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秧頭兒”出事了~知青往事並不如煙

淙淙溪水,源遠流長,駐足芳園,滋潤心田。
打印 (被閱讀 次)

“秧頭兒” 是我的好朋友,當年我倆在同一個生產大隊插隊,因為她秧插得好,而得名。前些時候,開始給“秧頭兒”寫的信,隻能暫時擱筆了,因為再往下寫的是“秧頭兒”的泣血心傷,還是由我自己把她的故事慢慢講下去吧。如您有興趣想知道 更多“秧頭兒”的故事,請看我前兩篇博文,謝謝。

光陰荏苒,文革,知青。。。那些年月裏發生的人和事好像都已經太久遠了,而對我們這些親身經曆過的人,往事並不如煙。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農人和知青們日複一日在這片土地上辛勤地耕作著。田裏的青禾抽穗灌漿了,就盼秋風起,稻穗黃,開鐮收割了。趁著秋收大忙到來前的一點空閑,村裏年輕媳婦們就趕著回趟娘家。那天,剛從山上村娘家回來的媳婦兒,路過我們正鋤草翻藤的山芋地,就過來告訴我說”秧頭兒”病了好些日子了,病得還不輕。她又對圍上來聽她說話的女子們說 “秧頭兒”月事快來了,被派去和三個老小家(未婚年輕小夥)抬抽水機,壓狠了,血崩了“。婦女隊長一聽就生起氣來,扯起嗓門就罵山上村的隊長,“一準是山上村的男人都死光,絕八代了呀,要派個姑娘家去抬機器“。我一聽,心咯噔往下一沉,忙向婦女隊長打了個招呼,擱下鋤頭,就往山上村奔去。

我在田間小路上,上氣不接下氣地,一路飛奔,還一不留神一腳踩空,掉進稻田裏,爬上來後,幹脆脫了濕鞋赤著腳繼續跑。總算跑到了山上村的村頭上,“秧頭兒”姐倆住的那間土胚牆的小草屋前。草屋沒有窗,土牆上開了幾個洞,釘著裝化肥的白色塑料袋片。“秧頭兒”的姐姐回老家鄉下兩個多月了,還沒回來。門開著,看到“秧頭兒”臘黃著一張瘦下來的小臉,坐在灶門口,就著從門裏瀉進來的日光,聚精會神地在翻看那本在大隊知青手裏傳來傳去,卷了邊的外國民歌二百首,輕輕哼唱著那首憂傷的愛爾蘭民歌 “夏日最後的一朵玫瑰”。

夏日裏最後一朵玫瑰 

還在孤獨的開放 
所有她可愛的伴侶 
都已凋謝死亡 
再也沒有一朵鮮花 
陪伴在她的身旁

映照她緋紅的臉龐 
和她一同歎息悲傷 

。。。。。。

“秧頭兒”唱得深情投入,卻是別樣的悲傷淒涼,兩顆亮晶晶的淚珠兒順著她蒼白瘦削的臉頰,慢慢地滾落下來。一個多月沒見,我吃驚地看著這個曽充滿青春活力的“秧頭兒”竟然瘦了一大圈,病得像換了個人似的。 “秧頭兒”在哭,一定是病得難受還是想家了?我叫了聲 “秧頭兒”,突然心裏一酸,喉嚨發緊,胸口堵塞。。我哭了出來。不,我沒有哭,因為我不會哭,我流不出眼淚來。

不知從何時起,也許是從父母關牛棚,造反派來抄家,被街上的孩子從背後扔石子兒,謾罵,被同班的紅衛兵從火車上拉下來,不準去北京大串聯,還是去牛棚探視被隔離的父母,挨造反派的訓話,一聲不吭,咬著嘴唇,把我的心和表情深藏在戴著的大口罩後麵?總之長期的強忍,壓抑的內心,深藏的憤怒和憂傷使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喪失了流淚哭泣的功能。

