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打朝鮮,至少要到2018年(中):公司式思維的運用

1.就社會熱點問題談看法;
2.介紹“H公司式思維”的運用;
3.力圖寫有格局、有思想、有邏輯、跨學科和跨職業的文章;
4.生活感悟。
打印 (被閱讀 次)

內容要點:

1. 此文首要目的:通過討論朝鮮亂局,再次測試和檢驗本人的國際投資環境分析新方法,即H公司式思維。

2.  目的之二:把對朝鮮半島局勢的分析作為我寫“新時代的大國關係及國際投資環境”係列文章的引子。

3.  解釋:為什麽美國要打朝鮮,至少要在2018年1月下旬以後 

--------------------------------------------------

(接上期)

本文的目的是,通過對朝鮮半島局勢的分析再一次驗證我自己總結的“H公司式思維”(後麵有解釋)。近兩年,我通過對多起重大事件進行預測,初步確認用我的H公司式思維對國際投資環境(政治變革及穩定性等)進行預測不但結論非常準確,而且方法極為簡單,特別適合於有公司工作經驗的朋友。

另一個目的是,將對朝鮮局勢的分析作為我的“新時代的大國關係及國際投資環境”係列文章的引子。“新時代的大國關係及國際投資環境”這一議題有助於當今企業界人士認識國際投資環境即將發生的新巨變,有利於海外投資決策。

1. 寫此文的背景

很多認識我的朋友看到我近兩年來寫一些關於國際時政評論的文章,都問我是不是已經改行?我的這些朋友絕大多數是企業界的,在他們看來,我對時政的點評及所寫的國際時政評論文章太準確、太有見地了。

其實最近兩年來,我是通過不斷發聲或寫文章對世界時政進行預測和評論,以便測試自己對國際投資環境的分析能力——檢驗我30年來積累的企業經營經驗,並將這種企業經營經驗和閱力運用於國際環境分析中……

很多年以來,我一直堅信大型企業的經營管理與國家的管理技能是完全相通的,這對中國企業家和企業經營管理人員有極其重大的意義——他們隻需要花很少的時間開啟思路,就可以把自己在國內企業工作積累的經驗直接運用到國際環境,這樣就能很好地適應企業業務的國際化、海外投資項目等。近兩年我做的就是檢驗企業經驗在國際問題上的運用。

另外,我認為當今受人歡迎的文章,大多數都屬於“以小民之心度總統之腹型”或“瞎子摸象型”。表麵看,這些文章也都是在擺事實、講道理、有邏輯、有推理,其實這些文章不但

結論是錯誤的,而且在方法論上也是錯誤的。

因此,上個月當我看到全球主要媒體都在熱議美國三大航母匯集朝鮮半島、12月4-8號美韓兩國舉行史上最強大的空中聯合軍演“警戒王牌”、中國在中朝邊境建設難民收容站……很多媒體都認為美國將於2017年12月18日到1月中旬(即從金正日忌日12月17日起,到金正恩生日1月8日前後)展開對金正恩的斬首行動……我認為這些媒體文章的預測和判斷完全不顧組織(包括公司、國家、軍隊)運作的基本常識,不僅滑天下之大稽,而且是在消費大眾,誤導讀者,謀殺大眾的寶貴時間。

於是我趕忙於12月17日發了文章《美國要打朝鮮,至少要到2018年(上)》,文中對朝鮮局勢提出了三點預判。由於我的文章運用的 H公司式思維方法與眾不同,是全新的思維方法和視角,需要一些簡要說明,文章篇幅較長,因此我將文章分上、中、下三部分(三次)完成。我先在文章(上)把我的結論的三個要點發表出來鎖定12月18日至1月20日這個時間點,然後再寫中、下兩部分。

2. H公司式思維

什麽是H公司式思維?H公司式思維,指集團公司(大型公司)頂層的經營管理方法和技能,比如公司戰略製定、產業投資項目論證、項目實施、組織變革、風險管理、績效考核和幹部考核,也包括董事會與經營班子的君臣鬥等方麵。H即high,指公司的高層/頂層。

