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小魯是氣死的不是嚇死的

政治麵目:瓜子臉。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齒;要惹人愛,愛得死去活來;要讓人服,服得五體投地。
打印 (被閱讀 次)

陳小魯死的當天文學城裏就有報道說是第一野戰軍副政委的兒子抓了第二野戰軍政委的外孫女婿嚇死了第三野戰軍司令的兒子。事實應該不是這樣子的。

郭文貴爆料了王岐山妻子那頭(姚依林家族)擁有海航上千億元級別的股權不久,中共為姚依林家族在人民大會堂高調舉辦了姚依林百年誕辰慶祝活動,總理親自帶領包括王岐山在內數名政治局常委親自到場。潤濤閻當即寫文章預測這是王岐山親自安排得到習近平認可的鴻門宴,就是把姚依林家族在海航的股權利益交出來,等於軟著陸。我當時猜測這樣的“姚依林家族模式”會成為中共對待紅二代家族貪腐的模式。紅二代家族依照此模式把吃進去的錢吐出來就沒事了,白手套可能要分別對待了,比如有黑社會性質殺人案件的、參與股災跟習近平過不去的,會坐牢甚至死刑。

那麽,鄧小平外孫女婿吳小暉(據說已與鄧卓芮離婚)被逮捕後,中共會如何對待陳小魯?根據網上文章披露,按照中共官方的商業公開資料,陳小魯自己開的公司加起來占有吳小暉的安邦總股份的51%。就是說,在商言商,按照商業規則,安邦的實際掌門人是陳小魯,因為他不僅僅是最大股東,而且他本人也是理事,等於後台前台他都占位。安邦有資產超過萬億,那麽,陳小魯的個人資產應該是數千億規模,可能超過了姚依林家族在海航的資產。

陳小魯自己給自己在媒體上挖了個埋自己的坑:他說他在吳小暉的安邦裏不拿錢,隻是站台。等於當活雷鋒。這對習近平來說就可順水推舟了。把吳小暉抓捕後政府接管安邦集團,派人去安邦。陳小魯你自己承認安邦裏沒有你的錢,那就一筆勾銷,安邦的資產全部被政府部門接管。陳小魯還有什麽話說?估計他一直有僥幸心理,以為他隻吐出一部分便可過關。待他得知他必須遵守“姚依林家族模式”在安邦的數千億全部吐出來,他就受不了了,越想越氣,這麽多年白幹了!陳小魯去世後他家族的人公開講陳小魯在安邦沒拿錢,就是這些年他旅遊了一百多個國家地區的旅費安邦給出了。這可能是真的事實,就是安邦被接管後的事實,也是陳小魯被氣死的事實。因為他這口氣出不來,先有姚依林家族模式,後有他自己公開講出他在安邦不拿錢。本來他想說的是他當安邦理事不拿理事工資,以蒙混他是最大股東的事實。他在安邦不拿理事的工資,因為那點錢跟他的股權比根本就不值一提。作為最大股東,前台站台的那點工資算什麽?估計他最生氣的是:股權沒了,他想要回當理事的每年上千萬的工錢估計也沒得到,就隻是賺了旅遊費。他可是把官銜權力都放棄了專注發財了幾十年,天天跟錢的數字打交道,腦子裏裝的都是千億的錢。突然間沒了,蒸發了,歸公了,這口氣上不來。馬桶就成了替罪羊。

為何潤濤閻判斷陳小魯不是嚇死的呢?因為王岐山以“姚依林家族模式”處理了姚依林家族的海航股權關係後便再次輕裝上陣了,同為紅二代的陳小魯一樣不會有坐牢的風險。這個判斷是非常可靠的。以後紅二代官二代千億家族的也會如此處理,然後是百億家族。

還有一個因素就是買不到後悔藥。當初陳小魯家族裏肯定有不同意見。有的就建議見好就收,一抓徐明就趕緊套現逃跑。陳小魯自視甚高,覺得沒人敢動他。他是從幾萬到幾百萬再到一個億再到十億再到百億,百億上麵還有千億等著他。待有了幾千個億他還看到了萬億級就在眼前,舍不得放棄。最後一下子歸零了,追悔莫及。

那麽,為何肖建華、吳小暉被抓捕,而且安邦被政府接管而同樣是白手套的王健林馬雲就沒事?這有多方麵的原因。就算對紅二代官二代都同等對待,那也有個順序,何況中國的司法又跟政治連在一起而無法獨立。有一點可以肯定:政府接管的財團或公司集團,都是先算了賬的。接管安邦,陳小魯還沒來得及套現跑掉,政府有利可圖。而海航、萬達這類資不抵債的集團,最好的辦法是銀行不再給予貸款,他們就得拿自己的錢還貸款,還得出售公司資產。賈躍亭跑到美國造汽車真真假假虛虛實實還在撐著,海航萬達就隻能出售公司資產先活下來。王健林2017年新年公司慶祝會上他唱了四首歌,分別是《一無所有》《等待》《朋友》《夫妻雙雙把家還》,2018年他就不嘚瑟了。他還能唱哪首?

那為何姚依林百年誕辰在人民大會堂高調舉辦時,隻有潤濤閻判斷是習王搞的“鴻門宴”(以把姚依林家族成員全部騙回國,讓他們把海航的股權全部讓出)從此奠定“姚依林家族模式”以解決紅二代官二代家族的億萬資產?

在一百多年前鴉片戰爭後清朝開始開放國際貿易,有很多西方乳罩公司派人到中國的大上海調查商機。那時從美國到中國靠坐船幾個月。所有的乳罩公司派人在上海調查後打電報給公司總裁:中國女人都不穿乳罩,有錢的在衣服裏邊穿個背心,沒錢的穿個肚兜(比背心省布,隻有前邊是布料,後邊用帶子拉上),所以,這裏沒有商機。有一個公司派到上海的市場調查員給公司總裁的電報是:中國女人都還沒穿乳罩,這裏商機無限。公司總裁就組成一個會中文的小組到上海,買櫥窗做廣告,把美女穿乳罩的照片放在櫥窗,逐步打開乳罩市場。所以,同樣的事件發生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斷。不同的判斷,得出的對應措施就完全不同。

過去我們看到劉少奇林彪四人幫從不可一世到轟然倒塌,今天我們看到新四人幫死的死坐牢的坐牢,就好比我們過去看到牟其中賴昌星徐明等首富們從自命不凡到鋃鐺入獄,今天我們看到肖建華吳小暉等首富們紛紛落馬;再過幾年,我們還可看到一撥撥的權貴們分期分批地成為昨日黃花,遑論依附於黃花上的富豪蝴蝶?到頭來都是一場夢。寫到這裏突然想起蘇東波的一首詞,貼到這裏作為本篇的結束語:

霜降水痕收。淺碧鱗鱗露遠洲。酒力漸消風力軟,颼颼。破帽多情卻戀頭。
佳節若為酬。但把清尊斷送秋。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明日黃花蝶也愁

雨滴 發表評論於
想想政治也是競爭的產物。 自私是物種生存延續的必然條件。 但當個體不夠強大需要群體一起生存時犧牲個體利益就成了共識。 在當代中國這個共識很深所以有修憲的土壤。 其實維護大國金字塔的成本非常高。 高到不可持續就得打破重來。 西方的資本金字塔擔當了許多維係民生的角色所以國家金字塔要鬆散很多。 西方對中國修憲大跌眼鏡。 其實其中他們自己對中國的不信任不接納也是促成中國修憲的原因之一。