 “秧頭兒”告訴我說隊長並沒有分配她抬抽水機。一台抽水機幾百斤重,一般都是四個男人抬,腳步一致,平均分擔重量,千萬不能晃,如把重量晃到一個人的肩上,就壓慘了。那天山上村四個老小家(未婚年輕小夥)抬著抽水機,穩步經過“秧頭兒”和女人家幹活的地方,可走了不遠,突然停了,擱下了機器。二狗跑回頭說剛才大栓突然崴了腳,四缺一,要“秧頭兒”過去搭把肩,幫忙把抽水機抬到不遠處的水塘邊就行了。“秧頭兒”平時挑個一百二三十斤,走個七八裏地是不成問題的,所以想也沒想,就過去釺擔上肩了。她說四人起先抬著抽水機,走得穩穩的,後來二狗突然咳嗽,抽水機就晃了起來,不知怎麽一來,整個抽水機的重量一下子都晃到了“秧頭兒”的肩膀上,她被壓得腿一軟,就單腿跪了下來,幸虧跟在後麵跛著腳的大栓衝了過來,一把托住了她肩膀上的釺擔,其他三個老小也趕快蹲下,把機器放到地上。“秧頭兒”說當時她隻覺得兩眼發黑,下腹一陣絞痛,經血就衝了下來,流出了褲管。大栓狠狠地臭罵著二狗,其他倆個老小也紅著臉,不敢吱聲。“秧頭兒”說她的頭又突然暈得天旋地轉,就哇地一聲,吐了一地。大栓趕緊差了二狗去大隊找赤腳醫生道華來(大隊裏倆位赤腳醫生中,較有經驗的一位),然後要一個老小背她回家,“秧頭兒”不肯,扶著大栓的胳膊一步一挪 回到了家。道華趕來給她打了針(說是止血的)。“秧頭兒”又告訴我說,小莊上知青大陳聽說她出事了(小莊和崗上村,田靠田的緊鄰)立馬送來了他從家裏帶來的雲南白藥,她吃了雲南白藥後,大血塊是止住了,可是這經血流了二十幾天也不幹淨,時不時地。下腹還絞痛得直冒冷汗。 我看著“秧頭兒”因失血過多,一下子虛弱下來的身體,心情沉重起來。

這時”秧頭兒”姐倆的鄰居,小隊會計的女子過來看她,送來一兜新鮮雞蛋和一把剛割的韭菜,她心疼地拉著“秧頭兒”的手,細細端詳著“秧頭兒”蠟黃的臉色,一邊罵著二狗子這闖禍精,不該拉“秧頭兒”去抬機器,闖禍把 “秧頭兒”壓傷了。小隊會計的女子要回家燒晚飯了,臨出門前,又回頭叮囑我,“小溪啊,你幫“秧頭兒”作作飯,今晚就在“秧頭兒”這歇,兩人作個伴,說說話,千萬不要自己摸黑回村去“。

我想著先幫“秧頭兒”挑點水,再燒火作飯。我揭開灶旁的水缸蓋一看,水缸滿滿的,“秧頭兒”告訴一早大陳就來過了,幫她挑了水,後來大栓也過來要幫她挑水,見水缸是剛挑滿的,就走了。我淘了米,洗了韭菜,打了雞蛋,米下鍋,加了水,就坐到灶下燒火,一會兒飯香了,“秧頭兒”在灶上炒好了韭菜雞蛋。她揭開鍋,盛了一大碗飯,又夾了幾大筷韭菜雞蛋,說給會計家娃兒送去,又轉身要進裏屋,去拿給小隊會計女子的雞蛋錢。我擋著她說我有錢,我去送,就端了碗出門送到離“秧頭兒”草屋最近的小隊會計家。剛要跨進會計家的門檻,就聽到會計女子在對她男人數落著,“二狗這殺千刀的,我早就看出他陰損,他這是存了心害“秧頭兒”啊,這姑娘家年紀輕輕的,壓下了病根以後怎麽辦啊。。” 她家十歲的大女兒金娣背著一兩歲的招娣,旁邊站著七八歲的銀娣,和三四歲的來娣,見了我,就回頭叫她媽。我趕緊把一大碗蓋著韭菜雞蛋,噴香的飯菜放到草屋裏唯一的一張東倒西歪的破桌上,把雞蛋錢擱在碗邊。鄉下人家是一定要生男丁的,這家生了四個女娃兒,會計兩口子一年忙到頭,掙得的工分還不夠稱口糧的,是家窮得叮當響的超資戶。沒錢稱不回口糧,家裏一年到頭喝稀湯菜粥,但還在等著會計女子的肚皮,爭氣生出個男娃兒來。兩個還沒桌子高的女娃兒已經踮起了腳,伸著髒兮兮的小手要到碗裏去抓飯。會計女子 過來抓起桌上的雞蛋錢和我推讓了幾下,也就把錢收起來了。知道她是真心真意疼“秧頭兒”,可她一家的火柴,煤油和鹽錢就指著家裏母雞生的這幾個蛋。會計女子對著我歎著氣,又說:“秧頭兒”可憐啊,家裏成分高(出身不好)處處遭人欺負啊“。這時她男人,小隊會計高聲咳嗽起來,打斷了女人的絮叨。金娣背上的招娣哭鬧起來,會計女子轉身去招呼娃兒。