在公司管理理論中有一種大家熟悉的說法,即“管理一家大公司就如同管理一個國家。”我想做的事就是把這個說法顛倒過來:“管理一個國家就如同管理一個大公司”或“理解一個國家就如同理解一個大公司。”所以,我的“H公司式思維”其實就是“管理一家大公司就如同管理一個國家”這一公理的反向運用。

 我寫這篇文章的第一個目的,也是最根本的目的是,通過討論朝鮮亂局,再一次測試和驗證“H公司式思維”在國際投資環境分析方麵運用的有效性,向讀者展示如何抓住川普政府本質特征、不被亂七八糟的非關鍵信息(甚至是非相關信息)所迷惑的新的分析方法。

 我的文章今後將陸續在《公司式思維》微信公眾號上發表。我想向大家介紹這種全新的分析方法,即“H公司式思維”。

H公司式思維的運用及檢驗

我從2016年起就將自己過去30年的工作經驗運用到重大國際時政分析與預測中,並取得很好效果。比如,2016年我在當時全世界都把川普視為奸商、調戲婦女的流氓、希特勒式的人類公敵,輿論一致認為川普不可能勝選。而我運用H公司式思維推斷出川普是一個美國非常罕見政治家型人物(改天換地的革命性人物)。2016年2月—11月8日我不下10次在我讀研的校友微信群(340多名校友)中發言,斷定選民會選擇川普為美國總統,可是屢屢得到的是不讚同的聲音,並多次發生熱烈爭論。我為此還發表了文章《美國大選:政治家戰行政管理專家》。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連美國政壇元老、前國務卿基辛格都說“我原來以為希拉裏會贏。”我的判斷和推論一旦出錯,以後怎麽好意思見老熟人、老同學和校友?他們都會懷疑我的思想甚至人品有問題,不然怎麽會一再堅持在340人的校友群中把一個奸商流氓小醜說成世界第一強國的未來總統?嘿嘿,現在還真有點後怕。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看我2016年的文章《美國大選:政治家戰行政管理專家》。

又比如,2016年6月下旬,也是在這個校友微信群,我對萬科王石與寶能姚振華控股權之爭的準確判斷。我在澳洲,不在中國,這事對我而言也是國際時政問題。當時寶能姚振華(第一大股東)聯合第二大股東華潤集團反對萬科管理層引進深圳地鐵集團。華潤集團是著名央企啊,眾人都認為代表資本力量的姚員外已經勝券在握,王石被趕出萬科已成定局!但是我說:“事情沒這麽簡單,還有重要角色沒有出台!”眾人不以為然。我與眾人爭論了一個多小時。事後證明真的還有兩個狠角色後來登台了:1.恒大地產的許家印;2.中國證券會。這是我運用H公司式思維的另一實例。

 

3. 作為寫“新時代的大國關係及國際投資環境”係列文章的引子

新時代的大國關係是我2018年想談論的議題之一,也是我運用H公司式思維對國際投資環境進行分析的一個大作業。

這個作業的來源是,2016年11月9日(北京時間),也就是川普勝選總統當天,一個企業管理微信群的群主邀請我和他的微信群朋友們談談川普上任後的大國關係。當時我沒有響應,其原因在稍後的文章再細說。

我認為對“新時代(2017年以後)的大國關係及國際投資環境”的討論極有意義——與中國企業家、大中型公司和投資經理們交流有關海外投資環境分析的角度、方法和心得,有利於與希望向海外拓展業務的企業家及企業高管們一同活躍思維。

 

4. 我的H公司式思維推論:美國要打朝鮮至少要在2018年1月下旬以後

為什麽說 美國要打朝鮮至少要在2018年1月下旬以後?我在《美國打朝鮮,至少要到2018年(上)》中說過,讀者都不可能猜到我的推論方法。因為廣大讀者多年以來習慣了讀“瞎子摸象法”或專門“以小民之心度國家元首之腹”之類的誤導讀者或純娛樂讀者的文章,真的不可能想到有我這種“怪人”想到的怪異而簡單、有效的方法。

