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打“惡意不買房”的時代來了:中國正經曆巨大危機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生活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你每天都會見識到各種聞所未聞的騷操作,今天某地一個奇葩政策把我給逗樂了。某地要求下麵的街道辦上半年必須網簽兩套新房子,還把這列入考核目標,如果發現你銀行有大額存款放著不買房,就要約談你,因為你這是惡意不買房。

記者跑去問他們,你們這都是真的嗎?當地社區工作人員表示是真的,還說:“完不成的話,我們社區是要扣分的,社區書記也是有可能要被扣錢的。”

全國各地為了救樓市,紛紛開動了自己的小腦瓜,此前溫州和華夏銀行就合作搞了一個新產品“安居貸”,簡單地說,這東西允許借款人前3年隻還利息不用還本金,後續27年還款多一點,整體利息比等額本息少,比等額本金多,因為這兩年經濟形勢不好,大家都沒錢賺,所以“安居貸”大大減輕你這三年的還款壓力,等到三年之後,你再正常還款,但你房子必須現在就買。

本月初的時候,大灣區的珠海就搞了個全家接力貸政策,新政明確表示要實行“一人購房全家幫”,簡單地說,你可以讓直係親屬把公積金賬戶中的90%提取出來,給你交首付款,這算是六個錢包的升級版了。你不是沒錢交首付嗎?此前你隻能掏空六個錢包,現在你可以直接掏空六個人的公積金。最終實現,債務恒久遠,一貸永流傳。總之,不管如何,先上車要緊。

不過,以上這些操作同鄭州的政策相比,還是幼稚了一點。

鄭州剛剛發布了《關於大棚戶區改造項目房票安置實施辦法》,最早的棚改是給你分房子,後來的棚改是給你錢讓你自己去買房,現在可好,不給房,不給錢,隻給你一張房票。房票的有效期到2024年,且隻能買本地的房子,如果到期不買,那房票自動作廢,通過這種方式逼著你這兩年一定要買房。

如果放棄,那你就無家可歸了,因為你的舊房已經被拆了。不過,也給了你一個福利,那就是通過房票買的房子,不計入家庭限購套數,換言之房票買房不限購,想買多少就買多少,這是官方給你提供了破限購的方法。

看到以上種種怪相,你不得不感歎,這才不到一年工夫,政策怎麽就出現了180度的大逆轉呢?去年恨不得把房地產直接火化,現在轉移到ICU病房裏,什麽藥都上,務必要救活。

在我看來原因太簡單了,去年的文章《悄悄地,房地產的風向變了》中,我反複提過這樣一番話:

房價永遠漲的唯一原因就是中國經濟一直在高速發展,哪天中國經濟出現大幅下滑,房價肯定大跌,但我們承受不起經濟大幅下滑的代價,所以就隻能忍受房價上漲。以前一直是房價漲,所以大家覺得房價暴漲弊端太多,簡直無法忍受,可這是因為你還沒經曆房價跌,等到房價大跌了,你會發現更加痛不欲生。兩害相權從其輕,還是房價溫和上漲比較能夠接受。

去年我說這些話的時候,很多人不以為然,他們反複跟我強調高房價的危害,說房價跌,利遠大於弊。哈哈,那我就給你舉個例子。

最近有六家村鎮銀行出現了無法取款的怪事,這六家銀行分別是:

河南省許昌市的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

駐馬店市的上蔡惠民村鎮銀行

商丘市的柘城黃淮村鎮銀行

開封市的新東方村鎮銀行

安徽省蚌埠市的固鎮新淮河村鎮銀行

他們的大股東據說都是許昌農村商業銀行,儲戶從今年4月份開始無法提款,到現在已經兩個多月了,還是無法提款,所以他們紛紛跑去河南維權,這讓當地非常頭痛,於是就有幾個小機靈鬼想了個好辦法,他們手裏是有這些儲戶身份證號的,直接給這些人的健康碼搞成紅色,在防疫形勢這麽嚴峻的今天,紅色健康碼就意味著哪兒都不能去,那自然也就不能維權了。

故事的高潮,是有個儲戶在某村鎮銀行裏餘額隻有2毛錢,結果就因為他在名單上,直接給搞成了紅碼,他到處找相關部門反映情況,說我這2毛錢不要了行不行,把我健康碼改回綠色吧,結果有人悄悄告訴他,賦碼的權限在省裏頭,他們也沒辦法。

由於這件事實在是太火了,官方再不回應也不行了,所以一直到6月18日,才發了第一份警情通報。儲戶們看完公告,整個心都涼了,因為公告裏說:自2011年以來,以該公司實控人呂某(呂奕)為首的犯罪團夥涉嫌利用村鎮銀行實施係列嚴重犯罪。

要知道現在是2022年,那就意味著這個犯罪團夥已經幹了整整11年的壞事了,幹了這麽久的壞事一直沒被發現?你信嗎?

這讓我想起曹操和王垕的故事。

話說曹操行軍,人多糧少,很快就要斷糧了,士兵每天吃得越來越少,全都怨聲載道。押糧官王垕跑來說,實在是無糧了,怎麽辦?曹操說,那沒辦法,隻能借你的腦袋一用了。

王垕大恐,說:我無罪啊!曹操說:我知道你無罪,但若不殺你,軍心必變。王垕被殺之後,曹操向大家解釋,因為王垕貪軍糧所以大家沒飯吃了,總算是穩住了軍心。

我們畢竟是現代社會,借別人的人頭太過殘忍了,所以就放他去國外躲一躲吧。據說年初有關部門曾經找呂奕了解情況,結果也不知道怎麽回事,就讓他回家了,他一回家就跑得無影無蹤了,這下冤無頭債無主。

現在你應該明白怎麽回事了,呂奕的那些村鎮銀行是地方政府的融資平台,這些地方在公開市場是借不到錢的,就算能借,利息肯定高到他們無法承受,那怎麽辦呢?很簡單,通過這些村鎮銀行高息攬儲,你給儲戶的利息再高也不會比金融機構的貸款利息高吧,多年來一直就是這麽玩的,起碼已經玩了11年了,雖然確實是違規,但一直相安無事,因為你隻要能把錢連本帶利還給別人,別人就不會認為你是騙子。

可是倒黴啊,從2021年開始,河南連續出事,先暴雨洪災,然後是房地產暴雷,接著又是新冠疫情,土地根本賣不出去。這些錢都用來投資土地了,土地的前期投資是很大的,你要拆遷,你要三通一平,把生地搞成熟地你才能拍賣,一旦土地賣不掉,你拿什麽還利息?你除了躺平暴雷,你沒有別的出路了。

儲戶哪管你這些,他們的訴求非常簡單,就是要錢,就像曹操的士兵,我當兵就是要吃飯,你後勤出事,那是你的問題,我不吃飯我就要鬧事。站在曹操的角度來說,可能是前期規劃沒做好,不知道沿途沒有村莊,搶不到糧食,或者是荀彧在後方發糧的速度慢了,總之,很多因素共同導致了沒飯吃,但這些事情你和士兵是解釋不清楚的,你隻能說王垕是壞人。

現在你明白為什麽上頭要拚命救樓市了吧,去年樓市打壓已經把開發商集體逼死了,今年開始逼死的就是地方了,很快有房子的那批人沒錢還貸款,房子又要被拍賣,連環暴雷一旦開始就停不下來。

目前的形勢可以用王朗的話來形容:社稷有累卵之危,生靈有倒懸之急!再不掉頭,大家都要玩完了。所以你就明白了,什麽叫“惡意不買房”。但我想說的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