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老演員帶貨眾生相:有人被罵哭 有人被無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近幾年,隨著直播帶貨的興起,不少明星藝人也加入到帶貨的大潮中。

他們之中,有人客串在各種直播間內以嘉賓的身份出現,有人則簽約頭部直播機構把直播當成了新事業。

他們有人是當紅的藝人明星,還有不少是曾經火過的大牌。

但直播帶貨終究不是一部電影或影視劇,身披五彩光環的明星們不是誰都能玩的如魚得水。

比起李佳琦這樣的頭部主播不斷刷新帶貨數據,我們更容易注意到是明星們屢屢翻車的窘境。

尤其是這兩年,一大批港台老演員藝人也紛紛試水直播帶貨。李國麟、歐陽震華、張晨光、呂頌賢等一張張曾經熟悉的麵孔出現在鏡頭前,賣力地介紹產品。

年過半百的港台老演員追趕潮流?一切看似熱熱鬧鬧,其實背後正是老演員藝人們尋求新出路的眾生相。

直播 8 小時無人下單?

" 鳩摩智 " 李國麟被網友稱為 " 最慘帶貨明星 "

提起鳩摩智,大家基本都把他和香港 TVB 明星李國麟劃上了等號。

1974 年,20 歲的李國麟報讀第四期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被取錄,同期者有杜琪峰、劉仕裕和黃杏秀等。

1975 年,李國麟參演首部電視劇。演藝生涯主要是擔任配角,早期一直不溫不火。直到 1997 年,在黃日華版《天龍八部》裏飾演鳩摩智才火起來。

之後在《倚天屠龍記》、《封神榜》、《上海灘》等多部熱播劇中出演,有無線 " 綠葉王 " 之稱。

不過隨著 TVB 黃金時代過去,李國麟已經少有能夠讓人眼前一亮的作品。雖然現年 67 歲的李國麟一直還在拍戲,但在演藝圈小鮮肉當道的時代,老演員的壓力越發大了起來。

去年 9 月份,李國麟在抖音發布了第一條短視頻,內容就是為一家四川成都的火鍋店做宣傳。之後的視頻大多都是在大陸各個城市打卡。

事實上,在去年 7 月份,李國麟開始進行直播帶貨。在宣傳海報上,李國麟一身鳩摩智的打扮,以 " 武林大會 " 為噱頭。

但是直播的成績並不是很理想。有媒體報道稱,李國麟的直播帶貨 8 小時內無人下單,被網友稱為 " 最慘帶貨明星 "。

新抖平台顯示,李國麟帶貨商品類別主要為食品飲料、家居生活、美妝護膚。

不過,李國麟否認了上述的說法。據港媒報道,他澄清說:" 其實我總共做了 4 場直播,第 1 場 7 月底在杭州,營業額 8 萬多,瀏覽量 59 萬 7 千人次;第 2 場營業額 38 萬多,瀏覽量 120 萬人次,每次不足 2 小時。"

對於帶貨不理想,他表示,由於廠商售後服務不理想,導致 38 萬港元訂單被退掉 31 萬,自己將不會再與對方合作。

其實,李國麟在直播受挫之後還參加了 2 場直播帶貨,不過營業額跌到 7 萬,流量隻得 17 萬多。做最後一場是在去年 11 月 28 日,李國麟表示想暫時停一停。

不過在 12 月 9 日,李國麟又開始了抖音帶貨直播。最近的一場直播是在 1 月 12 日。

" 最慘帶貨明星 " 的稱號反而讓李國麟受到了更多的關注,李國麟在采訪中表示,商家以為是宣傳手法,反而有很多商家要求合作,經理人辦公室囤積的貨物由小型超市變成大型超市。

不過,李國麟的直播帶貨成績依然不那麽理想。第三方數據平台顯示,李國麟最近的兩場直播銷售額僅為 6.3 萬。主要銷售品類還是食品、生鮮。

不過他表示繼續登台、拍劇,因自己喜歡演戲多於帶貨,做直播帶貨隻是想測試自己在陌生環境工作的能力。

李國麟稱,想在能 " 行得走得 " 的時候盡量到更大的市場發展,賺更多收入,讓家人過得更舒服。

歐陽震華與直播公司決裂

稱短時間不再進行直播帶貨活動

歐陽震華主演過《法證先鋒》、《醉打金枝》、《洗冤錄》等熱播劇,而且通常都是男一號。他雖然不是最帥的那種,但幽默風趣的性格讓他擁有十分高的人氣。

最近,時隔 20 年後,歐陽震華再次出演《新洗冤錄》,這也是其在內地拍攝第一部網大。公開信息顯示,該片 2021 年 1 月 7 日開機,1 月 23 日就殺青,前後總共花了不足 20 天。