想起和紅二代有過的短暫交集。 在他們眼裏國家是他們父輩拚著性命打下來的。 他們看問題的視野和討論問題的口氣很自然地以國家主人自居。 好似國家是他們開的一樣。 紅二代從政從商的先機和優惠也算是父輩的遺產吧。 習被扔在陝北苦其心誌,勞其筋骨,餓其體膚那幾年生存在金字塔底端的經曆讓他據有了雙重使命感。 生存在金字塔每層的人都有自己要取舍的東西。 希望金字塔頂端的人也要看到社會裏每個人為維穩付出的的代價和以這種模型運行的短期長期利弊。 不斷調整和改進。
NanjingReninUK 發表評論於
有時間的話,能寫一篇73出任國家副主席的分析評論嗎?
Datian67 發表評論於
你們又忘了大師的理論。他們倆人都是負債的。被打倒的那一大幫子不會善罷甘休。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另外從69還戀棧不走,偷偷搞修憲保終身,排斥異己來看,對他們抱有多大希望不現實。
雨滴 發表評論於
習那些年的窯洞經曆給了他使命感。 他沒有選擇到海外過安逸自由的生活而是把身家性命國家命運扛肩上投入了絞肉機。 打老虎,拍蒼蠅,修理自屬的紅二代階層,修憲一路走來, 讀了閻兄的博文才知道有多少是在江湖裏的不得不為之。 有婦仁之心之本性的習承受的壓力和煎熬隻有他自己知道。 所以被他的鴻鵠之誌感動了一把。 對被拍打和修理的那些厚背景高能量的人, 和那些食物鏈上的不管是被氣死,嚇死還是雙規的, 程序都不是公平透明的。 習選擇了要一路艱險地拚下去。 國家共產主義的實驗好像時機還不成熟。 以國家資本和私人資本較量還會引來國際上的XMJDH. 所以老馬講的是國際共產主義。 anyway 結局隻有看天意了。 謝謝閻兄一係列的好文。
入懷 發表評論於
老王高調複出,有沒可能如濤哥所料,親手辦了姚家公開切割。
梁慎勤 發表評論於
"唯一的途徑隻剩下下次亂世打下天下的開國英雄們開啟民主政體。"

希望潤濤閻這個預測不會成為現實。否則,下次內戰恐怕真的會讓中國亡國,因為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使用。

希望習近平王岐山完成清算任務之後,能夠冒著巨大的個人和家族被迫害的風險,主動實行真正的適合中國國情的民主,交出最高權力,功臣身退,留名清史。

是否在民間輿論上,應當鼓吹對習近平王岐山家族豁免一切罪責,如果到時他們能主動交出最高權力?
Hill_98 發表評論於
現在明白了為什麽閻先生這樣才華橫溢要隱身不出山 有聰明才能獲得 有智慧才能免禍 因為很多智商高的人動手能力不強或者情商低 他們會痛苦 而閻先生善良願意幫助別人 所以快樂 物質上的快樂不能持久 但像閻先生這樣不為利益探尋真理就會長久快樂 感謝您寫文章幫助別人
入懷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下一輪革命來臨時,生產力恐怕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人工智能也許能消除智商歧視,促進人人平等的理念。對民主體製的形成也許有正麵作用。
入懷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濤哥怎能保證下次開國英雄又是打著民主自由旗號的邪道騙子?上次濤哥提及的民運領袖不得參選的朝野共識又在什麽執政環境下演變成傳統?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當年有很多人對劉少奇幹掉高崗、彭德懷忿忿不平。其實是不了解曆史造成的。劉少奇幹掉高崗彭德懷後,後麵跟著的就是林彪幹掉劉少奇。林彪後麵就是四人幫。四人幫後麵就是華國鋒。華國鋒後麵就是胡耀邦。胡耀邦後麵就是趙紫陽。趙紫陽後麵本應該是江澤民,可到現在還沒完成曆史使命。都是螳螂撲產黃雀在後。毛澤東親屬死了八位,他的屍體不能入土為安,在毒藥水裏泡了幾十年了,帳差不多算是清了。

有人說朱元璋的帳沒人算啊,因為朱棣要不是朱元璋的兒子那就算是把朱元璋的帳算清了。其實,二百多年後朱元璋所有的後代男女老幼悉數被殺光,隻是時間推遲而已。

很多貪官活在夢中,以為自己就可以逃脫。事實上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出來混總是要還的,隻是時間問題。習近平現在遠沒完成富不過三代的曆史使命,這是不以人的意誌為轉移的。誰都得還債,最後都要拉清單。否則,憑什麽智者荀子不出山眼看他的三大弟子樊於期、韓非子、李斯出山叱吒風雲?憑什麽智者鬼穀子清茶淡飯自食其力而眼看他的四大弟子龐涓、孫臏、蘇秦、張儀出將入相?因為智者清楚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不論你多麽精明能幹,不論你是秦始皇朱元璋還是曹操孫權諸葛亮。自己不還,就把債留給後代還。就是諸葛亮,自己隻活到五十多歲,死後兒子孫子悉數被殺光。掛六國相印的蘇秦也是風光過後被五馬分屍。

就算不入政界隻發財,都富不過三代。官做大了,家屬發大財了,就想通過民主改革政體而逃避懲罰?不論中共答應不答應,中國人民大眾肯定不答應。人民大眾在利益方麵清楚著呢,他們天天想的就是等著落井下石趁機對富豪趁火打劫。溫家寶想用民主忽悠他們而放過貪官汙吏不還債了?他們不接受。兩千多年的曆史就是這麽過來的。

所以,中國的民主政體絕不可能靠改良轉型而實現,因為人民大眾不會接受貪官富豪們借助民主而欠債不還了。唯一的途徑隻剩下下次亂世打下天下的開國英雄們開啟民主政體。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專製政體的千年不變鐵律,那就是輪回,你方唱罷我登場,不會換稿。一首“哀江南”就概括了:

俺曾見,金陵玉樹鶯聲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過風流覺,把五十年興亡看飽。
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台,棲梟鳥!
殘山夢最真,舊境丟難掉。
不信這興圖換稿,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很多國人的錯誤在於隻看眼前利益得失而導致急功近利。比如說,江澤民曾慶紅當太上皇的帳還沒算清怎麽就對習近平王岐山的事著急?其實李鵬/李小琳的帳還沒算呢。這都得一步步來。中國兩千多年的曆史就是這麽過來的。想想看,誰對清算江澤民曾慶紅當太上皇的帳最合適?還有很多富二代的帳沒算呢。別提防患於未然,那是民主法治政體,中國遠沒走到那一步呢。中國現在還是專製政體,就得按照專製政體的套路走。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但需要有人討賬才行。別想放過一批,老天爺放過誰?就好比華國鋒上台必須先解決毛澤東的老婆侄子,其它的都得讓步。飯要一口一口地吃,帳要一筆一筆地算,哪個都跑不掉。物有起始,事有終結。知其先後,則近道矣。
入懷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不知濤哥為什麽把,沒有精鋼鑽別攬瓷器活,這種經驗或天理納入唯心主義的範疇?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從唯心主義角度看,習近平的所作所為是非常合乎天理的。道理在於:江澤民曾慶紅缺乏一雙慧眼還特別自私自戀,誤以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繼續當太上皇,不僅僅給胡錦濤當太上皇,還要給習近平當太上皇,還安排了孫政才夢想繼續給孫政才當太上皇,才把胡錦濤看重的李克強廢掉的。習近平把江澤民曾慶紅的人都抓了關入秦城,這就對了,是替天行道。否則,江澤民曾慶紅真的以為自己就是老天爺可以想怎麽來就怎麽來了,曆史就可以聽從他們安排了。這就是一報還一報,自作自受。活該。

當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蘇榮等無數江澤民曾慶紅的馬子被抓後,江澤民曾慶紅還有什麽臉麵去參加給習近平站台的露麵會議?不就是為了自己的兒子孫子的錢?應該自殺以謝罪那些跟隨你們倆而被抓的人。曾慶紅麵對鏡頭大笑,還想著翻身呢。如果是孫政才上台,曾慶紅一定死無葬身之地。

缺乏一雙慧眼的還有毛澤東。他竟然把終於他的黃克誠打入牢房死前都不放他出來,死前把權力交給華國鋒,還專門讓鄧小平活了下來。曾慶紅更離譜了,想找到鷹視狼顧特征的人都很難,他竟然找到了倆。
我一說老毛這個蠢貨幹的蠢事,毛奴們就怒火中燒。其實這很好理解,黑社會流氓大佬照樣有烏泱烏泱崇拜者。

一句話: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否則是對自己對老婆孩子甚至侄子都是作孽。要牢牢記住古訓。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入懷' 的評論 :
記得潤濤閻第一定律是“生命在於忽悠”。 向某一方向的忽悠一旦開始,“不撞南牆不回頭”。 看螞蟻打架”的人當然期待打架撞南牆的高潮啊!在撞擊後形成的“權利真空”裏,發生的事情可能讓“觀眾”看地眼花繚亂!

