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方艙質問”事件通告,她道歉了 你們呢?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連自己的核酸都沒看到,憑什麽把我們拉過來?”“我今年18歲,我的青春剛剛開始,你們要幹什麽?”“拉我們填艙嗎?”昨天,一段女孩質問方艙工作人員的錄音網上流傳。

錄音中,她撕心裂肺般的哭喊求救聲,最後的抽泣聲,難以答複的質問聲,擊穿了包括筆者在內很多人的心底防線。她是個勇者,是個智者。

可是,她道歉了。

據“中川園區管委會”今日淩晨的通告,女孩“充分認識到了自己過激行為、不實言論造成的危害,深刻認識到自身錯誤,並通過班級微信群進行了道歉。”

筆者困惑的是,孩子道歉了,沒做對事情的大人,你們呢?通告中,未見歉意……

女孩質問和抽泣聲

11月30日,一段錄音在網絡上流傳。聽罷,讓人揪著的心久久不能放下。因為,她的質問,我們很難解答。

這段不到兩分鍾的錄音,之前被傳疑為甘肅省蘭州市榆中縣第一中學的一名18歲女學生,在方艙跟工作人員的交涉。

剛開始,女孩情緒還算穩定。她問:二樓的人告訴我們,他們有地暖,熱得不需要被子,為什麽三樓是這個情況?

接著,她情緒變得有些激動,“我們都在生病,跟你們要藥,你們說隻有拉肚子的藥,我們學生怎麽辦?沒有人解決嗎?我們是牲口嗎?我們找誰,我昨天在找人了,踢皮球踢皮球。我們是什麽,畜生嗎?”

此時,有一名男性工作人員的聲音說:51074的車往這邊放。

然後,女孩有些崩潰的說:我們學生來這個地方,沒有接到任何的消息,連自己的核酸都沒有看到,憑什麽把我們拉過來?

女孩停頓了一會,歎了口氣,接著說:我什麽消息都沒有接到,班裏四五十個人拉來了30個,24小時核酸陰性的都要拉過來,憑什麽?

她哭喊道:“你們在幹什麽?拉我們填艙嗎?蘭州人不做核酸了,你們拉不過來了,拉學校(學生)是吧,半個學校的人全部拉來填艙,你們想幹什麽?”

說到這裏,女孩情緒徹底崩潰:“我們活不活了?我今年18歲,我的青春剛剛開始,你們要幹什麽?你們沒有孩子嗎?”她大聲哭叫:“你們都有媽媽。你們要幹什麽?憑什麽把學生都拉過來,你們瘋了?我的父母怎麽辦?我的父母怎麽辦,你們告訴我?”

錄音結尾,是女孩無盡的抽泣聲……

師生們挨凍一夜

隨著錄音在網上流傳,人們開始關注,榆中一中學生的狀況。有網友在微博上看到,很多關於榆中一中學生情況反映的帖子,“非常冷,教師在幫他們呼籲求助。”

11月30日16時37分,蘭州市榆中縣官方信息發布平台“榆中發布”給出了“情況通告”。

“情況通告”描述,網傳“11月30日上午,榆中縣第一中學18歲女生在方艙質問工作人員”的錄音,經核實,該女生不是榆中縣學生,榆中縣第一中學未發生此事。現將榆中縣第一中學有關情況通告如下:

11月22日,榆中縣第一中學核酸檢測中,發現新冠肺炎感染者,縣疫情防控領導小組立即啟動預案,轉運救治陽性學生,隔離密接者,管控學校。11月28日將部分暫時不能進入救治方艙醫院的陽性師生轉運至榆中縣朝陽臨時健康監測點。同時,積極聯係周邊方艙醫院,解決感染師生的治療問題。

11月28日晚,榆中縣出現急劇降溫天氣,麵對這一突發情況,縣疫情防控領導小組第一時間加大監測點內暖氣輸出壓力和溫度,同時緊急加購棉被、暖水袋等保暖物資,但因榆中縣朝陽臨時健康監測點條件所限,室內溫度無法快速達標,使暫時留觀在健康監測點的師生在室內溫度不達標的情況下度過一夜。對此,縣疫情防控領導小組向榆中一中師生表示誠摯道歉。

