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局長:中國學生學者威脅國家安全,這是兩個社會的對抗 | www.wenxuecity.com

FBI局長:中國學生學者威脅國家安全,這是兩個社會的對抗

冷眼看世界 熱心過人生
打印 (被閱讀 次)
 

2018年2月3日,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舉行例行國家安全聽證會。(圖片來自參議員馬可·盧比奧網站。)

 

昨天(2月13日),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舉行了一個聽證會,聽證人包括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裏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中央情報局(CIA)局長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和其他美國國家情報安全部門的頭頭。(聽證會錄像地址為:https://www.intelligence.senate.gov/hearings/open-hearing-worldwide-threats-hearing-1)

 

本來聽證會圍繞俄羅斯幹涉美國民主選舉製度展開,但後來焦點被轉移到了中國甚至在美國的華人社區。某些議員與FBI局長等人的發言,在美國華人社區中掀起軒然大波。要說他們的言論有多麽驚人,多麽荒唐,無需任何描述,我們來看看來自佛羅裏達州的共和黨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與FBI局長克裏斯托弗·雷問答的原話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佛羅裏達州的共和黨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在聽證會上提問。(圖片來自參議員馬可·盧比奧網站。)

 

盧比奧首先說了一句,我相信俄國、普京在全球所做的努力值得我們重視。隨後就話鋒一轉,把所有的注意力指向中國。他說:

 

但我認為,相信這個委員會的大多數成員也同樣認為,而且我還大膽猜測來作證的大部分成員也同意,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問題是,中國及其構成的危險。我想在這個國家240年左右的曆史中,我們也許還未曾遇到過類似這樣規模,範圍和能力的競爭對象和潛在對手。這是我個人的觀點,許多人都認為,他們正在執行一個精心策劃,執行良好,非常耐心的長期戰略,以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強大和最有影響力的國家。

(But the biggest issue of our time in my view, and I think in the view of most of the members of this committee and I would venture to guess most of the members of this panel, is China and the risk they pose. I’m not sure in the 240 something odd-year history of this nation we have ever faced a competitor and potential adversary of this scale, scope and capacity. It is my personal view, and shared by many people, that they are carrying out a well-orchestrated, well-executed, very patient long-term strategy to replace the United States as the most powerful and influential nation on earth. )

 

FBI局長雷回答說:

 

(他們)利用非傳統形式的信息收集者,尤其是在學術界 - 無論是教授,科學家還是學生——我們聯邦調查局在全國各地的每個辦事處幾乎都能看到這個現象。這不僅發生在主要城市,小地方也有,它基本上涵蓋了所有領域。

(The use of nontraditional collectors, especially in the academic setting — whether its professors, scientists, students — we see in almost every field office that the FBI has around the country,” Wray said during a 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 hearing. “It’s not just in major cities; it’s in small ones, as well; it’s across basically every discipline.)

 

雷認為這個問題因美國學者的“天真”而加劇,他們沒有意識到在他們中間有情報收集者。

 

盧比奧又問:

 

為了充分認識他們非傳統方式的性質特點,雷局長,為什麽你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學生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反情報風險, 特別是那些在科學和數學的高級領域的人?

(Just to highlight the different ways and untraditional ways in which they're pursuing this plan, Director Wray let me ask you, what in your view could you say in this setting is the counterintelligence risk posed to U.S. national security from Chinese students, particularly those in advanced programs in sciences and mathematics?)

 

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裏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聽證會上作證詞。(圖片來自參議員馬可·盧比奧網站。)

 

雷答道:

 

他們是利用我們所崇尚的非常開放的研究和開發環境,他們利用了這個優勢。 所以,我們試圖做的事情之一是將中國威脅看成不隻是整個中國政府的威脅,更是他們整個華人社會對我們的威脅,我認為我們必須在整個社會層麵做出應對。

(They’re exploiting the very open research-and-development environment that we have, which we all revere, but they’re taking advantage of it.  So, one of the things we’re trying to do is view the China threat as not just a whole-of-government threat but a whole-of-society threat on their end and I think it’s going to take a whole of-society response by us.)