目前,歐陽震華微博都是該片的宣傳博文。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 12 月 9 號和 10 號,歐陽震華先是發文稱與杭州某公司已無代理關係,抖音號也不再由這家公司運營;後又稱自己不會於 12 月或者 1 月進行帶貨活動。

而事實上,歐陽震華在 2020 年 12 月 5 日在淘寶進行了帶貨直播首秀,而組織方正是上文那家解約的杭州公司。

目前,在淘寶直播依然能夠搜到 " 歐陽震華 " 的直播賬號,回放視頻雖然無法播放,但是頁麵還能看到售賣的商品有食品、洗護產品等,共計 31 款。

而這次歐陽震華突然宣布和這家公司解約,外界有人解讀為,雙方應該是在合作的某些方麵沒能達成共識,最終不歡而散。

除了在淘寶直播,歐陽震華去年 1 月 10 也曾在抖音進行直播帶貨,當時他還發布了多條預熱視頻。

在這兩個短視頻下,不少網友對其直播帶貨發表了看法。

有網友說,不想買年貨,就想看他演的電視劇;還有人表示," 你又不差這點錢,萬一賣的不好不是晚節不保 "、" 神一樣的人物也去帶貨了 "……

那麽,歐陽震華去直播帶貨,是因為缺錢嗎?

事實上,2013 年歐陽震華遇到了人生的巨大危機。當時他因為急性肺炎被送進醫院,進 ICU 搶救了 12 小時,住院十多天才康複。

之後他淡出了影視圈,也鮮有作品麵世。

但歐陽震華之前在 TVB 算是神一樣的存在,參演的電視劇多達百部,收入應該不低。

去年拍攝《新洗冤錄》殺青時,有網友拍攝了現場的視頻。

據拍攝者透露,歐陽震華在內地一天出場費 20 萬元,40 集電視劇就能拿到 800 萬元,而 TVB 的片酬才一天 1 萬,足足是 TVB 的 20 倍。

而且歐陽震華的老婆傅潔嫻還是澳門賭王之一傅老榕的孫女。

所以從歐陽震華果斷拒絕直播帶貨以及其片酬水平來看,似乎他並不缺錢。在筆者看來,在沉寂了這些年之後,如果重回大眾視線才是他最在乎的。

他或許正是看到了直播帶貨所帶來的關注度,而背後的直播公司可能更在意利益,這可能是二者決裂的真正原因。

老戲骨張晨光直播賣被貨疑當場淚奔

但卻可能是直播帶貨最成功的老演員

張晨光出生於台灣,年輕時曾經是風靡兩岸的偶像小生,如今則是活躍在許多劇集中的 " 金牌老爸 "。

他出演過《情義無價》、《京城四少》等經典台灣劇。

張晨光氣質儒雅、眉目清秀,飾演的角色也多變,有貴公子也有 " 渣男 "、" 反派 "。

他是《楊乃武與小白菜》中被冤屈的 " 楊乃武 ",是《雙麵佳人》中負心薄幸最後醒悟回頭的 " 渣男 ",是《玫瑰豪情》中為了往上爬利用別人感情的 " 傅聖亞 "……

隨著年齡逐漸變大,大約在 2000 年左右,張晨光開始頻繁出現在內地劇集中,成為活躍熒屏的 " 金牌老爸 "。

比如《奮鬥》、《歡樂頌 2》、《那年花開月正圓》等等。還在《西虹市首富》客串了一把。

出道 30 多年,65 歲的張晨光參演了 150 多部電視劇,是觀眾心中具有真實力的老戲骨。近些年他也在不斷參演新的作品,在綜藝節目中也表現出彩,曾連續上了 7 次《跨界喜劇王》,展現出強大的表演功力。