我從小隊會計家告辭出來,腦子裏琢磨著會計女子的話,心中起了不祥的預兆。那是一種眼看著災難來臨,束手無策,無處可逃,無望的感覺。自從1966年,我十四歲起,就是在提心吊膽中過日子,開始怕哪一天父母被鬥,被帶走,後來又怕他們關在牛棚裏,再也出不來。。。此刻這無望的感覺再度襲來,我的心揪起來了,不知還有什麽禍事會降臨到“秧頭兒”身上。。。

Manrico Padovani Violin - ERNST, "The last Rose in Summer" (Etude 6 )

祈禱在中國的大地上再沒有文革那樣的災難發生,人民安居樂業,民福國強。祈禱世界和平,沒有戰爭,仇恨,饑餓。

讀我的回憶文章,難免會引起您的傷感,很抱歉卻沒辦法。So to cheer you up, 請欣賞德州的野花吧 (小溪隨拍

山野陌上百花開,紅藍黃綠戲春風。細雨瀟瀟行人少,夢回江南四月天。

Wish you a beautiful spring day, full of flowers' colors and fragrance.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Tis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left blooming alone
All her lovely companions are faded and gone
No flower of her kindred, no rosebud is nigh
To reflect back her blushes and give sigh for sigh

I'll not leave thee, thou lone one, to pine on the stem
Since the lovely are sleeping, go sleep thou with them
Thus kindly I scatter thy leaves o'er the bed
Where thy mates of the garden lie scentless and dead

So soon may I follow when friendships decay
And from love's shining circle the gems drop away
When true hearts lie withered and fond ones are flown
Oh who would inhabit this bleak world alone?
This bleak world alone

Jaqueline Du Pre - Jacqueline's Tears (Jacques Offenbach)

