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自認放眼全球“風景這邊獨好”遭網民群嘲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今天,用網傳一位清華退休教授撰寫的春聯開篇。上聯:去毛病普天同慶;下聯:除惡習大地回春。橫批:國泰民安。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 REUTERS - CARLOS BARRIA攝影

有網友表示,這幅春聯道出了中國人民的心聲與期盼。還有一幅道出億萬股民心聲的春聯如下:

千股跌停辭舊歲

萬眾套牢迎新春

橫批:蒙在股裏

2月8號,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春節團拜會上發表講話時說:即將過去的兔年,中國全麵貫徹新發展理念,果斷實行冠病疫情防控轉段,推動經濟恢複發展,經濟總量超過126萬億元,糧食總產量再創新高,就業、物價總體平穩,放眼全球仍然是“風景這邊獨好”。

有網友發帖說:自我感覺不是一般的好,而是“獨好”。網友@陳建龍發帖說:正兒八經的正了正“新裝”,但沒照鏡子。正所謂砂鍋裏燉驢頭——肉爛嘴不爛。

另有網友發帖說:不要仗著自己腦袋有問題就為所欲為。網友@某村普通村民發帖說:股價大跌韭菜跳樓,房地產爛尾欠債過萬億,失業創新高,外資大舉撤離,創紀錄走線偷渡美國,富豪移民,韭菜失業睡大街,新年不可除夕,回鄉遭天譴暴風雪堵車,塞了五天回不了家,還真是“風景這邊獨好”呢!

網友@caijingshujuku發帖說:死亡螺旋開始絞殺,中國經濟大蕭條進行時……現在很多舉措都是石破天驚的。比如住建部把地產的調控權利賦予地方,這是過去沒出現過的。再比如,目前出台最新的舉措,讓外資可以持有這裏金融機構股份比例,甚至可以控股金融機構。這是20多年來不曾出現過的,這就是金融開放。

但是。在這裏經濟持續崩塌的現環境下,在外資的信心持續的崩潰現狀下。一切所謂開放的舉措,一切所謂利好的舉措,已經無法提振任何外資任何信心了。

為什麽曾經華爾街和這裏關係如此緊密?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華爾街渴望深入這裏的金融市場分得一杯羹。如今已經開放了,但整體環境已經發生根本性的改變,國際地緣政治關係已經發生了根本性改變。在共同改變的前提下,再開放已經無濟於事了,因為這裏已經成為西方文明的頭號公敵。這裏經濟長期衰退已經成為了世界普遍共識。從去年年初,包括摩根大通對這裏持有悲觀的言論之後,隨後保羅克魯格曼也指出,這裏將發生長期性衰退。再之後是拜登,再之後是耶倫,再之後是日本和韓國做出了緊急應對的舉措,最後是國際評級機構下調了這裏的評級。當歐美甚至日本都出現了通脹時,這裏相反呈現的是大通縮。這給整個的外資和各個機構呈現的是怎樣的場景呢?就是曾經日本衰退的30年,但即使當年日本曾經經濟衰退,保羅克魯格曼也指出,日本企業仍有持續創造財富價值,仍然能夠修複資產負債表能力。失業率非常低,福利保障是非常完善的,日本和這裏是沒有辦法相提並論的。而這也已經成為了整個世界的共識。

再看目前各個股市反應,印度股市成為世界第4大股市。日本股市屢創新高。且不說美國股市。而這裏股市已經到達了2800點的保衛戰,疊加地產崩潰對整個經濟的衝擊,也已經成為了整個世界的共識。所謂政策就是掌權者拍腦袋,說明毫無法治規則,今天能放開明天就能收回。不要小看共識,共識決定一切,共識也決定一切信心和預期。當時為什麽這裏成為世界工廠價值窪地,就是源於整個世界對這裏的共識,具有強大的增長潛力,最終才促成這裏成為世界工廠。當這種共識一旦消失,甚至共同認為這裏呈現經濟大蕭條、債務大通縮陷阱時,一切將無法扭轉。這裏不會再吸收任何的外資,任何的金融資本,相反,是持續瘋狂的出逃,這才是一個經濟體麵臨的最可怕的場景。當然,這是一個持續累積的過程。

從摩根大通、高盛等機構對這裏經濟持有負麵的觀點和預期,再到保羅克魯格曼等頂級經濟學家對這裏經濟前景產生質疑,隨後就是拜登說這裏的經濟猶如一顆定時炸彈,之後耶倫訪問這裏,再之後就是日本、韓國針對這裏可能爆發風險成立緊急小組,最後是惠譽國際機構對這裏下調評級,都是一步一步形成的。最終就是整體型的看空,還不包括政地緣環境對這裏的衝擊。

趨勢已成。國運逆轉下,沒有太多人可以幸免的。遠的不說,可以看看現在很多城市每天清早在大街上等著找工作的農民工。再去看看目前很多跑到圖書館裏假裝上班的中產。再看看越來越多異常焦慮渴望賣房套現的群體,這就是我們的共生圖。隻不過這個共生圖被所有媒體和輿論給封殺了。

政治體製決定經濟高度,經濟發展已經觸及天花板,接下來就是衰退。更何況政治在倒退。這次的衰退深不見底。經濟越差,政治越左,政治越左,經濟越差,死亡螺旋。

一個時代落幕了。會落到每一個人身上。

網友@異春秋引用《韓非子·亡征》中的一段話發帖說:“大心而無悔,國亂而自多,不料境內之資而易其鄰敵者,可亡也。”

@異春秋將這段話譯成白話如下:狂妄自大而不思悔改,國家混亂卻自吹自擂,不了解本國的真正實力卻輕視周邊敵國的,則政權極之可能消亡。

最後,就用一首題為《當一個草包飛在天空》的詩作結束今天的節目,作者馬啟代在詩中寫道:

當一棵草飛起來

一定不是因為它有了翅膀

當一個草包飛上了天空

一定是許多草有了妄想症

假如地上的草為之鼓掌、歡呼、膜拜

一定是草地被嚴重汙染

當草包成為一群草的代表

肯定地上的草已經瘋狂

一個草包要與太陽一起飛翔

這荒誕的一幕正在上演

沒有一個草包

能讓人長久仰視

草包的悲劇

也是草們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