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玲的革命之路:讓他我死去 本我重生…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賈玲肯定不是成熟的、天才的、高級的導演,她的電影特點是無技巧、不惜力、正能量,沒有得罪任何一個群體,就像她曾經的喜劇風格——隻拿自己開涮、扮醜,從不冒犯他人。



那時她是全民喜愛的吉祥物,和所有帥哥組CP,調戲他們,觀眾隻覺得可愛而不覺油膩的惟一女演員。但現在對她的評價正在發生變化 ,三年前《你好,李煥英》上映時,她得到了超越期待的票房與評分,三年後仿佛有一群人醒過味了似的,開始大規模批判她。

她的新片在豆瓣被頂到最高的評價幾乎都是低分,有說她營銷身材、製造焦慮;有質疑她的鏡頭是AI,也有科普大V暗諷她靠打針和高科技減肥,即使是看到了她辛苦訓練的視頻之後;有說她靠減肥撈錢的,預言任何人有了她的團隊都能減肥成功的;有在知道她買了版權之後把翻拍說成抄襲的,也有大讚原版格局和女主有多棒的。





虎撲為今年春節檔進行了打分,《熱辣滾燙》得到了不及格的最低分。在做電影導演並得到全球單片票房最高女導演之前,賈玲無論在同性或異性群體,都幾乎是無差評的藝人。她是無害的、喜感的、仗義的、德藝雙馨的。



而當她瘦身100斤,亮出強壯的肌肉,可以負重引體向上時,她似乎長出了無數缺點和尖刺,冒犯到許多人。



我在想這是為什麽?

女諧星在娛樂圈裏可以說是閑庭信步的賽道,全國上下湊不齊五個人,人少活多,賈玲又是斷層第一。她完全可以掛靠在某個國家院團名下,上上綜藝,演演電視劇,躺著賺錢。

但商業片導演就完全不同了,中國商業片體量小卻競爭激烈,春節檔宛如鬥獸場,能進入院線排片的人數是固定的。同時淘汰率又很高,過去的票房王者馮小剛、寧浩、徐崢、成龍、周星馳……一個個都落寞了。

因為春節檔既殘酷又有某種特殊的公平,它需要觀眾真的掏錢,掏了錢必然會有點心疼,心疼完就想罵人,導演受著是應該的。因為付費,觀眾就有權看到他們想看的東西,所以你不夠合家歡,沒有帶來情緒共振都不可以。但他們對商業片導演又沒有記憶濾鏡,不管你過去多麽成功,或者為人有多討厭,他們都會理智消費。

上一次李煥英大爆是個意外,這次賈玲顯然有野心有準備,侵入到了一個防守很嚴密的領地,她再也不是那個人緣好的胖姑娘了,而是參與爭奪的對手,對她起戒心的人也會越來越多。



雖然她從來不是女權代言人,但她現在就像在一場無性別的體育比賽裏贏了男選手的女選手,會讓很多人感受到不適。



還有一個原因,電影圈是講究世家子弟傳幫帶的,賈玲不屬於這個圈子裏的人,她是個外來的闖入者。早年間電影有西北圈、京圈、滬圈,但實際上無論哪個圈子,他們大部分還是來自北京電影學院。

而賈玲是中戲相聲專業畢業,師承馮鞏,九十年代馮鞏拿過電影獎,活躍過一陣,那已經是賈玲入行之前的事了。她的資源集中在電視台和綜藝節目,這些人和電影圈的關係就好比我一個寫公眾號的去做抖音,基本從零開始。



她更接近演員做導演的風潮中出來的那撥,成氣候的有陳思誠、大鵬、王寶強等人,這些人裏除了大鵬,其他人等於還是傳統電影圈培育出來的。王寶強、陳思誠、寧浩、徐崢、黃渤……同在一個閉環裏。

當然賈玲不是沒有自己優勢的,春節檔要求電影質量高,要的是對基本盤當下情緒的把握。好的喜劇人能讓大多數民眾共情,這是科班裏教不會的天賦。

我不想強調她的性別,盡管如果她是男導演,會有人把她尊稱為中國的阿米爾漢,而不是挑揀她皮鬆有褶,懷疑她肌肉的真實性,畢竟彭於晏和質子團顯擺肌肉時,全員讚歎愛慕。



性別讓賈玲收到了更多的挑剔,也得到了更寬闊的路徑。絕大多數男導演還是不願意和不擅長講以女性為主角的故事。曇花一現的小妞電影,從徐靜蕾到金依萌以及白百何,談的還是白領麗人的戀愛。

現在惟一和賈玲同做女性題材又兼具票房的,隻有才拍了一部電影的邵藝輝。起初我以為賈玲也隻拍一部電影就會回到她的綜藝舒適區,因為母女故事掏空了她半生積累,但沒想到她還能從自身又找到另一個題材。



然後怎麽辦呢?應該有很多人有著和我一樣的疑問。賈玲在訪談裏說她的下一部是傳銷題材,不再消耗她的經曆,而是觸及社會現實。那才是她要硬碰硬的一仗,成了,她就是奇跡了。



賈玲穿著黑色皮衣作為導演接受采訪時,下麵評論很多是認為瘦下來的她不再親切爽朗,聲音弱了,聲線變了,不好笑了,不是他們印象中的那個開心果了。



我有接觸過她的朋友說那個視頻采訪裏的賈玲才是真實的賈玲,說話嘴形不怎麽動,麵無表情,很少笑,也不講笑話讓大家開心。她認為賈玲現在的階段有點像《功夫》時期的周星馳,《功夫》之前,幾乎沒有人爆料周星馳難搞,性格孤僻,人們想象中的他是機智詼諧的,絕不是孤寒孤僻的。



《功夫》用想象力代替了喜劇,突然周星馳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那個觀眾有點接受不了的他。而現在瘦下來的賈玲,實際是原本的她。綜藝裏的她,是觀眾需要的她。大家都在懷疑她還會不會體重反彈,也許會,但不會反彈到笑星體重了,她應該已經不打算做笑星了。



導演比演員除了更自主更有統治力,也更能以較自由和真實的麵貌活著。通過拍片和減肥,賈玲讓他我死去,本我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