入懷 發表評論於
王岐山當副主席了,符合濤哥所說越出格越好,估計很快有好戲看了。
入懷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把濤哥的回複細讀了一下。理解了用不同層次去界定形式和內容的真假。對於濤哥所說的之所以把形式和內容在同一層次混淆的原因是陷入了唯物主義泥潭,不知是語義理解不同還是什麽其他原因,我認為濤哥所說唯物唯心的區別似乎是經驗和理性的區別,隻是程度不同的唯物主義。按濤哥的所說唯物主義來開習近平修憲之形式和內容 好比兩情相悅的做愛的形式和強奸的內容,群眾憤怒的原因是感覺從做愛退化到強奸。按濤哥所說唯心主義來看都是強奸,隻不過之前喊喊我愛你,現在連我愛你也懶得喊了,群眾憤怒的原因在於被藐視。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紅衣女:摸著習總的手,有過電的感覺不可描述“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2018-03-15 18:52:46"
"一握習總的手,兩腿發軟心顫抖。"
"二摸習總的手,不知明天有沒有。"
"三搓習總的手,觸電麻酥浪裏走。"
"習總摸過的手,從此不洗當男友。"
點點繁星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你覺得是孫政才鹹魚翻身嗎?

我倒關注的是李總理
Datian67 發表評論於
回複 'igleq1' 的評論 : 早finish.
guitarmanzw 發表評論於
中國沒法讓美國人預測,中國內部很多事情是潛規則,或者隻說不做,或者做了不說。缺少透明性。

比如最近網絡言論管控,不在中國論壇上發帖的很難感受到。

又如最近中國金融管控非常嚴格!很多學生家裏匯生活費被外事部截下來,甚至萬吧美元都匯不出來,要求說出用途,認學費、保險,搞得好像吃住免費一樣。說買車購物就不行。一個同學和境內朋友交易微信上轉了八千人民幣居然也給封住了。

這種管控沒有公開文件,西方是沒法理解的。

任期製改動,可能變成多次連任,也可能不會,所以沒法預測。

閻先生說的大視野,專製未變。
igleq1 發表評論於
為什麽說越出格,對遠期利益越好呢?
洞庭人家 發表評論於
為什麽眾多預測中國崩潰的學者全部失靈,因為中國百姓是全人類獨一無二特別民族,任何公式套在這個群體上都會變形。多少年了,這樣的遊戲還玩得靈;

打倒劉少奇時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堅決一致擁護,

給劉少奇平反時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也堅決一致擁護;

打倒鄧小平時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堅決一致擁護,

給鄧小平平反時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也堅決一致擁護;

林彪入黨章憲法時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堅決一致擁護,

打倒林彪時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也堅決一致擁護;

江青做旗手時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堅決一致擁護,

打倒四人幫時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也堅決一致擁護;

現在習近平修憲稱帝時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堅決一致擁護,

請問在地球上的哪一個地方能找到這樣的部落,換成任何族群早就翻天了,中國執政者的福氣和中東的國王有得一比,這就是命好,加上共產黨還精通改運信風水,一會半會死不了,我是每年回去一個月,現實情況是中國很多人認定美國會崩潰,他們感覺好得很。
ZWM421 發表評論於
修憲是沒什麽實際的意義,憲法連一塊遮羞布都不是了。可是老閻們為什麽還花時間說這事情。就是希望“黃禍”景象永遠不要發生。
一直念念不忘一本小說,“黃禍”,是再看一遍的時候了。
小說裏寫的是現在中東難民的未來中國版。見過海上越南難民,聽過他們的描述,慘字不夠用。
如果中國再出難民,如同1959-1961年,“黃禍” 的景象就會出現,太平洋會浮屍遍野。
如果你仔細去看中國,資源難以支撐人口,土地惡化,又拚命城市化。三峽大壩一把利劍,直指華中,華南心髒。隻要有風吹草動,黃禍就會發生,以前就發生過。現在,不是一個人口級別的了。
“1984”(小說)馬上發生了。“動物農場”(小說)發生過,又會再發生。
但願“黃禍”不要發生。可是老閻們看著中國在往這條路上走。估計老閻們也隻能是螳臂擋車了。沒用,至少還想擋一擋。
入懷 發表評論於
謝濤哥回複,我再想想。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梁慎勤' 的評論 :

他比網上的人想象得聰明。到目前為止,他的對手們都敗給了他。江澤民曾慶紅都不是他的對手。孫政才未來能否鹹魚翻身,那才是看熱鬧的時候。曆史的發展有其自身的規律,不以人的意誌為轉移。所以,短期誰輸誰贏不重要。
梁慎勤 發表評論於
短期利益和長期利益往往會是一對矛盾。

“習近平越是出格,對中國的遠期利益越好。”,便是側重長期利益。

希望習近平不要讓中國再遭受一次大磨難,便是側重短期利益(短期利益直接影響到我們的生活,所以感受更為深切,所以自然也會更為側重,普通人的鼠目寸光便是一種體現,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如何平衡這一對矛盾?我想一個原則是不能走極端,不能過於側重一種利益而忽略另一種利益。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梁慎勤' 的評論 :

你還是陷入了眼前利益的糾葛。看待曆史,不能以幾年幾十年為單位。習近平越是出格,對中國的遠期利益越好。這個道理你搞不懂。我也不想多說了。畢竟雞同鴨講。
梁慎勤 發表評論於
內容與形式統一是最好的,但實際上往往是不統一的,形式往往會好於內容。所以就會產生一個問題,當“壞”內容配不上“好”形式的時候,還要不要“好”形式?

一個例子,偽君子和真小人,我們覺得那個更可以接受呢?偽君子就是內容和形式不一致。真小人就是內容和形式相一致。我個人覺得偽君子還是好於真小人。偽君子雖然一肚子男盜女娼,但在形式上卻是仁義道德,但正是這種形式會洗腦社會大眾,讓人們(至少是年輕人)覺得仁義道德才是對的。而人們的這種觀念會對偽君子形成壓力,迫使偽君子做一些真君子會做的事情,否則一旦被揭穿,偽君子還是會受到一些打擊的,至少是心理上的打擊,名聲總不好了吧。

習近平修憲遭到反對的聲音,其中有一部分可能是來自普通民眾的。他們之前認為形式是真的,被騙了,但是他們現在的反對也是真的,這其實就是形式在迫使內容作出改變,隻是這個力量十分有限,不能改變內容。但是習近平心理上還是會受到一些打擊的,因為他聽到了不少反對的聲音。

我覺得從形式與內容的關係上來講,習近平修憲當然是在開倒車,是一種倒退。不過這次倒車是習近平實現他的目的的一步而已。而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麽?現在還是不得而知。中國的政治人物在實現目的時,總是不擇手段的。我們現在也隻能希望習近平的目的是一個“好”目的,而且有“好”的方法去實現。否則,中國隻能再遭受一次大磨難。希望不是這樣。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事實上,沒必要對人間的事過多糾結。世間萬事,皆是夢境,轉眼成空;榮辱得失、富貴貧賤,過眼雲煙。對任何人都如此:如果命運不允許自己有為,就自娛自樂;如有機會一展抱負,就努力為之,但不能走火入魔,因為終極規則依然是:人算不如天算。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接下來的問題是:既然你潤濤閻認為修憲與不修憲毫無意義,那為何海外華人包括很多自幹五甚至五毛都極力甚至到瘋狂地步地反對修憲呢?