 

國家情報局局長丹·科茨(Dan Coats)附和道: “毫無疑問,你剛剛表達的是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他說。 “我認為很明顯,他們有一個長期的戰略目標,成為一個世界大國,他們正在整個政府中執行他們能夠實現的步驟。”

 

這就是昨天聽證中的一個重要信息:將中國威脅看成不隻是整個中國政府的威脅,更是他們整個中國社會對我們的威脅。而美國也必須在整個社會層麵做出應對

 

防止間諜幹預美國的內政是政府情報和調查部門義不容辭的天職。但是,如果對中國人不做甄別地整體上預防,那就是說每一個華人都是懷疑對象,就等同於二戰時把所有日本人關進集中營。到了那個份上,連證明無罪的機會都不給你,更不要奢談美國的法律精神是你是無罪的除非被證明有罪。

 

《紐約時報》報道政府撤銷對郗小星教授的起訴。

 

其實我們已經看到這樣的行為了。天普大學的郗小星教授就是這種策略的受害者。2015年政府錯誤地指控他泄露商業機密給中國,並且於某日淩晨在他家中當著他妻子、孩子的麵將其逮捕,使他和他的家人遭受了嚴重的創傷和永久性的傷害。這個案子後來是在法庭開庭前就撤訴了。為什麽?因為被告的律師提出了充足的理由,使FBI相信自己是犯了錯誤。而這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類似的例子還有,例如陳霞芬案件,也是在上法庭前,被告律師就說服檢察官撤訴。還沒上戰場就已經失敗了,換一句話說,這些案子都是根本經不起推敲的。 

 

為什麽FBI采取行動的門檻這麽低?就是因為在他們的信念裏已經相信華人都是可疑的,就什麽東西都能捕風捉影出罪證來。

 

也許有僥幸者會說,現在不可能再發生類似以前排華那樣的事情了。第一,不要太樂觀。美國這兩年白人至上的猖狂程度早就讓曆史倒退幾十年了,看看電影和曆史照片,你看見過3K黨不蒙麵就出來遊行的嗎?再看看近期白宮和共和黨的移民政策,不是白人至上,不是曆史的倒退,是什麽?曆史或許不會以一個《排華法案》的形式再現,但麥卡錫主義在抬頭,昨天一些政客和FBI頭頭的發言就是明證,白宮所謂的移民改革草案就在試圖實現變種的排華法案。狼,披上了羊皮更危險!

 

第二,哪怕隻是對中國人帶上有色眼鏡也是極具危害的。隻舉一個例子,看看美國警方不成比例地對黑人販毒者的打壓就知道有色眼鏡的後果了。美國大多數吸毒者為白人,這個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但是來自聯邦的數據表明,盡管各個族裔吸毒、販毒的人口比例大致相同,80%以上被判毒品走私罪的是黑人或西班牙裔。為什麽?因為他們是被打壓的對象。有一個數字非常說明問題:一旦車子被警察攔住,警察決定搜索車子的可能性對黑人而言是白人的三倍,這個不同就可以直接導致被捕機率的大大提升。而這樣的判罪結果又反過來成為警察要額外關注黑人群體的理由。

 

在美國,華人人口數量本來就少,政界代表的比例更是比人口比例還要低得多。可以說華人是要數量沒數量,要聲音沒聲音。如果再被孤立出來歧視,後果不堪設想。

 

我們絕對不希望華人被孤立出來,不希望過受歧視的日子。而我們最有力的武器應該是團結所有的力量,特別是與我們利益相同的少數族裔的力量,也包括各個民權團體等。我們要建立歧視一個人就是歧視所有人的理念。我們再不能黑墨穆不離口了。如果我們看見別的族裔受歧視不發聲,甚至我們自己就歧視其他族裔,我們就是在為自己受歧視播種種子,就是在把可以團結的力量推出去。

 

華人要為自己爭權益,一定要有大智慧。學學猶太人。在川普政府推出歧視穆斯林的政策時,猶太人的口號是“今天我們都是穆斯林!”他們是吸取了曆史教訓,懂得了,隻有維護所有人的權利,才是最有效地保護自己權利的手段。如果華人在川普政府剛上台時沒有看出其政策對穆斯林的歧視就是對所有少數族裔的威脅,現在該清醒了!

