心,沒有免費的午餐,如果有人發現我也在裏麵,每天像趕羊一樣,一定會問,老潘也吃起這種飯了。我多次回京,也就在市中心轉轉。

 

     當年我兒子來美國讀大學的時候,我發現那個大學很會招生,也許是第一次招中國大陸自費生,先招了四名,北京上海重慶廣州各一名,看看結果怎麽樣,第二年招了五十個,給學校帶來滾滾財源。我的遊遍美國的初期想法也是這樣,從紐約波士頓開始漫遊,然後美國東南西北各個大城市跑一跑,住住旅館看看景點,就算遊遍美國了。坐飛機最快,千裏江山一日還;我也想過坐長途bus,從紐約到洛杉磯的bus價格二十年沒有漲過價,始終186美元,可以中途吃飯方便,但不能換車,三天三夜到達,如果換車就不是這個價格了。兒子聽說以後,馬上說,爸,不用這麽考慮,他買張豪華火車票,可以直到舊金山。其實在美國,進出城市觀光景點,不論是飛機長途車火車,最後還是要坐汽車到旅館,好壞遠近都由不得自己了。該自己體會出門萬事難了。這些事都可以用錢解決,我退休後的漫長時光還是無法用比閃電慢一點的方式解決。

 

     退休以後不可能一年到頭都在路上,很長時間會在家裏,我思考過在老木屋辦高檔住宿旅遊。我來美國二十年沒有移動過地方,熟悉這裏的一草一木。我設想過帶客人去各種風格的酒吧飯館,也測試過一個客人,可是他隻吃中餐一下就把我的計劃打亂了。帶客人出去吃美食,極有可能每次都要剩,那次客人吃了兩頓,中餐三個菜,大披薩餅一個,我都打包帶回來自己又吃了好幾頓,長期這樣也不行。把住宿旅遊當生意做,就會有服務價格,這樣又走回我開酒莊的老路。如果開成簡單的Air B and B,對我又不合適,會把我的幽靜日子打亂,不到真正的山窮水盡,這條路暫時不走。

 

     去年我開火雞大宴的時候來了一對四川夫婦,聊天中得知他們是旅遊專業戶,來美國後除了上班掙錢把所有的時間和財力都給了旅遊,美國的,世界的,所有景點大家能說出口的他們都能侃侃而談。他們的愛好與我的戶外活動思路十分吻合,我立刻提出能不能以後一起出遊,費用均攤,他們說,行,剛買了一輛RV,有兩個睡房。我又一想不行,人家是夫婦,吃喝可以像作客,但拉撒睡稍微形象設想一下就會覺得不可行,我又提出了每天在外搭帳篷,都得到了認可。又是一個偶然的機會,YouTube上出現了一位離婚婦女獨自一人在一個普通車裏生活了七年的視頻,立刻引起了我的興趣,美國人能過我也能過,讓自由自在達到至極,何況我還有個老木屋呢,不行就回來。我反複觀察我的大眾帕薩,發現設計優良不用任何改裝,倒下後座,放上一個軟床墊,試著躺了幾分鍾,一種智慧的舒服。第二天我又到Walmat野營專區買回睡袋燃氣爐茶壺電筒夜壺屎盆,隻花一百美元上下,全副武裝了。

 

     在美多年就是附近也有很多也沒有時間去,幾天前我走過一條林間小道特別有曆史意義,是美東發展的見證。早年是紐約開發商人的作品,最早他們挖了一條運河,我想是讓紐約的重型商品通過紐黑文港口進出康州內地,後來又在河壩上建了一條鐵路,再後來有了高速公路,鐵路廢掉了,最後在鐵路上開辟了非機動車小路,可以一直走到波士頓。那天我走了五公裏,來回十公裏,五公裏處的酒吧原來是個火車站,現在提供遊人休息方便午餐,下次再去要在那裏吃午餐喝當地的啤酒。我會在這條路上做許多視頻,主要是人少,我也設想過在唐人街上做,舉著個相機會被人當做神經病。也可以在這條路上用心體驗long Fellow 的詩句:我走的路是less travelled by。我也喜歡看路邊的牌子,好幾個路過的美國人看著我好奇,為什麽對牌子感興趣又不是地圖,我說我在感覺兩百年前的美國人是怎麽在這裏坐船的。

 

     我們的路是沒有想過的路,路出現了,就走吧,美國這裏有些林子是這樣的,會想起許多過去生活的往事。還有美國有許多國內禁看的電影,過去以為是純色情的,實際上根本不是,拍得特好,極人性化,還有從未遇到過的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老片,法國的巴西的阿根廷的都非常出色,一種人性看到用法語葡萄牙語西班牙語表達,在語言河裏遊蕩又是貼身題材,會有沒完沒了的樂趣。

 

     最後拍視頻又會聯想到設備,旅遊的夫婦說他們有全套設備,讓我不用買了,我想用付款的方式回報,這樣又牽扯到聯係人,等人,吻合不同想法問題,還是自己買一套設備吧,存儲方便,何況我早年極愛攝影拍照呢。

 

 

06/11/2018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