這就跟人人知道皇帝本人也知道“人活到一萬歲是不可能的,更別說萬萬(一億)歲了,可為何萬歲萬萬歲還喊得震天動地一樣。不掌握真理的人民大眾總是玩情感發泄。這是一種慣性,是牛頓的慣性定律範疇。人人都知道“共產黨的宗旨是為人民服務”是謊言,官員們也是人,都在為自己和家人、情婦著想。但如果共產黨下令把“為人民服務”拿掉改成“為自己和家人服務”,人民大眾立刻就不幹了:“你們騙我們幾十年了,我們都習慣被騙了,現在你們怎麽就不騙了?那不成!你還得接著騙!!!”人民大眾被騙習慣了,你不騙了,他們反而不幹了。

有一種病,醫生都很難找到辦法治療:當施虐者不想對受虐者繼續施虐後,被虐者不幹:我都習慣被虐了,你現在怎麽停手了?那不行,你還得接著施虐。因為我習慣被虐了。被騙的人也一樣,當習慣了被騙後,你不騙了,那他們不幹。你還得接著騙。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接下來的問題便是:“形式”的真實性本身也需要“內容”來決定。這當然沒錯,但並不表明“形式”與“內容”可以混為一談,因為是在同一個層次上“形式”與“內容”的差異。這在物理學上叫“慣性參考係”。我們在考慮“形式”與“內容”時必須是在同一個參考係層次上。就好比我們說飛機在空中畫了一條直線。這句話是在地球作為參考係來說的。這就不考慮上一個層次。如果考慮上一個層次,這句話就不成立。地球在自轉,雖然是帶著飛機一起,但地球在自轉時產生“旋轉偏向力”,由於空氣與飛機的密度不同,偏向力的作用力也就不同,用氣象學的說法就成了飛機遇到的風速不同。這表現在飛機來去兩個方向時同樣的速度耗油量不同,或相同的耗油量速度不同。如果飛機操縱杆是直的,那它飛出來的線則不是直的。把參考係往上提一級,地球以每秒鍾30公裏的高速圍繞太陽轉,這個是橢圓形軌道,在地球上看上去畫出的直線在太陽係作為參考係就成了曲線。在太陽係畫一條直線,在銀河係作為參考係,太陽以每秒250公裏的速度圍繞銀河中間的黑洞旋轉,這速度是子彈從槍口出來的初始速度的10倍左右。我們這個宇宙有一億個銀河係,各個恒星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宇宙還在高速擴散之中,每分每秒每毫秒時空都在發生變形彎曲,把我們這個宇宙作為參考係,在這個宇宙中不會在任何時刻有直線。但這並不影響我們在地球上坐在屋子裏畫一條直線。隻是參考係不同。

現在人大代表們修憲的這個“代表”所組成的人大會議“形式”不是真的,就好比我剛才講的沒有你家的授權我就代表了你家。需要糾結的是“代表”產生的“形式”是否有被代表人的授權,而糾結這個“形式”產生的“內容”就是荒唐無意義的。代表的“形式”的真實性則由上一個層次(參考係)裏的“內容”決定。屬於不同層次的參考係。這樣,有了不同層次的思考,一切就清清楚楚了。不是真實的“形式”,就不存在該“形式”產生的內容是否有意義,因為該“形式”本身就是一騙局。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為了說明“形式”是否真實要比“內容”更重要,我再給你舉個例子:
你和我是住在中國的鄰居,你我都在院子裏種菜。我有獵槍,你沒有,我就欺負你,在你家地盤壘院牆,我家院子擴大了,你不幹找鄉長說理。鄉長組成一個裁決委員會,由你家代表和我家代表參加。我家的代表是我老婆,你家的代表是我。不論裁決委員會定下的結果是什麽,對你來說都不應該考慮,因為那隻是“內容”,而“形式”比內容重要。你需要反對的是:“憑什麽你代表我家?我家什麽時候授權給你當我家的代表了?”這才是你需要做的。哪怕裁決委員會最後的裁決給了你公平,你照樣不應該接受,因為你的公平尊嚴被我剝奪了,我說我代表了你家我就代表了你家。這個“形式”你不應該接受。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入懷' 的評論 :

我們是討論,我當然不會強勢讓你接受我的觀點。對於“形式大於內容”我可能還需要說明一點。就拿憲法來說,有憲法這個“形式”與沒憲法哪個好?這要看這個形式是否真的存在。

憲法是人民大眾的代表們代表人民大眾在一起製定國家運行的根本大法。問題在於:代表們是否是人民大眾的代表,這個“形式”要比代表們製定的憲法具體內容重要,也就是“形式大於內容”。如果這些代表根本就不具有代表人民大眾的真實性,那這個形式就是騙局。有個騙局與沒有,哪個更好?其實沒有騙局可能更好。在專製政體裏,地球上不論任何民族、宗教、文化,都不可能產生真實的憲法這個形式。道理很簡單:如果憲法的形式是真實的,那這個憲法不論內容是什麽,它絕對不允許專製政體統治這個國家。所以,騙局下的不真實的憲法保護不了國家主席不被批鬥,保護不了餓死三千萬人的大躍進後為人民鼓與呼的彭德懷被打成反動分子,製止不了文革。因為它沒有權威性。沒有權威性是因為它的“形式”是不真實的。

再說一遍:你回國高喊你組了一個黨。可警方調查結果是:這個黨組織就你一個人,連你老婆都不參與。那你組黨的“形式”就不真實,因為“組織”的定義至少是兩個人以上。如果一個人就算在“形式”上組黨了,那中國就有十億個黨組織。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入懷' 的評論 :

我早就知道無法說服你。我也沒那意願。

帝製也好,太上皇製也罷,都是專製政體。專製政體就不會有任期製,這是人類曆史的規則,在地球上沒有過例外。

形式大於內容,其中不論是形式還是內容,都必須是真實的。一個披著羊皮的狼,在智者眼裏它就是狼;把羊皮挑開,那就是狼。愣說那就是羊的,我有何辦法?專製政體如果有任期製,那起碼已經是共和了,如果還不是民主製的話。不論是共和還是民主,代表或議員,不論什麽名字,在投票一項憲法修正案時,正常的比例在51:49 或52:48,不可能到60:40.如果是99.99:1, 那就是橡皮圖章。等於那個共和或民主是一個外衣。那外衣扒掉不扒掉沒關係。就好比狼身上的羊皮扒掉與否,對有思維能力的人來說沒差別。
guitarmanzw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難怪輿論導向、新聞導向在中國至關重要,言論自由確實是對於中國固有體製極端危險的因素。

隻是防火牆能力太強,以前隻是關住國內的人,最近國外的人到國內發言也難。

不知兩會後會不會好起來。
入懷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謝濤哥回複,恕在下愚笨,覺得你還是沒有說服我。
再說形式大於內容,任期製是形式,形式等同於假的但不能說這個形式不存在。獨裁或太上皇是內容,是真的但沒敢形式上明說。大眾認定即便假任期製也比明麵上的獨裁或太上皇製度進步。這也正是海外媒體這次對習近平取消任期製反應這麽大的原因。這也證明了政治上形式大於內容。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guitarmanzw' 的評論 :

