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輟學的中國“農婦詩人”韓仕梅登上聯合國演講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韓仕梅,51歲,在河南南陽的薛崗村裏生活了一輩子。隻讀到初二便被強製輟學了,她沒見過山,也沒看過海,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少年時返回湖北老家探親。

21歲,母親為了3000塊錢的彩禮將她嫁給大她五六歲的男人,這場由母親一手包辦的婚姻成了她一生痛苦的開端。

“和樹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苦/和牆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痛/沒人能體會我一生的心情/欲哭無淚/欲言無詞”

苦難日積月累,被韓仕梅記在心裏,書寫在紙上,甚至夾雜著拚音,成了詩。而快手,也成為了她抒發苦痛孤寂,並與外界溝通的唯一橋梁,在這裏,她是自由的,是被理解的。


為了逃離這場不幸的婚姻困局,今年4月,韓仕梅決定離婚,卻因為女兒馬上將要高考而暫時擱置,如今,她準備再一次鼓起勇氣向法院上訴離婚。

醒來,是獲得自由的第一步。而隻要還有明天,每個人都可以再出發。


11月25,韓仕梅受聯合國婦女署特別邀請來到北京,並登台演講,分享了她的經曆。我們反複觀看了視頻,收獲了滿滿感動,感受到了發自內心的力量。今天,我們將頭條留給她,也分享給每一個勇敢追求幸福的人。

以下是韓仕梅女士的完整版演講稿:

各位嘉賓,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下午好。

我叫韓仕梅,是一個來自河南的普通農婦,也有人稱我為詩人。半個世紀裏,我一直待在薛崗村,不曾想到,有一天我會來到聯合國。

我的人生有兩個轉折點,19歲時,因為3000元彩禮,我被我的母親“賣給”了我現在的丈夫。此後的30年,我都被這樁包辦婚姻折磨著——家中裏裏外外都要我操心,他卻一概不管。我的公公婆婆年齡大了,娶媳婦的錢是借的,要帳的人要我還,等於我自己花錢買了我自己。我的丈夫不疼人、不愛說話,隻會每天盯著我,還喜歡賭博,我甚至還得替他還賭債。我想離婚,而村裏的人隻會說我不要臉。在這裏,沒人理解我,也沒人能幫助我。

“和樹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苦,和牆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痛。”我的人生開頭毀在了包辦婚姻上,沒想到,互聯網給了我新生。

我人生的另一個轉折點出現在2020年。去年4月,我偶然在快手上看到有人寫詩,於是一邊自己摸索著學習使用智能手機,一邊嚐試著寫了一首發上去:“是誰心裏空蕩蕩,是誰心裏好淒涼……”。寫完之後,我感覺心裏的鬱結愁悶被排解不少,更令我意外的是,我的詩立刻有了回響,網友們留言誇我寫得好,寫得真實。我的情感被接住了,這是我從沒體會過的感覺。

除了因為寫詩找到共鳴外,還有一些女孩私信我請求幫助。17歲的女孩父親家暴跑來跟我傾訴,一些學生也來和我分享她在學校的不愉快的經曆。幫助他人走出困頓的現狀,這也讓我覺得人生有了新的坐標和意義。

我是在初二時由於家境貧困被迫輟學的,那時我成績很好。直到現在我還常想,如果我一直把書念下去,沒有這樁包辦婚姻,應該有機會成為真正的詩人吧。詩歌對我來說是生活的一扇窗,隻有在構思詞句的時候,我才可以從被困住的生活中探出頭來透口氣,不再去想種種煩惱。

我喜歡在快手上寫詩,喜歡和其他熱愛寫詩、讀詩的人們交流、學習;我還在考慮離婚,結束30年的痛苦與困頓,去尋找自己想要的生活;我還鼓勵孩子們自由戀愛,不要再重蹈我的覆轍。我經曆過痛苦,所以明白,因此也希望幫助到更多人,給予她們力量。女性應該敢於追求自己的幸福,而在追尋幸福的路上,希望有更多人能夠尊重我們,看見我們,支持我們。

我曾經寫過一句詩,“我已不再沉睡,海浪將我擁起。”希望所有被性別暴力對待過的人,都可以反抗暴力。

在此我想感謝聯合國婦女署、感謝快手上支持我的老鐵們,也感謝我的孩子們陪伴我給我力量。在來北京的路上,望著車窗外,我寫了一首詩分享給大家:

金碧輝煌聚英才,

南陽農婦姍姍來,

滿腹詩心潤華夏,

走出囚囹放光彩。

謝謝大家!

在快手裏,韓仕梅並不是個例,她隻是六十萬各行業原生詩人之一。大家在各自的現實生活中經曆著酸甜苦辣,但都在這裏找到了一方土壤,細心栽種,慢慢發芽,撫慰成長,感受暖陽。