但是去年的一次直播帶貨,張晨光卻在網友的質疑聲中直接淚奔。

去年 6 月 18 日,張晨光開啟了直播帶貨,從下午 3 點一直播到近晚上 12 點。本來他就對帶貨不熟悉,而且當時有網友不斷留言,質疑其不好好拍戲卻來賣貨,更有人說他 " 晚節不保 "。

張晨光最開始看到這些評論時,臉色變得沉重,低頭躲避鏡頭,眼圈逐漸泛紅。

但是類似言論不斷出現,張晨光終於再也控製不住情緒,眼淚奪眶而出。

他後來跟網友鞠躬道歉,並解釋稱:" 他們說我晚節不保,我有時候聽到真的非常傷心,我一路走過來 30 幾年,在自己的演藝事業上兢兢業業,每一個角色我都想扮演好。包括今天到這個直播間裏來,我想也要把我另外一個才能表現出來。"

第二天在媒體采訪時,他表示:" 昨天看到有人留言說我晚節不保,我一下火就上來,我沒說不拍戲,我每一次的作品都播得這麽好,我是以演技標榜,這會影響戲的質量嗎,我當下就氣得講這些話。我已經出道 38 年了,抗壓性是多大啊,我隻會為自己想做的事、做到了而有感觸,不會因那些話而有心情起伏,在那兩種種情緒交雜下,我是有感而發的。"

對於之所以涉足直播帶貨,張晨光這樣說," 很多人帶貨,沒多久就翻車,我做這個事,是因為曾經在短視頻裏看到一個視頻,主角沒有手,隻用腳切菜炒菜,他用意誌力還有講的話讓我覺得沒有想不到的事,隻有做不到的事,隻要有心,他打動了我,覺得可以把很多人帶向正麵 "。

據台媒去年 3 月報道,開通短視頻賬號後,張晨光第一季度接下的廣告已經進賬 7000 萬新台幣(約合人民幣 1625.4 萬元),還被調侃是 " 老來俏 "。

此外,2021 他就 5 部電視劇、1 部電影上映,今年他將還有 2 部電視劇和 3 部電影將上映。

抖音直播動態顯示,他在 2021 年進行了 75 場直播,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帶貨直播。

某第三方數據平台顯示,在最近的 3 個月裏,張晨光直播 37 場,直播銷售額約 5400 萬。

商品品類上更是十分豐富,以食品飲料、美妝、個護家清為主,幾乎涵蓋常見的商品品類。合作的品牌包含諸多知名品牌。

所以目前看來,張晨光算是直播帶貨較為成功的老演員之一。這樣的銷售額已經算是大主播了。

呂頌賢、溫兆倫、陳小春、曾誌偉 ……

港台老演員的直播帶貨眾生相

有人翻車,有人滿眼辛酸

在內地進行直播帶貨的港台老演員還有很多,但做好的真的不多,其中多少辛酸隻有他們自己心中才知道。

最近你可能會刷到幾個老演員組合直播帶貨,知道他們是誰嗎?

陳小春在香港和內地人氣都挺不錯,但還是翻了車。

2020 年雙十一,某公司與某 MCN 簽約進行直播帶貨,服務費 51.5 萬,約定包括陳小春在內的多名主播進行帶貨。

但是陳小春在直播時,忘了上商品鏈接,播了幾分鍾後商品就被下架。陳小春讓助理補播了一場,但效果慘淡,最終銷售額隻有 5000 元。

最後,該公司訴諸法律,根據判決陳小春需要退還 41 萬元服務費。

此前,陳小春還賣過 9.9 包郵的金條,消費者收到發現金片其實就是塑料片。事後,陳小春和直播間公司均表示與自己無關。

另一位風評翻車的是曾誌偉。2020 年 7 月,曾誌偉開啟了直播帶貨首秀。直播數據還算不錯,直播了 5 個小時,累計觀看人數高達 1000 萬,銷售額超 1400 萬元。