這很容易理解。中宣部有大外宣天天跟著查看海外中文網站華人世界的動態。修憲這事在國內人人瘋迷掙錢的氛圍加上網站的控製,就沒什麽反對聲音。因為中宣部並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國內有多少比例的人反對修憲。但他們看到的海外網站幾乎一邊倒反對修憲,就連他們認同的自幹五們都一起發聲反對,這不把中宣部海外大文宣的嚇個半死也半夜都睡不著覺。他們建議采取閉關鎖國都有可能,隻是現在想關國門是毫無辦法了而已。就好比屋裏的人都規規矩矩,往窗戶外麵一看,好家夥,都是拿著大喇叭喊叫大罵的人群,他們還敢開門嗎?連他們自己人自幹五都跟著罵。他們百分之百吃驚到極點。

當年第一個建議袁世凱稱帝的恰恰是蔡鍔。當蔡鍔看到一旦真的恢複帝製,各地的軍閥就會宣布獨立後,蔡鍔就勸袁世凱放棄帝製。袁世凱受到上百的團體勸進,眾議院100%的票數通過了恢複帝製,袁世凱就不聽蔡鍔的“悔不當初”了。結果呢,蔡鍔到雲南起兵。同樣,本來自幹五是時時刻刻站在黨中央一邊,現在呢?也反對起修憲來了。自幹五就跟蔡鍔一樣了,大外宣看到自幹五們的態度就跟袁世凱看到蔡鍔起兵時的態度一樣。大外宣害怕自幹五們把反對修憲的言論傳播到大陸。五毛們有很多寧肯不掙這五毛錢也不出聲支持中共修憲了。

不論是自幹五還是拿錢的五毛,大多數都擔心修憲會導致中共以後沒有了接班人而垮台,站在共產黨的立場上,他們就不支持修憲,甚至公開反對修憲。表明他們愛黨勝過愛習近平。這導致大外宣以後不再相信海外的五毛和自幹五了,甚至認為他們是叛徒。最後剩下的就隻有關閉海外網站與國內流通的渠道。

作為旁觀者,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修憲這件事引發中共多麽害怕海外的言論自由,包括五毛們自幹五們也受言論自由的影響從而改變他們的立場。
guitarmanzw 發表評論於
我昨晚登陸以前國內的郵箱也被限製了。

中國提出要建立網絡主權, 不會中國的互聯網也會如同領土一般吧?從技術上,每個國家都可以做到。

但是這樣就違背了互聯網的初衷了。新的溝通技術,不就是為了人類可以更快的互通信息嗎?
guitarmanzw 發表評論於
前麵老閻提到言論自由的問題。

這幾天兩會,國內的大型論壇開始是晚上11pm-8am,說是係統維護,不能顯示。

然後今天又說是,回複以後需要審核才能顯示。

熟人家裏給寄學費,結果當地銀行給辦了,錢給截住,然後索要很多文件問清錢是幹嗎的,付房租要lease,學費要學校的成績和錄取通知書,以前的繳費記錄等等。

感覺現在互聯網變成了,到國外網站,和入國內網站都像跨國境一樣不自由。

親戚說,是因為現在兩會,管的嚴,不知道兩會以後會如何?
孫甫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guitarmanzw' 的評論 :

不寫博客。我想說的,老閻基本都說了,而且說得比我好。
死心塌地當閻粉我就很滿足。
guitarmanzw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孫甫傑' 的評論 : 您說的沒錯,您有博客嗎?想去看看您寫的文章
guitarmanzw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孫甫傑' 的評論 : 您說的沒錯,您有博客嗎?想去看看您寫的文章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孫甫傑' 的評論 : """從孫輔傑第八定律就能推出第八十八定律!""

牛!
孫甫傑 發表評論於
有人會說華盛頓那時候民主製度還沒產生呢。

那就要說孫甫傑第三十六定律了。靠,定律多的都記不起來了,哈哈哈。
民主和專製都是天然存在的。
都是人理性選擇,在成本利益權衡下,特定曆史條件的必然結果。

民主也好,專製也好,是一種生態環境,
是人與人的互動,是天時地利人和。
是天理,也是命數。
是不以某些人的意誌為轉移的。

曆史自有它的意誌。可以理解為天意,也可以說是命數。

孫甫傑 發表評論於
什麽樣的人會成為政治家?
沒有對權力追逐欲望的人永遠成不了政治家。

任何政治家都有可能成為獨裁者。這是孫甫傑第六十七定律。
民主製度就是為了減少政治家成為獨裁者的機會。
因為識別好政治家和壞政治家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民主製度就是把所有好政治家壞政治家統統當成壞政治家,
這是民主製度的先天缺陷,影響好政治家發揮。
效率低下。

林肯華盛頓也不是絕對出於良心自發而沒有成為獨裁者,
恰恰相反,林肯華盛頓是因為民主製度的約束,使得他們獨裁無法獲得更大邊際利益,
才使他們獨裁成為不可能選項。

但是民主不是萬能的,遇到非理性的狂人,
或者特殊條件使得獨裁專製的邊際利益大於遵循民主,
專製就會出現。

習大大也好,川普也好希拉裏也好,這些人掌權時時刻刻都會爭取更大的權力。
林肯華盛頓也不例外。
追求權力的極致就是一人獨大。
沒有民主製度約束,就是獨裁專製。
如果能把製度變成廢紙,習大大會做,川普也會做。林肯華盛頓都會做。
人是理性動物,要考慮的無非是成本和利益。

1940年代如果說英國人民比中國人民高明,就高明在認識到所有政治家都可能是獨裁者,
而讓丘吉爾滾蛋。
中國人民則愚蠢地相信毛澤東會是聖人會主動給人民民主。
白日夢。
孫甫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alidali' 的評論 :

這有什麽好哇的。張五常還用交易成本理論解釋毛時代的畸形經濟呢。
試圖用經濟學理論解釋政治現象的大有人在。
您孤陋寡聞了。

我老說的是邊際利益,請你不要斷章取義。

你迷信林肯華盛頓是你的事,本質上你和迷信毛澤東是紅太陽是一類人。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孫甫傑' 的評論 : "華盛頓,林肯都一樣,費勁搞專製,不如民主省事。"

"費勁搞專製" 會是林肯要思考的選項?
或者說, 您認為華盛頓,林肯覺得"搞專製費勁",選擇了搞省事的民主?

哇! :)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孫甫傑' 的評論 : "甘地三代被殺".

"甘地"應當不是三代被殺, 雖然都姓"甘地", 但不是"三代", 沒有關係.
前者是大家所熟悉的"印度之父", 尊稱Mahatma Gandhi (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

後者是印度另一著名家族, 大家熟悉的尼何魯(NEHRU)的女兒(Indira)和外孫. 尼何魯的女兒Indira嫁給一個和印度之父沒有關係,但姓甘地的人, Feroze Gandhi.