未完待續

謝謝您的閱讀和時間,原創拙文,請勿轉載,Thanks again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菲兒從上海回來了嗎?謝謝你的溫馨留言。祝你春安快樂!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寫得真好,才有機會仔細讀一遍,小溪可以寫回憶錄!:)問好。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尼斯' 的評論 : 謝謝光臨,奉上香茶。阿爾卑斯的春天已經聽到了你心裏的呼喚,正在向你款款走來呢。祝春安!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文章要求置頂可以到文學城意見區發貼,很多人都是在那裏要求推薦的:
http://bbs.wenxuecity.com/feedback/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董蘭丫' 的評論 : 年輕就是不一樣,你還記得小時候,聽媽媽唱的歌和歌詞。我在鄉下的時候,跟著秧頭兒學唱了不少首外國民歌,“夏日最後的一朵玫瑰”,“三套車”,“年輕的紡織姑娘”。。。當時可以說整天掛在嘴邊唱,現在怎麽也想不全歌詞了。秧頭兒很可能和你媽媽唱的是同一個翻譯本的“夏日最後的一朵玫瑰”。謝謝你分享。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董蘭丫' 的評論 : 聽我們這輩人的回憶,因為繞不過去的文革,下鄉這些話題。讀起來,心情難免回沉重。我其實更喜歡讀你的文章,是身心愉悅的享受。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好開心!王妃妹妹回來了,握手了。一回來就來看我,感動。等你休息好了,盼著聽你講北京的見聞和故事。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昨晚剛回來,今天開始到城裏逛,讀了你的幾篇秧頭兒。感於你文筆的細膩深情,也慶幸自己沒有趕上插隊!你們的苦真的是人為的遭遇,希望永遠不再發生!今日談文革更有深意!寫得好!我們城裏見!
董蘭丫 發表評論於
小溪姐姐,您的文章總是觸動我內心最柔軟的地方,讓我陷入沉思。一個十幾歲的女孩,竟然欲哭無淚,或者說是不敢哭,怎能不讓人心疼,心碎。
我的父母親有著和您的父母親類似的經曆,我一直沒有能力寫出您這樣的回憶文章。謝謝小溪姐姐!
董蘭丫 發表評論於
小溪姐姐,The last rose in summer也是我媽媽最喜歡的一首歌。文革那些年我的媽媽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低聲吟唱這首歌。她唱的還是三四十年代翻譯的詞:
"常夏裏僅留一隻玫瑰,孤單單地吐芳菲。
沒有一個再來追隨,沒有一個相依撫慰。
有多少昔日朋友,都已凋謝負榮歸。
伊隻是憐惜自己紅顏,深深地感到傷悲"
Alabama 發表評論於
看了你的文章, 十分感動! 回想起那個年代,犧牲了多少有誌的青少年。 真是不堪回首!
尼斯 發表評論於
好文筆,讀起來讓人覺得就在其中,沒有親身經曆過的人,很難體會其中的艱難的。