11月29日,留觀在朝陽健康監測點的師生已被妥善安置在市級定點高新區安定方艙醫院。在此,榆中縣疫情防控領導小組向各位關心榆中一中師生健康的朋友們表示誠摯感謝。我們將會全力以赴做好後續保障救治工作。也希望榆中一中的師生能積極調整心態,陽光麵對困難,早日康複回校。事件後續情況我們將及時發布,請大家繼續關注。

落款是榆中縣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領導小組辦公室。

“單方”道歉的通告

12月1日淩晨零點零三分,蘭州新區中川園區管委會在其公號上發布一則“情況通告”。

“通告”稱,網傳“11月30日上午,榆中縣第一中學18歲女生在方艙質問工作人員”的錄音,經核實,該女生係甘肅財貿學院學前教育某班學生羅某某。現將有關情況通告如下:

甘肅財貿學院共有師生9500餘名。11月27日22時50分,核酸檢測機構檢出該校29名陽性人員後,學校快速報屬地防疫部門請求轉運救治,屬地防疫部門嚴格按程序複核核酸檢測情況後,於28日晚21時快速將複檢後的29名學生及時閉環轉運至方艙醫學觀察,此29名學生轉運至方艙前學校均已經通知學生核酸檢測結果,入艙時按照第九版防控方案要求提供了核酸檢測陽性報告。

其中,羅某某核酸檢測結果N靶標29.80、ORFlab靶標 30.04、內參靶標26.05。該方艙樓高五層,設床位2200張,采用中央空調采暖,艙內溫度保持在18℃-22℃。現有醫護人員220名,每4小時一班輪流值守。方艙嚴格按照國家衛健委《方艙醫院裝備配置指南》,配備了相應急救設備和藥品。

11月29日15時許,羅某某向方艙工作人員反映所在房間暖氣不熱並索要感冒藥,因艙內工作人員較少,未能對其需求及時給予解決,羅某某情緒激動指責工作人員,並將護士站桌麵工作用品推搡在地,又將自己錄製的錄音轉發至相關微信群。

11月30日,有網民在新浪微博發布音頻,錯誤認定為甘肅蘭州榆中縣第一中學18歲女學生在方艙內質問工作人員的錄音,引起網友大量轉發,造成惡劣影響。經溝通說明,該網民已刪除其微博發布內容。

事發後,我區防疫辦和甘肅財貿學院相關負責人快速趕赴方艙,與學生本人進行了耐心溝通說明,對其所提問題進行了解釋、相關訴求快速予以解決。其本人也充分認識到了自己過激行為、不實言論造成的危害,深刻認識到自身錯誤,並通過班級微信群進行了道歉。下一步,我們將舉一反三,進一步強化方艙管理,做好在艙人員服務保障和情緒疏導,同步加強醫療救治,確保人員安心居艙、盡快出艙。

落款是蘭州新區中川園區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領導小組辦公室。

“鍋”在軟肋這邊?

至此,網傳的“榆中18歲學生方艙質問”事件,在一些人心裏已經劃上了句號。

女孩羅某某的哭救刺痛了筆者,她的勇敢鼓舞了大家。她喊出的質問,“2022,請回答!”

這一波疫情以來,“道歉”二字或許是官方比以往都常說的。但道歉管用嗎?不管用就不該道歉了嗎?究竟誰該道歉?

“事後領導積極溝通解決問題,學生認識到自己錯誤。”請問,善良單純的女孩兒錯在哪裏?但凡把工作做的細致入微,及時聆聽群眾呼聲,積極解決訴求、溫暖人心,又怎會“家醜外揚”、“社死現場”?

從“通告”中僅有的學生道歉分析,當地政府官員應該還沒徹底認識到其工作中哪裏出問題了。若能有效溝通、及時解決,孩子會那般無助哭訴嗎?

方艙醫院是醫院,“不能及時給藥”……多麽輕描淡寫啊!“把工作用品推搡在地”,這樣的描述,想突出表達什麽?萬事有因才有果,避重就輕的“通告”豈能服眾?

孩子是大人們的軟肋,可又何嚐不是“軟肋”支撐著我們?女孩羅某某說的那些話,或許給蘭州抹了黑,但在筆者看來,沒有啥大問題,她不需要道歉!

孩子“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而有些大人們“死不認錯”,這份執拗有何意義?小女孩的哭喊,不正式當下許許多多群眾的心聲嗎?希望蘭州當地能領悟和保護好這份善意!

羅某某,你不需要道歉!因為按照法律規定,遇到危險緊急情況時,你有權采取措施自救!包括呼救和哭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