"Despite her surname Gandhi, she is not related to the family of Mahatma Gandhi. "

uptrend 發表評論於
獨裁有兩種,一黨獨裁和一人獨裁。中國將走那條路?更像是一人獨裁(名義上一黨獨裁)。而當個人權力隨著時間的推移進一步鞏固,在位時間越長,政治製度就可能變得更為個人化,也就是說共產黨的製度會被逐步掏空和破壞。以個人化權力代替了政體的權力的後果,就是當獨裁者走後,這個被掏空的政體往往難以繼續生存。老毛死後就有那樣的危機,但那時有老鄧迅速改革開放,加上沒有對外衝突。而今後就難說了,在習之後有像老鄧那樣的人嗎?在今後幾十年內中國和外國能保持沒有大的衝突嗎?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很多人對習近平把憲法裏的遮羞布扯開無法容忍,其中有不少人是因為走不出唯物主義的泥沼而進入高屋建瓴的唯心主義。這就無法衝破唯物主義思考的局限。地球上從未有過未來也絕不會有在專製政體裏有任期製這回事。專製政體隻能是兩種形式:要麽是帝製,要麽是太上皇製。不論哪種,人類曆史上都不可能有任期製。這是民主政體與專製政體的區別之一。民主政體可以有也可以沒有任期製限製;而專製政體不可能有任期製。全世界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語種,都未曾有過專製政體下的任期製。古羅馬分成兩個階段,前期的共和政體和後來的專製政體。在共和政體期間,國家領導人的確有任期製,就是一年換人,由元老院指定接班人。到了專製政體,獨裁者自己決定自己的任期,除非被暗殺比如凱撒大帝。

其實這個道理再簡單不過:專製政體怎麽可能有任期製?如果當權者不能自己決定自己的任期,那一定不是專製政體了,如果還不是民主製的話,那也是共和製。當專製政體的統治者不能自己決定自己的任期,那他就是兒皇帝,或者被暴力推翻了的亂世皇帝,比如漢獻帝(終身製被曹丕給終止了)。所以,專製政體下的任期製是遮羞布,不可能是真的。一定是先有專製政體的消失後有任期製的產生。如果你承認中國已經有了任期製,被習近平給破壞了,那你就得承認中共早就告別了專製政體。這是自欺欺人。黨領導一切,其中的黨,就是中共。一切都由它來領導,是它自己在憲法裏承認的一黨專製政體。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關於毛澤東的帝製與鄧小平江澤民的太上皇製,哪個更接近民主。其實二者與民主毫不相幹,都屬於專製政體。不能說從太上皇製回歸到帝製就是倒退,當然也不是前進。中共從毛澤東上台就這兩種政體:帝製與太上皇製。習近平把憲法裏的任期製這塊遮羞布扯開,表明他不想到期後學江澤民當太上皇,就是把鄧小平開啟的江澤民繼承的太上皇製改成毛澤東的帝製。都是專製政體。鄧小平的太上皇製有兩屆兒皇帝: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的太上皇製有一個兒皇帝:胡錦濤。江澤民想學鄧小平也有兩個兒皇帝:胡錦濤習近平。江澤民不是打天下的紅一代,他就得不到鄧小平曾經得到的。這就是天意。天意在冥冥之中是有其道理的,是公平的。從天意角度,習近平不是打天下的,他也就不可能成為打天下的毛澤東死那天都掌權。畢竟人算不如天算,因為唯心主義比唯物主義更合理。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入懷' 的評論 :

我怎麽記得你讀過我的前文?我文章裏說得清清楚楚:以為通過任期製而令共產黨放棄一黨專製走向民主的不是白日做夢的呆子就是滿腦子糊塗醬子的蠢人。取消任期製與否根本談不到民主倒退與進步。而且我長篇大論談及中共從未有過任期製。毛澤東沒有,太上皇鄧小平江澤民更沒有,胡錦濤兒皇帝從未上任過掌握實權,屬於沒上任過的任期製=沒有任期製。憲法裏的言論自由、遊行自由等從來都不是真的,同理,憲法裏的任期製也是一塊遮羞布。

形式大於內容,要有一個基本原則:是指形式是真的,假的算不上形式。如果假的也可濫竽充數,那就沒有真理可談了。就好比法律上講男流氓強奸了一個女人,前提那男人是男人,如果是個太監,那隻能是騷擾婦女罪,算不上強奸罪,因為他不是真男人,他沒那功能。移民局承認結婚可以辦理移民,但那必須是真結婚,騙婚就不行。如果是真的住在一個床上很久,那才叫結婚,哪怕性行為沒成功過,起碼是睡在一個床上的。這裏的形式不以是否性生活成功,而是以長期睡在一個床上為標準。就是鑒別“形式”是真為前提。
在政治上更是如此。好比你在中國建立任何政黨都是非法的,會被逮捕的,不論你的黨是什麽內容,就是“支持習近平黨”照樣被逮捕。但如果你說你建立了一個黨,查無實據,是你的謊言,那你就不會被判刑。如果判刑那也是欺騙罪,而非隨便組黨罪。
入懷 發表評論於
濤哥曾說過, 政治上形式大於實質,習取消連任限製對於中國的民主進程是一種倒退,雖然共產黨的統製可能由此及早結束。曆史進入下一輪循環,依然沒有什麽進步。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香港的李嘉誠在大陸做生意有可能不是什麽白手套,可人民大眾發現他有逃跑的可能時全國一致大喊:“別讓李嘉誠跑了!”這是真正的中國人的民意,因為它符合中國的傳統文化: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對李嘉誠都如此,何況對本土的貪官和白手套們了。人民大眾在等著“讓子彈飛一會兒”。陳小魯應該比李嘉誠更敏感才對,應該在李嘉誠跑路前兌現跑路,在“讓子彈飛一會兒”上映後就該跑路。而且永不回頭。
刻舟求劍007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illyZ' 的評論 : 還真的要麻煩你說一說陳是什麽時候在開兩廂polo?又是什麽時候在北京遠郊區十五萬買的農民別墅嗎?
你的話很重要。人物有了,地點有了。可缺了時間這個要素,還不能說明問題。

old-dream 發表評論於
看了老閻給的鏈接,趕腳啊妞不牛分析的海航靠譜啊。
happyccc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芳草碧連天US' 的評論 :

其實不用假設,民主還是相對好點兒的,南北朝鮮就是例子,隻是祖先沒有付出,為什麽這麽多人就覺得自己國家就應該得到最好的政體?no pay no gain

就是民主也有印度那樣,也有蘇聯那樣演變不成功的,還要看怎麽演變和運作

預測習當皇帝就痛罵,其實也許是燕雀不知鴻鵠之誌。就算習今後真的糊塗當皇帝,曆史就是少數人決定的,普通個人很渺小,幾千年就這麽過來的,要不認,要不去造反去,朝鮮戰爭中國沒變成北朝鮮已經感恩了
發表評論於
小習是個吃軟不吃硬的性格,既然他那個圈子的平輩人不泛有瞧不起他的,他就憋口氣做點樣子出來。但成事如何,那就看周圍跟他幹活的人智商夠不夠了。
觀其人先察其朋友,所以了解小習得看其親信。

-----------

As if Ewe do know him in person
marklau83 發表評論於
陳的小心髒一直不好,上廁所使了勁就不行了,胡耀邦也是死在同樣的情況,隻是海南條件不好不能急救,胡在北京還堅持了一會。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孫甫傑' 的評論 :

事實上,中共決戰剛剛開始,很多貪官汙吏會聯手反撲。如果是薄熙來上台,也一樣開啟絞肉機。傳統文化使然。
歪伯 發表評論於
小習是個吃軟不吃硬的性格,既然他那個圈子的平輩人不泛有瞧不起他的,他就憋口氣做點樣子出來。但成事如何,那就看周圍跟他幹活的人智商夠不夠了。
觀其人先察其朋友,所以了解小習得看其親信。
孫甫傑 發表評論於
從孫輔傑第八定律就能推出第八十八定律,也就能推翻福山的曆史終結理論,
民主並不是人類的終極製度。民主製度在特殊條件下會反複。
人類還會進入專製主導的時代,專製不一定是君主製,
專製的形式也會變化發展,如同民主製度在曆史上也有變化發展一樣。
feier2000 發表評論於
回看一百多年前,加拿大有一個富可敵國的大富翁,他的公司(包括鋼鐵公司)的年利潤占國有收入的一部分,具體數據不記得,最後所有資產歸加拿大,他在多倫多的城堡變成人人可以買票參觀的一景觀,原因是他的後人付不起地產稅。當個人財產數量威脅一個國家機器運轉的時候,政府總是有辦法。
孫甫傑 發表評論於
民主和專製並不是自由意誌選擇的結果,
根據孫甫傑第八定律,民主隻能在領導人無法從實行專製獲得比實行民主更多的邊際利益時才可能產生。