祝您周末愉快!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康賽歐' 的評論 : 也問好,我家喵星和你家旺星握爪。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圓貓小盜' 的評論 :調皮可愛的圓貓貓真是一副好心腸。抱抱你,不要哭,再給小溪阿姨一點時間,寫完了過去的故事,會像圓公主,喜孩兒那樣,寫快樂,讓人哈哈笑,讀完心情大好,讓人返老還童的故事,。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謝謝善良鬆鬆的溫馨留言,希望有一天,秧頭兒都看到你對她的關心。
圓貓小盜 發表評論於
小溪姐姐,偶看了這篇心裏好難受,眼淚也流下來了。唉,可憐的女孩,遭這麽大的罪,太讓人心痛了,貓心也痛。。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真替秧頭兒擔心,希望她的身體能好起來。
小溪姐姐寫得真好。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問好!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小溪姐姐去看看悄悄話。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雙魚城' 的評論 : 謝謝魚魚妹妹的耐心閱讀和真情留言。沒辦法,我們這輩人到了愛回憶的年紀,一回憶往往引起讀者傷感。也讓魚魚妹妹傷心了。抱抱你,以後向大家學習,相信也會寫出讓大家好心情的文章。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好悲傷的故事,再聽夏日裏最後一朵玫瑰,幾乎流下淚來。望好人一生平安!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y56' 的評論 : 當醫生的妹妹,太忙,太辛苦了。趕快休息吧,Have a sweet dream.
yy56 發表評論於
太晚了,明兒從頭看。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閑閑客' 的評論 : 謝謝你!
閑閑客 發表評論於
我再讀一遍,也為秧頭兒擔憂了。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再謝風清妹妹的鼓勵,可能會試試,因為自己也曽想過,隻是太懶。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吳友明' 的評論 : 插兄您的文章真誠,樸實,有相同經曆的知青會喜歡看,而且您已經贏得頭榜名博,事實證明很多人喜歡您的文章(即使您說是中學作文也無妨)。插兄的文筆之好,記憶力之驚人,心血寫下的兩個知青主題的長篇,令我非常佩服.我隻能寫寫中學作文短文,憶舊的文章往往與文革和心酸往事分不開,就常感下筆艱辛。加上文字底子差,筆拙鈍得很。
文革和知青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主要是我們這些親曆過的人還在寫和看。很能理解還在上班的,比我們年輕的人,忙事業,忙孩子,時間緊,壓力大,即使有空上博客,也願意看些減壓,愉快的文章,讀些生活妙招,育兒經驗,旅遊分享。但其中很多年輕的上班族都在讀您的文章,要不然怎麽會有這麽高的點擊率,隻是他們沒時間留言而已
小曼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吳友明' 的評論 : 以前我沒發現你,不是常來,現在才跟讀你的故事很喜歡,在此謝謝你
小曼兒 發表評論於
謝謝你的分享,一直跟讀。
高斯曼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過講啦呀,不是什麽大作,是初/粗搞,有時間會寫成長篇回憶錄。共同學習,共同探討,共同努力,誰說的來著: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不能讓曆史被那些沒良心的壞人串改,所以我們要貢獻一點微薄之力!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高斯曼' 的評論 : 相信一定有不少華人寫了英文版本的文革回憶錄。我讀過的不多, 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 是最印象深刻的。剛看到你的讀書介紹,沒看過的,馬上會去找來看。謝謝你。
你的血淚巨作“文革經曆:走出陰影”以一個正直中國人的責任心, 深厚的文學底蘊,細膩,生動的文字,真實再現那個恐怖,法西斯的年代和對人的迫害和摧殘。 真希望能看到你翻譯的英文版本。
給你鼓勁加油!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閑閑客' 的評論 :歡迎新朋友光臨,奉上香茶。謝謝您花時間讀我的故事和溫馨留言,很感動您的善良,理解和認同。 去了您家拜訪,真是滿眼綠色,春意盎然,清新安詳。。今後定會常去拜訪,慢慢欣賞您的好文,聞聞您的花香,和狗寶寶玩一玩。還要向您請教園藝。
高斯曼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有一些華人寫了英文版本的文革回憶錄,我讀了十多本,還在繼續讀,繼續買書,繼續收集,繼續學習。謝謝小溪姐姐,期待下集!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20140101y' 的評論 :謝謝新朋友的光臨和留言。您好,奉上香茶。今天有點忙,沒及時回應。請見諒。您很幽默,我也喜歡看“亂燉”的文章。去拜訪了您家,看過您的轉貼“我的瘋娘癡父:一個時代的愛情絕唱”,也很感動。謝謝您轉載知青的故事。期望不久讀到您寫的故事。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沫' 的評論 : 謝謝,握手善良的沫沫,你為“秧頭兒”命運的擔心,願意花你寶貴的時間來讀我這個隔代人寫的久遠故事,令我很感動。再謝你的支持。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高斯曼' 的評論 : 老三屆老知青握手當年的小小知青(斯曼妹妹十歲,還是九歲時,小小的年紀,就跟著媽媽被趕出家門,下鄉勞改,實在令人痛心!),你說得對,無論中文水平高低,還是中學作文,隻要用心筆寫,就可以寫出好文,就有人感興趣,願意看,有共鳴。
再就留言中的 “害人害己,都假裝很懂,其實什麽都沒說透”也想再說兩句。
說真話“害己”,過去和現在確實有講真話惹禍上身(還有被殺頭的),57年太多的人被打成右派,不就是因為講真話嗎?說真話是需要勇氣的,但是我們不能,也做不到講假話,如果那樣作,對不起當年受盡迫害屈辱的父母,千萬被逼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無辜百姓,也對不起被踐踏一地,千瘡百孔的中華民族的文明和文化還有我們永遠失去的青春。我們講述十年浩劫自己親曆的人和事,不是害人而是助人,提醒人們不要放鬆了警惕,因為誰也不想讓子孫後代再遭二茬罪。我們是普通人,寫的是中學作文,沒必要裝懂,說透,隻是真實地敘述文革十年中所發生過的人和事,願意看的讀者看完後,怎麽想,那是讀者的事,相信他們的明鑒力。
世界知道二戰中德國法西斯對猶太人的迫害,直到華裔優秀作家張純如用生命寫出了南京大屠殺真相之後,世界才知道日本侵略者在中國犯下的的滔天罪行。很多周圍的美國同事和朋友從來就沒有聽說過中國的文革,所以即使我們是普通人,寫的是中學作文,也要像斯曼妹妹所說,我們不僅用中文寫,還要用英文寫,要讓周圍的人,中國的年輕人,還有全世界的人都讀讀中國那個瘋狂年代所發生的故事,作為文革的親曆者,為了不要忘記,努力去寫,最起碼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家人和同胞。

