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華人女子被3家航司錄取:健身10年 從頭學英語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50歲的女人,會有怎樣的魅力?

她麵臨失業,能夠立即振作,應聘“空姐”被三家航空公司錄取;

她40歲開始健身,十年如一日保持著20歲的身材,拍過醫療廣告、內衣廣告、遊輪廣告;

在新的崗位需要全程說英語,因為口語不好,她開始從頭練習……

這是今年50歲,定居芬蘭的胡胡(網名)的真實經曆。11月28日,上遊新聞連線采訪了這位勵誌“女孩”,她的經曆,或許值得大家借鑒學習。

50歲失業應聘空姐,被3家航空公司錄取

胡胡今年50歲,在常人的概念裏,這已是知天命的年紀,但她卻不這樣認為。

據胡胡介紹,自己在北京長大,1996年到芬蘭留學,當時不到24歲。在遇到當時的男友、現在的老公Risto後,選擇了定居芬蘭。32歲那年生下了女兒Julia(芬蘭語名字)。胡胡在阿卡達應用科學大學獲得本科學曆,後來在拉瑞爾應用科技大學取得服務創新與設計專業碩士學位。40歲之前,她一直從事國際貿易相關工作。



胡胡個人照

40歲那一年,她第一次失業。因為公司不景氣她遭到了裁員。但她並沒氣餒,在收到通知前,他就去一家航空公司投了簡曆。收到裁員通知的當天下午,她就去航空公司參加了麵試,並順利通過,成為一名空乘。十年的“空中人生”讓她愛上了這份職業。

然而,她並沒有料到,10年後她將再次麵臨失業。2020年,胡胡已在挪威航空服務了6年多。她解釋說,自己所在的航空公司是隸屬於挪威航空的一家小公司。由於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航空公司不得不停運。2021年年末,公司通知空乘人員回去麵試上崗,但麵試的200多人並非全都能重新工作,不幸的是,胡胡就是落選者之一。



和丈夫的合影

“幹了這麽多年,當時真的隻想回去飛。”胡胡說,得知自己落選那一天,恰好是女兒的生日,自己偷偷哭了一場,又收拾心情去陪女兒Julia過生日,但心情十分低落。

但這樣的低落,沒有影響她太久。12月,她便開始籌劃報考其他的航空公司。為此,她做了大量準備,在網絡上搜尋各種航空公司的麵試技巧,準備再次報考。很快,她申請的漢莎旗下歐洲之翼(Eurowings)駐瑞典基地便通知她進行麵試。

胡胡回憶,麵試當天她幾乎是年紀最大的應聘者之一,每一輪下來,都會有人被通知淘汰。幸運的是,她被留了下來。2022年初,她又報名參加了與芬蘭航空合作的北歐區域航空公司(Norra)的麵試。與“歐洲之翼”的麵試不同,Norra的麵試全部采用芬蘭語,這一次,她也順利地過關。最終,她選擇了去“歐洲之翼”。



在“歐洲之翼”服務期間工作照

2022年6月底,胡胡又申請了芬蘭航空駐瑞典的空乘,並且順利通過了2周課程,進入新的公司。她介紹說,在瑞典芬航通過分包商來運營遠途航班,機型包括空客330和350。很多空乘都是瑞典人芬蘭人和南歐人,需要申請瑞典工作簽證,她也是公司唯一的華人空乘。截至今年11月下旬,她已經在新的航空公司飛了3個月了,目的地由開始的美國轉成了卡塔爾的多哈。她說,從以前的短途空乘到現在的長途,對於50歲的她的確是個新的挑戰。

40歲開始鍛煉,曾做過平麵模特

如果問胡胡,為什麽航空公司會招收年過5旬的她做空姐,是因為身材和樣貌保養出色?那麽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胡胡說,在歐洲空姐的職務並沒有對年齡、身材、樣貌有嚴格要求,航空公司看重的更多是服務的水平和對航空安全流程的掌握程度。

但另一方麵,胡胡也對自己的身材管理十分自信。她介紹說,41歲時她養成了一項對自己人生影響很大的習慣——健身。開始健身的理由很奇怪,因為工作原因,當時的她飛行一次有三天的休息時間,時間較為充裕,所以她便嚐試性地開始跑步,後來又給自己製定了一係列的健身計劃。胡胡說,運動對她的影響非常大,整個人的形體、氣質似乎都有了明顯的變化,這也是她直到50歲,也保持著極好體態的唯一秘訣。



為遊輪品牌拍攝廣告時

正因如此,胡胡自信地投入了新的領域——拍廣告。有朋友推薦說,在網絡上有招募模特的廣告,於是她也報名嚐試。“也沒有主角和配角之分,就是宣傳冊扉頁中的模特。”胡胡解釋說,無論如何成功當上平麵模特,讓她很開心。隨後,她又陸續接過好幾個廣告。例如遊輪品牌塔林客、芬蘭郵政POSTI等。

“每次200-1000歐元的報酬不等。”胡胡說,錢不算多,但經濟上還是能給自己一些補貼,當地空乘的收入也不過2500歐元左右(飛行線路不同收入有差異)。更何況,自己挺喜歡出鏡表演的感覺。

胡胡的女兒Julia今年已經18歲,她說,無論在工作還是生活中,媽媽都充滿了自信,也充滿了魅力。胡胡的丈夫Risto在談及妻子時卻開起了玩笑,他說,平時生活中,他都稱胡胡為Mammutti,這和“媽媽”的讀音很像。對這個無厘頭的外號,胡胡表示欣然接受。



胡胡和女兒

胡胡說,自己做過很多事,但似乎從來沒有什麽長遠的計劃,而是喜歡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她目前計劃是要好好學英語。在之前的工作環境中,她最需要說的是芬蘭語。但自從到了新的崗位,英語則成了說得最多的語言。胡胡說,她的英語口語有一些口音,所以十分擔心被人笑話。為了提高自己的英語水平,她已經找了英文老師,準備從頭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