 

今天《美國華人聯合會》(UCA, United Chinese Americans)也發表如下嚴正聲明譴責FBI局長和某些政客的發言。希望能看到更多的華人組織團結起來,站出來為華人社區發聲。

 

 

UCA聲明中文版:

 

UCA對盧比奧參議員和聯邦調查局局長雷關於中國學生成為“國家安全威脅”的最新評論發出嚴正聲明

 

在最近一次國會聽證會上,美國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與聯邦調查局局長克裏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針對中國學生的講話,引起了美國華人社區的嚴重關切。在美所有中國學生和學者認為,一刀切地利用“國家安全威脅”來針對中國學生是一種危言聳聽的偏執表達,是現實版的麥卡錫主義,這種“反美國”言論是嚴重錯誤的。

 

長期以來,美國華裔一直飽受懷疑、歧視和故意迫害,並以臭名昭著的《排華法案》而告終。最近,美國華裔長期受到“外國人”待遇,例如在李文和、陳霞芬和郗小星這些盡人皆知的案例中,政府對美國華裔所暴露出的種族歧視,讓他們經受了非正當起訴的災難和折磨。這些事件破壞美國法治,讓公民自由權受辱。

 

今天,曆史重演正在繼續。盡管我們必須盡最大努力加強國家安全,但當前的美國不能以犧牲整個社區的種族特征為代價去謀求所謂的“國家安全”,這樣會嚴重損害我們神聖的公民自由權,損害我們引以自豪的法治尊嚴。

 

為此,UCA(美國華人聯合會)呼籲所有美國人,尤其是那些知道並熟悉中國學生和學者的人士,站出來發出聲音,駁斥盧比奧參議員和雷局長的不當言論,並直接向國會議員、媒體以及有大量中國留學生和學者的大學表達你的關切和呼聲。

 

我們必須立即停止以所謂“國家安全”為幌子對整個社區的種族抨擊!大膽說出來,這是你的權利!

作者:溪邊愚人

本文首發於“美國華人”公眾號(ID: ChineseAmericans)

tina0 發表評論於
中共的招法和麵目現在被人家認清了,就這麽簡單,以後在美國可不像過去那麽好混了。其實床鋪前幾天發布的未來戰略,明確提出中共是威脅,就已經揭開了這場大戲的序幕,這個新戰略對中美關係的影響將是巨大的。美國是自由社會,其弱點是在沒有一個對中共的明確和統一政策時,人人都可以各自為政。各個公司為了賺錢,可以跟中共聯手而不用顧及整個國家利益。學界也會因為沒有把中共當作敵對勢力的明確立場,而被中共任意鑽空子。想當年,美國對蘇聯的政策就是非常明確的,美國各界很清楚而不跟蘇聯打任何交道。今天床鋪開始的,無異於昨天的翻版。
street0120003 發表評論於
我早就說過,華人不敢發聲,不敢像西裔,非裔那樣爭取的自己的利益,結果就是軟腳蝦。
hen'duo
lwen66 發表評論於
歧視從來就存在,現在隻是從暗處走到了明處。如果不發聲反抗,就會沒有阻擋地蔓延開來。有些傻瓜認為要先反中作切割,種族主義就會饒過你,那是腦袋裏有屎。我原來就有個鄰居就是從印尼逃回國的,他說家人被國民黨蠱惑了不肯走都被暴徒殺了,當時他還是個高中學生就背著書包,除了書和寫字本外什麽都沒有。美國如果真的走到這一步,隻能說明沒救了。
Panda44 發表評論於
現實版的麥卡錫主義!
go123 發表評論於
中共曆來禍害海外華人,從印尼屠殺華人,東南亞歧視華人,到美國越來越警惕華人,全拜中共所賜。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中國半數頂級學生都來美國留學,對美國科技有著非常好的貢獻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不夠競爭,隻能在自家攻擊他人,我美帝什麽時沒有間諜,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這參議員不是華人是西班牙語人,踩華人是當踩隻蟻,
hbyzy 發表評論於
正是這些睜眼說瞎話,為了自己的位置損害他人利益的人,才是對美國未來真正的威脅
不言有罪 發表評論於
UCA 先發一個譴責共產獨裁暴行的聲明吧。否則,越描越黑。
needtime 發表評論於
說明美國人對別個國家,天天進行著這樣的行為,就特別擔心其它國家也會一樣!

說白了,是失去自信的表現。越來越像文革時期的共產黨啊。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