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訊”疑點重重,秦剛參與密謀推翻習近平?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美國媒體曝出秦剛早已死亡的內幕消息。有評論認為,這一報道存在明顯的疑點。作者猜測,在中共體製內,在習近平全麵掌權獨裁後,最嚴重最不可容忍的案子,一定是密謀推翻習近平的政治陰謀案。



美國媒體曝出秦剛早已死亡的內幕消息,成為海外中文媒體的熱門話題(資料圖片)

(德國之聲中文網)美國媒體曝出秦剛早已死亡的內幕消息,成為海外中文媒體的熱門話題。台灣"上報"發表文章《秦剛死訊疑點重重,習近平已方寸大亂》,作者顏純鉤認為,這一報道存在明顯的疑點。例如,秦剛爬到中共國外交部長之位,大半生過五關斬六將,已處於政治生涯的極高點,還有機會升到最高點(比如副總理甚至總理)。正當官運亨通炙手可熱的時候,美國人要提供多大的物質誘因,才足以讓他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冒險?

文章說,若美國媒體是被中共有意"喂料",那又證明秦剛案絕不是泄密的問題,一定有另外的難言之隱,事件應該涉及更難看更不可言說的內情,必須轉移公眾視線。為此,把秦剛李尚福的窩案,歸於最乞人憎的間諜案就是最現成的辦法。

作者猜測,在中共體製內,在習近平全麵掌權獨裁後,最嚴重最不可容忍的案子,一定是密謀推翻習近平的政治陰謀案。假設有黨內高幹密謀,並得到政治老人的支持,串連不同部門高官舉事,一旦政變成功,就全方位接管權力,屆時國防部與外交部,都是不可或缺的要害部門,要政變沒有這兩個部門的配合是不可能成功的。政變功敗垂成,對習近平來說雖然萬幸,卻又是非常丟臉的事,也會產生極大政治震蕩,習近平掌握權力的能力會被懷疑,習近平的個人聲望大大受挫。將秦剛李尚福的政變窩案裁贓成間諜泄密窩案,一則查無實證,二則罪不可赦,自可手起刀落連窩端,不留手尾。

"激女":便於理解又極富煽動性

新加坡"端傳媒"發表文章《中國激女:本土女權裂變的生命力,及其麵對的質疑》,作者桃吐指出,"激女"正在成為中國互聯網女權討論中的主流。除了常見於社交媒體、使用同一套話語,她們似乎沒有什麽顯而易見的共同特點。但在性別議題空間中,她們又無處不在,散發著可能是國內此前大部分女權活動人士都達不到的網絡生命力。她們的話語體係邏輯完善、便於理解又極富煽動性,即便是一個完全不關心性別議題的人也很難在日常生活中避開它們--更何況可能沒有人真的可以完全不關心性別議題。"激女"的一套"黑話"大致可以分為針對男性的辱罵和針對兩性關係的解讀兩個部分。通過這些詞匯,女性被分為婚驢/男寶媽/精神男人(厭女愛男的)和激女姐妹(愛女厭男的),以及介於兩者之間"半醒不醒的自由人"。

文章認為,比起解構,本質論至少在扁平的互聯網傳播路徑上更具優勢。有人提出,我們正在經曆發生於互聯網的"第四次女權主義浪潮",網絡的去中心化讓話語權更加分散,更多人得以發出聲音、更多討論圈正在形成。但另一方麵,個體敘事的盛行難以避免地與消費主義合流,同時進一步鞏固了階級鴻溝,集體話語被壓製的現實也因此變得更隱秘。

作者說,在中國,情況還更為特殊。政府一方麵需要"堅持男女平等的基本國策",另一方麵對可能觸及政策或製度問題的女權主義討論或行動嚴防死守,因此女權主義不但不被允許出現在線下,連線上也被劃定了安全區域。換句話說,我們能看到的女權話題都是官方允許的話題。如今的女權博主們觀點可能不盡相同,但基本上都有著自立自強獨立女性的形象,專注於搞錢搞事業。事實上這就是新自由主義最鼓勵的一種敘事:普通人通過努力奮鬥實現階級躍升--即使你是女性。將問題簡化成完全可以靠個人努力解決的模式而回避結構性問題,對於國家來說無疑是更安全的。

中共將繼續強化對台"法律戰"

台灣"風傳媒"發表文章《中共後續可能對台采取那些"法律戰"行動》,作者揭仲認為,中共近期軍事擾台行動,明顯是想藉蠶食台灣政府依據自身法律,對台灣海峽中線以東與台灣本島周邊海空域的管轄權逐步改變以往兩岸以海峽中線為界,各自管轄部分水域的現狀;然後再利用時機逐步建立對整個台灣海峽,甚至台灣本島周邊水域行使管轄權的例證,塑造符合其訴求的新現狀。中共在這個時間點於台灣海峽發動新一波法律戰,研判是受習近平今年5月30日所提"極限思維"的影響,想在2024年大選結果產生前,先動手強化在台灣海峽的法律戰,塑造對其有利的戰略態勢。

作者說,參考中共在釣魚台"國有化"爭議期間的行動,可研判中共會繼續采取行動強化對台灣海峽的"法律戰",除目前已運用的手段外,未來可能包括但不限於:在台灣海峽舉行海上執法單位與共軍之間的聯合執法或搜救演習,並故意將演習區涵蓋海峽中線以東的海域與空域;倘若有台灣或外籍船隻於台灣海峽,遭遇中共海上執法單位攔查時拒絕配合,並駛入中線以東水域時;中共海上執法單位、甚至軍方艦艇,不排除會以行使"緊追權"為由越過中線,建立在中線以東執法並行使管轄的事實。

文章認為,除台灣海峽外,若中共想進一步否定我政府依法所宣布的領海或領空,不排除會派出執法船艦或軍艦,在東沙島的領海範圍內長期值守;甚至在兩岸發生重大政治爭議事件時,實際采取行動幹擾台灣對東沙島的軍事運補。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