水沫 發表評論於
看上一集就為秧頭兒擔憂,看這一集更揪心了,花樣年華的女子在那個年代的境遇真讓人感到悲哀。。。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說到英文寫作,小溪姐姐,你的英文寫作也是頂呱呱的。哪天可以中英版同時貼上,中學生也罷,大學生也罷,文盲也罷,都不得不為此而讚歎。
閑閑客 發表評論於
故事寫得真好看!小花很美麗。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塵之極' 的評論 : 謝謝您的光臨和留言,您說得對,希望不再有把人打入低端,令冊,歧視,迫害的事也就是文革十年災難的發生。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感動!握手,會記住你的話“在文學城中,文字重要,但人品更重要”。
20140101y 發表評論於
我喜歡看亂燉的文章,據說東北的亂燉很好吃呢!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我的土樓歲月去年幾乎沒有人留言,今年倒有幾位網友在公開或者私下場合表示喜愛。大家是厚愛,非常感謝,不過這種凡人回憶錄也是小眾口味,年輕人不喜歡看的。而且我的文筆其實就是中學生的文筆,因為我隻讀到初二,至於後來讀成人電大,那隻是山寨大學不值一提。不過,我發現很多讀大學中文本科的人,現在連中學生作文都寫不出來了!有趣!
高斯曼 發表評論於
我們也非常渴望能得到高於中學生水平的人給予指導,最好在城裏辦個講座:如何提高中小學生的作文水平。我們一定搬個小板凳像北朝鮮那樣的認真學習,認真記在小本本上。我們好像已經學了第一課:一等貼子走心,二等貼子走筆,三… …。我們肯定不是三等,故事很單調,都是知青的故事;二等也夠不上,文筆不好,走不了筆呀;我們都是用心筆寫的,走心呀?與一等對上了!咋回事呢?沒太弄懂,可能順序要反過來看,級別越高表明水平越高,對!大家努力,爭取達到三級!
高斯曼 發表評論於
我們文革一代的知青是最倒黴的一代,如果不是毛文革,我們也會進名牌大學,我們都是被毛迫害的一代中小學生,文革時我才小學三年級,沒學多少文化,隻有毛語錄水平及其高。我們文筆差,但我們是用心筆寫下了我們的親身經曆。承認也佩服好文筆的人,但是他們沒有我們的這種經曆,累死也寫不出我們的真實故事!我們不害己更不害人,盡管習博士水平高,他的語錄我們絲毫都不感興趣,還是真真的就喜歡這種中學生水平的文章。哈哈哈哈,這叫: 你不喜歡,有人喜歡!小聲告訴你們高於中學生水平的作家們:我們不但寫,還要用英文寫,要讓全世界的人都讀讀我們那個瘋狂年代所發生的故事!!!我們寫的全部都是Based on true story!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不客氣。這種事兒時而會發生,這也就是為什麽我們以前會助台了。你的文筆正如眾網友評價的那樣,越寫越岀色。你非常懂得感恩,所以深受眾人喜愛。在文學城中,文字重要,但人品更重要。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謝謝你!至今年在文學城開博後,受到很多網友友好的鼓勵和支持,很是感激。
網上寫貼,水平高低,話題不一。讀者喜惡各異,都是常理。不過留言說什麽“害人害己,都假裝很懂,其實什麽都沒說透”也大可不必。瀟灑讀者,點貼進去看後,覺得浪費了自己的時間,下回再見該博主的貼,繞過不看即可。文學城是海外華人交流的一片自由天地,大都是業餘寫手,想怎麽寫,就怎麽寫,所以別人愛怎麽說,就怎麽說唄,一笑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l' 的評論 : 您說的是大實話。我有自知之明,當年不讓讀書,中文也就一初二水平,我寫的文充其量也就是一初中生作文,可能還不招語文老師待見。我隻想如實記載一下當年發生的人和事,這一點對於我來說很重要。謝謝您的時間和留言。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l' 的評論 : 非常感謝你有閑功夫來這兒留言,不過就你這三語兩語,我不知道有幾個中學生能看得明白。期待著你能發一篇優於中學生作文的帖子或稍微有些誠意的留言。
bl 發表評論於
有人說,一等帖子走心,二等帖子走筆,三等帖子亂燉,這就是一篇中學生作文,居然還有人說是專業水準的文筆,害人害己,都假裝很懂,其實什麽都沒說透,不過自己花時間花精力發帖還是值得讚許的時。
