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深緣淺都是緣-尋找美國罌粟 | www.wenxuecity.com

緣深緣淺都是緣-尋找美國罌粟

打印 (被閱讀 次)

四月末去鹿湖散步,見到從林下潮濕陰暗的角落冒出來的幾株黃色的單瓣罌粟花,不由納悶起來:它們是原生的野花,還是不小心從人類的花園裏逃逸出來的?

這種林下的罌粟花酷似網站上介紹的celandine poppy (金罌粟),也叫wood poppy(林地罌粟)。在英語裏,有三種常見的黃色野花被稱為celandine, 它們分別是白屈菜(the Greater Celandine ,Chelidonium majus), 小白屈菜(the Lesser Celandine ,Ranunculus ficaria), 和金罌粟(the Celandine Poppy,Stylophorum diphyllum)。

(Celandine poppy, 金罌粟)

其中白屈菜和小白屈菜原生於歐洲,幾百年前由殖民者帶入了北美,白屈菜逐漸在北美大陸的某些區域淪為一種入侵性很強的雜草。金罌粟則是北美的原生野花。小白屈菜是毛茛科的(butter cup), 白屈菜和金罌粟是罌粟科的,這三種花在外形上的區別比較大,其實是很好辨認的。可惜國內的翻譯家不太懂植物,翻譯英美文學作品時,但凡出現“celandine”這個花名時,一概譯成“白屈菜”。

(greater celandine, 白屈菜)

(lesser celandine, 小白屈菜)

我去翻閱BC省的常見野花圖鑒,裏麵並沒有金罌粟的介紹。去查相關的英文網站,竟然發現金罌粟上了安省的瀕危植物名單。原來野生的金罌粟僅分布在美加東,在安省的某些闊葉林地和溪穀兩岸,偶然能見到小片的金罌粟。隨著現代文明對自然環境的侵蝕和其它外來入侵性品種(如虎杖 knotweed,蒜香芥garlic mustard)的進犯,金罌粟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

我們平時在苗圃裏見到的金罌粟大多是美國品種,不在加國的瀕危物種名單上。我在鹿湖邊上撞見的那一小叢金罌粟,估計也是美國種,不小心從花園逃逸到野外的。

比起從歐洲進口的花色繽紛且繁複的歐洲罌粟(其實應該叫虞美人,罌粟科的),美國金罌粟略顯單調,花朵的數量不多,開得也不熱烈,不會有“春風十裏不如你”的大規模的存在感。它躲在樹蔭下幽暗的角落,黃色明媚的花瓣默默點亮了頭頂上方的一小片星空,更像是久不見麵卻時時牽掛於心的知交。

微風吹著它纖細的花莖,花兒笑得前仰後合,你卻不必擔心它倒伏在地麵。因為它是罌粟家族的成員啊,柔韌卻不柔弱。

除了金罌粟,本人還要將花菱草大書特書一番。它也是從美國來的罌粟品種,人稱“加州罌粟”(california poppy)。我最早在家附近的一段廢棄的鐵道旁見到它。不知從何年何月開始,花菱草以一種健碩的野草姿態,在鐵軌兩邊蓬勃地生長著,每到四五月份便織成一小片金色的花海。它們從根部發出一枝枝長花莖,每個花莖隻開一朵金色的四瓣花,泛著絲綢的光澤。花兒在明晃晃的陽光下開得非常熱烈,一到傍晚就合上眼,等待第二天日出再次綻放。碰到寒冷的天氣,多風或者陰天,花朵也會閉合。

每當花菱草盛開時,外出散步的我就多了一個好去處。沿著鏽跡斑斑的鐵軌一直往前走,花菱草對我訴說著詩和遠方,我如一位倔強的不肯歇息的旅人,收拾好心情奔向人生的下一程。

(花菱草)

隻是好景不長,路邊的雜草長得過高時,市政府就派專人來割草,將這片金色的花海也當作雜草給收拾了。工作人員將草地割得幹幹淨淨的,花菱草的身軀被絞成碎片,留在原地做有機肥料。我這個浪漫文青隻有跺腳長歎黯然神傷的份,以為從此和花菱草陰陽相隔。

孰料第二年開春,花菱草出其不意地從地裏冒出來,也不懼倒春寒,比以往更加的生機盎然。可惜花兒尚未開到荼靡,又被市政府的割草機鏟掉了。

這種狀況年年發生,我開始佩服花菱草驚人的毅力了。不管外力如何摧殘,它堅強的意誌始終如一。哪怕隻能綻放一小段時光,等不到秋風將它的細小的種子吹落在地麵完成一個生命周期,它們也要拚盡全力展示最美麗的容顏。

而它們的根蟄伏在地底,於冰雪中不動聲色地醞釀來年再一次的爆發時,我在開著暖氣的室內手捧香茗,回味著那一朵朵燦爛的小花曾經在心底造成的震撼。

林花謝了又紅,太匆匆,每年相聚的時間不算太長,但緣深緣淺都是緣。盼著細雨燕歸來的日子,再次與美國罌粟在林邊和鐵軌邊重逢。

 

kittencats 發表評論於
南方I-75一線經過小鎮時常能看到虞美人,據說是民間組織撒的種子,一般都是等花季過來才會 被割掉的。
Susan71 發表評論於
謝謝好文分享。十幾年前,我們這裏有一段高速公咯中間的綠地每年都有很漂亮的poppy盛開,有好幾種鮮豔的顏色配上碧綠的葉莖,開車經過都會不自覺慢下來欣賞一下。可惜後來高速公路加綫,從來回四條線擴大到來回六條線,把中間的綠地廢了,造成了隔離牆,poppy也就消失了,想想也很可惜。
雪中梅 發表評論於
文筆雋秀,有憐香惜玉之心."花開自有花落時",也許花的本意樸實無華,也許花更無本意迷惑,可是小花們卻要麵對著褒貶...應該說,小花們的綻放,點綴了大自然.平安是福.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