其中,酒類的銷量最為亮眼,更令他一躍成為平台酒類帶貨第一人。

但是,隨後不少收到貨的網友稱收到的東西和直播時介紹的不太一樣,質疑曾誌偉賣的是假貨,紛紛要求退款。

不過麵對網友質疑,曾誌偉和品牌方並沒有進行回應。

抖音直播動態顯示,曾誌偉在去年 7 月 20 日之後就沒有再直播了。

與上述兩位明星的翻車不同,有些明星的直播帶貨則讓人略感辛酸了。

曾經的 TVB 一哥,與江華、萬綺雯和伍詠薇並稱為亞視雙生雙旦的呂頌賢也試水了直播帶貨。

當年,呂頌賢憑借《笑傲江湖》中的令狐衝一夜爆紅,成為為 TVB 的當紅小生。

後來,呂頌賢也在內地接了一些劇,但反響平平,沒有掀起多少水花。

2020 年 12 月份,呂頌賢入駐了短視頻平台直播帶貨,為某品牌開設專場,但效果可謂冷清。直播觀看人數僅僅隻有兩百多人,峰值也不過 5 百多人。

雖然,呂頌賢賣力推銷,還親自上身試穿,甚至為了刺激人氣,還承諾買睡衣就送簽名,最後也賣出約 200 件。

昔日的人氣小生溫兆倫也搞起了直播帶貨。

57 歲的溫兆倫甚至在直播間賣起了衛生巾、安全褲、抗衰老、化妝品等女性用品,可線上觀看直播的人數隻有一千人左右。售賣女性用品,更讓不少人感覺很奇怪。

除了女性用品,他還賣大米、零食,為了吸引流量,他還讓工作人員把零食從他頭上倒下來,弄得工作人員一臉懵逼。

在一次直播中溫兆倫大吐苦水,自爆自己做明星比坐牢還慘。他不像別的明星,有人幫忙錄視頻,所以人氣高,他的直播間也越做越低迷,剛開直播時有三萬人,現在兩千人都不到。

還有前亞姐張文慈在直播時被網友質問這是誰啊?因為被不斷攻擊,她承受不住在直播間直接落淚。

她曾抱怨過做直播不容易。除了要想選題,工作時間也特別長,衣服要不停換,找到的商品價格還要比別人低,要確保是真品,還要保佑物流公司不要丟件,責任很大 …… 因為簽了約,所以還不能隨便退下來,隻能告訴自己下輩子不要做主播了。

港台老演員鍾情直播帶貨

門檻雖低,但做好太難

近些年,香港的演藝圈本來就沒有了當年的輝煌,大量的演員麵臨無戲可演的困境。也有人或因為投資失利,或因為花錢大手大腳,缺乏理財觀念等原因,生活陷入窘境。

不少藝人被迫轉行,曾經在《碧血劍》《倚天屠龍記》等劇中跑龍套的遊飆,轉行做了去甲醛工人。

還有人擺起了地攤,比如曾出演過多部武俠影視劇的關海山次子關聰,香港文藝片女王蔣祖曼。

曾和梁朝偉齊名的 " 銀河十星 " 之一李中寧,在邵氏電影公司門口當起了保安。

也有網友爆料,港版倚天屠龍記的青翼蝠王韋一笑的扮演者劉長生在地鐵拉小提琴賣藝。

甚至還有人轉做大巴司機、送外賣、做裝修工和搬運工 ……

也有不少人把目光轉向內地,而這幾年大火的直播帶貨,因為門檻低成為一種熱門的選擇。

但直播對於港台老藝人明星算是好的出路嗎?

答案可能是否定的。我們從上述諸多例子可以看到,單靠明星光環最多隻能在最開始維持不錯的人氣,但時間一長就會出問題。

直播是一項複雜的運營工程,台前台後都需要專業的團隊去操作,而一個靠譜的直播公司卻沒那麽好找。

這些年不少明星吃過 MCN 的虧,最後鬧得不歡而散。

其實,我們看到內地不少明星都是背靠大的 MCN 機構,比如薇婭、李佳琦、雪梨、羅永浩都頭部主播背後都是有 MCN 支撐,他們有的拉明星當嘉賓,有的明星幹脆成為打工人。

在一眾港台老演員藝人中,張晨光算是摸透了直播帶貨門路的人,他通過短視頻平台輸出了高質量的視頻作品,有人設有故事,拍攝專業畫麵講究。

總之,直播帶貨並不適合所有明星,不要有太高的期望,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