柳溪郎 發表評論於
細膩的人物刻畫和心理描寫,勾起了我對童年的回憶。
高斯曼 發表評論於
把我們的真實經曆用文字記錄下來留給後代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謝謝你小溪姐姐!
塵之極 發表評論於
不忍卒讀!謝謝作者講出小人物的故事。她們的生命沒有比任何所謂的英雄來得低端。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吳友明' 的評論 :謝謝插兄您一向的鼓勵和支持。在跟讀您的《土樓歲月》(是慢慢細讀,故進度不快),插兄的文章真實,誠懇,樸實,文筆細膩,生動,令我非常佩服的同時,也受到很多啟發。另外也被您,高斯曼,小曼姐,石貝還有美加萬花筒的勇氣和責任心感動,寫出過去真實的曆史和苦難,為了悲劇不再重演。所以才有決心和勇氣寫下那個年代裏,我個人的真實經曆。這裏也對你們謝謝和握手了。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謝謝風清妹妹的真誠留言和鼓勵,受到儂這高水平,資深評論家的好評使我有往下寫的信心了。其實我寫知青的故事,首先是為我自己寫的,過去有些人和事至今不能釋懷,尤其是我當年的好友“秧頭兒”,我寫她的故事,心還是在痛。希望寫出來後,能卸下心靈上這一重負,若能起到警醒世人不讓悲劇重演的效應,我想那也是“秧頭兒”所希望見到的吧。儂工作忙,時間緊。多保重!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大事不妙,喜孩兒哭鼻子了,讓我這老阿姨心痛的不行,立馬趕到你家一看,還好這喜孩兒又笑開了。老阿姨放下心來,哼著歌兒“又哭又笑,小貓兒上調..."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康賽歐' 的評論 : 謝謝康康妹妹跟讀,和一向的支持和鼓勵。我們這些知青要寫些東東,常是回憶(這點真是老了,總愛回憶了)也容易引起讀者傷感。寫完秧頭兒的故事(也是了卻我的一個心願),也得向你好好學學,寫點現實,愉快,有趣又有益的故事。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癡一生' 的評論 : 真高興看到您的光臨,謝謝您的閱讀,留言,同情和理解。敬佩您對家人,對生命和生活的大愛和感恩。為您和您的家人禱告,上帝必看顧賜福給您和您的家人。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燕麥禾兒' 的評論 : 謝謝禾兒妹妹的跟讀,剛又去過你家,等著看你的佳作呢。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傻貓兒' 的評論 : 謝謝貓兒讀我的故事還喜歡我上傳的音樂。想來加拿大也該是美麗的春天了吧?貓兒上班忙,還在作義工和跳舞吧?貓兒過的充實又快樂。多保重!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謝謝暖冬妹妹每次對我文章的跟讀,留言和鼓勵。你這個隔代讀者(年輕十幾到二十多歲吧?)的閱讀和理解,which really means a lot to us 知青。你的心底真是太善良了,你對秧頭兒的同情和擔心令我感動,溫暖。希望有一天,秧頭兒能看到你和文城朋友們的留言,那定會讓她感到莫大的慰籍。也請代問候你的父母,家人,還有你曽是知青的小叔叔。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蓮盆籽' 的評論 :好善良的蓮蓮妹妹,謝謝你!隔代讀者的閱讀,理解和同情really mean a lot to us 知青。握手我的小老鄉。等我寫寫過去,還是要趕去你那裏,時事,政局及時更新一下。畢竟不能總是活在過去。退休了不能總是懷舊,也得知道這美國和世界都發生了什麽。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高斯曼' 的評論 : 謝謝斯曼妹妹光臨,留言,鼓勵。正是讀了您血淚巨作“文革經曆:走出陰影”和小曼姐的艱辛回憶 “我的知青生活”還有知青吳友明回眸往事的 “土樓歲月”,心靈深為震撼,感慨萬千!作為文革的親曆者,也決心像你們一樣,鼓起有勇氣,寫出真相,為了悲劇不再重演。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知青的苦真是苦,道不完。但願秧頭兒後來身體沒事,真是心疼的。