下麵我簡述我的方法和邏輯。

 在下文中,我主要是運用到組織變革與新項目領導班子建設所需時間、公司戰略製定及實施等公司管理的元素進行思考和推理。這是抓住川普政府本質特征、不被亂七八糟的非主要信息所迷惑的最根本的觀察預測方法。

第一層麵,我先假定川普從任總統之日起就下定決心要消滅金正恩。

這樣就能最簡潔地分析出上個月全世界的媒體都在日本媒體的引導下瞎起哄。

在假定川普一定要消滅金正恩之後,我要思考的核心問題是:川普作為一個新領導,他適應組織(公司、企業、政黨或國家等)需要多長的時間?規劃及準備這梓重大的決策需要多長時間?

下麵分3步簡單描述我的推論。

第1步,判斷打朝鮮這一事件重大到什麽程度?

我認為這是目前全球國際事件中最重大的事件。因為它涉及美國、中國、俄羅斯和日本這全球最大的四大強國切身利益,它是從根本上改變世界格局的最重大事件。美國當年反恐、打阿富汗和伊拉克等等事件的重要性都不能與打朝鮮相提並論。

如果打朝鮮,那將是從1955年越戰以來近62年來全球最重大的事件!(從1989年蘇聯解體事件的性質與此不同,不是國家間發生的事件。)

這是我推斷美國政府在朝核問題的邏輯起點。

第2步,推斷川普為運作此等世界曆史性大事最少需要多長時間作準備?

2017年1月20日川普上任總統,川普為運作此等世界曆史性大事,就從他上任總統算起,最少要1年的準備時間

試想一下,一個集團公司領導班子的構建(磨合)沒有半年以上的時間根本進入不了好狀態。

再看我國的國家機構,從北京調一個幹部去某地當一個市長都要先讓他當半年或一年的副市長或副書記,當年派朱鎔基去上海當市長就是這樣。如果是當國家第一領導人,這個準備期可能長達5年。因為這個新的政府第一領導人要構建一個全新的政府。

現在看川普,一個政治素人,沒有從政經驗,不但沒有政治人脈班底,還反傳統,是一個類似於靠反革命政變上台的新總統。川普政府是逆美國政治潮流而動、以美國兩黨主要勢力為敵,更是自上而下撕裂美國社會。這樣一個公眾認為極不得各路精英(上層建築)人心的“奸商政權”、草台班子,在幹全球62年不遇一次的曆史性大事之前,不籌備一年半截是無法上陣的。

所以,那些寫文章說川普會在2017年12月對朝鮮動手的作者,一定是認定川普是個老糊塗、瘋子。不過,我倒是認為瘋的不一定隻是文章作者,可能還包括一部分讀者。

 

第3步,如何考察川普白宮“班子建設”的進程——用什麽作為考核指標?

讀者都知道什麽叫班子建設吧?我們隻要象公司考核業務一樣對川普白宮班子建設的進度進行考核,就能知道白宮的班子建設進度,從而大致知道它有條件指揮全球性重大戰爭的時間點。

我們用什麽作為考核指標?我看的是川普對約翰·凱利的任命。

2017年7月底川普任命前海軍陸戰隊上將約翰·凱利接替僅上任189天的普利巴斯出任白宮辦公廳主任(又稱白宮幕僚長)。關於這一人事任命的意義我就是寫兩三千字也不過分。在此我不多寫。此文我隻說兩點:

第一,2017年7月底,當時的白宮辦公廳主任普利巴斯和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幾乎同時“辭職”,按川普的說法,他們兩人是“平等的合作夥伴關係”。也就是說約翰·凱利實質上是接過了這兩個人的擔子。第二,美國從1946年設立一職以來,從來沒有軍隊將領擔任過這一職務。我們是否能從這個任命嗅出一些什麽?

另外我想,如果川普要幹定點清除金正恩之類的超級大事,至少也要給約翰·凱利等一眾白宮要員半年以上的時間協調國內和國外關係。約翰·凱利是7月31日上任的,半年之後也就是2018年1月31日!

