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蝦:【中央大學四八屆中文係畢業留言】

打印 (被閱讀 次)

中央大學畢業紀念冊(3)

 

去年寫了兩期中央大學畢業紀念冊的內容就擱筆了,今天再續。

 

從這篇開始就分係介紹了,先從中文係開始。這是開始的圖案,這鋼筆字很有特點,質樸溫潤,不知出自哪位畢業生,也看不出是男生還是女生手跡。

 

 

鋼筆所抄乃中文係畢業留言,部分字句沒能顯示。整篇文章在下一頁以豎版繁體字刊出。

 

該文作者署名一龍,應是應屆畢業的鄧中龍,家鄉是湖南湘鄉元埠潭交。礙於豎版繁體或照片清晰度不夠,本蝦將全文轉錄如下:

 

 

珍重,中國文學係的夥伴!

 

天南地北,我們何其有幸有這一段機緣?!且休說聚散無常,看小別今朝,才知道來日相逢之可貴。

 

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留下來的是一片甜蜜的回憶未來的正展示在前麵,我們還有一個光輝燦爛的前程。

 

可記得那萬山叢錯的柏溪,我們曾到桃花山中,探尋春天的芳訊!我們曾躑躅於嘉陵江畔,凝眸看片片歸帆!

 

又可曾記得那帶江倚山的沙坪壩,鬆林深處,正是我們的家!我們曾一道到盤溪,在一個小山頭上野餐,唱漢戲,度秦腔,哼昆曲,歡歡樂樂,願我們常毋相忘。

 

蜀江水碧蜀山青,縱沒有朝朝暮暮情,而回首當年,恐怕誰也有一番無可言說的惆悵?不錯,江南也是一個迷人的地方,這四年時光,我們一半在重慶,一半在南京,說起來,真是太理想了。

 

我們該不會忘記棲霞訪秋吧?那霜葉紅於二月花,曾惹起我們多少詩情和畫意,攀枝摘葉,一心要讓秋長在,長在我們的心頭!

 

我們該不會忘記牛首探春吧?縱然那山上已是一無所有,壁已就頹,塔已就圮,而臨風四顧。看方山如印,長江似帶,一片江山信美之感,也輕輕占住我情懷!

 

往事別重提,再回首簡直令人心醉,似水年華,既不為人耽擱,也不由人等待,到今天,是青春時期的結尾,是社會生活的起頭,一切的險阻艱難,在這兒開始;一切的光輝燦爛,也從這裏萌牙。

 

還能說什麽?還能寫什麽?猛記起一聯名句:"莫遣春秋佳日去,最難風雨故人來。"誰知道我們竟要在春秋佳日中,賦起陽關三疊?

 

還能說什麽?還能寫什麽?偶也想起遺山舊句:"渭城朝雨三年別,平地青雲萬裏程。"但願數年離別後,一到再相逢日,煮酒論天下英雄,也得有一個自己。

 

去吧!我們好好地去奔赴,望著前麵,水遠山重;想著前麵,水清山碧;走到前麵,水深山亂。縱使水深山亂,我們也不要彷徨;水遠山重,我們也得度過,不然的話,又怎能到達那山青水碧的地方?

 

我們有勇氣,我們有熱情,更值得珍重的,是我們這一群天真的夥伴,四年來,我們身在一起,心在一起,從今而後,不論此身離散在天涯海角,我們要將此心永遠地連接在一起。

 

天南地北,我們何幸有這樣一段機緣?且休說聚散無常,看小別今朝,才知道來日相逢之可貴。

 

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留下來的是一片甜蜜的回憶;未來的正展示在前麵,我們還有一個光輝燦爛的前程。

 

祝大家珍重,願我們常毋相忘。(中龍)

 

一九四八年六月

 

注:此文結尾注明1948年,而該紀念冊封麵題為《國立中央大學三六級畢業紀念冊》,三六應指民國三十六年即1947年。這使本蝦有點困惑。文中還提到,大學四年一半重慶一半南京,似乎是1944年入學,抗戰勝利後一年遷回南京,1948年畢業。倘如是,三六何解?有哪位讀友可以釋疑?

 

2018.5.20

 

相關閱讀:

 

皮皮蝦:【江南的心情】

 

皮皮蝦:【中央大學畢業紀念冊(1)】

 

皮皮蝦:【中央大學畢業紀念冊(2)】

 

 

 

 

cloudhk 發表評論於
以前我家有個鄰居就是中央大學畢業的。他畢業就回我們那個小地方當小學老師去了,沒收什麽衝擊。他太太很有風度,他特愛對我們這些小孩子講當年自己多厲害,給我們看他的畢業證書。他兒子很能幹,做到我們那裏的銀行行長。後來兩岸放開,他還有台灣親戚?同學?來看過他幾次,很是風光。
亦中 發表評論於
是不是和抗戰後複讀有關?留在南京的中央大學的學生,在抗戰勝利後,他們的學曆不被承認,需要複讀。因為南京是日占區,留在南京的中央大學後來被稱為“偽中央大學”,學曆不被國民政府承認。經抗爭後,被允許複讀。其中,後來的江澤民總書記,選擇到上海交大複讀。

這裏,絲毫沒有不敬的意思。在戰亂年代,個人的命運往往是難以把握的。家族有很多長輩,也是同樣情況。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中央大學的校友今天仍然在世的恐怕已寥若晨星。我老爸在世時經常跟我說起他的同學,分兩撥,一撥去了延安,一撥去了南京,後去台灣。可惜我當時沒有用筆記下,每一個人都是一段傳奇故事。祝您老夏安!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