蓮盆籽 發表評論於
小溪姐姐好!一口氣把三篇都讀了。很可怕的年代,好可憐的女孩兒們。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每天一講' 的評論 : 謝謝光臨,留言和鼓勵。文革,知青的回憶往往太過悲傷,讀了會令人傷感,不是個popular topic.作為親曆過的人,還是覺得應該寫出來,警醒世人不讓悲劇重演。
高斯曼 發表評論於
好文,跟讀!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乒乓龍文' 的評論 : 謝謝北大才子光臨,留言,鼓勵和理解。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zl9876' 的評論 : 謝謝您,我知青好姐妹的理解。我在文革中,一直壓抑到二十多年不會哭,我父親85年去世,我難受死了,追悼會上卻哭不出一滴眼淚。到了美國後,恢複了哭的功能(以後會寫一寫怎麽又會哭了),現在在寫“秧頭兒“的故事時,想著她,心就一直在痛,也會淚流滿麵。早就想為她好好的哭一場了。但願寫過,哭過了,也許心靈也得到些許的釋放吧?
乒乓龍文 發表評論於
如泣如歌,可歌可泣!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zl9876' 的評論 : 梅子姐妹,謝謝光臨,跟讀我的故事。我們這些知青的回憶,往往太多的悲傷,看了讓人心酸。知道您讀我的文章,又要引起您苦難的回憶,也覺得對不住您呢。
其實我寫“秧頭兒”的故事,也是精神上的自我療傷。一直在悔恨自己當初沒有能力幫到她,心裏很負疚。希望寫出來後,能警醒世人不讓悲劇重演。
mzl9876 發表評論於
能感悟到溪姐寫這段曆史的艱辛與苦痛。。。。。。。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山裏人家168' 的評論 : 謝謝山裏清純妹妮的跟讀和鼓勵。
mzl9876 發表評論於
知青的故事很多都是沾著血和淚的,那些老知青,尤其是女孩家,國家的保護政策當時很不到位,導致很多悲劇發生,真的是有太多的苦楚,太多的不公平遭遇了。。。。。。
山裏人家168 發表評論於
跟讀中,期待下一篇。
每天一講 發表評論於
小溪姐姐洋洋灑灑的數千言,道不盡文革的苦難,你們受苦太多了,而現在城裏的孩子又享福太多了,一旦有國難,有誰能保家衛國。此所謂生於憂患 死於安樂也。
傻貓兒 發表評論於
跟讀。小溪姐姐有那麽多故事,還有動聽的音樂。謝謝分享。
燕麥禾兒 發表評論於
三篇一口氣讀完了,小溪姐姐寫得真好!會跟讀。
癡一生 發表評論於
細膩真實筆觸下令人唏噓不己的知青往事。期待下一篇。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看了讓人心痛!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小溪姐姐好壞,害我哭了半天。那歌兒放在文裏看著就讓人心酸。姐姐寫的真好!願天下再無那等惡夢。小溪姐姐永遠永遠幸福!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富有感染力。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你少年、青年時期的痛苦與悲哀從你那靈動的筆尖下汨汨地流瀉出來,是如此地細膩傳神而豐有感染力,足以深深打動你的讀者。你的筆力功夫真非同小可,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細節寫得非常生動,專業水準的文筆,活生生的生活畫麵,有如臨其境如見其人如聞其聲之感。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我先搶個板凳。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木愉' 的評論 : 謝謝'木愉'名博光臨和溫馨留言。不久前剛拜訪了您的博客,發現了又一座博文精品寶庫,這是進文學城這幾個月來,常有不經意間,就獲得大驚喜的快樂。會常去拜訪,慢慢拜讀您的佳作。
木愉 發表評論於
耐讀的人和事,精細的文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