換句話說,民主既是主觀選擇也是被動選擇,貌似是人的意誌,其實是不以人的意誌為轉移的。
是客觀條件成熟的產物。

舉個例子,甘地搞民主都要被刺殺,他搞專製死得跟快,為了保命,為了獲得更大的邊際利益,
甘地隻能號召大家跟他一起搞民主。甘地三代被殺,印度想出一個搞專製的,
先要想想怎麽保命。印度民主並不是經濟發展的產物,而是在後殖民地製度選擇的產物。
和歐美民主有著很大區別。本質卻是一樣的,邊際利益比較的必然選擇。

比較陳小魯,他鼓吹民主顯然不會有更大的邊際利益。即使溫家寶也不能通過鼓吹民主獲得更多的邊際利益。
這些人都不在能夠左右領導人的位置。如果看能左右體製的領導人,孫蔣都不可能通過民主獲得更多邊際利益。
蔣經國明顯能通過搞民主得利,他怕的是鄧上了美帝的船,美帝直接把他送個大陸作禮物了。
搞民主,邊際利益明顯增加,起碼不會被人當禮物送出去。
但是本質是蔣二沒看清楚大陸根本不可能上美帝的船,算是誤判。
台灣人也很清楚,所以台灣真正感恩戴德蔣的人並不多。
反而是想利用蔣二推動大陸民主化的人把蔣二捧到了天上。
蔣二的曆史評價會有反複。我把話放在這。大家驗證。

歐美的曆史大家都很清楚了。羅伯斯比爾暴政,他自己命都保不住,能專製?
華盛頓,林肯都一樣,費勁搞專製,不如民主省事。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曌' 的評論 :

“民主國家發達的多,專製國家僅少數產油國富裕。”
我在前麵的文章裏談論了這個話題。在專製政體,言論自由被剝奪,創新的路就給堵死了,因為沒有了獨立思考者的空間。如果能山寨,專製政體低端人口的勞動報償很低,民主政體的製造業是比不上的。由於專製政體的政權在接班時難以穩定,黑箱作業導致高層內部互相絞肉,一旦發生社會動亂,一切都打回重來。項羽這混賬東西帶了一個非常糟糕的頭:燒皇宮,一把火把阿房宮給燒了。你把瀛姓殺光了就算了,你燒宮殿是多麽荒唐。專製政體的破壞力極大。說起振興來發展速度極快,說起動亂來殺個屍橫遍野。所以,民主政體肯定比專製政體優越。如何走到民主政體,才是關鍵。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芳草碧連天US' 的評論 :
多年來我一直警告大家,中國並沒走出盛世--亂世循環圈。盛世總是早就貧富差距過大,要麽是皇帝“殺肥豬”,如果沒有出現“殺肥豬”的皇帝主動行動,那就是要麽外敵進來替你殺,要麽國內造反動亂,最後把肥豬殺掉。總之,兩千多年“富不過三代”是鐵律。現在到了關鍵時刻了,習近平沒有什麽選擇,他上台時我三論習近平必須吃人血饅頭。他具體怎麽幹,與我無關。但我發現他有婦人之仁。也許他以後會發現他並沒有退路,也就大刀闊斧地解決貧富差距。關於“民意”,那要看怎麽統計的。官員們富豪們甚至知識分子們的民意跟一半多的農民低端人口的民意是相反的。讓知識分子去取樣調查裏邊會有貓膩。如果全國大選,出來一個組建“農民工低端人口黨”百分之百會得最高票,因為超過半數的人會投票支持他。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文章裏的數據全部是官方數據,可以一項項查。為了簡化你查找,打開Google,搜索“陳小魯之死與安邦出事”,有博文,裏邊的數據給出來源,你就省了一個個去查了,就從這博客裏的資料查起。裏邊是陳小魯有6000億的資料。因為是公開的,也是陳小魯的公司公開數據,可以隨便查。當然,以後中國政府是否會不讓你查了,就不知道了。今天肯定可以查。
發表評論於
了。世界上民主體製的國家有很多,但還真不是隻要是民主國家就必然興旺發達。因素很多的。我沒有任何偏頗和利益衝突。以上純粹是有感而發。誰有什麽想法都可以聊聊,但是如果誰出言不猻的話,那這人就太low了。可以直接忽略,不必浪費時間。我知道政治問題一般很敏感,各種動機,能力,水平,見識的人都會發言的。

-----------------

民主國家發達的多,專製國家僅少數產油國富裕。
Arnold2 發表評論於
錯了, 是為“芳草碧連天US ”的誠懇態度點讚。
Arnold2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illyZ' 的評論 : 為你誠懇的態度點讚。
芳草碧連天US 發表評論於
下麵是我前幾天關於習近平集權問題的一個跟帖評論。
民主體製是不錯,不過中國曆史上就沒有民主的曆史和土壤,假如在目前把美國的民主體製完全(100%)照搬過去,我敢肯定,後果是個大災難。我不是是民主體製不好,其實目前看來是最好的體製,不過美國的曆史到目前為止也就是200多年,因此還不能夠說是經過了曆史的考驗。而曆史上獨裁體製最久的有300多年。
了解中國內情的人知道,中國目前實際上是遇到了非常深刻的危機。政治與經濟必須是相互配合的,中國目前的經濟發展已經到了政治必須要深刻改革的地步,否則經濟會崩潰,目前的政治體製也隨之崩潰。中國的從上到下的全麵腐敗,尤其是權力高層的腐敗,如果沒有全國從根本上的改革,這樣下去,中國的崩潰就是必然的了。目前的中國已經被利益集團綁架了,他們是隻顧自己的利益,隻顧眼前的利益,至於國家崩潰改變不是他們關心的事情,他們已經把財產和家人移民到國外了。如果你還看不明白,那麽我來做一個假設:如果讓目前的中央委員集體投票(是按照美國方式的,真正意義上的投票,100%按照自己的意願投票。當然這隻是個理論上的假設),你能夠想象會選出一個什麽樣的領導人?那肯定是要維護他們自己的利益的。其實他們自己目前就是利益集團。所以這樣下去中國真的沒有希望了。目前中國一個比較大的可能與希望還真是出現一個明君。一個明君現在應該怎麽做昵?那第一步肯定是要集權的,這個應該沒有異議吧?至於習近平是不是明君,誰也不知道,但目前看來是明君的可能性要大於昏君和我們常規意義上的那種獨裁者。要控製輿論也是必須的(當然從個人的角度來講,沒有人願意生活在非民主的國家)。對於那些要求習近平必須是所謂道德上/行為上完美的人,我隻想說,你們的眼界太低了,因為古今中外,沒有這樣的先例。那樣的人即使有,可能也永遠上不了位。這就是現實,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大概總結一下:就是目前的中國可能還真需要明君的出世,否則可能真的要崩潰了(主要是經濟上的問題,已經逼迫政治上的深刻改革了,否則就要崩潰了),如果不能夠從政治上做深刻的改革,就要崩潰了。現在希望習近平是明君吧,否則後果是無法想象的。等習近平真正掌握大權後,他想如何做深刻政治改革?我也不知道,還沒有去想這個問題。我本身一般對政治不感興趣,隻是近幾年不自覺地了解了一些。我本人也沒有任何背景,就是一個普通的學子,與大家的背景基本上一樣。中國是我的母國,但我喜歡美國的人文環境和政治體製。美國也有各種問題,但是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地方和體製。相對而言,美國還是最好的地方,希望大家珍惜和保護。中國將來是否會走向民主體製,還是繼續帝製下去,我也不知道。曆史上世界是帝製的,現在世界好像是民主的時代,但是才不過200多年。而中國從來還沒有真正的民主體製。這個話題太大了。世界上民主體製的國家有很多,但還真不是隻要是民主國家就必然興旺發達。因素很多的。我沒有任何偏頗和利益衝突。以上純粹是有感而發。誰有什麽想法都可以聊聊,但是如果誰出言不猻的話,那這人就太low了。可以直接忽略,不必浪費時間。我知道政治問題一般很敏感,各種動機,能力,水平,見識的人都會發言的。
BillyZ 發表評論於
鬼扯,依人們恨官二代,就在這裏開篇胡謅,有千億富豪開兩廂polo的嗎?有千億富豪在北京遠郊區當時十五萬買的農民別墅?這是我知道的陳小魯。
油人隊球迷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跟讀老閻的博文10多年了, 從你獨立思考的理念中受益匪淺. 最近發文頻率加快, 太好了.
todaytoday 發表評論於
@泥燕飛 應該是為避免被習誤解吧…
===
泥燕飛 發表評論於 2018-03-12 11:15:00
老閻,怎麽刪除了一篇關於胖的文章?
離離源上草 發表評論於
陳小魯死前的那個晚上,做了個夢,夢見老閻了,瓜子臉,挺秀氣。陳告訴老閻:明天我準備氣死。然後老閻也做了個同樣的夢,夢見陳小魯說明天要氣死。
果然,第二天,陳小魯氣死了。