如果再考慮到開戰之前川普可能需要取得韓國政府的同意,而韓國總統文要寅很可能是希拉裏或奧巴馬式的總統(以後的文章再細說)……; 或者川普還想在國際和國內占據道德和正義的製高點;或者利用上兵伐謀之類的計策,那麽,肯定還需要更長的考慮和準備時間。

經以上分析, 我就憑川普2017年2月上任、2017年7月換白宮辦公廳主任這兩個硬指標(2件事),不再需要其它信息,就能斷定美國打朝鮮至少在2018年1月20日以後,這是萬無一失的推斷——不需要看什麽美軍三艘航空母艦、240架飛機匯聚朝鮮半島,不需在意金正恩不接見中國特使、中國主要媒體說“我們已經盡力了”、中國俄國聯手反製、中國在中朝邊境建難民收容站等泡沫性信息——我們就能斷定日本帶動全球媒體炒作的美國於2017年12月18日對朝鮮動武完全不合邏輯,荒唐透頂。

 

我的推理方法很簡單吧?我不用在意和收集那些看似重要,實質上無關宏旨的信息,很省事吧?

如果我再有第4、5…步,再選擇多幾件白宮發生的重要事件作為考核指標,結果就更精確;這就相當於數學思維——找出(根據)各種不同的約束條件建立一個線性代數方程組的思維方式……。我寫得有些偏題了,打住。

 

第二層麵分析: 解決朝核問題有多少種選擇?最好的選擇一定是對金正恩動武嗎?(待續)

請看下回:《美國打朝鮮,至少要到2018年(下):朝核問題有多種選擇》

 

 

 

 

旅行者-jas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遍野無塵' 的評論 : 前麵的回複第3點出差錯了,現補充如下:

3. 再說一點,如果我說得不對請您包涵、原諒——您說的那種寫作思路應該是寫論文或給某單位寫有償報告的思路。那是按別人的要求寫,是為了交作業或領取酬金而寫,但那種套路不合適我這種文章的文風(沒有報酬、不是為了學術目的),也不合適我要表達的思想、邏輯和目的。總之我覺得,寫作思路應該與內容(思想)和目的相呼應。
也來湊熱鬧 發表評論於
我覺得至少要等到2108年比較靠譜。
旅行者-jas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遍野無塵' 的評論 : 您好,感謝您的留言。讓我作三點解釋:
1.關於美國會不會打朝鮮?——我在前一文的開篇“要點”裏已經有說明:平解決和戰爭解決的概率大致相當,即各占50%。請看《美國打朝鮮,至少要到2018年(上)》
2.您的建議很好,以後我會另外寫文章談我對“美國在什麽狀況下會向鄉朝鮮開戰”這個問題。這是我正在考慮“新時代的大國關係及國際投資環境”係列文章所要考慮的問題之一。
但是我不能按您的建議(令人信服地)先講明白“美國在什麽狀況下會向朝鮮開戰, 然後才回答什麽時間會打” 。因為,一方麵這樣寫的工作量會很大,文章也很長;另一方麵這樣寫完全也不是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我不是為了學術、不是為某一組織寫報告……。我已經明確寫了我 寫此文的2個目的:(1)向讀者介紹我自創的論證方法(H公司式思維);(2)作為我寫“新時代的大國關係及國際投資環境”係列文章的引子。也就是說,您的目標和我的目標不一致,所以我展開的寫作思路與您期盼的思路必然會不同。
那麽我要做的事是按標題寫,隻要不跑題、能達到我設定的2個目標就OK。 對吧?
3. 再說一點,如果我說得不對請您包涵、原諒——應該是寫論文,或給某工作單位寫的有償報告的思路,那是一種規定套路;但不是我現在這種文風(沒有報酬的),也不是我要達到的目的。暫寫到這。
再次感謝您的關注、您的建議!
遍野無塵 發表評論於
您首先需要說明的是,美國會不會打朝鮮,或者,美國在什麽狀況下會向鄉朝鮮開戰。
然後才需要回答什麽時間會打。

沒有談論第一個問題,談論第二個問題沒有實際意義。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