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帥正義值多少錢?WTA停辦中國女網賽的代價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美聯社)

「如果我們對女性選手的被迫害處境視而不見,那『國際女子網球協會』的存在意義,也將因為出賣性別平等的正義,而遭無聲消滅...」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1日晚間宣布:由於中國政府拒絕調查女網名將彭帥遭前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性侵事件,並持續封鎖彭帥自由對外、或與WTA的直接聯係,因此在無法確認彭帥人身安全自由與被害指控是否得到正視、進而無從擔保選手與WTA工作人員「未來在中國是否安全」的顧慮下,WTA決定即日起「無限期停辦在中國與香港的所有國際女網賽」——盡管此一舉動,將導致上億美金的商業損失,甚至會被中國市場嚴厲報複,但WTA總部仍極其果斷地強調:「這是無從妥協的道德底線...如果網壇向權勢性侵投降,曆代女子選手們奮鬥的平等價值與信念,將永遠被摧毀而不複存在。」



WTA的現任主席西蒙(Steve Simon)。 (取材自Tennis Channel)

曾在國際網壇排名「女子雙打世界第一」的中國名將彭帥,現年35歲。2021年11月2日晚間,突然通過微博的個人官方帳號,發出一篇驚世長文,指控自己遭75歲的前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權勢性侵」,並因此觸發了延續多年的扭曲關係。該文發出後隨即引爆全球輿論——這不僅因為彭帥在女子網壇的「名將地位」,更因張高麗曾是中共高層的頂層領導、是中共現代政治中涉嫌性犯罪並遭公開控訴的「位高權重第一人」。

然而彭帥的所有對外帳號、聯係方式,都在「發文後10幾分鍾內」被國家封鎖停號。在中國本土,所有「#彭帥」、「#張高麗」的新聞關鍵字都被屏蔽。盡管以《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為首的中國涉外官媒,在接下來幾周內不斷詆毀「張高麗性侵彭帥案」的真實性,並接連釋出一係列「彭帥觀禮少年網球賽」、「彭帥在北京上餐廳」、「彭帥連接國際奧委會主席聲稱自己自由又安全」...等一係列實際情境不明的「限定影音證據」,甚至連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都譴責境外勢力不要見縫插針,「網球運動與選手們都不該被有心人士『政治化操弄』!」



(美聯社)

與中國官方最為針鋒相對的單位,即為負責全球女子職業網球運動的WTA。WTA在彭帥控訴發文的第一時間,就試圖聯係並聲援彭帥未果,此後更連同女網明星大阪直美、小威廉絲,甚至是男網的約克維奇、費德勒...等網壇巨星,一同要求中國政府「解封彭帥」,並公開調查「張高麗副總理涉嫌的權勢性侵」。

但對此,中國政府完全不理,誰知WTA周三晚間卻突然重磅出手,以國際體壇前所未見的強硬姿態,對中國政府再次重申「聲援彭帥的兩大訴求」,並直接宣布「無限期停辦在中國舉行的所有國際女子網球賽」。

2021年11月2日,彭帥在網絡上公開發文,指控一名中國政府的高端領導,對他犯下性侵罪。國際女子網球協會認為,彭帥的求救消息應該被認真傾聽,並嚴肅調查——這不僅攸關WTA的所有選手,更是全球所有女性都應該被尊重、重視的最基本權利。



(路透)

在1日晚間公布的官方聲明稿中,WTA的現任主席西蒙(Steve Simon)即為嚴肅而強硬地,針對中國政府處理彭帥案的不滿與抗議。聲明中,西蒙再次強調了彭帥作為性侵受害者,明知眼前必將遭遇的打壓與封鎖,卻仍堅持發出控訴,就算是以卵擊石、飛蛾撲火仍義無反顧,「對此,我個人由衷地欽佩他的強韌與勇氣。」

西蒙隨後開始解釋彭帥案,是如何遭到中國政府「全麵封鎖」。盡管以胡錫進為手的中國官媒,接連提出各種「彭帥很平安的證據」,「但令人遺憾地,中國領導層應對本案的種種手段,既不認真、也不可信。」

「盡管我們大概知道彭帥目前人在哪裏,但他是否自由?是否平安?是否免於監控、壓迫、恐嚇的遭遇?對於以上種種疑問,國際女子網壇的大家都感到高度質疑與焦慮。鑒此,WTA一直都很清楚地表達著我們的訴求:我們再次重新要求中國政府,應該立即對彭帥所提出的權勢性侵指控,展開全麵、透明——且不得政治施壓監控—–的嚴肅調查。」西蒙表示:

「打壓被害者的呼救之聲,是完全不可接受、也不可能積非成是式地扭曲接受的不義行為...」

「...如果我們任由有權有勢者,隨意壓製女性的聲音、對種種性侵控訴充耳不聞,那麽WTA這個組織的成立根基——對於女性權利平等的追求——將會遭到無可彌補的打擊,因此我們才無法、也不可能坐視這種沉默之惡,發生在WTA以及眾多運動選手身上!」

西蒙表示,基於上述種種立場、以及中國政府極為不透明的爭議態度,WTA的所有董事會成員「一致同意」:即日起直到彭帥能自由聯外溝通,其針對張高麗的權勢性侵控訴也得到合理調查之前,WTA將全麵停辦「包括香港在內」在中國的所有女子國際網球賽事。



(路透)

「我不知道在彭帥被封鎖軟禁、無法自由聯係外界、被施壓撤回自己被害控訴的同時,WTA該怎麽要求我們的選手們,當作沒事一樣地繼續在中國比賽。」

西蒙說:「考慮到當前的狀況,我們也無法繼續保證WTA的工作人員與各方選手,能夠平安自由地在中國參賽。」

WTA的「停辦中國決定」,在政治與商業讚助上都冒著巨大的損失風險。因為在西蒙任內,中國市場不僅是WTA全力拓展的最大板塊,2018年西蒙更與中國簽約,除了擴大WTA各級賽事在中國舉辦的數量外,更一口氣與中國簽約10年,要把「WTA年終總決賽」全都鎖定在中國深圳舉辦。

深圳簽下「10年總決賽」主辦合約的同時,來自中國的讚助商也同意把WTA年終總決賽的獎金「提高一倍」——這高達1,400萬美金的獎金幅度,對於年盈利隻約1億美金的WTA不僅是巨額金流;更比2019年的ATP男子年終總決賽獎金,還要高出500萬美金。

衝擊2022深圳年終賽

然而WTA「停辦中國」的重磅聲明,雖然離政治敏感的2022北京冬季奧運隻剩2個半月,但其具體的生效爆點,卻可能隻會衝擊2022年底的深圳年終賽。因為在2019年之後,COVID-19的疫情全球爆發嚴重地影響了國際網壇的大賽安排,像是2020年的WTA年終總決賽就被迫取消,2021年的比賽則因「中國嚴格的防疫規定讓外國參賽團隊幾乎不可能入境」,因此臨時改辦在墨西哥舉行。

但這代表WTA在中國「無利可失」嗎?事實上,同樣在西蒙任內,WTA才與中國在線串流平台「愛奇藝」簽下了超過1億2,000萬美金的特許轉播合約,各種品牌讚助、賽事讚助、以及原本深圳年終總決賽的各種商業合作與推廣機會,對於WTA也都是至關「數億美金」的重要金流來源——盡管與NBA、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在中國動輒百億的巨大產業利益相比,WTA在中國的被投資幅度相對沒有那麽天價,但對於競賽資源相對較少的國際女子網球而言,要舍棄中國市場的發展性與金流利益,確實已是「壯烈斷腕」的罕見決定。

在過去,國際體育大賽與中國市場的政治糾紛,往往多由「體壇下跪」為結局。像是在香港反送中期間,NBA休士頓火箭隊的時任主管莫雷在社群網絡上聲援「香港撐自由」,或者是德國足球明星厄齊爾在效力英超兵工廠隊期間公開譴責「中國對維吾爾人的滅絕暴政」,都曾導致中國中央政府重手施壓,並以禁止轉播、封殺商業合作的方式,逼迫聯盟單位對「辱華爭議」切割或道歉。

中國如何報複WTA「大膽逆鱗」

不過在彭帥案的問題上,中國政府的應對處境則非常敏感且尷尬——因為張高麗曾是中共全力內核的一級領導,最為最頂尖的層峰高官,中國官媒根本無法在國內談論彭帥案與張高麗問題。盡管在對外宣傳媒體的強度上,中國官媒的事態非常強硬,但在無法明說、無法高調的狀況下,要如何強力報複WTA的「大膽逆鱗」殺雞儆猴?在當前狀態下,也變得騎虎難下。

《路透》分析認為,中國對於網球的高度投資與重金發展,大約是在2008年北京奧運之後啟動,並在2011年中國女子好手李娜贏得法網女單公開賽冠軍後,憑「李娜旋風」一路飆升。不過在彭帥事件與WTA的反抗譴責後,中國一度走上軌道的女網、甚至職業網球,會否連帶墜入寒冬?在彭帥的權勢性侵指控未得調查之前,針對中國的「體壇新冷戰」大概還會持續好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