嗬嗬,別問我怎麽知道的。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人的貪婪跟螞蟻一個水平,是人的悲哀。人赤條條來到人間,死了帶不走錢。有吃有喝有房有車就足夠了,多餘的就是糞土。
didididid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認為陳小魯該死的是蠢貨。他才不該死呢。要好好活著,錢沒了照樣可以活得好好的。他不需要那麽多錢照樣可以比農民工活得瀟灑。”

他若是有那個智慧, 也不會斂財到這地步了。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認為陳小魯該死的是蠢貨。他才不該死呢。要好好活著,錢沒了照樣可以活得好好的。他不需要那麽多錢照樣可以比農民工活得瀟灑。
olive-c 發表評論於
未讀文章之前,俺就想您大概會把陳小魯說的,無論氣死還是嚇死,反正是該死。

都說中國人奴性,俺認為不是。所謂的奴性是假奴性,這是問題之關鍵。內心覺得別人都是傻子。表現出的奴性叫做:韜光養晦、臥薪嚐膽。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屬實。

所以,人跟螞蟻的差異被人為地誇大了。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都知萬事到頭都是夢,無人休休!
Redcheetah 發表評論於
王八爺,慶豐帝牛B 呀
流雲飛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看這篇: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66/201708/13388.html
todaytoday 發表評論於
在老閻的文裏多次論述習王在“替天行道”。所以習王不是天使真說不過去了。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讀閻兄這篇文章覺著特解氣!可回頭一想,習近平把這些以千億萬億計的錢拿去,他要幹什麽?
入懷 發表評論於
經濟上升階段貧富差異問題不大,一旦經濟停滯或下降那貧富矛盾就突出了。
入懷 發表評論於
這次回國和親友聊天,感覺上上下下對現狀都挺滿意的,感覺各個階層生活水平都有所提高。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中華民族幾千年生生不息的文明史最核心的部分就是階級不固化。做到階級不固化,秉承的是“富不過三代”鐵律。除非實行三權分立的西方民主製度,否則在專製製度下必然是“富不過三代”,不論是皇帝殺貪官還是民變推倒重來,結局一定是“富不過三代”。一旦階級固化,二十萬外敵就可滅了專製政權,因為窮人家出身的士兵不為權貴家族賣命了,階級固化了,窮人看不到國家的希望了。現在已經進入三代富階級固化階段。習近平並沒有選擇。
tsymqg 發表評論於
時來運轉紅又專
百鳥朝鳳美名傳
幾曾榮華萬人羨
轉瞬名裂豬狗嫌
達官顯貴骨必軟
美女名伶也株連
若非秦城鎖飛將
夜度十女槍不彎
mikeOZ 發表評論於
1949年以後的打土豪分田地 公司合營 接著就是人民公社 老百姓有沒有得到什麽實惠? 1958年後就是餓死了幾千萬人 中國人記吃不記打!
入懷 發表評論於
不知會不會又走向另一個極端,把老實做生意的民營企業也一塊打土豪分田地了。
wangtora 發表評論於
跑路是硬道理啊
老九 發表評論於
了得,不抓鬮了,最後那首詩了得,
歪伯 發表評論於
權貴、富豪白手套們隻有充分認識到現如今的政治模式既保不了財也保不了命,才能夠從上往下推動政治改革,軟著陸。否則就是惡性循環,恩恩怨怨何時了。
ZWM421 發表評論於
有道理。陳小魯走的不太明白,安邦是大財團。一看就知道是用白手套的路子。小魯太貪了,太牛了。沒有見好就收。估計沒有留一筆養老金。
happyccc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入懷' 的評論 :

習的後姐夫,和彭的後妹夫會怎樣?
happycccn 發表評論於
習還是對盜國賊有規劃
非常不理解網上呼天搶地的人,修個憲,多大點兒事兒,
又不是之前國家公平民主自由民選,又不是習現在馬上當皇帝,
想當皇帝拚死江就好了,還冒生命危險反腐幹什麽,
沒發生的事兒,都意想的國家將亡,亡是早晚得,
能追些盜國賊,暫時就是做了點兒貢獻,
如果未來習能不老糊塗,再能和平演變就更好

入懷 發表評論於
濤哥預測一下當朝國舅李書福什麽時候會被清算。
少林商僧 發表評論於
如廁沒用日本馬桶,拉屎不爽而死。哪裏是嚇死或氣死的?
泥燕飛 發表評論於
老閻,怎麽刪除了一篇關於胖的文章?
泥燕飛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梁慎勤' 的評論 : 普通民眾應該是不反對的,就像潤濤閻所說,因果循環,隻是有些擔心以後的政權交接,不過希望是杞人憂天。
孫甫傑 發表評論於
瞄了一眼,克林頓手術好幾次,開胸。據說白人心髒病風險比黃人高,我不太相信,但是小魯比小克死得早,還是說明問題的。

小魯在天朝的江湖地位應該比小克在美帝的隻高不低。

有錢不會保命,土鱉活該,也算是命數了。
孫甫傑 發表評論於
氣死嚇死不說,天朝富豪保健水平太差,小魯估計連個心腦血管風險評估都沒做過。
如果上個低劑量阿司匹林,家裏準備好AED,醫院在準備好隨時開胸搭橋,
小魯這麽年輕,應該不至於這麽早死。
克林頓都手術好幾次了吧?忘了他做的是開胸還是支架。
梁慎勤 發表評論於
如果"王岐山親自安排得到習近平認可的鴻門宴"這個猜測是正確的,那麽普通民眾還真的應該支持習王長期掌權。希望以後關於這段曆史的真實情況能被解密,用以驗證潤濤閻的判斷力。

如果王的確這麽做了,那麽為何不利用小道消息廣為宣傳?這對於王而言,可以在普通民眾中建立很好的政治形象。我想,中國的老百姓其實是很寬容的,對於王家或姚家,把大部分錢吐出來,留個把億用用是完全會接受的。隻是,這種主動把大部分錢吐出來的事曆史上就極少發生,所以,王是不是真的這麽做了,還真不一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